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顾太彦
    两者相碰撞之后,顿时激起一阵动荡,一声爆鸣响起,方绍远的身形随即往后猛退,如遭重击一般。

    从剑尖上传来的巨力是的方绍远的魂体震颤不已,就连握住幽冥剑丸都有些困难。

    不过看样子对面那人应该也讨不了好,否则也不会站在原地,早就乘胜追击了。

    只是当方绍远看清对面那人居然一身紫袍的时候,顿时双眼瞳孔微缩,心中立刻推翻了之前的猜测。

    方绍远之前那一击虽然凌厉,但是也仅仅维持在元神境的范围,在面的合体境的时候,那是不够看的。

    既然那人是乃是紫袍阴神,修为最低也要合体境,自然不会是因为勉力接下他这一击之后暂时无力还击。

    “这位兄台,在下判官殿亲卫营副统领顾太彦,这一次乃是舍弟的不是,还望兄台看在在下的面子上绕过他一会!”

    听对面那人说话,方绍远再次微微一惊,想不到居然难得爆发一次,还提到铁板上了,那蓝袍阴神居然还有个哥哥,而且已经是紫袍阴神,不过这兄弟两都在阴间,同年同月同日死啊,兄弟情深,方绍远不无恶意的揣测。

    不过既然这蓝袍有一个紫袍的哥哥,这立威自然是谈不起来了,不过从起惊恐的面容,以及周遭观战的阴神的神色来看,他这次的立威虽说被腰斩了,不过其带来的效果倒也是不错。

    于是乎,方绍远一抱拳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告辞!”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鬼知道这紫袍的家伙会不会弄出什么手段,难道真要让他以元婴的修为硬撼一个合体期吗,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活腻味了。

    可惜,有些时候,你想走,却偏偏走不了。

    “这位兄弟,顾某看你挺眼生的嘛,莫非是从外界而来?”那紫袍开口问道。

    虽然心中很不情愿地回答,不过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方绍远再次转过身来道:“不错,方某却为外界而来,乃是参加这一届的地狱清扫行动的。”

    “既然如此,若是方兄弟不嫌弃的话,可否容顾某做一次东,请方兄弟前往不远处的茶楼一唔,顾某还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方兄弟呢!”

    轻吐一口气,看着一脸期待的顾太彦,方绍远还能说什么,只能点头跟着。

    这一路上,方绍远倒是见识了这个叫做顾太彦的家伙在此地的人气,几乎所有的阴神皆主动向他打招呼。

    而这顾太彦也不管对方修为高低,皆笑眯眯地回应,甚至还能准确的说出对方的名字,这在地府之中简直极为少见。

    就好似在阳间,当初方绍远还在为官之时,去某地探访民情,一些低级官员看着方绍远恭恭敬敬的叫好,但是方绍远根本没有将对方放在心上,毕竟双方地位悬殊太大,在方绍远的潜意识中,就会认为自己和他们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交集,自然不会努力去记住他们叫什么。

    但是,若是这有这样的待人如此谦恭,如此受人爱戴的人,那么此人要么真是一个谦谦君子,要么就那种所图甚大,心思繁重之人。

    至于这顾太彦到底是那种人,方绍远一时之间倒也无法辨别,而且也不想多了解,毕竟他在这铁树狱中也就十天时间,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太多的交集。

    这判官殿前面居然设施还挺全,各式各样的摊点,商铺都很齐全,就好似凡间的城市一般。

    进入这家名叫铁树茶楼的地方,那顾太彦极为熟捻的上了而来,直接去了一间包房,看样子是这里的熟客。

    很快小二就进来了,居然有金丹境的修为,小二就由此修为,可想这茶楼的老板是什么情况了。

    方绍远发现这地狱的整体修行水平似乎要比外界地府要高不少,这倒是有些奇异了。

    很快茶水就上来了,顾太彦喂方绍远倒上一杯,然后笑着介绍道:“方兄弟,这杯太阴茶乃是我们铁树的特有的茶水,不妨试一试,看看和外界的有何不一样。”

    方绍远到不担心这茶水有什么问题,他举杯闻了闻,又看了看,这种暗色的茶水怎么看都显得极为浑浊,难道真是好茶吗。

    不过这铁树狱毕竟乃是独立之处,物产极为贫瘠,又能有什么好茶呢,权当是给眼前这人面子吧,方绍远微微一笑,将茶水一饮而尽!

