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一波三折
    就在方绍远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虎无风的神色微微一变,锁定方绍远的气机有些松动,方绍远敏锐地察觉到这一点,顿时心头一动。

    依照虎无风的性子,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随意分心的,出现这种状况,无非两种可能。

    一来就是虎无风故意露出这种破绽,好引诱自己的主动出击,到时候他就可以后发制人;二来,就是虎无风确实察觉到什么,而在这里,能够引起虎无风警觉的要么就是被封印的胎石有了动静,要么就是外面的迷心幻阵之中又有人闯了进来。

    故而,现在方绍远在不清楚虎无风的真实意图之前,依旧不能轻举妄动。

    很快,就有了新的动静,方绍远都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外围出现了不小的响动,尤其是那嗡嗡作响的剑鸣声更是证明了来着身份。

    而虎无风此时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不过瞬间他就做出选择,一个侧身让到一边,同时也放弃了对方绍远的锁定。

    此时,方绍远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一道寒光乍现,一身簇新的紫金八卦道袍,头戴金光灿灿的道冠,手持一把清月寒心剑,赤玉道人的出场气场显得格外的强大,瞬间就压倒了虎无风当然也包括方绍远。

    而见到赤玉道人的到来,方绍远也微微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注意到赤玉道人的神色之间难掩意思哀伤。

    就在此之前不久,和尚道士应该刚刚和虎无风大战一场,和尚此时应该需要疗伤的,而依照和尚还有道士的哥俩好的感情,赤玉道人不应该丢下和尚一人跑来这里。

    再结合赤玉的神情,方绍远有理由判断和尚恐怕是不行了,或者已经没了。

    那么现在问题了来了,这和尚先是昨日被他伤了元神,近日又被虎无风挑上门去大战一场,也就是说,和尚的惨剧是方绍远和虎无风联手造成的,故而方绍远现在就在想着赤玉道人气势汹汹地前来到底是找谁报仇呢?

    当然,这个问题没有令方绍远久候答案就已经出来了。

    赤玉道人冷眼看了看方绍远,颔首道:“原来是你,怪不得那虎无风会那么着急上火的赶回来,也罢,虽然是因为你伤了佛兄,才使得那虎无风有机可乘!”

    “不过今天也算是帮了我们,起码令佛兄的尸骨免遭损伤,贫道就承你这个人情,与你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不错,意外之喜,想不到竟然因为自己的一个想法,居然歪打正着还有如此效果,方绍远心中也是稍稍有些欣喜。

    当然,脸上依旧平淡得很,悄悄地把身子挪了挪,顿时,场上的三个人成三角对峙的状态。

    其中方绍远算是三人中较为轻松的,他这一次前来原本就是为了确认这下面封印的到底是不是胎石,现在从虎无风的情况看来,应该是属实。

    也就是说,方绍远的此行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赤玉道人和虎无风之间的恩怨,他自然乐得旁观了。

    “老道,你真的决定要和我一战吗,可别让着姓方的小子捡了便宜!”虎无风冷冷地说道。

    “其实,贫道还是应该感谢你,若非之前与你一战,贫道也没有重拾剑心的可能,如今,那胎石已经与我无用,带我和你一战之后,若不死,必当自解封印,去渡那数百年前就应该面对的天劫。”

    赤玉道人的话不但令虎无风一愣,就是方绍远也是若有所思,而小幽更是在一旁叫嚣道:“小方子,要不是这老道无法解开封印,我肯定选择他这样的纯粹剑修作为我的新主人。”

    “喂喂喂,我说小幽,你有改换门庭的打算那也不用当着我这个主人的面如此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吧,总的给我点面子是吧!”方绍远没好气的回应道。

    “哈哈哈哈,笑死本王了,重拾剑心,哼,既然这样,那就让本王领教一下你的剑心到底有多厉害!”

