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凌涣然
    当听到虎妖的话之后,无论是和尚还是道士皆神色一变,唯有方绍远还显得有些懵懵懂懂的,这就是阅历的差距了。

    不过,幸好方绍远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还是号称后天至宝幽冥剑的新任主人。

    “小幽,快说说这上古霸天虎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怎么这虎无风一说出来,这两个家伙都感觉很是畏惧啊!”

    “小方子,我早就跟你说了,平日里多多读读书,你就是不听,这下傻眼了吧,竟然连上古妖族赫赫有名的霸天虎都没听说过,哎,以后出门不要说认识我!”

    “哎呦喂,我说小幽哎,这你要说教我不反对,不过能不能看看时间地点啊,你看着场上气氛都激烈紧张啊,赶紧说说吧!”方绍远很是无奈地说道。

    “好吧,看在你还算是虚心求教,本剑灵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在上古时期,你们人族那个时候还是茹毛饮血的阶段,根本没有现在这种一族霸天下的气象。”

    “那个时候,这三界的霸主之一就是妖族,那个时候的妖族可不是现在这么落寞,随便跑出来个人族修士就干大喊降妖伏魔。”

    “说重点!”方绍远没好气地呛道。

    小幽则用幽怨的眼神瞥了一眼方绍远,然后这才直接快进道霸天虎上:“这妖族之中虎族乃是大族,族中强者如云,也按照各自的血脉分为好多品种!其中这霸天虎一族算是虎族中的王族,血脉之力极强。”

    “拥有霸天虎血脉的虎族一出生就是元婴,成年之后就有真仙修为,稍稍努力修炼一下,一个大罗金仙是跑不了的!”

    “不会吧,这么强悍,若是这样的话,这妖族怎么会落寞下去呢!”方绍远不禁有些乍舌。

    “妖族落寞除了外部因素之外,其血脉越强大之辈,子嗣越艰难,全胜时期那霸天虎一族也不过去区区百十头而已!”

    “不过依我看,这虎无风虽说有什么霸天虎的血脉,估计也是稀薄得很,否则他也不用千方百计地想要得到胎石了。”

    听到这小幽这话,方绍远也稍稍安心一些,毕竟这虎无风若是真的太强大了的话,说不得他叫调转枪头对准虎无风了,还是那句话,平衡,唯有平衡,他方绍远才能在这破风山上安全的待下去。

    这边和尚已经从一开始的惊讶中恢复过来,他上前一步,顿时整个人竟然好似太阳一般发出了金灿灿的光芒。

    同时,一柄降魔杵也被紧紧握在手中,和尚此时就好似天佛下凡一般,口中发出明王怒吼:“孽畜,接我一杵!”

    而此时,虎无风面露涨的通红,双目之中充满了血丝,显得极为痛苦。

    到最后猛地一声仰天发出一阵虎啸,整个人瞬间爆发出了一股惊天气势,那种外漏的霸气甚至让方绍远一个没注意,呼啦啦的往后倒退好几部,险些浑身法力一滞,差点没被周遭的大地给压扁了。

    好容易稳住身形,此时和尚的降魔杵已经从上至下砸了下来,而虎无风居然浑身上下身形暴涨一倍有余,而且最关键的是他那断臂竟然已经完好如初地长了出来。

    “不会吧,这断臂重生的把戏不是仙人才有的手段吗,这虎无风难道已经成仙了?”方绍远不禁看傻了眼。

    “切,没文化真可怕,这虎无风拥有上古霸天虎一族的血脉,即便传承的极为稀薄,但是区区一个断臂重生还是不在话下的。”小幽嘴炮立马朝着方绍远炮轰过去。

    “”

    “对了小幽,和尚使出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啊,看上去挺唬人的啊,要是改日我在那些村面前弄出这一场面来,恐怕对于这些村民那种震撼更强烈,到时候别说破风山集镇上的百姓,就是那十里八乡甚至是平湖县的百姓都要慕名而来拜祭信奉我。”说着,方绍远的脸上充满了一种憧憬。

    “好啦,小方子,别做梦了,佛门那帮光头最喜欢搞故弄玄虚,蛊惑人心的手段了,不过这一套你学不了,那是需要一身深厚的佛法做基础的,更何况每天顶着一个小太阳,太招摇了,你不是一向都喜欢低调嘛!那么高调的事情不适合你啦!”

    虽说明白这小太阳似的金光和自己无缘,方绍远还是觉得有些可惜,最后小幽实在是受不了了,冲着方绍远吼道:“你要真的那么喜欢,那你就出家去吧,我觉得佛门似乎是禁婚嫁的,可怜那小芸儿啊,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天命城中,真是好一个命运多舛地佳人啊!”

