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擒获
    看着不远处那座极为突兀的山丘,方绍远心中一阵冷笑,这周围全部都铁树林唯有这中间居然冒出了一座山丘来,这也太离奇了。

    不过方绍远确实不动声色,他仔细地观察了一番,随后掉头对那谢平山说道:“恩,好的,虽然是元婴境的罪鬼,不过本神倒也可以拿下!”

    “这样吧,你就在这里等着,带本神前往擒下这罪鬼!”

    说完,方绍远便一脸傲气地朝着山丘出发,而谢平山看着方绍远的背影,神色之间露出一丝阴冷。

    “小心些,小方子,这里很不对劲,我记得这铁树狱中似乎根本没有出现什么山丘之类的,说不定这就是个陷阱!”小幽忽然开口道。

    方绍远则冷笑着回道:“明白,其实我也早已经看出不对劲,这里的切似乎很合理,有铁树,有罪鬼,但是刚才在判官殿的时候,那判官对我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客气地过分了,我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那陆判的时候,他可没给我什么好脸色。”

    “而且,一般而言,像我这样的小角色,红袍判官这种高级的阴神不会随便见我的,更何况还搞得极为隆重,几十号的大小阴神全都跑来实在是不可信的很。”

    说道这里,方绍远顿了顿,他小心的看了看四周,这才继续说道:“最关键的是,我记得这当初似乎也有不少阴神跟我这我一起进入的,若是要接见我们的话,应该所有人都看见的,为何只有我一人,而不见其他进入的阴神呢!”

    “更何况,我记得你在一开始就说过,感觉在大殿之中感受到了之前那偷袭过我的那阴魂的气息,我自然会十分小心的。”

    此时,小幽则轻松地笑着说道:“哈哈,小方子,看来是我多虑了,你小子还是很警惕的!”

    很快,方绍远就来到了山丘脚下,抬头看去,这座山丘也就百十米高,山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在山腰处有一个巨大的山洞,看样子谢平山所说的那个什么罪鬼就是待在这里面了。

    方绍远回身看去,发现那谢平山依然守在原地,表情肃穆地看着自己,于是方绍远冲着他露出嘿嘿一笑,随后在谢平山由此而错愕的神情中飞身进入山洞。

    一进这山洞,方绍远就感觉到一股强悍的气息时隐时现的传出来,小幽淡淡地说道:“是元神,看来这个谢平山说的有问题啊?”

    不过,方绍远倒是不着急,他表面上一脸的严肃,内心却有些轻松地说道:“小幽,别紧张,既然我们知道这应该是一个陷阱的话,那么这元神境的出现也就不稀奇了,更何况元神境我也不是没交过手,就算不敌,跑还是没问题的。”

    这个山洞之中倒也不是完全黑漆漆的,洞中依然有一些光亮透进来,方绍远运足目力看过去,却发现这山洞的最里面似乎端坐着一道黑乎乎的身形,极为高大,估计若是站起来的话应该足足有一丈高。

    “小幽,看来目标就是这只罪鬼了,那元神境的气息也正是从他身上传出来了的。”方绍远暗自对于小幽说道。

    “小方子,这场战斗就完全交给你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出手的!”小幽懒洋洋地说道。

    随着方绍远悄然的靠近,那高大的罪鬼似乎也感应到了什么,猛然间就动了,他一下子站起来,睁开双眼大叫道:“谁,是谁在那里。”

    就在方绍远准备以及召出了幽冥剑丸预备出手的时候,却发现之前在大呼小叫的罪鬼竟然猛地一下看向他藏身之处,手中一柄超长的狼牙棒忽的一下就朝着方绍远砸来。

    我靠,这么生猛,方绍远顿时心神一凝,闪到一边,同时一道剑光便甩了出去,而那罪鬼看似高大笨拙,但是动作却一点都不满,居然一下子就挥着狼牙棒将这道剑光挡住了。

    “看你的样子不是这里的阴魂,你到底谁?”那罪鬼瓮声瓮气地喝问道。

    “大块头,本神就是地藏王菩萨派来收了你的!”方绍远大喝一声,瞬间人剑合一直刺那罪鬼。

    那罪鬼以露出一丝轻蔑的神色,口中喃喃自语道:“一个小小的金丹境阴神就敢只身前来,简直就是找死!”

