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星潇子
    其实方绍远到现在也算是听出点意思来了,应该是周子英或者说周梓盈她身份不知道什么原因暴露了。

    这紫薇宫威震南洲,这个巨无霸一声令下,整个南洲动起来寻找周梓盈。

    现在周梓盈应该是注意到自己被发现了,故而再次隐匿了深藏,但是那些爆料的人找不到周梓盈,故而应该是惹来了紫薇宫的怒火。

    所以,这些爆料的知情人士就就将问题推到了平湖县全体阴神身上,现在事情虽然还没发展到会死人的份上,但是估计若是不能妥善解决的话,整个平湖县全体同仁都要受到不清的处罚。

    所以,这次县城隍就就召开了大会讨论这个问题,而刚巧方绍远从十八层地狱出差回来报道,撞枪口上了。

    这童巡检表明了是要将所有的责任都超方绍远头上扣去,故而方绍远这才竭力辩解,就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知情不报的嫌疑。

    两人在台下打口水仗,其余阴神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县城隍也是无比头痛。

    这方绍远乃是都城隍亲自交代十分看重的,自然不能让他受损,但是问题是现在这种情况不拿出一个顶包的又说不过去,而方绍远又有严重的知情不报的嫌疑,还真是两难呢。

    最后,丁城隍扫视了一下堂下站着的两队阴神,用一种极为严肃地神情说道:“够了,不要争了!现在不是谁的责任的问题,是要抓紧机会找到这个周梓盈。”

    “只要找到或者发现她的踪迹,我们就没有任何麻烦了,否则,不管你们怎么推脱,最终板子都会打在我们身上!”

    “紫薇宫是什么路数你们很清楚,多余的话本城隍就不多说了,现在我下令”看到在场的阴神一个个挺直了腰杆子,神色一正,丁城隍点点头接着说道,“现在传我命令,本县所有阴神,不论职务大小,一律放下手头事情,全力寻找周梓盈的下落!”

    “好散会!”

    看着诸位阴神正要离去,丁城隍好似想起什么来,用手朝着方绍远招了招:“哦对了,方土地,你留意下,本城隍有话要说!”

    等所有阴神皆离去之后,丁城隍从上首走了下来,看着方绍远,说道:“”方土地,你受都城隍大人的看重,本县自问对你也不差,若是你真的知道周梓盈的下落,算本县求你了,无比说出来!

    看着丁城隍的神色那么的严肃和悲壮,方绍远不幽心中咯噔一下,难道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吗。

    于是,方绍远小心地看着丁城隍试探着问道:“大人,莫非上头的压力很大吗?”

    那丁城隍双眼一瞪:“大,岂止是大,简直是要命的!”

    “你可知府城隍那里可已经接到了来自紫薇宫那位传人的讯息了吗,若是十天之内交不出周梓盈,那么休说是我们县,即便是我们整个庆临府上下都要换个遍!”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都得咔嚓了!”丁城隍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最后语重心长地对着方绍远说道:“所以啊,若是你真的知道此女的下落,一定要无比告知我们,全府上下所有阴神的性命皆在你一念之间啊!”

    陡然间这个中的担子一下子压下来,方绍远瞬间感觉自己弱小的肩膀扛不住,他看着丁城隍一字一句地说道:“大人,说句实话,我真的不知道当初这个叫做周子英道士会有那么大来头。”

    “当初他来找到我的时候,仅仅跟我说他在山中待了时间长了,师父让他下山历练,我想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故而才让他在我这地界白吃白喝!”

    “就在前段时间,那个寻找周梓盈的告示传遍我们大卫国的时候,他就消失了,我也曾经找过他,不过没找着,我还以为他是回师门或者继续红尘历练去了!再后来,我就去了十八层地狱,这不刚回来就给我这么一击当头重击,我都不知道找谁说理去!”

    “大人,我说的都是真的,谁知道他是女扮男装啊,而且当初我可是带他来县里吃过大餐的,相信很多都见过他,当时他那样子那里像个女人啊!”

