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再生事端
    叫作赵成的五品阴神听了紫袍提刑官的话,满脸不情愿地挪到方绍远面前,松松夸夸的两手抱拳轻轻晃了两下,口中不清不楚地说道:“多谢了!”

    说完,这赵成便飞快地回道原位,头也不抬地站着,只是神情之间充满了愤懑之色。

    “赵成,你这是什么态度!”

    看着紫袍提刑官斥责赵成的样子,方绍远心中一阵冷笑,不过脸上却洋溢起笑容:“哎,大人客气了,我看赵成也是年轻气盛嘛,没关系,年轻人犯点错也是很正常的,无需太过苛责!”

    一听这话,那紫袍提刑官神色微微一变,不过随即笑着说道:“方土地所言甚是,赵成,还不赶紧退下!”

    “你们也都退下吧!”看着赵成离去,紫袍提刑官也一挥手,示意大殿中的那些侍卫通通离去。

    见状,方绍远明白真正的肉戏才刚刚开始。

    果不其然,这紫袍提刑官手中亮出一方印信,然后一脸正色的问道:“方土地,敢为这件印信是那位大人所有?”

    方绍远则双说抱拳高举道:“这方玉印乃是南洲大卫国地府判官陆之道,陆判官之物,是他老人家亲赐方某的。”

    这话一出,那紫袍提刑官神色顿时一变,一下子笑容满面地说道:“想不到居然是陆判官之物,来,方土地收好收好!”

    说着,紫袍提刑官不但将陆判的玉印交给了方绍远,就连之前的土地印以文牒都还给了方绍远。

    “方土地这么年轻便受到陆判大人的青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啊!”紫袍提刑官看着方绍远,口中夸赞道。

    “那里,那里!大人谬赞了!”看着紫袍提刑官,方绍远突然心中一动,于是试探着开口道,“大人,其实这一次小神前来铁树狱,除了是为了地藏王菩萨捕捉在逃罪鬼之外,也是为了陆判大人取得柔魂木一截,敢问大人可有教我的?”

    “柔魂木?”那紫袍提刑官轻轻一捋自己的胡须,稍稍沉思一番,随后斟酌地开口道:“方土地,这柔魂木确实只有我铁树狱才有的,只不过本官的管辖范围内却并无此物。”

    一听这话,方绍远顿时露出失望之色。

    而那个紫袍提刑官则突然一转口道:“不过,本官这里虽然没有,但是本官知道一处地方肯定会有!”

    看着那紫袍提刑官的模样,方绍远顿时明了,这提刑官穿着紫袍,却是做了四品的神职,不用说,肯定现在在铁树狱中遭人排挤,混得不如意,想要搭上陆判这条线。

    于是他笑着说道:“还请大人明言,若是陆判大人知晓是大人提供了消息,想来必定很高兴的!”

    这紫袍提刑官顿时满意地笑了笑,随后开口道:“能为陆判大人效力实在是本官的荣幸!”

    “其实这柔魂木乃是铁树变异之后产生的,那铁树坚硬如铁,但正所谓物极必反,当某株铁树成长到极限的时候,他的枝丫会有极小的几率变得极为柔软,若是将其炼化的话,会柔化灵魂,使得灵魂在遭受巨力攻击的时候能够产生极大的缓冲,大大的减少攻击对灵魂的伤害。”

    “若想要得到这柔魂木,唯有去这铁树狱的中心,真正的判官殿所在,那里或许能够找到柔魂木!”

    方绍远听了,顿时明了,这紫袍提刑官所说的话,和小幽说的差不多,都得要去判官殿那里。

    看着那紫袍提刑官,方绍远突然灵机一动,故意做出一副比较颓然的样子:“哎,既要完成陆判交代的任务,又要多捕捉点罪鬼,这时间可是有些紧啊!”

    “哎,方土地尽管放心,要说这柔魂木本官搞不来,但是这罪鬼嘛,咱这十八层地狱比的不多,就是罪鬼最多!”

    那紫袍提刑官很时豪爽地说道:“待会本官便从牢狱之中提取一些罪鬼送给方土地便是,说实话,还得感谢方土地前来呢,要不本官这牢狱恐怕都要装满了!”

    心中暗喜,但是脸上还要矜持一些,方绍远微微一笑,露出感激之色:“哎,这多不好意思啊,大人,这样做会不会给大人带来什么麻烦?”

    那紫袍提刑官顿时连连摆手:“能有什么麻烦,这罪鬼在这里受刑,跟被地藏王菩萨超度一样都是减轻他们的罪孽!”

    “再说了,本官在这里最大,本官说了算!不用担心!”

