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紫袍提刑官
    那五品阴神看了看方绍远,冷冷地说道:“你有何证据,要知道你身后这个可是我们这一片出了名的在逃罪鬼,绰号幻心鬼的谢平山!”

    方绍远见状,只能先拿出证明自己的印信,随后又解释道:“这位大人,这谢平山已经被在下收复了,将来还要带出交给地藏王菩萨处置的。”

    “来,老谢,见过这位大人!”方绍远用手朝着谢平山招了招说道。

    “谢平山见过大人!自从见了大人,我才明白自己之前所作所为实在是罪孽深重,如今信奉尊者,自从改过从新。”

    看着一脸低眉顺目的谢平山,那五品阴神顿时微微一迟疑,最后大手一挥道:“不管怎么样,你们先跟本神去见提刑官大人吧!”

    看着一脸坚定神色的五品阴神,方绍远无话可说,不过看着自己的土地印以及官方发布的文牒还在还阴神手中,便不由开口讨要。

    岂知这位阴神两眼一瞪:“你当本神是傻子啊,你见过金丹境的土地吗,而且还有金丹境居然敢跑到我们第三层铁树狱中?”

    “不但如此,你一个金丹能够抓住我们上千年来都没有捕获的幻心鬼谢平山!你给我老实点,不要想东歪脑筋,等见了我们提刑官大人再说吧!”

    被这么一说,方绍远还能怎么办,只要他不想和铁树狱的判官殿把关系搞僵,他就必须要老老实实地听从这个阴神。

    无奈之下,方绍远只能老老实实地跟上去,被两个巡检夹在中间好似监管犯人一般。

    至于谢平山,更是不得了,直接给他戴上了手镣脚镣,而且看上去应该是加强版的阴阳链。

    谢平山如今已经被方绍远收服了,有方绍远的命令,他一点都没有反抗,被阴阳链锁起来的情景看在那五品阴神严重,倒也令他惊奇不已。

    “这位大人,我都说了,这谢平山已经被我收服了,不会在为非作歹,出去之后还要交给地藏王菩萨呢!”方绍远不失时机地对着那五品阴神说道。

    谁知道,那阴神看都不看方绍远一眼,随口说道:“行啦,别说这些没用的,天知道你和他到底谁被谁收服了!你就老老实实地跟在我身后!其他心思就要想了!”

    我靠,居然被鄙视了,难怪没有将自己也拷上呢,原来是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破坏力,方绍远不禁被有些无语,这五品阴神什么眼光啊,居然敢看不起自己,实在是太没品了!

    不过想归想,还得跟着那阴神走,反正他也是要去分殿见那提刑官,而且没有被上脚链手链,这形象上也好很多,起码走起路来没那么多束缚。

    看看谢平山的样子的就知道了,手上脚上套着叮叮咚咚的家伙什,走起路来肯定不便当。

    这一路上,到处都看到成片的铁树林,上面挂满了惨叫的罪鬼,方绍远已经实在是难以忍受,不过那些这一队人马一点表情都没有,就好似听不到看不到一半,还有那谢平山也是,自从被收服之后,整天就是衣服极为虔诚的模样,以一种火热的眼神看着方绍远,口中念念有词,无时无刻不在朝着方绍远供奉香火。

    估计前行了有三百里地,路上类似的巡逻队越来越多,这些人当中领头相互之间总要打个招呼,但是一看到谢平山,那些人的眼神就不禁一怔,随后用一种极为羡慕的神色看向这五品阴神,口中还不断地恭喜他。

    方绍远此时不禁想到,这小子不会是想要黑了谢平山吧,将擒获谢平山的功劳按在自己头上吧。

    一想到这里,方绍远不禁冷笑起来,他嘴角微微上扬地看着被不断恭维之后神色渐渐得意起来的五品阴神,心道,若是你真敢和么做的话,说不得要把这件事好闹一闹了,本神的战利品也敢贪,简直不知死活!

    “啊,小方子,你准备大闹判官殿啊,好啊!好啊!算上我一个,若是那什么提刑官是非不分的话,看本剑灵不一剑削了他!”

