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寻找周梓盈
    站在这里,一脸无奈地表情,方绍远小声说道:“哪个,小幽,有话好好说,能不能先把幽冥剑从我脖子边上撤下来!”

    “那啥,一时激动,一时激动!啊。呃,呵呵呵呵!”见方绍远用一种这就是你说的态度很好的眼神看着自己,小幽一边讪笑一边撤回了架在方绍远脖子上的幽冥剑。

    拍了拍方绍远的肩膀,小幽一边拍着胸口一边信誓旦旦地说道:“好了,小方子,你放心,本剑灵以后一定注意,不会轻易这样做的。”

    得,这次的功夫又白费了,听这话的语气小幽是打算将这翻身做主人的行当进行到底了,方绍远只能很无可奈何地出去找周子英了。

    不过当远远地看到周子英正坐在一个出摊点前面露满足的笑容大快朵颐的时候,方绍远觉着似乎还是不要打扰他的进食了,真不知道这些年里他的宗门里到底有没有吃过一顿饱饭,这么到哪里都能吃得这么香这么多。

    不过,方绍远有些低估周子英的感应能力,就在他刚转身没走两布,突然听到耳边想起了周子英的声音。

    “咦,老方,你怎么来了就走了,走,我请你吃面去!刚才那一家做的面超好吃!”

    看着周子英的欣喜的笑容,方绍远不觉有些羡慕起他来,虽说童年有些苦难,不过后来却的一个好宗门的照顾,整日无忧无虑的,甚至在上头还有人罩着,不像自己,无论是朝廷的高官儿,还是新郎官儿,都没做成,一脚被踹到这破风山上当这个倒霉催的土地。

    这山上有和尚有道士还有妖怪,地府中有城隍还要判官,都快要把他勒得喘不过气来了。

    “老方,你不至于吧,不就是说要请你吃完面条嘛,有必要感动成这样,悄悄,眼睛都红了!你不会流眼泪吧!哦对了,你们阴神是没有眼泪!”

    此时,街道上,人人都盯住周子英,觉得这小道士看上去挺正常的一个人啊,怎么说变就变,一个人发生什么神经,一边走一边转着脸对着空气说话。

    被周子英这么一说,方绍远顿时也不好意思了,自己好歹也是经历过风风雨雨的,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难道最近事情太多,内分泌失调,上火了,恩有可能。

    拍了拍脸颊,又使劲儿地揉了揉,方绍远再周子英不解的眼神中露出笑容:“小周啊,咱不吃面了,我请你去吃大餐!”

    “真的!太好了,吃大餐喽!”周子英顿时一蹦三尺高,惹来无数人的瞩目,这才一吐舌头,满脸都是不好意思的表情,一把拉住方绍远便一个劲儿地逃了出去。

    猛地冲出去了集镇,周子英这才缓过来,松开了方绍远的手臂,然后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就哈哈哈的傻笑。

    等他笑够了,却发现方绍远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顿时让周子英有些不知所措。

    “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儿吗?这么看着我?”

    “花倒是没有,不过我倒是发现你似乎对什么都看得开,每天好像就没有发愁的时候,这一点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方绍远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

    “别闹了,人活在这世间怎么可能没有烦恼忧愁呢,只不过我一般都不把它们放在心里而已,无论昨天的事情是好是坏,那都谁昨天的了,今天我自然不能因为昨天的烦心事影响我今天的心情吧!!”周子英微笑着说道。

    嘿,方绍远细听之下,还真觉得有几分道理,顿时打趣道:“想不到你居然还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对生活感悟够深的啊!”

    周子英被方绍远这么一夸,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抬着头笑声解释道:“其实这些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师尊从小就这样教育我的。”

    顿时,方绍远就明了了,周子英这师尊也算是用心良苦啊,这不就是再告诉他,一切向前看,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要着眼于未来。

    看来周子英的身世他那师尊还没有告诉他,从小对他耳提面命地说这些话,估计八成就是为了将来父子相认打下伏笔,让周子英不要记恨他父亲从小抛弃他,毕竟他父亲也是有苦衷的。

    一个已经养成了这种乐观向上性格的周子英,或许还真能很快的适应这个结果呢。

    当然,这些都方绍远的推测,要知道他曾经试探过周子英,发现他似乎确实不知道自己在天界还有能自称本帝的亲人,有从他说过自幼孤身一人,是他师尊带他上山教导他修行,还赐予他最好的功法和法宝。

    不过既然他师父没有说破这件事,方绍远自然也不会大嘴巴的说出去的。

    “老方,你知道吗,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师尊他老人家为什么会在我面前反复强调这个些话呢,要知道我曾经问过师兄弟们,他们说师尊很少和他们说这些的。”

    “所以,我觉得师尊这么做肯定有原因,很可能和我身世有关,要知道师尊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这天下间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他一直都没有跟我说,恐怕就是担心我接受不了事实!所以才从小就对我说这些话!”

