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天僧地道
    “怎么样,只要你同意,我现在就可以将封灵法阵解开一个口子,让你去将那胎石设置的浑天厚土大阵给破掉。”

    看着虎无风的神情不似作假,方绍远心中不由有些动心了,要知道天劫永远都是阴神心中的痛。

    如今只要他点头,虎无风就可以发天道誓言,保证可以分到一半的胎石,度过天劫的希望就是大大的提升了。

    看出来方绍远神色间的犹豫之色,虎无风顿时有些欣喜,其实他也是突然灵机一动,这才有了这个想法。

    说实话,其实虎无风从一开始却是没有看得起过方绍远,毕竟方绍远一出场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刚刚成为就凭阴神的土地,几乎没有任何修为。

    不过,方绍远第一次修行就能够找来那么浓郁的厚土之气,哪怕后来他已经知晓应该是胎石弄出来的,但是方绍远有办法毫发无伤的将那么多的厚土之气都吸收炼化了,这也确实很了不起。

    再后来,方绍远无论是胆识还是修为都快速的增长,竟然还得到了都城隍的青睐,这就已经让虎无风为之侧目。

    甚至再到后来,方绍远居然可以一剑就伤到了颠性和尚,哪怕这中间有和和尚的大意以及方绍远的偷袭在线,但这已经深深地引起了虎无风的忌惮。

    再后来,虎无风发现胎石似乎正在想办法秘密联络方绍远,这让打算独吞胎石的虎无风对方绍远产生了极强的杀机,毕竟虽然一个像方绍远这样土地很难找,但是一旦涉及到虎无风最核心的利益,自然是有杀过无放过了。

    而这一次,虎无风在盛怒之下确实想要除掉方绍远,但是经过了一番追杀之后,却让方绍远找到了封灵法阵,虎无风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做掉方绍远。

    但是,当他从方绍远的眼中根本看不到任何的畏惧之色,而且看样子还是方绍远故意将他引到这里来,故而在怒吼一声之后,虎无风顿时想起昨天方绍远居然在和尚还有道士的联手之下依然重创了和尚,虽然不清楚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但是和尚重伤那是事实。

    也就是说,方绍远既然有能力伤到和尚,那就同样可以伤到他自己,更何况现在的虎无风断了一臂,实力大打折扣,真要较量起来,鹿死谁手为未可知。

    向来不打无把握之仗的虎无风转念一想,既然弄不死方绍远,那何不干脆和他合作,如今和尚基本上死定了,赤玉道人一人独木难支,只要他和方绍远联手,基本上这胎石就是囊中之物了。

    正所谓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既然合则两利,斗则两伤,虎无风灵机一动便说出了那番话。

    在他看来,这么诱人的条件,方绍远没道理不答应的,而事实上,方绍远的神之间也确实留露出了同意的倾向。

    此时,方绍远确实心中意动,只是随后他又想到了一点,即便他得到了那胎石,以他修为也不可能立刻就用得上,想要等他修炼值渡劫境界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呢。

    而那虎无风已得到胎石,只要炼化了自然可以举霞飞升,立地成仙,但是他方绍远呢,还得在地府这个庞大的系统中混生活呢。

    到时候,一心想要得到胎石的都城隍会怎么做,那是显而易见的了,说句很现实的话,真等都城隍出手,虎无风肯定不可能拔刀相助的,甚至还希望他们打得热闹,最后他自己捡个便宜呢。

    小幽这个时候也适时的出言说道:“小方子,说实话,这利用胎石渡天劫,即便成功了,将来的成就也有限,而且极大可能是继承了胎石的使命,成为这破风山的山神。”

    “我想以你的志向恐怕不会紧紧只想做一任土地或者山神吧,难道这都城隍的位置你就不想坐一坐吗?”

    “更何况,你不忘记了,你的小芸儿可是还待在那天命城中呢,难道你就不担心她的安危吗?”

    小幽的这一句话直接刺中方绍远的要害,顿时令方绍远一个激灵,于是乎,就在虎无风无比期待的神色下,方绍远很淡定地开口道:“破风大王,你的提议真的很不错,可惜,在下没有兴趣!”