    小幽的话顿时让方绍远一个激灵,他只是想闹一闹,可不是真的想要把事情高达,这小幽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真不不知道当初炼制她的那一位到底怎么给她灌注做人的思想的,怎么如此暴力呢。

    终于到了分殿,这是一做完全有巨石累成的,显得极为粗犷巨大,样式显得古朴异常,让方绍远这个看惯了雕栏玉砌,听他楼阁的人怎么都不怎么习惯,觉得这简直太原始了。

    那领头的五品阴神一招手,他的手下便将方绍远和谢平山团团围住,随后他便朝着分殿的大门走去。

    方绍远注意到,这家伙在买入大门之时,明显步伐变小了很多,而且身子也微微佝偻一些。

    看来这分殿的提刑官不是个太好相处的人啊,官威深重,区区四品而已,居然让仅比他低上一级的五品阴神如此小心谨慎,方绍远暗自心生警惕之心,毕竟是人家的低头,万事低调小心为上。

    很快,从大门外出来一个身着甲胄的卫士,他用一种严酷眼神扫视了方绍远等人,随后冷声道:“把谢平山带进来!”

    看着转身准备重新进去的卫士,方绍远顿时开口道:“这位大人,提刑官大人没有提到我吗?”

    那卫士根本连身子都没有转,边走便摆摆手说道:“着什么急,叫到你了再说!还不快点吧那谢平山押进来!”

    看到这一幕,方绍远的心不由微微一沉,看来事情没有出乎他的意料,那位押送他们的五品阴神还真是准备将谢平山算作他的功劳。

    方绍远此时已经暗中传音给谢平山,告诉他万一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直接反抗,不要客气!

    从刚才一路走来,方绍远就已仔细观察过了,这四周无论是守卫还是各级阴神,最为最高的不过元婴,大部分都是金丹及以下,向来和这里的主事人乃是元神境有关,毕竟两个元神境的话,到底谁说话算数呢,这很容易引起内部矛盾的。

    但是,这也就给了方绍远极大的机会,以他的修为,只要不是那提刑官亲自出手的话,想要脱逃还是比较容易的。

    不过令方绍远奇怪的是,这谢平山进去好一会了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而且因为两者之间的一种心神关联,方绍远并没有感受到谢平山有任何危险的信息传递出来。

    没办法,方绍远只能在下扯虎皮了,他想了想,还是拿出陆判的印信,毕竟应该有不少罪鬼经陆判之手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故而他和十八层地狱打交道应该较多。

    朝着大殿守卫招招手,方绍远取出印信说道:“这位大哥,小神这里有信物一枚,还望大哥交给提刑官大人,相信提刑官大人必然能够认出此物的主人!”

    那守卫一开始并没有在意,甚至连看都没看方绍远一眼,不过却在方绍远微微释放出一丝印信的气息,顿时神色一变,甚至在结果印信的时候双手捧着都有些发抖。

    终于,那卫士再次出来了,他用一种奇异地神色看着方绍远,然后直接开口道:“你,提刑官大人要见你!快跟我走!”

    等方绍远走进去之后,却发现谢平山正好端端地站着,而之前那位五品阴神则神色沮丧地站在原地。

    至于大殿上首坐着的却是一位中年紫袍阴神,这可出乎方绍远的意料之外了,要知道四品提刑官应该是蓝袍,而能穿上紫袍的至少也是合体期的修为。

    地府可是一个制度森严的体系,什么修为穿什么颜色的官袍是有严格的规定的,既然这提刑官敢这么穿,想必其应该也是合体期了。

    这个就不太好办了,原本对上元神境已经比较吃力了,若是又变成合体,那基本上就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了,方绍远还不会与狂妄到觉得自己的战力可以连跨两大境界。

    既然情况有变,方绍远便老老实实地朝着上首的官员一礼:“小神见过提刑官大人!”

    “方土地不必多礼!”那提刑官说话倒也和气,正让方绍远微微松了一口气。

    看来陆判的印信还是起到作用了。

    抬起头来,方绍远这才注意到这位提刑官居然面白如玉,一脸温和,看上去就好似活脱脱的一个白面书生。

    “方土地,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都怪本神没有教育好手下,居然出了这么一个败类,实在是叫人失望的很!”此时,那提刑官居然站了起来,一脸笑着地朝着方绍远走去同时口中还是不断地呵斥那位五品阴神。

    看着那五品阴神把头低的不能再低了,方绍远虽然心中暗爽,但是却也知道过犹不及,到底是人家的地盘,还是不要太过分的好。

    于是,方绍远便一拱手道:“大人严重了,或许是小神没有能够将情况讲清楚,造成了些许误会罢了!”

    一听方绍远这么说,这位紫袍提刑官笑得更加灿烂了,他轻轻一拍方绍远的肩膀道:“方土地果然非同一般,土地之位可以晋级金丹,甚至还能一举拿下这元婴境的谢平山,真是了不起啊!”

    “赵成,你还不想方土地道歉,若非方土地为你说情,本非撤了你的职不可!”

    看着这位紫袍提刑官的言语,方绍远也恍然大悟,看来这五品阴神应该是这位提刑官的心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