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惊人的发现
    “什么人?”方绍远一脸警惕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

    “不要紧张,小兄弟,还要感谢你给我的香火啊,要不然我也不能出来透透气的。”陌生人一脸微笑地说道。

    “里面的那一位?”方绍远瞪大了眼睛用手指了指封灵法阵。

    那人露出赞许之色,轻轻地点了点头,随后他直接五指一摊,手心出现五颗厚土结晶,然后淡淡地说道:“小兄弟,一万人份的香火,这五颗就是你的了,怎么样!”

    方绍远看着眼前这个一身员外服,显得心宽体胖的老者,心中突然感觉眼前这个自称是破风山胎石的家伙似乎给他一种陌生的熟悉感。

    “小方子,你昨天怎么说的,三千换两颗,哈哈,现在人家可时相当于两千一颗的价位,涨啦!看来这打赌是我赢了!”小幽在方绍远体内兴奋地叫了起来。

    方绍远没有理会小幽,而是看着那胎石淡淡地问道:“怎么,昨天不还是一千人份嘛,今天就涨了一倍,做交易可不是你这样的。”

    那胎石掂了掂手中的厚土结晶,很大方地走到方绍远面前,在他一脸警惕之下将这五颗结晶递到他手中,然后淡淡地说道:“这五颗和昨天的可不一样,你可以验一验。”

    其实昨天那一颗方绍远根本就没有动,他担心其中有诈,不过作为土地,对于厚土之气还是很敏感的,手中的这五颗虽然个头个昨天的差不对,但是很明显里面蕴含的厚土之气要比昨天的要浓郁至少两倍,说起来依旧是方绍远赚了。

    “不会吧,这胎石难道真的有问题,这种程度的结晶就用两千人份的香火给换了?竟然胆敢让本剑灵打赌输了,简直不可原谅。”小幽气氛地握紧拳头,就好似随时要出手的模样。

    将这五颗结晶只收下一颗,其余的四颗在胎石微微错愕的表情下,全部退还给他,方绍远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最近手头紧,虽然你的货成色真的很好,但是我买不起啊!就拿一颗就可以了。”

    说着,方绍远便取出两千人份的香火交给了胎石。

    “哎对了,顺便能你一个问题吗?”方绍远在胎石收下香火的时候问道。

    “怎么,有什么疑问尽管开口!等一下,让我猜一猜,我想你是想问我要香火做什么用是吗?”

    方绍远一点都没有惊讶,毕竟作为一个活了万年之久的老怪物,透彻人心的本事还是有的。

    见方绍远没有否认,那胎石指了指自己的身体:“其实我之前也说了,感谢你我才能跑出来透透气!”

    “恩,我明白了!”方绍远随后便朝着胎石挥挥手就离去了。

    “是看出什么了来,还是说其他的原因,这小小土地倒是有意思的很,居然只拿了一颗!”那胎石在方绍远离开之后,看着手中剩下的四颗结晶,摸了摸下巴的胡须,自语道。

    “没关系,还有两月的时间,绰绰有余了!”胎石所化的老者目光之中闪烁不定,随后慢慢的消散在原地。

    “小方子,你怎么不把那四颗结晶都拿下呢,我可以保证,这五颗往老金那里一送,你的修为绝对可以更上一层楼!”小幽有些不满地朝着方绍远说道。

    方绍远则不为所动,而是淡淡地回道:“小幽,我看你是为了你自己吧,这么灵液再加上老金的帮助,估计解开你的第二重封印石没问题了!”

    别方绍远一口叫破心思,小幽是一点都没有显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模样,她嘿嘿一笑:“哎,小方子,别这么说嘛,封印解开第二重,我的能力变强了,对你也有好处的!”

    “我知道你是担心那个老小子,但是只要我变厉害了,管他什么阴谋诡计,我一剑下去,管教他服服帖帖。”

    “小幽,和你说正经的,你有没有发现这胎石有什么不对劲儿地地方没?”方绍远神色一下严肃起来问道。

    “我这不就是在和你说正经的嘛!”小幽还要再反驳,却发现方绍远正用一种很严厉地目光盯着她看,顿时将口中还要说的话咽了下去,随后小声地说道:“好嘛,说正经的,说正经的。”

    小幽想了想之后,再次开口道:“没有,他这具身体确实充满了香火的气息,而且几乎没有什么修为,纯粹就是一个空架子!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

