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微妙的平衡
    “小方子,你有没有注意到,这和尚似乎状态有些不对啊,当初看他的时候尽管活力十足,但那千年岁月的气息尚在,但是现在呢,感觉就好似一个新生儿一般,充满了一种无限的生命之力。”

    听到小幽的提示,方绍远顿时也发现确实有些不对,和尚和道士两个朝那一戳,明显和尚要鲜嫩太多了。

    当方绍远再看向虎无风的时候,虎无风的神色之间也流出了一丝疑惑和震撼,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这一点。

    于是,方绍远决定先抛砖引玉说两句,不管虎无风有没有察觉到,先提醒他一下也行。

    “哟,大师,这一天没见,你这皮肤简直嫩了不少啊,吹弹可破的,比少女还少女呢!”

    这话一出,和尚神色微微一凝,而虎无风也是双眉一挑,随后向着方绍远轻轻把头一点,表示自己承情了。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是的方绍远和虎无风之间的关系被拉近了那没一点,毕竟他们二人现在也算是统一战线上的,若是太过隔阂并不是什么好事。

    “听闻佛门有一门秘典叫做小涅槃诀,难不成大师你修炼成功了?”虎无风似有所指地问道。

    而方绍远也是闻其琴而知其雅意,虎无风这是在告诉方绍远,颠性和尚应该是修炼了佛门的小涅槃诀,只是和尚目前状态似乎并没有完全将其修炼成功。

    这个话一出,和尚的神色之间更加的不善了,只是他城府极深,故而很快恢复原来的神色,用一种淡淡地语气说道:“哈哈,想不到虎道兄居然如此博闻强识,我佛门的典籍如数家珍,不错,贫僧托二位的洪福,不得不修炼者号称九死一生的小涅槃诀!”

    说到这里,和尚的神色之间也是凶意乍现,顿了顿他接着说道:“尤其是虎道兄,若非你今日打上门来,贫僧还不可能那么快地将这小涅槃诀修炼成功呢!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这滋味两位不想尝一尝吗!”

    “行啦大师,这小涅槃诀本王可是记得一旦修炼圆满,整个人将会从新回到修炼前最巅峰的状态,只是我观大师目前似乎尚未回到当初的状态呢,看你现在模样,这肤色,说你才十七八岁也没问题啊!”

    “好一个鲜嫩的小和尚啊!啊哈哈哈哈!”

    看着虎无风肆意狂笑的样子,和尚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其实,当他出关的时候,也确实以为自己已经成功涅槃重生了,但是随后道士赶来之后随口说了一句:“佛兄似乎年轻许多啊!”

    就这话,顿时令和尚明白自己的小涅槃诀终究没能圆满,因为按照小涅槃诀的记载,一旦修炼成功,修炼者的年岁不会因此而年轻,只是将其恢复到最佳状态而已。

    而现在他居然显得年轻,这就说明一定是哪里出了岔子,随后他便想到了自己因为畏惧天劫,故而自封修为,也正因此,这小涅槃诀仅仅让他恢复到元神境时候的样子,故而他才会给人一种极为年轻的错觉。

    其实原本和尚自认为自己小涅槃诀圆满的时候,还准备解封直接渡劫,毕竟传闻将这小涅槃诀修炼成功的人从来没有渡劫失败的记录。

    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和尚唯有将主意重新放在了胎石上面,而这一次正好从赤玉道人哪里得知胎石就在虎无风手中,连地点都暴露了,于是便决定正好想要借助这一次复活会一会虎无风,若是能就此将其吓走,他便可以顺利地将方绍远拿下。

    他刚一出场的时候,确实很震撼,无论是方绍远还是虎无风都被他深深地镇住了,但是鬼知道这方绍远眼睛那么毒,居然一眼看出他似乎年轻了些。

    而那虎无风更是不简单,居然对于佛门的秘法了如指掌,不但一口叫破了小涅槃诀,甚至还看穿了他根本没有将小涅槃诀修炼圆满。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想要实现一开始的目标,也就吓走虎无风,擒下方绍远似乎实现起来有些麻烦了。

    而且,因为这一打岔的缘故,从一开始虽然结盟但看上去基本上一点都不齐心的方绍远虎无风同盟之间也渐渐地拉近了关系,这让和尚一时之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不过和尚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他顿时宣了一声佛号,然后朝着方绍远开口道:“方土地,赤玉道兄曾言是你在危急关头引开了那虎无风,这才使得贫僧和道兄的危机解除,而赤玉道兄也说过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赤玉道兄的意思也就是贫僧的意思,只要方土地不插手贫僧与那虎无风之间的事情,方土地尽管离去,贫僧绝不阻拦!”