    这一开头的话,还令虎无风无比的激动,可惜,方绍远紧接着的话顿时将他一下子打回现实。

    “这么好的条件,你竟然拒绝本王,姓方的,难道你真的以为本王不敢杀你吗?”虎无风双目中绽放出骇人的神光。

    即便方绍远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在面对暴怒的虎无风,依然有些心惊。

    “方绍远,不是本王给你机会,是你给脸不要脸,就休要怪本王翻脸不认人!”说着,虎无风瞬间化作巨虎,然后一点机会都不给方绍远,一下子就扑了上前。

    这虎无风虽说少了一只前爪,不过他的动作依然很犀利敏捷,方绍远也是左闪右躲之下,显得有些相形见绌。

    不过方绍远却注意到一点,那就是虎无风每当攻击他的时候,只要有可能触碰到封灵法阵的时候,肯定会收回攻击。

    在多次试探之后,方绍远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封灵大阵似乎比较脆弱,禁不起较大的攻击。

    当虎无风在数次强攻不成的情况下,顿时不住地发出虎啸之音,整张虎脸呈现出一种疯狂的暴怒。

    方绍远则对此毫不在意,他只需要借助封灵法阵做好必要的防御就行了,专门等待虎无风的露出破绽便可以以幽冥剑丸发动最强的一击。

    而显然虎无风也意识到了方绍远的战略,故而在攻击方面已经逐渐慎重起来,并没有一开始的那么急躁。

    这样了一来,方绍远渐渐地就有些处于下风状态,甚至有好几次差点被虎无风给逼出封灵法阵的范围。

    修为毕竟要比虎无风低一个等级,时间久了,方绍远渐渐感到自己的法力有了枯竭的症状,相反虎无风依然攻击犀利,根本看不出有任何衰弱的迹象。

    不得已,方绍远只能猛地招出幽冥剑丸,剑光吞吐之间直指封灵法阵,然后大声喝止道:“虎无风,若是你再步步紧逼,那就需要怪我直接毁掉这个阵法。”

    果然,投鼠忌器之下,虎无风犹豫了一下,慢慢的后退了数步,甚至重新化为了人形。

    “方绍远,你要知道,一旦破坏了大阵,胎石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出世,到时候我们谁也得不到!”

    “到时候,我看你如何面对众人的怒火,其中就包括了那远在天命城中的那位都城隍。你觉得他若是知道是你断送了他渡劫成仙的希望的话,他会怎么做呢!”

    虎无风满脸冷笑地看着方绍远:“你若是觉得无所谓的话,那你就直接动手,不过这后果你可要好好掂量一番吧!”

    果然,虎无风说完,便在原地就这么站着,冷眼旁观,而方绍远却轮到了方绍远骑虎难下了,放开幽冥剑丸,扛不住虎无风的狂怒攻击,不放的话,万一手这么一抖,幽冥剑丸一剑刺破了封灵法阵,那乐子可就真的大了。

    虎无风不愧是千年大妖,这心智绝非一般人可以比拟,短短的几句话,瞬间就扭转了局面,似乎无论怎么选,方绍远都没有好下场。

    赤玉道人回到了洞府中,看到和尚此时浑身上下已经完全被黑气笼罩,几乎感受不到一丝生机。

    再看了看一旁的元神之灯,那元神之火已经几乎肉眼不可见,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时候哪怕一个轻微的震动,都可能是的这元神之火熄灭。

    赤玉强忍着身上的伤痛,眼睛都不眨地死死地盯住那极其细微的元神之火,心中已经不断地祈祷着和尚一定要没事儿。

    突然,赤玉心头一阵恍惚,随即他再看向那元神之灯的时候,发现原本还存在的那一丝元神之火已经彻底看不到了。

    不甘心的赤玉道人甚至还揉了揉双眼,凝聚法力再看过去,令他心头一紧的是,依然一无所获,而此时,他在感应一下和尚,却发现和尚已经了无生机了。

    也就是说,相伴数百年之久的老伙计老伙伴天僧地道中的天僧颠性和尚已经彻底从这个人世间消失了。

    已经多少年不知道泪水的滋味儿了,赤玉道人感觉到自己的严重一热,双目一片模糊,他颤抖着双手慢慢的伸向了和尚,他还想再尽最后一分努力。

    所剩无几的法力一点都不留的完全灌注进和尚的体内,可惜,那些法力就好似泥牛入海一般,毫无回应,甚至到最后法力都根本灌输不进去了。

    终于,道士彻底的绝望了,他仰天怒吼一声,整个洞府都被震得直晃动。

    原本就伤的不轻的道士,心神大损之下,顿时整个人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了,口中噗嗤一口突出一团黑血。

    或许是体内郁结的淤血突出来的关系,赤玉道人竟然感觉自己身体好很多了,他最后看了一眼颠性和尚,突然从身上掏出一个玉瓶,从中倒出一粒红色丹药,一口服下。

    闭目运转法力炼化药力之后,赤玉道人一下子睁开了双眼,双目中绽发出炯炯神光,浑身上下散发出一阵阵强烈的法力波动,就好似已经彻底复原恢全胜状态。

    “和尚,无论我此去结果如何,咱们天僧地道的名头都将终结于天地之间!”说完,赤玉道人直接消失在了洞府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