    方绍远摇了摇头,他朝着破风山的方向远眺,口中冷冷地说道:“不对,这具身体不对劲,其实我在与他交易的时候曾经故意碰了他一下,我可以很肯定的说,他这具身体绝对不纯粹以香火凝聚出来了的。”

    “而且,他这具身体给我一种陌生的熟悉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一听这话,小幽的神色也凝重起来,她眉头微皱道:“是吗,能给你带来这种感觉,也就说,你没有见过这个人样貌,但是却对他身上的某样特质极为熟悉,是吗!”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我敢保证,胎石所化的那个样貌我绝对没有见过,但是他确实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

    方绍远努力地回味着之前那种感觉,他在猜想到底是什么让有这样的感觉。

    等他回到了回到了土地庙中,看着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前来拜祭他的香民,看着他们不断这朝着自己的神像磕头许愿,再抬头看着自己的神像,突然心中猛地一动。

    要知道在破风山集镇上的土地庙中供奉的土地神像恐怕是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来,因为方绍远太年轻,如此年轻的土地形象估计其他地方根本找不出来。

    但是其余地方的地土地庙,基本上一脸憨厚的笑容,个子不是很高,年纪都偏大,一身员外服,显得和和气气,极为亲民。

    而那个胎石所幻化的形象真的符合通常土地所具备的所有特质。

    此时,方绍远心头升起了一个令他有些胆颤的想法,他突然疯了似的朝着土地庙外冲去,法力全开一下子就跑到了李二虎家中。

    “二虎,本神问你,你们家可从前所用的土地神像还在吗?”方绍远冷不丁地显出真身,顿时把李二虎吓得不轻,猛地就跪在了地上不住地磕头。

    “回禀土地公,自从您来到这里之后,我们家中可就将以前的土地神像都给扔了,可不敢再留着!”

    看着李二虎唯唯诺诺的样子,方绍远顿时明白了,正所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自己这信任土地到了,而且还如此灵验,谁家还敢用以前的老版本,肯定都换成最新的神像了。

    深吸一口气,方绍远只能故作欢笑地拍拍李二虎的肩膀:“二虎,不错!很好!”

    待方绍远离去之后,李二虎顿时整个人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良久之后这才才了一把满头的大汗,这才战战兢兢地直起身来。

    “方大人,小神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禀报!”这个时候当值的日游神突然冒了出来,神色间有些紧张地说道。

    不过,此时方绍远的心思可不在这里,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大手一挥:“有什么事,等本神忙完之后再说。”

    说着,不待那日游神开口,哗的一下都消失了。

    “哎,大人你听我把话完啊!”日游神一脸无奈地说道。

    没一会就到了平湖县,方绍远一头扎进了平湖县土地陈清之的庙宇中。

    “咦,稀客啊,原来是方贤弟来了,快快请坐!”陈清之如今也知道了方绍远被提拔了,八品,和他这个土地一个品级,而且看样子深受县城隍的信任,将来指不定爬得比他还高,故而现在的陈清之已经不敢像从前那样坐在里面等着,而是出门迎接。

    “哎呀,陈兄客气了,小弟这次前来可是有事相求啊!”方绍远虽然心里焦急,不过却还是满脸堆笑着说道。

    陈清之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方绍远来一句“有事相求”,每次这么说虽然带来的礼物不轻,但是都不好拿呀。

    有心推却,但如今方绍远的身份不比他差,故而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

    方绍远察言观色的本事都强啊,顿时明白了陈清之的想法,于是呵呵一笑:“陈兄,小弟这次前来就是一个小忙希望陈兄告知一下小弟前三任土地的样貌。不知道陈兄还可记得否?”

    “就这么个事儿?”陈清之顿时松了一口气,他顿时笑口颜开道:“嗨,为兄还以为是多大点的事儿啊,放心,你的前任啊虽然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我可以帮你问一问。”

    “贤弟且在此捎待片刻,为兄去去就回!”说着,陈清之麻溜的就跑了出去。

    没一会功夫,陈清之就喜气洋洋地回来了,他手中拿着一块玉简递给方绍远:“喏,贤弟这破风山前后万年以内的所有土地的画像我都给你弄来了,就在这里面!”

    顿时,方绍远惊喜万分,他急忙接了过来,原本准备当场就看一看,不过却注意到陈清之那灼热的目光,顿时明白过来,于是干脆收齐玉简,然后笑着说道:“多谢陈兄鼎力相助啊,小弟这次来得匆忙,也没有带什么好东西,这里有一份厚土结晶,还望陈兄笑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