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不公平的交易
    看着神态冷峻的“方绍远”,和尚没有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了,而虎无风则丢下一道饶有深意的眼神,同样离开了。

    站在原地等了一小会之后,“方绍远”看了看四周,手托玉印,朗声道:“两位,看够了没有,再不出来,就怪本神无礼了!”

    这一声如洪钟大吕,音波以方绍远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不过四周依然静悄悄的,唯有那封灵法阵不停地闪烁着光彩。

    “难道真的没人?”

    “小方子,就你这演技绝对三界之中出了一些老家伙之外,当属你第一了,唬住这两个小字辈的一点问题都没有。”

    “当然啦,也是本剑灵教导有方,并且还帮你爆发出那种睥睨天下的那股气势,要不然光靠你这张脸也镇不住他们的。”小幽嘿嘿笑着。

    “话说小幽,这胎石到底跟你说什么了,值得这么冒险留下来要知道,那两个家伙可都是人精,万一事后想了想,真的折返回来,那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方绍远此时表面上依旧绷着一张脸装着凌焕然,背地里却笑嘻嘻地问着小幽。

    “我也不知道啊,他没说,就是传信与我,让我告诉你留下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凭什么每次我都要当一个传话筒啊,我可是先上地下最厉害的剑灵哎!”

    没有理会间歇性吐槽病犯了的小幽,方绍远,慢慢地靠近封灵法阵,稍稍想了想,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搓撵了一下,一道细微的闪烁着微弱亮光的香火慢慢地飘向了封灵法阵。

    这一次没有任何人的打扰,方绍远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香火再慢慢往封灵法阵之中渗透消失。

    谁也不出清楚这香火到底对胎石有何作用,方绍远很谨慎地一点一点地将香火送入封灵法阵之中,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突然方绍远感觉似乎有声音传过来,只是很模糊,很不清晰。

    “小幽,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又或者那胎石有没有传音给你?”

    “没有,什么都听到,怎么了,你听到了什么?”小幽不禁好奇地问道。

    摇摇头,方绍远自语道:“看来我的猜测没错,这胎石之所以要香火,应该就是为了利用香火传音的性质给我传递信息。”

    于是方绍远稍稍加大了香火的分量,很快,一道稍稍清晰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香火,我需要更多的香火!”

    我靠,费了那大周折,还是为了管我要香火,一气之下干脆断了香火的运送,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自己香火还不够用呢,给你!简直就是做梦,方绍远暗中不爽道。

    小幽见方绍远竟然断了香火的供应,于是问道:“怎么了,还是联系不上吗?”

    “香火,他就知道要香火!我还以为他有什么天大秘密要告诉我呢,让我冒这么大风险留下来,原来还是为了香火!小幽,我看我们还是走吧!”

    谁知道小幽居然面露古怪的神色,她眨巴着眼睛以一种异样的语气问道:“你真的确定你要走吗?”

    “怎么,不走呆这里干什么,做散财童子啊!”方绍远没好气地说道。

    “哦,那就算了!刚才我听道有人说要用厚土结晶换香火,不过既然你没兴趣那就算了!走吧,走吧!”小幽显得极为轻松地语气说道。

    刚抬起步子的方绍远顿时身子一滞,他二话不说,转身就来到了封灵法阵面前,在刚准备重新往上面灌注香火,突然一转念口中称道:“小幽,你问他,换取的比例怎么算!”

    “一团千人份的香火换取一小块厚土结晶!”很快小幽就告诉了方绍远,不过紧接着她有些不满地说道,“喂,小方子,你直接用香火和他交流不就信了,为何非要我传话!这不是摆明了使唤人嘛!”

    方绍远则一副守财奴地嘴脸:“你懂什么,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的贵啊,我现在手头紧张,怎么能将有限的香火浪费在无线的交谈之中呢!”

    不过当他注意到小幽的不满时,顿时堆笑着补充道:“当然,不会让你白帮忙的,厚土结晶交给老金处理,灵液咱俩一人一半,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恩,好像还听不错的,不过为什么我总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呢!”小幽满脸迷糊地说道。

    “别乱想了,传个个话而已,就能分你一半呢!有什么还犹豫的!快,想想按照那胎石所说的兑换比例咱们吃不吃亏。”

    面对方绍远的催促,小幽也就不再向哪里不对劲了,而是歪着脑袋说道:“恩,这厚土结晶乃是厚土之气固化后的产物,唯有大地深处才会产出,一块结晶换取千人份的香火简直就是让你占了大便宜了!”

