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三千年前的土地
    那陈清之看到这枚厚土结晶顿时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他身为一个资深的土地公,自然明白这厚土结晶到底意味什么。

    这玩意儿,就算是他也仅仅在县城隍那里见过一回,今天可算是见着第二回了,而且看起成色似乎比县城隍那一颗还要纯正。

    “这个,贤弟,正所谓无功不受禄,为兄可受不起这份厚礼。”陈清之虽然口中连连推辞,但是其无比渴望的眼神却暴露了他的真正想法。

    方绍远则微微一笑,强行将这可厚土结晶交代陈清之手中:“唉,陈兄,你可是对小弟帮助甚大啊,之前一直没有什么好的礼物送的出手,这一次小弟巡视破风山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这颗结晶,说实话,这玩意儿对小弟这点修为来说有点大了,怕吃撑住了。”

    “但是以你老兄的实力,用上它绰绰有余,还望莫要推辞,小弟这里将来还指望陈兄能够在丁城隍那里多多美言几句呢!毕竟兄弟这待在破风山也不是个事儿,拜托了陈兄!”

    一听这话,陈清之这颗心也就放下了,他也不傻,正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方绍远不可能为这么丁点的小事儿就送上这么一份大礼。

    如今一听方绍远说需要想要调离破风山,便也就放心收下了,毕竟这破风山上虽然物产丰富,不过太荒僻了,再加上方绍远如今也兼领了阴阳司的功曹,想要调回来那是很正常的。

    甚至,陈清之应在心里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在县城隍那里提一次,至于成或者不成,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好歹也出了分力,对得起这厚土结晶了。

    从陈清之那里出来之后,小幽忍不住问道:“喂,小方子,你这事儿做的可就不地道了,你觉得这厚土结晶有问题,那就不用便是了,何必把这东西送给那个姓陈的土地呢,万一真有问题,岂不是害了他!”

    方绍远则嘿嘿一笑:“哟,什么时候我们的小幽如此慈悲心肠了,难得啊!”

    见状,小幽一翻白眼:“得,看来本剑灵是白操这份心了,想必你肯定有你的打算吧!不过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地府可是有地府的规矩,暗害同僚可是重罪,搞不好就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好了,多谢你提醒!我懂的!那结晶你放心,这陈清之肯定不会用的,说句难听点的,就他那不到金丹境的修为,这颗厚土结晶绝对会把他活活撑死的。我估摸着他应该会把它当做一件重礼送到县城隍手中换取其他的奖励,当然不排除他也会考虑把这结晶给卖了换取自己所需的东西!”

    小幽若有所思道:“那可结晶有很大的肯能是落入到县城隍的手中,而县城隍按照我们的估计,应该就是那都城隍安置在这里的一个眼线,以他修为得到这颗结晶肯定会用的,到时候我们便可以知道这结晶到底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那是最好,若是有问题的话,他一定会想尽办法联系都城隍救他,想来这都城隍应该会出手,否则也太寒了收下的心。”

    “一旦这都城隍来了,这山上的三个家伙肯定要做不住,说不定就会惹来一场大战。”

    用手指着方绍远,小幽一脸坏笑地看着:“小方子,你可是真是太坏了,这么算计那凌涣然,你就不担心他知道了真相找你麻烦吗?”

    方绍远竖起食指摇了摇,口中说道:“哈哈,小幽,你真是太聪明了,一点就透!说实话,这都城隍总是待在这天命城中,我总是有些不安心,他若是出来了,就不会显得那么可怕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那颗结晶有问题这上面,若是没问题的话,且都是虚幻的。”

    “不对啊,我记得你给陈清之的今天这颗成色更好的,为什么不给昨天那颗呢,给那么好的不可惜吗?”

    “很简单,那我问你,你和陌生人交换了一样东西,那么你在第一次用它的时候是不是会很谨慎很小心?”

