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谢平山
    突然,方绍远心生警惕,猛然感身子往一边侧去,同时幽冥剑丸在手一剑就侧向身旁。“唔!”的一声闷声,一道黑影从方绍远身边噌的一下就窜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方绍远眼前。

    一脸凝重地看了看四周,方绍远冷静地问道:“小幽,你有没有看清楚刚才那个到底是什么鬼,中了我一剑居然还能溜得这么快!”

    小幽则神色如常地回道:“不清楚,自从我被封印以来,就再也没有来过这十八层地狱了,现在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一点都不了解。”

    “而且照理说,你进来之后应该在这铁树狱中有人回来接应,但是到目前为止,这铁树狱一直都是空荡荡的,唯有刚才冒出了一只不知品种的恶鬼。”

    方绍远一听,顿时也神色有些难看,要知道无论是陈清之还是丁城隍,亦或者陆判之类的,都不曾提到这清扫行动有何危险。

    哪怕是吴恩,也仅仅是见他要闯有元神境出没的铁树狱才会出言提醒他小心些,也就说说这进入地狱之中应该是没有太大危险的。

    但是现在,看来,其他的层第地狱什么情况不清楚,但是这铁树狱似乎有些诡异,不但照理应该挂满铁树的罪鬼一点没看着,就连这铁树狱中的狱卒都似乎消失了。

    而且之前发出惨叫的又是什么鬼,到底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那只逃跑的恶鬼做了什么事情,或者故意发出惨叫吸引他过来正好偷袭用。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盘绕方绍远心头的疑问。

    突然,方绍远有蹦出一个令他心惊胆战的念头,那就是他该如何回去,似乎从进入十八层地狱入口之时起,就没有任何人提过用什么方法返回。

    努力地深吸几口气,方绍远慢慢的平复一下心情,然后问道:“小幽,我记得你说过你曾经来过这十八层地狱,那么你知道该怎么出去吗?”

    “每一层地狱都会有一位判官坐镇管理,而判官殿中就有传送阵可以传送出去,只要找到判官殿便可以出去了。”

    听了小幽的解释,方绍远微微安下心,现在他的目标已经从帮助陆判完成任务以及捕捉足够多的阴魂变成了尽早找到判官殿。

    幽冥剑丸一时半刻都不敢离手,同时释放自己的神识时刻警惕着为止的危险,方绍远快速的朝着一个方向飞速前行。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方绍远发现自己身边的景况似乎一点都没变化,顿时他的内心升起了一个怀疑。

    “小幽,我们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阵法,遮掩了我们的心神,为何我总感觉我们似乎中咋原地打转呢?”

    小幽此时也神色有些严肃,她离开了方绍远的体内,飞到了半空中,仔细地观察了一番,最后一招手,幽冥剑瞬间到了她手中。

    顿时一道惊天剑光从幽冥剑中闪现出来,猛地就朝着一处铁树劈了出去,顿时整个四周就好似一片帷幕被生生撕裂开一般,哗的一下随着这一剑彻底消失不见了。

    只是出乎方绍远的预料的是,当场景骤然一变之后,他居然出现在了一处极为庄严肃穆的大殿之中,大殿的上首端坐着一个身穿红袍,国字脸,神情严肃地一位一品阴神。

    “哈哈哈,能够以金丹境进入第三层铁树狱,果然实力非凡,恭喜你通过了本狱的考验,接下来你可以自由行动了!”上首的判官微笑着对方绍远说道。

    而下首站着两排至少都是五品以上的一身也都对着方绍远露出善意的笑容,这让方绍远原本警惕的心慢慢松懈下来。

    “小方子,注意点,这里还是有些不对劲!”突然小幽开口道,“还记得之前偷袭你的那只鬼吗,我似乎在这里感受到他的气息,虽然仅仅出现了那一刹那就消失了,但是我确信我没有感受错!”

    顿时,方绍远原本已经放松的身体再次绷紧,他在内心不断地对着只说道:“稳住,一定要稳住,千万不能被他们发现自己已经察觉的异常!”

    几个呼吸,方绍远便稳住心神,随后朝着上首的一品阴神一礼道:“小神见过大人!不知大人是否就是这个铁树狱的判官?”

    那红袍阴神点点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下的三缕胡须和蔼的一笑:“不错,本判正是这铁树狱的判官!”