    “当然,这也是对于你而言,或许在那胎石看来,还是他赚了呢!”

    既然小幽都说稳赚不赔,那就没问题了,方绍远直接弄出千人份的香火,想了想朝着小幽说道:“跟他说,先交结晶,让我们看看,这香火就是他的了!”

    瞥了一眼方绍远,小幽不无好气地说道:“做生意做到你这份上,也是精到家了!这胎石估计都要活了万年了,不至于跟骗你那千人份的香火!”

    “第一次大宗交易,双方都不熟悉,谨慎一点好,反正又不是我急着要厚土结晶,他要是不同意那就拉倒!”方绍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很快,一块淡黄色的鸽子蛋大小的结晶就从封灵法阵冒了出来,方绍远一伸手接过来,掂量了一下,好奇地说道:“这就是厚土结晶,怎么这么小啊,小幽,你没骗我吧,这么点大的玩意儿值千人份的香火吗!”

    小幽在一旁一拍脑门儿,懊恼地说道:“天哪,你还真是乡下土包子,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了。就这一点大,一旦完全吸收了,起码可以产生三到四滴灵液,你说赚不赚!”

    二话不说,方绍远立刻将千人份的香火放在了封灵法阵上,顿时香火就消失了。

    “小方子,我记得你手上不是还有至少五千人份的香火,一起给他还五颗结晶多好啊!”

    方绍远轻哼一声,瞄了一眼小幽:“切,小幽啊,不是我说你,论战斗力,我给你提鞋都不配,但是,论到做生意,我可以甩你十八条街!”

    “你”

    “怎么,你还不服气,没关系,我们先回去,路上我慢慢给你说!对了,你先跟他说一下,我身上就这么多香火了,待明日有货了之后再来交易!”

    待方绍远已经离去之后,整个地方已经彻底的安静下来,唯有封灵法阵之上时不时闪烁着灵光,显示出这里的不平凡。

    “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居然还很谨慎,仅仅交换了一颗结晶,比他的前任要聪明多了!不过,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当你尝到了甜头之后,你还会再来的!年轻人,我很期待你明天的到来!呵呵呵!”

    一道声音很突兀的响起,之后这里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小方子,刚才为什么你不用心神与我交流,反而直接说出来,而且声音还好似故意地说得挺大声的,怎么,你对着胎石还有怀疑?”回到了地面,小幽不禁好奇的问道。

    “哼,小幽你也说了,这个交易我们占了大便宜,那我问你,这世上的便宜有那好么好占吗,便宜背后往往会是陷阱!”

    方绍远神色清冷地看了看破风山方向,继续说道:“小幽,如果你手上有这种结晶的话,你会如此低价的交换出去吗。”

    “当然不会啊,这样交换的话,我都亏死了!”小幽立刻叫唤起来。

    “这就对了,连你都知道这个交换会亏大发了,那为什么胎石还会同意这个方式交易呢而且还是他主动提出来了。”

    “或许是他需要香火救命呢!或者需要香火破开阵法?”小幽开始站在胎石的角度说道。

    “哈哈,小幽,你也说这胎石乃天天地灵物,寿元漫长,他需要香火救命吗,至于破开阵法,那就是无稽之谈,出世之时,天地法则就会让他自然破关而出接受天劫的考验,他需要这么着急破阵吗?难道说他不知道破阵之后就会面对山上那几个恨不得一口把他给吞了的家伙?”方绍远冷笑着说道

    “那你说他这么做到底要干什呢?”小幽不进反问道。

    方绍远一脸嬉笑地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不管我们可以做一个试验,明天我们再去找他,我会提高价码,两千人份的香火换三颗厚土结晶,你猜他会不会同意呢!”

    小幽听了,顿时大叫道:“你疯了,一千换一颗已经很赚了,你居然还想两千换三颗,若我是胎石的话,肯定不会换的!”

    方绍远则神秘地一笑:“小幽,我们不妨打个赌,若是那胎石同意了我的要求,灵液我照样分你一半,不过以后能不能跟我说的话的时候稍稍把态度放正一点,怎么说我也是幽冥剑的现任主人,不是吗!”

    “小方子,我对你态度不好吗,本剑灵哪里对你不好了,你说啊!”小幽显得极为气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