    “哎,老方,你这么直勾勾地瞪这么大眼睛看着我干嘛,我说的有问题吗?”被方绍远死死地盯着,周子英忍不住问道。

    方绍远此时已经被周子英给彻底震慑住了,他实在是想不到这看上去呆萌呆萌的小道士居然如此心思灵通,看来他师父这番作为恐怕不一定能够起到效果咯。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有时候心思细腻得很女孩子一般,这都能联想的起来!太厉害了!”

    正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周子英当时就双脸一红,猛地站起来朝着方绍远吼道:“什么女孩子,我可是堂堂七尺男儿,你可别瞎说!”

    对于周子英的反应这么大,方绍远倒是没预料到,不过转念一想,若是有人说他像女人,恐怕他也不乐意,将心比心,于是方绍远赶紧一拍周子英的肩膀道:“恩,小周啊,我向你郑重道歉,不该说你像女孩子,你是货真价实的纯爷们儿!”说着,又重重地在周子英肩膀上猛地拍两下,还使劲扒住他的肩膀晃了晃,以示自己的诚意。

    此时,青阳观中原本因为平松子之死,准备亲自出山的青阳观太上长老星潇子却因为门上来了一位贵客不得不推迟了计划。

    这位贵客年纪不大,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剑眉星目,相貌堂堂,尽显大派弟子的风范。

    “星潇道友,龙某此次前来乃是为了我的一位小师妹而来,家师算得我那小师妹已经到了这大卫国的地界,而贵观乃是大卫国境内的名门大派,故而冒昧来访,希望贵派能够搭把手,助在下找到小师妹!”

    那在青阳观一言九鼎,威严甚重的星潇子此时却显得极为慈眉善目,说话之间客客气气,一身洞虚境的气势完全收敛起来。

    “哎,龙道友客气了,贵派的事情就是我青阳观的事情,此时就请龙道友宽心,只要你的小师妹还在我大卫境内,以本观的势力绝对可以找出来。”

    “好,那就多谢星潇道友了!”说着这位姓龙的修士便长身而立朝着星潇子微微一礼:“既然如此,龙某还需前往悟虚宗一行,这就先行告辞了!”

    待龙姓修士走后,星潇子不掩内心的激动,立刻召集弟子来到观中。

    “平叶,传我号令,凡我青阳观弟子以及附属我青阳观的世家宗门派出全部的力量一定要将这个叫做周梓盈的女子找出来!”

    “谁要是能够提供这女子消息的,我亲自教导他三年修行,若是能够找到这女子的,我必将他收入门下,收为关门弟子!”

    “至于你们。”星潇子扫视了一番下首站着的他的那些弟子,“凡是能找到这女子的,这青阳观的观主之位我就传给他,并且在我渡劫前必将全力将其培养送入洞虚境!”

    这消息传了出来,顿时下手的弟子炸开了锅,自从这平松子死了之后,那平叶虽然暂代观主一职,但是星潇子并没有确定他就是未来的观主。

    如只要找到那个叫做周梓盈的女子,观主之位以及洞虚境指日可待啊。

    很满意弟子脸上的兴奋之色,在星潇子看来,只要找到那个女子,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那女子所在的门派在整个南洲都是最强的,不但有真仙坐镇,而且据说这天庭之中的四御之一的紫薇大帝更是其靠山。

    若是能够和这样的宗门搭上关系,他星潇子渡劫飞升就指日可待,而且青阳观也会从此走上一条快速发展的道路。

    将刻有周梓盈样貌的玉简每个弟子复刻一份之后,星潇子便大手一挥,示意众位弟子可以下去赶紧干事儿了。

    而此时,整个大卫国排名前十的修行宗门都知道了南洲第一霸主紫薇宫派人寻找丢失的小师妹的消息,于是一时间整个大卫国的修行门派都沸腾起来,一时间掀起了寻人的狂潮,而寻找周梓盈也成了整个大卫修行人士的口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