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红袍阴神
    等方绍远出来的时候,发现那几个高阶阴神正用一种很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在诱惑这小子到底是哪角落蹦出来的,居然还能得到陆判的亲自召见。

    其中,尤其以那之前曾经跳出来找茬的那个大胡子的神色最为复杂,眼神中或有凶光露出,或有畏惧之色,亦有交好之意。

    不过方绍远对于这些人的态度毫不在意,他此行的目的主要就是捕捉阴魂,而后想办法收为己用,当然也要顺便把陆判交代的任务完成了。

    这十八层地狱乃是用来处置生前在阳间作恶多端之人的,他们死后按照不同的罪行被送入不同等级的地狱之中受刑。

    自从有了十八层地狱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生前作恶的鬼魂进入其中不断地遭受刑法,有的服刑期满被放出来重新投胎,有的则死不悔改继续受刑。

    最厉害的则是那些在服刑期间杀掉守卫逃走的那些绝世恶鬼,他们当中有些会被重新抓住直接让其彻底灰飞烟灭,有的逃过了缉捕想尽办法回到阳间继续作恶。

    而自从有了地藏王菩萨坐镇十八层地狱以来,这恶鬼从入口逃出去的几率实在是小的很,但事十八层地狱实在是太大了,地藏王菩萨虽然厉害,却也不分身乏术,不可能将地狱中的所有恶鬼通通超度掉,故而每十年就会组织地府阴神前往十八层地狱进行清扫行动。由地藏王菩萨亲自打开地狱之门,并守在入口处,护送这些阴神进入其中抓捕那些在逃的恶鬼。

    最后回来之后,变回有专人清算恶鬼的数量,定下本次行动的而贡献值,最终由地藏王菩萨根据这贡献值给予相迎的奖励。

    这地藏王菩萨身为三界有数的强者,他的奖励可不简单,或为丹药,或为法宝,或为功法,甚至还可以得起亲自传道三天。

    也正因为此,无数的地府在职阴神对于此项活动极为热衷,甚至还出现过为了名额大打出手的事情,故而后来地藏王菩萨立下规矩,每一个阴神除非是特殊情况的召唤,否则只有三次机会,这才平息了抢夺名额的恶劣情况。

    经过了传送阵,方绍远一行人来到了一处空旷之地,不过此地如今已经聚集了大量的阴神,有的相互熟悉,故而抱团站在一起。

    也有那种独行侠似的人物,一个人朝那里一站,浑身上下充满了浓厚的危险气息,无人胆敢靠近。

    也有很多阴神找那些看着面善,气息不是很强大的相互攀谈了解,看能不能组团打怪。

    至于方绍远,则看了看四周,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朝着远处一处较为空旷地方站定。

    这十八层地狱之处的传送阵还是似乎数量及多,每隔一小会就会有一帮人在不同的空间冒了出来,很快方绍远所在的空地就慢慢的挤满了各色的阴神。

    “咦,看兄弟的装束似乎是一位土地吧!”突然一个中年模样的阴神来到方绍远身边,稍稍打量一下方绍远开口道。

    又是一个鄙视土地的人,方绍远微微有些不满,不过脸上倒是还显得很平静,他侧身看了一下那人,却发现此人竟然身着一身红袍,浑身上下气息几乎完全感应不到,显然修为以至化境。

    在地府,不同等级的阴神所穿着的神袍服饰是有严格要求的,一品是红色,二品三品则为紫色,而四品五品则为蓝色,而六品七品则为青色,至于八品和九品则没有特定的要求,一般而言只要不和上面几种颜色冲突酒席行了。

    故而,这里这么多阴神以蓝色为主,紫色和青色的次之,而红色则最少,不超过十个,而杂色的唯有方绍远一个。

    在如此单色海洋之中冒出一个杂色的也确实很显眼,也难怪这人会找上来,不过出乎方绍远预料的确实找来的竟然是一个红色一品阴神,那可是类比都城隍一般的人物。

    不过怎么样,这么一个在地府可谓大人物的家伙亲自开口问话,方绍远不能一点礼数都没有,故而方绍远神情故作慌乱,深深一礼道:“小神见过大人!回大人的话,小神确实是一方土地!”

    那红袍阴神用一种奇异地眼神看着方绍远,突然开口道:“凌焕然最近怎么样了,你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靠,方绍远顿时一惊,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一上来就问这个,他说怎么看出来的,若是他和凌城隍有过节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回话呢。

    一瞬间,方绍远的脑子里就飞速的转过了好多念头,不过最后以一种错愕的神情抬头看着那位红袍阴神,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人认识凌,凌城隍?”

