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被抓
    第二天,方绍远准备借周子英的阴阳令一用前往胎石那里的时候,却突然的当值的日游神传报,说县城隍那里来了一个传讯差,带来了县城隍的指令。

    方绍远就感觉奇怪啦,自从他来了这破风山之后,就没有见过县城隍的任何指令,怎么这一次居然会来这么一出。

    不过县城隍乃是平湖县的一把手,他的命令不管怎么样都要接下来。

    于是乎,方绍远便让日游神把那传讯差带了进来,一个打扮和县衙差役没什么两样的阴神跟着日游神走了进来。

    “你就是破风山土地方绍远吗,这是丁城隍大人的下发给你的个指令,接着收好!”将一只玉简交到方绍远手中,那传讯差一拱手,“方土地,本差还需要去下一处传讯,就告辞了!”

    “哎,等一等,这位兄弟,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收下,收下!”

    方绍远叫住了那传讯差,一手递过去一份百人份的香火,见那传讯差面露喜色收下了,这才低声问道:“听兄弟的意思,这任务似乎还不光是传给我这一出,难道是什么大事情吗?”

    那传讯差得了好处,自然态度不错,他瞅了瞅方绍远,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声说道:“嗨,别提了,是府城隍那里压下来的,是寻找一个修行界大派走失的一个女弟子!听说那个门派给出的条件极为丰厚,这不听说啊,整个大卫国境内的修士都动起来了,就为了找到这个女子!”

    “哦对了,那女子的样貌以及任务的详情就在这个玉简里,方土地可看仔细了,说不得就被你找到了,到时候上头的奖励不会少的!”

    说着,那传讯差一拱手道:“得了,本差还任务在身,走了!”

    方绍远一脸笑着将这个传讯差送了出了集镇,随后掂量着手中的那块玉简,心头不由纳闷,这是哪家门派啊,好的手笔啊,为了寻找一个女弟子,居然让这个大卫国阴阳两界都动起来了,不简单啊!

    “咦,老方,你怎么跑到外面来了?哦,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偷偷跑到那天我们一起去的地方,老方你可不地道啊,好玩的事情怎么能不叫上我呢!”

    周子英不知道从哪里地方冒了出来,一拍方绍远的肩膀嬉笑着说道。

    回过神来的方绍远,亮出手中的玉简,笑着说道:“什么玩去啊,那是事关我生死的地方,不过这一次你猜错了,我出来可不是去那里,而是刚刚接到一项任务。”

    “哎,是任务啊!”周子英显得有些失望,不过随后又拍着说说道,“对了什么任务啊,给我看看呗,说不定我还能帮上忙呢!”

    一个找人的任务而已,方绍远倒也没太在意,便以法力激活玉简,顿时玉简之中散发出一道柔和的光芒,映射在半空中显露出一道妙曼身形。

    方绍远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只感觉不过是一个小女子身穿一件白色的道袍,一脸淡淡的微笑,美则美矣,但也没有没到那种令人窒息的地步。

    不过随后,方绍远就看出了这女子身上尽然散发出一股灵动,一种空灵的仙气,就好似从九天之上下落凡尘的仙女一般。

    “小方子,这制作此画像的人手段颇为不凡,不但人物生动,而且还将其那种特质都描绘出来了,最关键的是,这画像上面明显散发出一道元婴的气息,那就说明画中的女子应该是元婴的境的修为。想到如今凡尘修行界中海油如此人物!”

    小幽总是会时不时展现一下她见识的渊博,按照方绍远的说法,那就是表示她具有悠久的历史。

    “等会,小方子,你不觉得这女子有些眼熟吗?”小幽忽然又说道。

    “嗯?眼熟?”方绍远微微一愣,随后再仔细看了看,确实则女子的眉宇之间似乎真的好想在哪里见过一样。

    就在方绍远和小幽都在苦思到底在哪里见过这女子的时候,突然一旁的周子英一拉方绍远,低着头轻声说道:“老方,这任务真是无聊死了,没什么好看的,我要先去吃东西了!”

    说着,周子英不待方绍远回话,便一溜烟儿的跑了。

    看着周子英急匆匆地离去,方绍远不禁小道:“这小子跑这么快干嘛,难道早上还没吃够吗?真是的。”

    “喂,小方子,你难道就不觉得这小道士和那画像上的女子有一点相似吗?尤其是那双眼睛,简直没有分别哎!”小幽歪着脑袋一边点着头一边说道。

    还别说,一听小幽提起之后,方绍远顿时也觉得这周子英确实和那画中女子有些神似。

    不但如此,就连这名字都极为相近。

    “周子英!周梓盈!”方绍远顿时双手一拍大叫道,“不会吧,谐音?”