    方绍远则暗中小心戒备四周的那些阴神,同时继续开口问道:“大人,小神这次乃是参加十年一度的地狱清扫行动,不知道大人可否告知小神哪里有那些已经脱逃尚未抓捕归来的罪鬼。”

    说这句话的时候,方绍远仔细地观察着那判官的神色,发现他在听到自己提到罪鬼的时候,神色有了一丝轻微的变化。

    当下,方绍远心中有数了,他不待那判官接话,自己接着说到:“大人,因为小神第一次来这铁树狱,故而对此处不熟悉,希望大人能够派专人协助小神完成地藏王菩萨交代的任务。”

    在听到地藏王菩萨的时候,那判官神色更是变化的更加明显,他沉吟一番,抬头说道:“缉捕司的五品的捕头何在,缉拿罪鬼本就是你的责任,还不速速配合上使。”

    这个时候,一位身着青色官袍的大汉站了出来,朝着那判官抱拳领命。

    方绍远见状,自然朝着判官谢礼:“多谢大人鼎力支持!小神感激不尽!”

    随后方绍远便在这位自称是谢平山的青衣捕头的带领下出了判官殿。

    一路疾行,果然到处都是一片惨叫声,无数的阴魂披头散发,痛苦不堪地被挂在铁树之上。

    而那谢平山对此视而不见,就好似已经习以为常,倒是方绍远似乎极为好奇,居然还想伸手去触碰一下那铁树,顿时大声喝斥道:“别动!上使,这是铁树专伤元神,可别伤到了上使!”

    看着那谢平山极为激动的模样,方绍远便微微一笑道:“谢捕头莫要这么激动,本神也只是就问铁树之名想要感受一下。既然谢捕头不同意,那本神就不碰便是!”

    见方绍远收回了手,那谢平山这才表现出一副如释负重的样子,随后神色稍显轻松地对方绍远说道:“上使莫怪,以前也有此类情况,那些上使皆伤于铁树之上,故而本捕头这才出言制止!”

    方绍远似笑非笑地看着那谢平山,摆摆手:“没事儿,本神也知道谢捕头是为本神好,自然不会见怪的。

    良久之后,那谢平山用手一指不远处的一处铁树林,沉声道:“大人,此地乃是一只金丹境的罪鬼经常跑来的地方,算算时间他应该差不多这个时候会出现在的。”

    果然,这谢平山话音刚落,“啧啧啧!”的一声怪笑就传了出来。

    一只灰色衣服,好似大头娃娃的小鬼冒了出来,只见他蹑手蹑脚地朝着一颗铁树走去,一种极为迅捷的速度一把就从一只正在受刑的罪鬼身上撤下了一大片来,随后猛地就朝自己的嘴里塞去,虽然没有什么鲜血淋漓的场面,却也令方绍远有些不适应。

    那谢平山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脸上还露出意思残忍的笑意,只不过当他看到方绍远的时候,顿时收敛起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道:“上使,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出手擒拿了!”

    方绍远大有深意地朝着那谢平山看去,最后悠悠地说道:“谢捕头,这只罪鬼我看就由你出手吧,正好让本神观摩学习一下,毕竟本神也是第一次抓捕罪鬼。”

    那谢平山微微一愣,不过还是点头沉声答应了。

    之间这谢平山好似大鸟一般展开双臂飞翔在半空中猛然间朝着那正在大快朵颐的罪鬼飞去,在哪罪鬼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时候,哗的一下就从手中亮出一把寒光阵阵的宝刀,一倒下去就将这罪鬼给枭首了!

    直到这罪鬼透露飞了出去,这才反应过来,发出了刺耳的惨叫声,随后身体又被瞬间连劈数刀,很快就化作一股黑烟消散了。

    此时,那谢平山一伸手就将那罪鬼的大头提在了手中,大步往反应走来,整个人杀气腾腾的。

    “上使,这些罪鬼的要害并不在头部,还是再其身体,只要将其身体毁灭掉,就基本上令其失去了战斗力,单凭这一颗头颅是翻不起风浪的!”

    “姓谢的,你就算抓了我也没用,我们首领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那大头尽管失去了身躯,依然可以口吐人言。

    “上使,您看着头颅怎么处置?”谢平山问道,

    方绍远则一脸厌恶地看着大头道:“毁掉吧,单凭一颗头颅也没什么用,到了菩萨那里也是被销毁掉!”

    那谢平山答应一声,瞬间用手将这可头颅捏爆,化作一股黑烟消散而去。

    “恩,谢捕头,看来你对付罪鬼极有经验,这样吧,接下来的行程就全听谢捕头的安排了!本神也落得清闲!”方绍远漫不经心地说道。

    而那谢平山一听,顿时大喜道:“多谢上使信任!”

    “上使,这边请,不远处有有一处罪鬼的巢穴,里面有一只罪鬼,乃元婴境的修为,这一次有上使出手的话必然手到擒来。”

    在飞行了好一会儿之后,谢平山用手一种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一脸兴奋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