    顿时,方绍远一个激灵冲幻想中清醒过来,他冷声说道:“这佛门的功法果然很诡异,不经意之间我居然就找了道儿,幸好有你在啊,小幽!要不然我估计还真有可能就此跟着那颠性和尚出家去了!”

    此时,方绍远再看向和尚的时候,表面上神色虽然依旧毫无改变,但内心深处却对和尚更加的警惕了,这是个一不留神就能随手给人下套的主儿。

    眼看着和尚还有虎无风就要强烈的碰撞在一起了,谁曾想这虎无风手中的巨棍和和尚手中的降魔杵居然在即将接触的时候一下子停住了。

    随后这两个家伙居然各自收起了变化,同时居然一个转身,双目直直地看向了方绍远。

    顿时,方绍远感觉不妙,口中大叫道:“停,虎无风,大和尚,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

    “喂,虎兄,我们刚才可是刚刚结盟的,你不会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吧!”

    见虎无风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方绍远一边后退一边又对着和尚说道:“喂,大和尚,你不不和那老虎斗,找上我干嘛?”

    靠,这和尚和妖怪也是能相信的话,这母猪都要上树了,方绍远这个时候唯有再看向一旁的赤玉道人:“喂,道长,也不会也动手吧,这样的话,我对这个世界就真的失去了信心了。”

    还好,这赤玉道人只是紧紧地看了看方绍远,随后便解除了对方绍远的气机锁定,相反他看了看和尚,随后一言不发地离去了。

    而和尚看着赤玉道人离去,虽然有心劝说,却还是张了张嘴没有把话说出来。

    赤玉道人的离去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也算是老天爷给方绍远的发了一个安慰奖,不至于叫他彻底绝望。

    “我想知道为什么,明明之前已经说好了的!”方绍远此时已经被和尚还有虎妖两头夹击,故而干脆不再移动,而是开口问道。

    虎无风显得很平静,他冷冷地说道:“有句话你说的很对,平衡!可惜,你所说的平衡和我们想要的一样!”

    “在你没来之前,我们三个一直处于一种平衡状态,虽然每隔一段时间总要打一场,但是从来没有出现过重伤之类!”

    这个时候,和尚接口道:“但是,自从你的出现,整个破风山上的平衡就开始逐渐被打破。”

    说到这里,和尚用手一指自己,再指虎无风,最后又指了指已经离去的赤玉道人,愤恨地说道:“你说说看,我被你伤了上次,更是差点要了老命!虎无风因为你也自断一臂,甚至连这个隐藏了那么多年的秘密都被你撞破了!”

    “而也因为你,和我朝夕相处的了数百年的老伙计赤玉道兄居然头一次反对我的决定,你说,你是不是这个破风山上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听到虎无风和和尚的话,方绍远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情,现在想想还真不可思议了。

    “哎,本来我还以为能够和你交个朋友的,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方绍远突然深深地看了一口气,用一种你太让我失望的眼神看了一眼虎无风,这一眼竟然让虎无风升起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随后,方绍远再看向和尚用一种平淡的语气说道:“大和尚,本神还是很佩服你的这条三寸不烂之舌,竟然在不经意之间就和那虎无风达成了协议!实在是令本神叹为观止!”

    “说句实话,你们两个确实都不错,有实力,有头脑,不过可惜啊”

    说道这里,方绍远顿了顿,慢慢得伸出手来,手中出现在不是常用的幽冥剑丸,而是一方玉印。

    不过和尚和虎无风看在眼中,顿时神色一变,并且异口同声地说道:“你根本不是方绍远!”

    这一人一妖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震惊之色,紧接着,他们又齐声说道:“大卫都城隍凌涣然!”

    “哈哈哈哈!两位反应挺快的嘛!不错,正是本神!”此时“方绍远”,不,应该说是凌焕然一副举世无双,傲气凌人地挺拔着胸膛就这么站在和尚还有虎无风两人之间,那种舍我其谁的霸气一时间震慑得这一人一妖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和尚此时内心充满了苦涩,他好不容易才说服了虎无风与他联手先拿下方绍远,至于胎石的问题之后在解决。

    可是没想到,这方绍远也够狠,居然直接让都城隍凌涣然附身,作为一个存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地府巨头,尽管尚未成仙,但是其威名一直在整个大卫国的修行界流传着。

    看到了虎无风的神色中也是一片苦涩,和尚知道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机会拿下方绍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