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事发了
    虽然方绍远从内心上讲很想知道这玉简之中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这陆判显然不愿意然他知道,所以也只能掉头走人。

    出了大殿之后,方绍远居然发现青衣还在门外待着,并没有离去。

    对于这种妖娆的女子,方绍远一向是敬而远之,他冲着青衣微微点头示意一下便继续向前走去。

    不过有时候这你不找事,事情却找上你。

    “方土地,等一下!”

    有心装作没听见,不过一想到这女人来历复杂,方绍远还决定停下来,毕竟为了一件小事儿得罪她乃是不智之举。

    转过身来,方绍远笑着问道:“青衣姑娘,不知道叫住在下有何事啊?”

    “怎么,方土地,没事就不能找你吗?”青衣顿时对着方绍远轻轻妩媚的一笑,令方绍远的心神不由一阵颤动。

    真是迷死不人不偿命的小妖精,方绍远心中暗道,但是越是这样,他心中越是警惕,这样的女子可千万不能招惹,会出大乱子的。

    “咳咳!”方绍远神色微微一正,然后开口道,“青衣姑娘,有什么不妨直说吧!方某离开破风山已过去十多天了,想必有不少事务需要处理的。”

    那青衣白了方绍远一眼,娇声道:“哟,方土地,你就这么不待见奴家啊,说两句都不行吗?”

    “青衣姑娘!”方绍远见了,不由提高了声音,同时脸上微微露出一丝不悦。

    见方绍远三番两次浪费自己的表情,青衣顿时把脸一沉,随后什么话都没有说,一扭头走了。

    留下方绍远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来,最后看着青衣消失的背影,方绍远摇摇头转身走了。

    当方绍远再次出现在破风山地界的时候,呼吸着阳间新鲜的空气,吞着天地间灵气,感觉在十八层地狱的那些天简直就是一场梦一般。

    不过当方绍远一回到土地庙中却看见整个土地庙里里外外居然挤满了人,而且一个个神色似乎都有些不安。

    随后,方绍远又察觉自己的神像中的香火居然只有预计的一层都不到,心头顿时一阵诧异,如此多的百姓在烧香礼敬他,不可能这有这么一点啊。

    唤来当值的日游神,方绍远开口问道:“本神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比如山体晃动宛若地震一般?”

    那夜游神则开口道:“大人,您还真是神通广大,明察秋毫啊!就在昨天,您不在的这些天,破风山不知道怎么了,隔三差五就震一震,搞得咱们这里人心惶惶的。”

    “您是瞧见没,那些凡人一开始还在家中烧香,这几天,都全部挤到咱们土地庙中来了。”

    方绍远眯着眼睛,示意自己知道了,挥挥手让日游神下去了,随后他看着庙中的百姓,心中一动,并没有现身而是悄然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不过可惜,一直等到天黑,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而那些百姓也因为没发生什么异常,且腹中饥饿纷纷回去了。

    方绍远一脸阴沉地看和空空如也的庙宇,心中对于这个小偷的人选已经有了定论。

    只不过看来对方也知道自己回来了,故而并没有在弄出什么骚动,更何况明日还要前往县里一趟,事情做完了,起码要向县城隍报个到。

    所有,方绍远暂时也不想去找那小偷的麻烦,心中在盘算一下准备一些什么礼物给县城隍还有那个陈清之。

    虽说这名额其实是都城隍还陆判联手送给他的,但是这陈清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向县城隍力荐他,终究是一份人情。

