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惊讶
    铁树商行在铁树城的南城,大门外有四个元神境的阴神守卫着,而方绍远亮一脚踏了进去,那守卫瞥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放方绍远进去了。

    只是那守卫看向方绍远的眼神有些怪异,想来又是金丹境的修为给闹的,因为方绍远发现但凡进来这里的似乎没有一个修为低于元婴境的。

    其实这样很好理解,这商行绝对是个烧钱的地方,一般金丹境的阴神最好也就是个县城隍,刨去每年上缴的,自己真正能够得到的香火不多。

    而元婴境的一般而言混到个府城隍或者其他五品神职还是很轻松的,不管权利还是俸禄都要高出一大截,自然有不少存款了。

    已进入大卖场,方绍远发现满眼看去已经有了上百号阴神站在那里看着各种商品,不过方绍远也注意到这一层似乎都是元婴境的,元神及以上境界的都没看见。

    而方绍远这种表面上看金丹境的更是蝎子拉屎独一份,所有进来的阴神皆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他,或许觉得这个小小的金丹只是来凑热闹的。

    不过,方绍远倒是不在意他们的目光,而是看了看四周展示的商品,不过转了一圈,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儿,方绍远一点兴趣都没有。

    正好看见一个服务人员,方绍远便走过去问道:“这里面不是说有罪鬼买嘛,怎么什么都看不到?”

    那名女子看着方绍远微微一怔,随后笑着说道:“这位客官,本店出售的罪鬼都是千人起步的,而且分等级分层次,不知道客官是想要那一种呢?”

    方绍远一听,顿时来兴趣,他好奇地问道:“不知道你们这里的这个等级层次是怎么分的,价格几何?”

    那导购眼眸子一转,便轻声解释道:“客官,金丹以下的罪鬼,千人为一组起售,一组价值千人份的香火!”

    方绍远一听,这价格还真是便宜啊,什么时候罪鬼这么不值钱了,尽管只是修为不足金丹,但是放在外界那也是土地之流啊,好歹也是享受凡人供奉的。

    那导购则看着方绍远说道:“不知道客官准备买几组啊?”

    “咦,你这可是有些瞧不起人啊,为何不把下面的情况继续介绍呢,金丹价格几何,元婴价格几何,甚至元神境的,合体境,起码让我也开开眼啊!”方绍远有些调笑着说道。

    那导购看了看方绍远,眼神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在她看来,方绍远不过是一个区区金丹境,放在外界也就是县城隍之流,能出钱买几组金丹以下的罪鬼就不错了,居然还想知道高级货色的价格,这不是自找没趣儿吗。

    不过那导购也算是态度还不错,她稍稍一愣,便笑着说道:“好吧,既然客官有兴趣知道,那我就说说吧!”

    “金丹境界的罪鬼单价百人份香火,若是一次购买十个,打九五折,若是一次百个,则直接八五折优惠!”

    看到方绍远没有一点惊讶之色,导购顿时接着说道:“至于元婴境界,单价万人份的香火,同样,一次性购买十个则是九五折,若是一次性百人的话,这直接八折优惠。”

    其实说到这里,导购就应该停下来了,毕竟价格已经级高了,按照方绍远所表现出的修为,其购买力估计连一个元婴境的罪鬼都买不起。

    只是,这导购见方绍远居然还是一脸淡,就好似这价格极为便宜,跟不算个事儿,能够装十三到这个程度,也应该给个赞。

    于是导购决定继续说下去她倒想看看眼前这个小小金丹在听到接下来的价格会不会还是如此淡定。

    “元神境的,每一个十万人份的香火,购买一个则赠送是十个金丹,若是购买十个的话,则赠送一个元婴,若是一次性百个的话,直接再赠送一个元神境。”

    说到这里,那导购原本以为方绍远会神色失常,不过她失望了,于是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她居然接着说道:“至于合体的话,百万人份香火一个,数量有限,欲购从速!”

    可惜啊,眼前这个小小金丹似乎像是不懂这百万人份的价值,居然依旧显得很淡定,于是她不由赌气地说道:“不知道客官可有兴趣拿下合体境的罪鬼啊,若是将其交到地藏王菩萨那里,绝对可以获得极为丰富的奖励的。”

    可惜,方绍远竟然没哟理财她的话,而是直接开口问道:“对了,不知道有没有洞虚境的?”