    说着,不闪不避,直接挥舞着狼牙棒朝着方绍远砸去,在他看来,这一棒子还不把那小小阴神砸个稀巴烂。

    不过方绍远可不是他想象中的金丹,而是元婴,手中的幽冥剑丸也是的仙人重新回炉炼制过的,其威力不容小觑。

    眼看狼牙棒就要当头砸下去,方绍远面露一丝笑容,顿时身形不变,一剑朝着那狼牙棒轻轻一挥,顿时锵的一声,威风凛凛的狼牙棒应声而断,同时一道寒光暴起,在那罪鬼诧异的眼神中一剑将其直直劈成两半。

    不过成功斩敌的方绍远却并没有露出胜利的笑容,而是神色间露出一丝凝重以及一丝疑惑,刚才那一剑他是使出全力的,原本以为最多也就能伤到那罪鬼而已。

    毕竟这罪鬼可是元神境的修为,想要一击将其斩杀似乎不太可能,但是谁曾想居然这么轻松就搞定了,这也太出乎他意料了。

    不过,看着眼前消失的两段黑烟,方绍远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元神境的罪鬼确实被他斩杀了。

    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幽冥剑丸,方绍远不禁想到,难道这幽冥剑丸的威力有这么大了,还是他自己的修为有大大地有所长进,已经无限接近元神境了。

    “好,好,好!”此时,一阵叫好声传了进来,谢平山一边露出夸赞的神色一便笑着说道,“想不到上使居然如此厉害,这么快就搞定了这只罪鬼!”

    看到谢平山,方绍远明显放松了警惕,原本凝重地神色也缓和下来,他一边朝着谢平山走去,一边笑着说道:“唉,谢捕头过奖了,我也没想到这这罪鬼居然如此不禁打,原本还想抓活的呢,可惜就这么一剑被劈死了!”

    看着方绍远得意的笑容,谢平山的笑意更胜了,他站到了方绍远的身旁,正要说些什么,却突然神色一变。

    而方绍远则注意到谢平山的变化,只是他却并没有转身,而是对着谢平山问道:“怎么谢捕头,有问题吗?”

    那谢平山一回神,勉强笑了笑:“没什么,我刚才好像看到什么东西一闪而过,这次有些恍惚!”

    方绍远则点点头说道:“这地方唯一的罪鬼都我干掉了,哪里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谢捕头你肯定看花眼了!”

    “走吧谢捕头,我们出去吧!继续下一个地方!”方绍远说着,便大步往洞口走去。

    那谢平山则神色有些阴晴不定地看了看方绍远,又回身看了看山洞,一咬牙跟了上去。

    刚走到山洞口,突然方绍远一回神,他看着谢平山一下子惊呼道:“谢捕头小心!”

    下意识之下,谢平山回过头看去,随即便意识到不好,因为这山洞中能有什么危险,恐怕最大的危险就是刚才叫出来的方绍远。

    不过一切都迟了,就在谢平山准备回身亮出长刀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那种痛苦堪比被铁树刺中。

    “啊!”谢平山发出一身低沉地痛苦地惨叫,手中的长刀也一时握不住,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上使,你这是干什么!”谢平山穿着粗气费力地问出心中的疑惑。

    方绍远则一手持这幽冥剑丸冷笑着看着谢平山道:“小鬼,还真调皮,都到这份上了,还在装!”

    “上使,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稍稍缓过来的谢平山一副懵懂的样子。

    “啊!”方绍远并没有说话,而是又朝着谢平山的脖子微微那么一捋,顿时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痛苦再次传来。

    “你,你是怎么看出来了的!”这个时候谢平山也知道再装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故而直接开口问道。

    “你看,早点承认不就行了,那样也就没必要受到这种痛苦了!”方绍远看着谢平山笑着说道,“其实打从一开始我就没相信过你们!”

    “不可能,不知道多少阴神因此而丧命,你怎么可能看穿呢!”谢平山满脸的不可置信神色。

    “没什么不可能呢,你就认命吧!”方绍远很随意的说道。

    “我劝你还是乖乖放了我,否则我的同伴一定会”

    还没等谢平山把话说完,方绍远就一下子打断了:“行了,别装了,从头到尾都是你一人在演戏!”

    “不管是大殿上的所有阴神,还是那途中遇见的大头鬼以及后来的那个大块头,都是一人所为!”

    “虽然我不清楚你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估计应该是某些幻术吧!”

    谢平山震惊地看着方绍远,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方绍远见状,干脆直截了当的问道:怎么样,若是就此愿意跟随我,服从我,我倒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那谢平山顿时一愣,随后一阵狂笑:“哈哈哈,想我自从逃脱之后,一直逍遥自在,怎么可能就投靠你这个金丹呢!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