    方绍远也就是假撇清一下,见紫袍提刑官如此说道,顿时顺口就答应下了,同时一同好话:“大人果然爽快,说实话,小神待回去之后,一定要禀告陆判,想必陆判大人肯定也会欣赏大人的。”

    这话一出,别说一百句马屁都中用,这紫袍提刑官顿时哈哈大笑,显然心情十分愉快。

    在走到分殿的传送阵前,那紫袍提刑官将一件玉瓶交给了方绍远,同时暗中传音道:“方土地,本官安准,还望方土地在陆判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方绍远自然会意的点点头,话肯定是带到,只不过陆判那里会不会同意就不能保证了,不过想来这安准肯定也明白一个小小的线索也仅仅只能在陆判那里挂上号而已。

    出了传送阵,方绍远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处露天的广场上,传送阵两边站着四名守卫,从起散发出来的气息看居然个个都是元神境,果然不会是铁树狱的判官殿,守卫都有此修为。

    这广场北面就是一座大型的建筑群,只不过是这建筑的造型和分殿的没什么两样,看上都是那么的粗犷原始,只不过这气魄确实比外界的要大很多,一种强烈震撼以及威严扑面而来。

    “什么人?”

    就在方绍远沉迷在这这巨大的宫殿之时,突然耳边想起了一声严厉的话语。

    回过神来,方绍远转身一看,是一队身着铠甲的阴神手执利器将他团团包围,为首的乃是一个蓝袍阴神,不过其身上的气息却是元神境的。

    看着眼前这个四品阴神,方绍远只能无奈地拿出自己的证件,一方土地印,以及地府天庭联合颁发的文牒。

    “恩?你是土地?”那为首的蓝袍阴神眉头微皱看向方绍远以及他身后的谢平山。

    又是这种情况,方绍远不能步在想是不是回去之后要跟都城隍要一个可以和金丹境将匹配的职务,否则每次已检查身份就得解释好半天,忒麻烦了。

    “这位大人,其实小神还是本县得阴阳司功曹,只是刚刚提拔,还未取得印信!”方绍远笑着解释道。

    “你应该是参加清扫行动的,但是你这身后之人到底什么身份,怎么本神感觉此人身上充满了地狱的气息?”蓝袍阴神问的很仔细。

    方绍远一指谢平山道:“这个家伙是小神进入铁树狱刚刚收服的,预备出去之时交给地藏王菩萨的。”

    “你,一个金丹,收服一个元婴,真当本神傻吗!”蓝袍阴神顿时大手一挥,“都抓起来!”

    “慢着!”突然方绍远大吼一声,不但那些守卫镇住了,就是再广场上到处行走的各类阴神皆用一种异样诧异的眼神看过去。

    方绍远神色凝重,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强硬:“这位大人,若是你不相信的话,咱们可以过过招,若是击败了大人,想来就能证明他是不是本神收服的了!”

    猛然间发现方绍远浑身的气势一下子变了,不再是一开始的唯唯诺诺,变得如此霸气强悍,那蓝袍阴神顿时一时没反应过来,居然就这么怔怔地站在原地。

    方绍远轻蔑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一招手:“老谢,跟上!”

    不过没走几步,突然身后传来了气急败坏的声音:“给本官拦住他们!”

    顿时,十多条长枪再次将方绍远团团微转,不过这一次方绍远并没有客气,而是手中寒光乍现,随后冷哼一声,在众人的诧异的眼神中,十几根枪头齐齐断开掉在了地上。

    那些卫兵深色大变,用一种深深的忌惮之色看向一脸轻松的方绍远。

    而那蓝袍阴神则一脸震撼之色,随即满脸怒容,一声尖锐的叫声从他口中传出:“来人,有人胆敢袭击判官亲卫,大家一起上就地格杀!”

    说着,此时手中亮出一柄长剑,轻轻一抖,招呼不打一声便从背后直袭方绍远而来。

    方绍远身子不动,手中剑光一闪,叮的一声,顿时那蓝袍阴神手中的长剑便一分为二。

    随后在那蓝袍阴神错愕之下,顿时一剑好似电光一般直刺他头颅。

    “剑下留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声暴喝从方绍远背后传来,同时一股强烈的气息直逼过来。

    若是方绍远执意要刺向那蓝袍阴神的话,其背后必然要被人击中,不得已,方绍远只能猛地一回身,同时向后一甩衣袖,砰的一下就将那蓝袍阴神打飞出去。

    另一只手则轻轻连挥三下,一下子飞出去三道剑光,并且人剑合一隐藏在剑光之后朝着那袭来之人刺去。

    “来得好!”对面也是高手,传来一声大喝,顿时三道刀光一现,便将方绍远所发出的剑光抵消带了,同时人刀合一,刀尖正好对上方绍远的剑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