    “洞虚?”那导购好险没被方绍远的话吓住,她上下打量着方绍远,心道,洞虚境,你还真敢想啊!

    “客官请你不要开玩笑好吧,洞虚境在这十八层地狱之中已经是至高的存在,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擒获的。”

    “哦,原来如此!”方绍远突然一下子看着那导购笑着说道:“开个玩笑,给我来一组金丹以下的,再来十个金丹就行了!”

    原本以为方绍远一直很淡定,而且还能有心开玩笑,说不定真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谁知道居然也就花费了一千九百五十份人的香火,导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一下脸色一沉,冷冷地开口道:“客官,一共一千九百五十人份的香火,谢谢惠顾!”

    不过这位导购的素质还是不错的,尽管心中有气,却又还能忍住。

    “请您稍等,本店很会就会为您将罪鬼封印好家给您!”导购很礼貌的将话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方绍远看着那导购,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一乐,随后他快步跟上去说道:“哎,别走啊,我还有一个问题呢!”

    “呼!客官,你还有什么问题?”导购的声音依然不是很客气了。

    方绍远就好似没有察觉一般,他看着导购笑着问道:“我之前看到你们的介绍上说有柔魂木卖,不知道可否方便让我看看?”

    “柔魂木!”那女子轻声惊呼,随后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方绍远,很不客气地说道:“这位客官,莫要在开玩笑了,若有什么需要请自行选择!”

    说着,这导购就要离去,却听见方绍远说道:“十万人份的香火,一截柔魂木如何?”

    顿时,导购的身形一滞,随后她一转身看着方绍远,没好气地说道:“麻烦客官不要再随意说笑了,否则我就要喊守卫赶你出去了!”

    方绍远则一脸无所谓地说道:“难道你不相信我能给其这个价钱吗!赶紧把,要是有柔魂木的话,就带我去,否则我就找别人了!”

    说着,方绍远抬脚就要转身走人。

    那导购咬着嘴唇,不知道怎么的一想到方绍远那十分淡然的神色,居然鬼使神差的开口说道:“等一下,我带你去!”

    不过说完,她就后悔了,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话:“客官,你可不要害我,若是领你上去你拿不出那么多的香火,我要被赶出去,而你的下场会更惨的。”

    方绍远则朝着她微微一笑:“放心吧,区区十万人份的香火我还是拿得出来了的。”

    那导购领着方绍远朝着楼梯口走去,边走边说道:“这里只是基本的买卖,都是一些价值在万人份香火一下的东西,精品都在楼上的。”

    上了二楼,方绍远跟着导购来到一位中年男子面前,那导购一脸拘谨地行礼道:“见过魏总管,这位客官说想要看看柔魂木。”

    那中年总管看了看方绍远,神色之间没有丝毫的异样,他冲着方绍远说道:“柔魂木在我铁树狱中属于极为稀有之物,本店这次刚好有一截,一口价一百万人份的香火!”

    方绍远神色不变,倒是那导购神色大变,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只有十万人份价格居然一下子涨十倍。

    若是眼前这金丹境的年轻客官拿不出这么多的,自己可就要被辞退了。

    “魏总管是吧,一百万人份的香火我是拿不出来,不过给你看看这个,值不值这个数?”方绍远一脸淡定的拿出了一块玉印。

    这魏总管一开始还神色极为淡定,顺手就从方绍远手中接了过来,不过随后他好似被什么蛰了一下似的,顿时手一抖,差点没把这玉印摔倒地上。

    “陆判的印信?”魏总管突然用一种和奇怪的语气说道。

    “不错,正是陆判的。其实这柔魂木也不是我要的,而是我家判官大人所需,原本判官大人亲自来铁树狱寻找的,只不过临时有事,故而嘱托我来这里寻找。”

    方绍远边说边玩味地看着魏总管,随后便笑着问道:“魏总管,怎么样,这柔魂木十万人份的香火没问题吧!”

    “没问题,早说啊,这柔魂木其实也就值个十万人份的香火。而且本店这截柔魂木本就是为陆判大人准备的!只是没想到他所说前来去这件东西的人会是如此年轻。”

    看着魏总管,方绍远顿时一阵发楞,这话是什么意思,也就说这个陆之道已经安排好了,自己只需要前来这里取就行了。

    尼玛,不带这么坑人的,也不提前知会一声,害得他这些天费尽心机的去找,而屁都没摸着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