    说着虎无风顿时一舞长棍便和赤玉道人交上了手。

    无论是赤玉道人的剑气还是虎无风的棍劲那都是举世无双,方绍远不得不离开他们的战局,以免遭到误伤。

    而此时,方绍远也意识到刚才自己差点就上了这虎无风的当,显然这封灵法阵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脆弱,否则虎无风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地使出全力和赤玉道人在这里硬拼了。

    说不定这封灵法阵之中另有乾坤,一旦受到攻击,这反击之力恐怕也不小,此时,方绍远不得不看向正在卖力攻向虎无风的赤玉道人致敬,若非是他及时出现,自己恐怕还真有可能栽在虎无风手中。

    此时,场中的一人一妖之间的较量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赤玉道人已经不复之前的那股仙风道骨的气息,而虎无风也是大喘着粗气。

    突然,小幽开口道:“你说这两个家伙打得那么热闹,这藏在大阵之下的那块胎石会怎么想,他难道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吗,怎么说也两个元神境的修为在打斗,威力不会小到哪里去的。”

    站在不远处观战的方绍远不动声色之间瞥了一眼那封灵法阵,若有所思地说道:“呵呵,看来我预料的到了也不错,这胎石也确实不简单,否则他也不会再被虎无风头然偷袭之下还逃到这里,甚至还布下这浑天厚土大阵保护自己!”

    “说实话,若是我的话,肯定会意识到此时的情况对自己不利,若有可能必然会寻求帮助,可是这胎石居然什么都没有做,就这么静静地待着”

    方绍远砸吧砸吧嘴巴,眼珠子骨碌一转,顿时有了一个想法。

    幽冥剑丸瞬间就锁定住了正在战斗的两人,而赤玉和虎无风也都顿时停了下来,他们都双目直直地盯住方绍远,那种无形的压力差点没让方绍远一下子跌倒。

    “呃,两位,这个胎石就在眼皮子地下,你们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打斗,伤到胎石就不好了!我有个提议,不如你们出了地面随便打!”

    “方土地,你不觉得你敢的太宽了吗?”虎无风顿时阴冷地说道。

    而赤玉道人则仿佛大有深意地看了看方绍远,随后开口道:“胎石乃是佛兄也只渴望得到的,弄坏了它倒也可惜,虎无风,你可敢与我出去一战!”

    而虎无风脸色则有些难看,现在明摆了是方绍远要和道士联手逼走他,那道士如今已经不在乎胎石了,故而无所谓,但他虎无风不行,为了胎石他谋划了那么多年,若是现在被道士逼走的话,这里就只剩下方绍远一人,天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不过,若是他不肯跟赤玉道人离去的话,方绍远必定会和赤玉联手对付他,若是他全盛时期倒也不是很惧,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真搞不定两人的联手。

    正所谓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之前他令方绍远陷入两难之地,如今他虎无风也被方绍远反将一军,利用赤玉道人将他也逼入了两难之境。

    不过今天这事情啊,还真是一波三折,就在虎无风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整个地下都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震动,同时一股振聋发聩地佛号声传了进来。

    “阿弥陀佛!”

    一听到这个佛号,赤玉道人顿时一愣,随后神情一下子激动起来,而方绍远见状则顿时暗道不好,难道是和尚又活过来了。

    果然,赤玉道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刷的一下就跑了,就留下一脸无奈以及神情在错愕和凶横之间变换不停地虎无风。

    最后,虎无风干脆利落地看了看方绍远:“看样子那和尚似乎没事儿了,而且修为还精进很多,眼下这种情况,你我联手才是最好的选择,你觉得呢,方土地!”

    不得不说,虎无风对于时局的把握真的很敏锐,和尚的复原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这样一来,天僧地道的组合确实要比单个的方绍远或者现在断了一臂的虎无风要强大很多。

    若是方绍远和虎无风不选择联手的话,被各个击破的可能性很大。

    或许和尚和道士会看在方绍远的身份以及曾经无意识的救过他,故而考虑留他一命,但是为了得到胎石,控制住方绍远是必须的了。

    为了自己的自由和小命,和虎无风联手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但是他们之间的联手又能保持多久,方绍远心中也没底。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方绍远还真没得选择,只能朝着虎无风一点头无奈地说道:“呵呵,咱们前一刻还打生打死,这一刻就要抱团结盟,这世间之事还真是其妙的很啊!”

    虎无风没有搭理方绍远而是用一种深邃地眼神看向了前方。

    “哈哈哈,阿弥陀佛,托方土地之福,贫僧又恢复了!呵呵,原来虎道兄也在啊!”这个时候,一声显得豪放无比地声音传来进来。

    随后,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方绍远和虎无风的面前,颠性和尚依然还是那么的高大魁梧,而道士此时则站在他身后,只是气色似乎并不是很好。

    方绍远和虎无风慢慢得聚拢在一块,不过双方之间依然还保持了至少两米的距离,和道士和尚这样毫无间隔地站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鲜明的而对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