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星潇子的暗算
    回到了土地庙,方绍远还在想着那星潇子的事情。

    这星潇子带走了周梓盈却没有将她交给紫薇宫,不过却将方绍远和周梓盈的关系暴露出来,甚至借着紫薇宫之势来逼迫整个庆临府。

    如今,有禁制控制住陈清之,通过陈清之的嘴告诉自己周梓盈就在他手中,还真是有恃无恐啊。

    不过方绍远也知道,就算现在他将周梓盈落在星潇子手中的事情抖露出来,恐怕也没人信,要知道这星潇子可是洞虚,即便在整个大卫那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而且这老小子在周梓盈的事情上上蹿下跳的,显得极为活越上心,任谁都不会认为是他带走了周梓盈,而且还不交出来。

    星潇子这么做应该为了逼迫自己主动前去找他,为了他青阳观门下弟子前后两条性命报仇。

    至于如将周梓盈在交出来,方绍远都已经为星潇子想好了,应该就是在将他杀掉之后,乘机诬陷说是他匿藏了周梓盈,然后被他找打了,经过一番搏杀,星潇子力毙恶棍土地方绍远,就出了紫薇宫的女弟子。

    现在唯一令方绍远不明白的是,这星潇子凭什么认定自己就会因为陈清之说出来的消息就去找他,毕竟自己不过是和周梓盈相熟而已,还犯不上为了她把小命送掉。

    就在方绍远准备将此事暂且放下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在陈清之所说的话中,这周梓盈似乎并没有被星潇子庆幸带走,而是跟在他身边的。

    难道说周梓盈是主动跟星潇子走的?方绍远顿时迷茫了。

    这主动跟着走和被抓走可是两回事儿,方绍远坐立难安,于是再次回到陈清之处,恰好将正要出门的陈清之堵在门口。

    “陈兄,你行色匆匆这是要去哪啊?”方绍远一把拉住想要缩回去的陈清之,冷笑着问道。

    “额,方贤弟,为兄这不是准备出门看看嘛,视察一下领地!”陈清之有唯唯诺诺地回道。

    方绍远额轻轻一拉,就拽着陈清之回到了庙中,然后死死地盯着他看,值得陈清之高呼“你想要知道什么就问吧!”这才罢休。

    “那,我问你,你可知道这周梓盈是自愿和星潇子走的,还是被他强行带走的?”

    陈清之想不想地就回答道:“自然是自愿的了,当时那个周梓盈就在星潇子身边,我看她神智清醒得很,一点都不想是被强迫的!”

    “咦,对了,这周梓盈既然是主动跟星潇子走的,那星潇子将她就给那紫薇宫不就行了,干嘛还要为难我们呢!”陈清之此时自己也有些糊涂了。

    他虽然是受制于人,但是毕竟他也不是傻子,很快就想明白了:“贤弟,你该不会什么时候得罪这个星潇子了!人家可是洞虚高手啊,实在不行去给他认个错低个头吧。”

    这陈清之虽然人品不咋地,不过终究还是说了几句为方绍远好的话,故而方绍远也就不想再跟他多做计较。

    “你真的确认这周梓盈是主动跟星潇子走的?”方绍远再次向陈清之确认道。

    “哎呀,贤弟,我老陈敢对天发誓,这周梓盈真的就是自愿跟着星潇子走的!”

    见状,方绍远便不再多说,而是拍了拍陈清之的肩膀,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周梓盈想干嘛,就算那天他一剑刺像她也是为了救她啊,她怎么就不明白呢,就为这事儿就联合星潇子给他来一个当头棒喝吗,方绍远顿时有些气愤。

    说实话,他自问在交好周梓盈的时候确实有些功利的目的在其中,但是也不曾对她有任何歹意啊。

    供她在破风山乃至平湖县城里白吃白喝,还供她住,算是对得起她了,她现在这么搞出这一桩事来,实在是有些过了。

    “呵呵,小方子,女人都是小心眼儿,你对她不好,她一定会记住的,我看那,有机会你还是和她解释一下吧,毕竟那天确实是为了救她而不是伤她!”小幽此时忍不住开腔了。

    “你让我上哪儿给她解释去啊,那星潇子应该正等着我自投罗网呢,一个洞虚境,竟然做出这种事情,什么玩意儿啊!”

    “小幽,我怎么觉得这修为越高的人,做事情也不靠谱啊,你看看这破风山上的那几个,除了赤玉还算样子之外,那和尚,虎妖都不是什么好鸟,阴谋诡计那是一出出的,和尚更是做出了绑架的勾当。”

    “还有那个万年的胎石,想想都令人毛骨悚然!”