    似乎对于方绍远这种表情很满意,那红袍阴神微微一笑,似乎还露出一种缅怀地神色说道:“我和老凌可是老交情了,当年我们哎不说了,你还没说你和老凌是什么关系,居然身上还带着他的印信?不过你将这老凌的印信藏得还挺深,要不是我和老凌相识那么久,还真差点没感应出他的气息。”

    顿时方绍远恍然,难怪那红袍阴神一口叫破他的行藏,原来是感应到凌城隍交给他的那方玉印的气息了,不过这也从侧面看出这位红袍阴神确实和凌焕然相识已久,但是至于是是不是至交好友那就说不准了,要知道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敌人。

    “大人,您说的是这方玉印吗?”方绍远掏出了凌焕然的玉印,然后故意说道:“这块玉印乃是我们县城隍大人暂时借给我的,他说这次清扫行动虽说没有太大的危险,但还是小心为妙!让我藏好了以备不时之需,想不到居然还被大人发现了!”

    看着方绍远脸上露出的那种憨厚之意,那红袍阴神顿时用一种比较怀疑的神色盯着方绍远。

    被一个洞虚境的强者这么盯着,这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方绍远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震颤。

    虽然方绍远也明白自己的这个解释似乎有些牵强,但是在面对一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家伙,他只能尽量撇清和凌城隍之间的关联。

    若是此人和凌城隍关系极好,自然不会为难他,若是有仇,看在他和凌城隍没有太大关系的情况下,也不会过于刁难。

    不过显然,眼前这位似乎有些不太满意方绍远的回答,或者说疑心很重,这位红袍阴神接着问道:“你们县城隍还挺重视你的吗,不过以你一个小小土地就有金丹境的修为,倒也很难得。”

    “对了,你属于哪一个县的,你们县城隍叫什么名字啊?”

    一听这话,方绍远顿时眼神一紧,对方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要从他口中知道些什么吗,不过这种事情也瞒不住,只有有心一查就查出来了。

    于是方绍远直接说道:“回大人,小神在大卫国平湖县当值,鄙县城隍乃是丁振邦丁城隍。”

    这红袍阴神突然神色一凝,随后呵呵一笑道:“哦,原来是小丁啊,想不到他居然不在亲卫营中了,居然跑到平湖县做城隍去了,这老凌是怎么想的,小丁这么好的苗子居然仅仅去做一个县城隍,这不是屈才了了吗!莫非小丁犯错误了?”

    此时,方绍远已经明白眼前这位红袍阴神真的对于凌城隍极为熟悉,居然还知道丁城隍是出身自亲卫营。

    当然,对于那位红袍阴神对于凌焕然的评价,方绍远不知口否,上官的好坏可不是他一个小小土地可以插嘴的。

    似乎是感觉问到位了,那位红袍阴神伸手拍了拍方绍远的肩膀道:“恩,不错,能够得到小丁的赞赏果然不错!你很好,本座记住你了!”

    看着这位一品红袍背着手满满地离去,方绍远总是事松了一口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他最后的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喂,这位小兄弟,想不到你居然认识这南洲大晋国的都城隍,真是了不得啊!”突然方绍远身旁响起了一个声音。

    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身穿蓝色袍子长相极为普通的阴神,不过方绍远可不敢大意,能穿蓝色袍服的至少也是五品阴神,相当于府城隍一级。

    故而方绍远赶紧微微一礼:“小神见过大人!”

    这位阴神倒也客气,他慌忙也想方绍远一礼口中称道:“可不敢在兄弟面前称大人,我姓吴,名恩,乃是南洲千秋国镇明府的府城隍,你叫我一声老吴就行了!”

    虽然这位吴城隍很客气,但是方绍远知道那只是看在刚才那位红袍阴神的面子上,可不能当真和他称兄道弟。

    “大人,您这么说可是折煞小神了,小神还是称呼您吴城隍吧!”方绍远极为谦虚地说道。

    见方绍远坚持,那吴恩也就不再勉强,而是笑着说道:“小兄弟叫什么啊,我怎么看你还穿着一身土地袍啊,以小兄弟金丹境的修为,任一方县城隍也不在话下啊。”

    方绍远赶紧回答道:“小神承蒙鄙县城隍提拔,如今也兼r县中阴阳司功曹!承蒙大人看中,这次还派小神参与这次的清扫行动,小神对于鄙县的城隍大人极为感激!可不敢有更高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