    顿时,一股幽香从唇齿之间流转,慢慢地涌入喉部,最后扩散至全身,而且方绍远可以感觉到浑身上下居然有一种飘忽的感觉,好似置身于一处鸟语花香的林子之中,那种舒爽难以言表。

    “好茶!真是好茶!”好一会,方绍远这才大声赞叹道。

    而那顾太彦则微微笑着饮下自己杯中的茶水,刚准备说话,却听见方绍远摇头晃脑的继续说道:“黄泉之水分别以十二种不同的天地阴灵之火煮沸,去除其中的杂质,再以万年铁树新长出的最新的嫩芽以十八中阳火烘焙炒干,最后再以点燃浑香木煮沸处理好的黄泉水,泡上这铁树嫩芽叶,真是当时绝世好茶啊!”

    顿时,这顾太彦一下子怔住了,随后他不由自主地问道:“方兄弟真是外界的吗,第一次来我们铁树狱?”

    方绍远嘿嘿一笑:“不错,方某确实第一次来此,只不过当年曾经有幸和我们的陆判一起喝过此茶,故而记忆犹新!”

    “陆判?”顾太彦更是神色之间微微一震撼,随后笑着说道:“想不到方兄弟居然深受你们一品大判的信任,难怪如此年轻就由此修为!”

    “小方子,你也太无耻了,居然敢剽窃本剑灵的话,简直就是脸比城墙还厚!”此时,小幽在方绍远体内不由极为不满的叫道。

    原来,就在喝下这茶的时候,小幽居然跳了出来了,她感受到了太阴茶的香气,故而直接把这茶的来历说了出来。

    其实方绍远倒不是非要在那顾太彦面前显摆一下,主要是从一见面到现在,他似乎一只都被这顾太彦牵着鼻子走,毕竟这顾太彦紫袍的身份确实给方绍远带来了心理上的压迫很震慑。

    尤其是现在这个顾太彦来意不明的情况下,不能这么一直这么被他压着,需要反制,而说出这茶水的来历,说便点出和一品阴神关系密切,虽说不能一举扭转这个局面,但是起码也稍稍扳回一点气场。

    果然,在接下里的闲聊之中,那顾太彦说话之间显得更加的客气和热情,而之前那种隐藏在恭谦之中的傲气则稍稍减弱很多。

    “顾兄,咱们也不绕圈子了,有些话直接说吧,毕竟方某这里还有重任在身,时间上确实耽误不起!”

    此时,这顾太彦也神色一正,随后看着方绍远缓缓说道:“好,既然如此,顾某就直言了!”

    突然,顾太彦神色变得更加严肃,浑身上下爱一下子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息,虽然一放即收,但是方绍远还是感受到了一股洞虚才特有的威压!

    此时,方绍远才醒悟过来了,眼前这叫家伙才是阵阵的扮猪吃老虎的行家,明明一身洞虚修为,却居然时刻掩藏着,只是表现出合体初期的境界,真不知道他掩藏这身新修为到底有何图谋。

    脸上露出震惊之色,心中却生出了极大的警惕之心,甚至还对小幽说道:“若是情况一有什么不对劲的,我就指望你啦!”

    小幽则拍着胸脯道:“放心好啦,一个洞虚而已,本剑灵一剑劈了他!”

    “想不到阁下居然已经洞虚境界,方某实在是眼拙!”说着,方绍远则一下子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给那顾太彦一礼:“小神见过顾大人!”

    那顾太彦很满意方绍远的态度,他就这么坐着,然后笑着朝着方绍远一摆手道:“方土地快坐下,这件事千万不要声张,明白吗!”

    方绍远则没有动,而是极为恭敬地说道:“既然知道大人的真实修为,小神岂敢在和大人同桌,小神就这么站着便可!大人有何吩咐尽管交代!”

    对于方绍远的识趣,这顾太彦顿时笑得更加灿烂,他没有再提让方绍远坐下的话,而是直接说道:“其实原本本神只是见你方土地修为不错,故而想要结交一下,希望方土地出去之后为本神送一封口信!”

    “不过现在看来,不需要了,既然方土地深受你们判官的信任,不如就直接将这件东西交给你们判官,不知能不能做到啊!”

    方绍远看着顾太彦手中的一枚玉简,心中不有猜测玉简中到底是什么内容。

    “哦对了,不知道方土地身上可以你们判官的信物啊?”顾太彦突然问道。

    方绍远明白这是顾太彦还不相信自己说的话,想要证实一下,于是方绍远便直接亮出了陆判的玉印,那顾太彦接过手之后,顿时神色一变,就好似被猛火烫着一般,瞬间就丢换给了方绍远。

    “果然是一品判官之物!”说着,这顾太彦便将手中的玉简递给了方绍远,同时结果玉印的手则明显看出有一丝灼伤的痕迹。

    虽说方绍远很纳闷,毕竟这玉印很多人都接受过,为何偏偏这位顾太彦会受到灼伤呢,不过方绍远并没有多嘴,脸上也是一片淡然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