    这话一出,非但方绍远神色一变,就连虎无风看向方绍远的眼神也出现了变化,起码刚刚拉近的那一点关系非但重新疏远开来,而且似乎还加剧双方之间的猜忌。

    好一个大和尚,一开口就搅天搅地的,一言直指他和虎无风临时同盟之间最脆弱的地方,方绍远不由暗叹道。

    感受到虎无风对他的猜忌和提防,方绍远只能放声大笑道:“大师好厉害的一张嘴,简单的一句话就将我和虎道兄之间刚刚建立的默契给斩断了,不过大师,说句实话啊,若是赤玉道长这么说的话,本神肯定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可惜,这话是大师你说的,本神实在是有些心里没底啊。”说着,方绍远微微把头一歪朝着虎无风笑着说道:“虎兄,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吧!你我双方现在算是处于弱势地位,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这一点不用我说,相信虎兄你也肯定知道。”

    看到虎无风神色有些缓和,方绍远便趁热打铁道:“说句实话,我本人对于胎石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现在的修为距离渡劫还早得很!说实话,我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只是想要搞清楚我这土地到底对于你们还有胎石而言有何意义,为何你们非要针对我这个土地。”

    “我也仅仅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已,要知道在我之前可是有先后三任土地都莫名丧命了!”

    听到方绍远把这话说的极为直白,无论是和尚道士还是虎无风,都不禁微微点头,不得不承认,方绍远其实使他们当中对于胎石最没有的一个,说实话,让方绍远参与进来,还真是他们几个逼迫之下造成的。

    和尚此时便微笑着开口道:“方土地,既然如此,那么你就更应该退出了,此时抽身离去,贫僧还有赤玉道兄绝对不会阻拦,你又何必留下来和那虎无风陪葬呢!”

    说到这里,和尚顿时面露不善地看向了虎无风。

    而虎无风也不甘示弱地反盯回去,随后便一脸冷漠地看向了方绍远。

    “不好意思大师,或许这一次我确实能够安然离去,但是只要我和胎石之间有神秘的而关联,我始终不可能真正的抽身而去!”

    “说句实话,这破风山上唯有在胎石出世之前保持一个平衡,我这个土地当得才能安心一些。”

    说到这里,和尚神色不变,而虎无风也是若有所思地扫视了在场的人,方绍远接着说到:“若是在此处大师和道长将虎兄出掉了,这个是问这破风山上还有还有人可以制衡大师吗,到时候我这个土地恐怕就生不由己了!”

    说完这些话,方绍远便自动地朝着虎无风走来,两人就这么肩并肩地站着,而虎无风也完全没有任何警惕的动作,就这么看着方绍远靠过来。

    虎无风也不是傻子,方绍远这番话其实就是说给他听的,而且说的极为有道理,不考虑其他的因素,方绍远在这个时候确实只有站在他这一边才能保住他的自由。

    也正因为了解到这一点,虎无风才敢毫无防备地让方绍远走进了自己的防御圈内。

    至此,颠性和尚知道自己的打算基本上是落空了,而他也明白,在二对二的情况下,即便他们这边依然占着优势,但是对方绍远这个能够破解胎石之谜的土地,他们必然不能全力以赴,这样一来,谁胜谁负还真的很难预料。

    这个时候,场面上的气氛就有些平和很多,因为大家都知道,打不起来了。

    不过,显然和尚还是有些眼不下这口气,最后,他干脆朝着道士使了一个眼神,然后上前一步对着虎无风说道:“既然方土地坚持站在你这边,贫僧无话可说,但是今日你的所作作为差点至贫僧和赤玉道兄与死无葬身之地,贫僧必须要有所交代!”

    “这样吧,贫僧只出一招,这一招之后,无论结果如何,贫僧都不会再出手,不知道虎道兄可有胆量接着!”

    方绍远在一旁顿时有些着急,毕竟虎无风如今的状态并不是很好,而和尚虽说小涅槃诀未圆满,但状态已经恢复,一招之下,谁也无法预料最后的结果。

    就在方绍远准备出言制止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股剑意已经锁定自己,他知道是赤玉道人出手了。

    而虎无风却显得极为淡定,他看了看已经被锁定的方绍远,慢慢的走上前来看着一脸自信的和尚冷然说道:“大和尚,看来你还真的认为会吃定我了!那好,既然这样,那就让你看看一看我上古霸天虎的绝强血脉的觉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