    小幽则小鸡啄米般地不断点着头:“很可能啊!我就说,当初看那小道士就很别扭,明明是男子,可言行举止怎看都有点娘,现在看来,他分明就是一个女的。”

    方绍远看着周子英离去的方向,微微想了想,有些疑惑地说道:“小幽,虽说是这样,这周子英可是有喉结的,女子难道有这东西吗!”

    “而且,他特只是看上去有些像而已,其实真正比较起来,也不是特别的像,有其是那女子一身的仙灵特质,这周子英身上可看不出这些的。”

    小幽此时则一脸不屑地说道:“切,这着法术之中移形换像之术太多了,稍稍有点修为的就能简单改变一下一下自己的样貌,弄出个喉结来算什么!”

    “再说了,那周子英身上那么多的法宝,鬼知道他是不是有什么可以遮掩自身气息的玩意儿。”

    说着说着,突然小幽面露兴奋之色:“要我说,别在这里瞎猜了,干脆找个机会偷看他换衣服洗澡之类,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不会吧,没看出来,小幽你居然还好这一口,偷窥!真亏你想得出来”方绍远简直不敢想象小幽还有这种嗜好!

    而小幽则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她淡淡地说道:“这有什么,有时候为了追求真相,需要不惜一切手段,偷窥而已嘛,小意思啦!”

    “打住,打住!小幽,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不管这周子英是不是那个周梓盈,我们都不要去关心了。”

    “要知道,即便弄清楚了他是她,又能怎样,我还不得待在这个破地方继续和那几个早已经为了胎石走火入魔的家伙纠缠。”

    “万一要是因为这事儿惹出周子英背后那个人,岂不是得不偿失了!反正我是不想再去调查这件事了!再说了,整个大卫国阴阳两界都动起来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

    说着,方绍远收起玉简,然后朝着破风山的方向走去,口中还称道:“走了,原本还打算把那阴阳令借到手,现在看来,说不得只能正大光明的前去了。”

    “小幽,关键时候你得护着我一点啊,除了赤玉道人之外,和尚还有那老虎估计吃了我的心都有了。”

    此时,周子英在离开方绍远之后,根本就没有回到集镇,而是绕了一个大圈子跑到了破风山去了。

    他实在是没有预料到师门的动作会那么快,他在临下山之时还特意以紫微斗数遮掩了自身的气机,料想三年内肯定不能有人算得出他行踪的。

    没想到,这师尊居然如此厉害,只用了半年就算出了他行踪,还派人找到了大卫国,整个阴阳两界都动员起来了。

    幸亏他也机灵,当初改头换面,否则估计老早就要别认出来了,但是现在看来,此地也是不宜久留,必须尽早离开大卫境内才行。

    此时,周子英,不应该说是周梓盈,她正准备起身跑路的时候,突然脑子里冒出了方绍远的形象,那温和的笑容,无尽的包容,令她实在是有些难以割舍。

    “就这么走了,不和他说一声好吗!要不还是告诉他一下吧,可是若是告诉他的话,身份不久泄露了,他会不会将我告发出去好换取师门的奖励?”

    赶紧连连摇头,周梓盈低声自语道:“不会的,认识他这么长时间,他不是这样的人,而且我们不是四大铁嘛,关系这么好,他肯定不会把我行踪说出去的。”

    “算了,我还是直接走吧!留在这说不定还会给他添麻烦的。恩,走了,大不了以后再来找他就是了。”

    说着,周梓盈便准备站起身来,不过突然她的身子微微一滞,随后感觉浑身无力地重新坐在了地上。

    “阿弥陀佛!呵呵,想不到你居然一个人跑到破风山来,难道那姓方的就没告诫你这里是不能随意闯入的。”

    “走吧,跟贫僧走一趟,若是你真的和姓方的关系很要好的话,他应该回来找你的。”此时,一个大胖和尚笑眯眯站了出来,一伸手就将周梓盈提了起来,随后倏地一下就消失了。

    小幽也算是天地灵物,故而她和胎石交流很方便,不需要香火之类的作为媒介,有胎石的指引,方绍远再小幽的指点下很快就闯过了迷心幻阵,随后便出现在了封灵法阵面前。

    就在方绍远准备上前和胎石交易的时候,突然一个陌生的面孔很突兀的就出现在了方绍远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