    看方绍远说得深情并茂,申请不似作伪,丁城隍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我也知道你应该不知情,可惜谁叫你和她扯上了关系呢!那青阳观的老祖星潇子可是亲口指出你和那周梓盈关系密切。”

    “额,大人,您说的是那个门派的老祖?”方绍远顿时一怔,随后赶紧问问道。

    “请阳光的老祖星潇子啊?怎么了?”丁城隍随口就回到道。

    靠,青阳观,又是这个青阳观,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啊,从一开始的那云成子到后来的平松子,再到现在这个什么星潇子,难道自己真的和这个青阳观八字相克吗。

    方绍远脑子一边想着一边说道:“哦,没什么,大人,我只是在想这个星潇子作为一派之老祖,怎么会亲自插手这件事?”

    丁城隍叹了一口气:“说实话,这次寻找周梓盈的事情中,就属这个老家伙最积极,别的修行宗门或者世家不过是派遣门下弟子或者一些管事的出马,唯有这个青阳观的星潇子,不但门下弟子倾巢出动,而且还随后便亲自出马,几乎将整个大卫国翻了遍。”

    “最后一口咬定周梓盈就在我们平湖县出现,确切地说是在你的破风山地界!”

    “好了,情况你也了解了,如今紫薇宫这南洲的巨头重压之下,即便是都城隍大人也扛不住,所以不管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情,现在你都要动起来,尽快将周梓盈的下落找到。”

    神色凌然地接受了丁城隍的命令,方绍远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突然肩膀被人一拍:“方贤弟,可否借一步说话啊!”

    回身一看,竟然是陈清之,此时他显得有些神神秘秘的样子,方绍远不禁有些好奇,于是答应道:“这不是陈兄吗,既然如此,那就去你那吧。”

    到了陈清之的庙中,两人坐定,方绍远笑着问道:“好了,陈兄,有什么话尽管问吧!”

    陈清之小心地看了看四周,这才小声地故作神秘地说道:“方贤弟,你可知道我就在三天前,我看见过那个叫做周子英的小道士!”

    这话一出,方绍远顿时一惊,不过他脸上却是露出惊喜之色:“咦,陈兄,既然你见过他,怎么不在见过他的地方告诉城隍大人呢,这样我们可就没事儿了?”

    那陈清之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贤弟,你有所不知啊,那我是在郊外看见他的,那个时候他和一个老道走了,而且当时我还不清楚他就是周梓盈啊,所以也没在意!”

    “谁知道一天后,就有消息传来,说青阳观的星潇子只认周子英就是周梓盈,而且还和你关系密切!”

    “只不过那个时候你还在十八层地狱之中,故而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方绍远此时倒是有些奇怪,于是歪着头看着陈清之,盯了他好半天,直到陈清之受不住这才问道:“陈兄,那你今日将此事告知我是为了什么呢,难不成指望小弟去寻找?”

    陈清之则连连摆手:“没有的事儿,说实话,这件事我憋在心里很久了,一直不敢对人言,如今终于说出来,有你和为兄一起分担,为兄这心中也是松快很多啊!”

    看着陈清之,方绍远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这么没担当,这话的言外之意不就是万一事情泄露了,他方绍远也要与他一起承担责任,正所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还真没看出来这陈清之还有这一手。

    原本还想着送点礼物补偿十八层地狱之行的奖励,现在看来是不用了,方绍远对着陈清之笑了笑,便离去了。

    一个人都在回去的路上,方绍远左思右想,最后大叫道:“不对,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这陈清之即便要拖我下水,也不会这么直白地把话说出来。”

    “更何况,这么好的情报,只要说出去,自然可以将所有的压力转接到那个老道身上,最起码整个庆临府的压力就不会那么大了!”

    “那么,他单独将这件事告诉我到底适合用意,莫非”

    方绍远越想越不对劲,于是他记得陈清之所说的看见最后一次看见周梓盈的地方,应该是属于极为偏僻,这陈清之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跑到那里呢!

    于是方绍远有回到了陈清之的庙中,一把拉住陈清之,一脸正色问道:“老兄,你似乎还没把那老道的样貌告诉我呢!”

    “咦,你怎么这么快就来问着问题啊!”陈清之猛地闭上了嘴,随后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方绍远。

    “哼,老兄,说吧,那个老道到底是谁,让我猜猜看,莫不是那个青阳观的叫做星潇子的老头吧!”方绍远面色难看地盯着陈清之。

    陈清之此时已经彻底吓傻了,他看着方绍远颤抖着说道:“你,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你就不用管了,你就是告诉是还是不是!”方绍远双目一瞪,顿时凶光毕露。

    “是的,是的,就是星潇子!”陈清之浑身一软,连连点头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