    说到这里,方绍远一拍手一脸愤恨地接着说道:“还有那青阳观上下,这金丹境的成云子,欺软怕硬,动不动就知道自报家门;那平松子也好不到哪去,还有脸绑架我手下的阴神;还真是上料不正下梁歪,和祖师星潇子更好,居然变相挟持周梓盈算计我。”

    “小幽,你瞧瞧,这就是修行界的高人,真难以想象这天界会是什么样子。”

    而此时小幽听了方绍远一肚子的牢骚,顿时沉默了好一阵子,这次啊幽幽地说道:“三界之中没有净土,到处都是尔虞我诈,小方子,以后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中,活得越久,修为越高的人,心机越深,若是不能踩着别人尸体向上的,那么就是自己的尸体被别人踩了。”

    听到小幽这么说,方绍远也沉默了,看来小幽被封印的背后也有了不得的故事啊。

    “不管了,这周梓盈爱咋咋的的吧,反正我是没能力去找她了,再说了,就她背后那尊大神在,估计也什么人能伤得了她,更何况那星潇子巴结她还来不及呢。”

    “我这边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多提升实力,还有早日将身外化身给搞出来!”说着,方绍远便盘腿坐下,开始加大力度以香火全力攻击那金身中封印的两个要人命的玩意儿。

    此时,在一处密室之中,一位少女正端坐,一头秀丽的长发,赛雪的肌肤,窈窕的身段,浑身上下无一不显示出她的绝色。

    不过这位宛若天仙的少女却神色有些不畅快,正低着头掰着手指头,口中不知道在叽里咕噜地说些什么。

    这个时候,突然密室之中一下冒出一个人老道出来,他一现身,就惹得那名少女立马站起来,一脸期盼地问道:“他有没有来?”

    那老道来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微微摇摇头,用一种极为柔和的声音说道:“没有,不过贫道已经打听过了,他应该已经回来了!”

    “若是他真的关心你的话,向来在得到那个姓陈的土地的传信之后,用不了多久就会来了!”

    “恩,我相信他肯定回来找我的,真是要多谢您呢,星潇子前辈!”那少女甜甜地朝着老道笑着说道。

    星潇子则也微笑着点点头,不过他的内心却一阵冷笑:“哼,这小姑娘还真是傻得可以,老夫已经嘱咐那姓陈的土地将我的身份告诉那方绍远,他只要知道老夫的身份,哪里还有胆子出现!”

    “到时候,这小姑娘一怒之下,老夫正好可以借机出手见这小子灭掉!到时候即便小姑娘反悔也没关系了。”

    想到这,星潇子也看着一脸憧憬的周梓盈,心中暗道:“若非是这个小丫头和那方绍远关系竟然如此之密切,老夫早就一巴掌拍死方绍远了,哪里还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小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如此受那紫薇宫的看重,莫非和天上有关系。”

    此时,星潇子顿时心中微微一动,顿时暗恨道:“若非成云死在这方绍远手中,老夫倒是可以试着撮合一下成云和这小丫头,可惜啊!”

    “方绍远,你灭掉老夫唯一后裔,又杀死老夫资质最高的弟子,此仇此恨老夫迟早叫你偿还!”

    周梓盈此时还在幻想着方绍远前来找她,因为她要试一试她在方绍远心中到底有多重要,虽然她此前被方绍远刺了一剑,不过她还是愿意再给他一次机会,毕竟这么多年来,除了师傅他们之外,只有方绍远对他最好。

    可怜方绍远此时还没有猜出周梓盈的心意,他还是单纯的认为周梓盈居然配合星潇子就是为了报复他在此前救她的时候刺她的那一剑,故而一点都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自己要是去找周梓盈那才叫傻呢,到了那里不就是送上门给星潇子杀吗。

    一晃眼,三天过去了,方绍远继续闭关之中,而外面破风山上依旧静悄悄的,那胎石在他回来之后,似乎不敢随意出手窃取香火。

    而虎无风只要是方绍远不上山,他就不会主动下山找茬,似乎有什么限制着他,不能随意下山。

    至于和尚,上次又被他给伤了,前后三次伤了元神,也够他受得了,想来也继续在洞府里舔伤口。

    不过可惜,方绍远的安稳日子到头了,因为此时周梓盈正处于极度不爽的状态。

    “星潇子前辈,方绍远他还没来吗,难道消息他没有收到?”周梓盈看着星潇子问道。

    星潇子则一脸苦意地回道:“周姑娘,老道已经将消息传出去了,那传消息之人也说消息方绍远三天前就收到了!”

    看着满脸失望的周梓盈,星潇子顿时一脸怒容地说道道:“依老道看,这方绍远他根本就没有把你放在心上,所以根本没打算来,否则三天的时间早就够他找上门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