    小幽点点头:“那是肯定的,谁知道里面会不会动了手脚!毕竟我对和我交易的人又不知根知底。”

    “但是,若是第一次没有问题呢?”方绍远接着问道。

    此时,小幽立刻反应过来:“哦,我明白了,第一次戒心最大,当发现没问题的时候,对于第二次第三次就防范小很多了。”

    “小方子,我现在才算发现你的心思还真是黑暗的很啊,这些你都能想得到,真的很佩服。”

    方绍远则一脸缅怀地说道:“没办法,当年在官场上,若是不小心不谨慎,凡是往坏处多想想,恐怕早就被罢官免职了。哪里还能步步高升啊。”

    “对了,这里也出了平湖县城,快把玉简打开看看。”

    用手指轻轻按在玉简上,方绍远的神色的阴晴不定地变换着,最后移开手指,方绍远深深吐出一口气。

    “这么样,结果如何?”小幽焦急地问道。

    方绍远稍稍整理了一下思绪,然后缓缓地说道:“今日所见的所幻化出来的形象竟然是破风山三千年前的哪一任土地。”

    “这应该不奇怪吧,他在这破风山近万年,见过当年的土地很正常啊。”小幽有些不解道。

    “我不是说了嘛,我曾经和他触碰过,他的身体出了外表上有一层香火之外,内里我还感觉到一丝厚土决的气息。这厚土决唯有我土地一脉才会修行,我想应该不会有哪一任土地胆敢私传厚土决吧。”

    小幽也是神色一变:“难道说,那一任土地被胎石给吞了!”

    随即,小幽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开口道:“可是,他一个胎石要吞掉土地干什么?若说增长修为的话,恕我直言,这天下间的土地除了你之外,几乎找不到修为突破金丹的,吞掉了也基本上没什么用啊。”

    “问题是,在平湖县城隍志中记载中,自从三千年前哪一任土地莫名其妙地失踪之后,往后的每一任土地都很奇怪的消失了,只是中间间隔时间较长,故而无人怀疑,毕竟这破风山上妖怪不少,妖怪杀掉也很正常。”

    “唯有近二十年来,连续失踪三任土地这才较为引人瞩目,才在这城隍志中特别备注了一番。”

    “那你的意思是,三千年来这破风山的土地都被这胎石吞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小幽惊呼道。

    “不清楚,不过我想有一个人应该或许知道点什么。”方绍远摸了摸下巴,心有所感地说道。

    等方绍远回到了土地庙,还没缓口气,就看见那当值的日游神冒了出来:“启禀方大人,小神有要事禀告!”

    方绍远此时正心烦着呢,故而一挥手:“先下去,有什么事待会再说,让本神先静静。”

    “大人,这件事”日游神还要再说,却见方绍远已经极为不耐烦的冲着他不停地挥手。

    日游神无奈之下,只能下去了。

    在思虑再三之下,方绍远自语道:“算了,还是先找小周借阴阳令一用,否则这么大喇喇地去见虎无风,别被他一下逮住了,或者被和尚他们察觉就不好了。”

    出去转了好半天,方绍远却奇怪的发现周子英竟然不在,无奈之下只能招来日游神:“你可知那小道士上哪里去了?”

    哪知那日游神竟然开口道:“大人,那小道士被山上的和尚抓去了,他还有口讯要小神告知大人呢。”

    “你怎么不早说呢!”方绍远顿时大怒。

    这日游神顿时显得极为委屈道:“大人,小神两次要把这件事告诉您,可您不让小神说啊!”

    此时方绍远才反应过来,似乎确实这个情况,顿时一脸歉意道:“好吧,十本神的不是,你还是赶紧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和尚到底要你传什么口讯?”

    “大人,那和尚说小道士在他手中,让大人听到消息后就赶紧去瑞河边见他。”

    一听这话,方绍远顿时有种骂娘的冲动,这平松子选择在瑞河见面,怎么和和尚也选择在那里见呢。

    不过一想也是,他方绍远乃是一方土地,如今这平湖县地界,最能克制他的地方莫过于这条瑞河了。

    只是,这和尚乃是好歹也是渡劫境的高人,虽说迫于天劫的压力自封修为至元神,但是也不至于这么胆怯吧,居然这一次选择在瑞河这地方见面,还那么无耻的将周子英抓了当人质,这也节操也真是掉了一地了。

    算了,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也不知道和尚抓住周子英到底想要得到什么。

    不过在方绍远想来,无非就是要他答应助其破开封印之类的要求,甚至再过分点,给他下点禁制之类的,成为和尚的牵线木偶。

    也没什么好带的,方绍远一人一剑,边走边和小幽商议着待会面对和尚会出现什么情况,如何应对才能全身而退。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等方绍远到了瑞河边上的时候,发现这河边空无一人,而瑞河中间则漂浮着一叶小船,一颗光头锃亮无比,旁边站着一人,一脸彷徨无助的不是周子英又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