    而且他也答应了陈清之分润一些地藏王菩萨的奖励给他,可惜如今他得了两卷法不可外传的真经,陈清之那里只能另外选些礼物了。

    待方绍远将一切搞定之后,这才静下心来盘点一下自己这地狱之行的收获。

    首先,因为最直接的收获就是他在前后两次炼化吸收了地藏王菩萨所传授的法力天花之后,法力水到渠成的达到了元神境。

    除此之外,养魂葫芦中的十万阴神信徒也是一个极大的收获,尤其是当中还有上百的元婴以及五个元神,这大大提高了方绍远每日的收入。

    当然,还有一个小幽强烈推荐买下的九幽葫,一种号称十万年才能成熟,可以将人改造成九幽之体的先天宝物。

    先不多说而来,按照小幽所说的,这九幽葫乃是先天宝物,内含二十七重禁制,在先天灵宝之中可以算是中品,不过其价值去可以媲美上品。

    以方绍远如今的修为,也就只能炼化前面六重禁制,这还是这只九幽葫并没有诞生器灵的缘故,否则方绍远连一重都没法炼化,真当先天灵宝的器灵是摆设啊。

    这一次没有小幽的帮助,方绍远费尽心力这才勉强炼化了第一重禁制,算是可以将九幽葫送入体内。

    然后用法力慢慢的温养,逐渐建立与加深和九幽葫之间的联系,这样才能慢慢潜移默化地炼化九幽葫。

    这九幽葫果然名不虚传,之一送入体内,它的葫口便淡淡地散发出一股清幽之气,传遍全身,令方绍远整个人神魂沉浸在一种无声的提升之中。

    按照小幽的说法,这就是九幽之气,乃是阴神的一种最佳的滋补之物。

    站在城隍庙外,方绍远对着守卫说道:“烦劳通禀一声,就说破风山土地兼本县阴阳司功曹方绍远求见城隍大人。”

    那守卫讶异地看了看方绍远,他还是头一次听说将较低的职位报在前面的人呢!

    “方功曹是吧,城隍大人有请!”很快那守卫便跑了出来,略微恭敬地对方绍远说道。

    稍稍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方功曹”就是在称呼他呢,于是方绍远赶紧口称“有劳了!”同时迈步向大殿走去。

    一进去,方绍远就感觉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这大殿之中人员极为齐全,各路阴神,凡是在平湖县八品以上的几乎都在,而且一个个神色似乎颇为诡异。

    虽然心中暗道自己似乎来的不是时候,不过身体上行动还是及时的,冲着县城隍一礼口中称道:“小神破风山土地方绍远见过丁城隍!”

    “恩,免礼!”丁城隍轻轻一抬手,随后接着说道,“方土地,你如今也是我阴阳司的功曹,先暂且站到一旁,听一听我们今日的议题吧!”

    一听这话,方绍远只能轻轻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陈清之正冲着他挤眉弄眼,于是他微微一点头,便来到陈清之身旁站了起来。

    这边方绍远刚站好,就听见丁城隍用一种极为严肃地语气说道:“来来来,我们接着议一议这个话题!”

    “巡防司的童巡检,你向来是负责本县治安的,如今这次事情该怎么解决?”

    听到自己被点名了,右侧武职队伍中一位身量中等但颇为厚实的中年男子面露一丝为难之色,不过还是不得不站了出来,朝着丁城隍抱拳道:“回禀大人,属下觉得紫薇宫叫做周梓盈的女修即便曾经在我们先出现过,那也不能将责任全部推倒我们头上,毕竟我当时也不清楚她的真实身份!”

    其实,方绍远再一听周梓盈这三个字的时候,顿时把心一拎,他心中其实知道这周子英应该就是紫薇宫的周梓盈,只不过现在听来,似乎那些人已经找到他的踪迹了。

    “哎对了,方土地不是曾经和她在一起过么,不如问问方土地啊!他应该知道这女修的下落。”那童巡检突然用手一指方绍远,开口说道。

    哎,这家伙还真是可以,瞬间就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我这里了,方绍远顿时心中暗骂,不过鼎城的目光也射向了他,他不得不重新站了出来。

    “这位童巡检,不知道你可否把话说清楚一点,你所说的那个和我曾经在一起的人到底是谁,为何我就一定会知道他的下落呢!”方绍远此刻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童巡检则双目一瞪,他面对县城隍自然畏首畏尾的,但是在面对一个小小土地,哪怕最近提拔做了八品阴阳司功曹的方绍远自然毫不客气。

    “方土地,你休要装傻,当初那个化名周子英的小道士不就是一直待在你那破风山集中的嘛!”

    “这个小道士就是如今紫薇宫要找的名叫周梓盈的女修,看你和他的样子极为熟识,本神就不信你不清楚她是个女的!”

    这个时候,方绍远却没有理会那个童巡检,而是直接抱拳对着丁城隍说道:“回禀大人,小神确实认识一个叫做周子英的小道士,但是那只是小神在从天命城公干回来的路上认识的,当时正好遇到一只豹妖,若非那小道士相救,小神恐怕早就没命了!”

    “也真因此,后来那小道不知怎么来到了我破风山,身为破风山的土地,在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自然要热情款待了!”

    “至于童巡检说的什么周子英是周梓盈,这个小神就不清楚了,不过小神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如何,是男是女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这一点整个破风山集镇的百姓皆可做作证,他们也都见过那周子英,确实是个男子!”

    说到这里,方绍远略微挑衅地看着童巡检:“怎么,难道童巡检连男女都分不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