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真经的妙用
    “不会吧,老方他可是救过我好几回了,上次还从一个光头和尚绑了我,还是他救的我呢!”周梓盈面带犹豫之色说道。

    星潇子见状,稍稍一转念,便一脸沉痛地说道:“是,他是救了你好几回,但是你不也说了吗,他上次还刺了你一剑,岁数你没受伤,但是他居然这么做,那就证明你在他的心中地位不高啊!”

    “还有,老道敢说,那绑你的和尚肯定是和这姓方的有仇怨,你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罢了!而他肯来救你也不过是因为心中有愧”

    “而这一次,老道假意带走你,他和老道无冤无仇,自然不会有什么内疚心理,也就不会跑来冒险救你了!像这样的小子,还念着他干嘛呢!”

    看到周梓盈脸色一片黯然,星潇子干脆乘热打铁道:“梓盈姑娘,依老道看,干脆由老道把你送回你龙师兄那里,和他回紫薇宫吧!”

    “我,我不想回去!星潇子前辈,要不你和我师兄说一下,我在外面多玩会,累了自然会回去的。”周梓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这么说道。

    “哎呀,梓盈姑娘啊,不是老道不帮你,而是你们紫薇宫如今可是下死命令了,没有那个敢藏匿你啊,老道我也无能为了。”

    说到这里,星潇子眼神一凝,稍稍一想接着说道:“要不这样吧,梓盈姑娘,不如老道在抗两天,若是那姓方的小子还不出现的话,你就乖乖听话跟老道去见你师兄!”

    “好啊,那就这么定了!”周梓盈顿时开心得笑着说道。

    见到这一幕,星潇子暗道这周梓盈看来还没对方绍远死心,这就不太好办了,难道真要这么耗下去,万一被那姓龙的知道可就不好了。

    见原本的计划似乎有些行不通了,星潇子开始盘算起改用什么其他的办法弄死方绍远,要知道因为成云子和平松子的死,尤其是平松子的死,使得他在青阳观中的威信颇受打击,毕竟这青阳观之中太上长老可不是他一个人,只不过他的修为最高。

    但是,若是始终不能将这件事了解的话,修为再高也不顶用,毕竟威望这种东西不仅仅是靠修为支撑的,而且他还听说了,自己的师兄,星灵子似乎也突破在即,一旦他也到了洞虚,在凭借师兄的名分,从他手中夺取一半的权利倒也不是不可能。

    当星潇子看到周梓盈有些红红的脸庞的时候,突然他心中一动对付方绍远或许不用他亲自出手了。

    自从有了十万香火,方绍远就好似一个暴发户一般,这两天将紧紧留下一成,其余就成全部送入金身之中。

    这效果自然是不错,明显原本总是微微颤颤的金身如今表面平静很多,尤其是佛心印这边,原本还隐隐能听到两股不同的佛音,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

    突然,方绍远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感觉自己浑身一颤,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喂喂,小方子,注意力要集中,要将你的心神融入香火之中,配合香火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功效!”小幽好似师父一般,用一种严厉的语气说道。

    “小幽,不知道怎么的,我这心里突然惶惶的,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方绍远神色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切,修行修的就是心性,你的心性如此不能安宁,如何修行,看来你这段时间修为涨的有点快,心性有些不稳啊!”

    小幽摸着下巴,最后开口道:“这样吧,要论修心,这佛门还是不错的,那地藏不是传了你两卷经文吗,你就干脆好好诵读一下吧,凝神定性也不错!”

    方绍远则有些犹豫:“小幽,这真经是给身外化身准备的,我这个时候读了不会最后沉浸在其中然后出家当和尚了吧!要知道,熙芸可是在天命城等我呢!”

    “拉倒吧,度两卷经文就度入空门,小方子不是本剑灵瞧不起你,你还没这种悟性呢!”小幽很是不屑的回应道。

    于是乎,方绍远静了静,口中开始念起了金刚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

    不知道是不是方绍远还真是与佛有缘,这一读起来之后居然很是顺畅,脑子里一下子一片清明,完全进入到了佛经之中。

    一开始小幽还没在意,不过渐渐地,她发现这随着方绍远的诵读,那金身竟然开始震颤起来,渐渐地金身上面开始绽发出一阵阵的金光,居然也响起了金刚经的经文,好似在应和方绍远一般。

    当金刚经第一卷诵读完了之后,方绍远便便紧接着开始诵读地藏本愿经的第一卷,那金身也毫无违和的一下子停止了金刚经,换成了地藏本愿经。

    “呼!”方绍远缓缓地睁开双眼,此时他的目光之中居然充满了一种佛性,浑身上下竟然散发出一股纯净的佛气。

    而随着方绍远停止诵读经文,那金身也收敛了金光,消散了佛音,重新恢复常态。

    此时,小幽一下子从方绍远体内跑了出来,她用一种奇异的眼神上下左右不住地打量着方绍远,看得方绍远浑身不自然。

    “喂,小幽,你看什么呢,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嘛!”方绍远终于忍不住,用手在小幽面前晃了晃,口中说道。

    小幽则耷着脑袋口中“啧啧啧”地不停,好一会之后才对着方绍远说道:“小方子,本剑灵还真没看出来,你小子居然跟佛门这么有缘,那么拗口的经文诵读起来一点都不卡顿,极为顺畅。”

    “不但如此,居然还引起了金身之中被封印的佛种和佛心,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小幽说着,还有说比划了一下方绍远:“瞧瞧你现在这个模样,要是把头发剃光,穿上袈裟,一出门保准个个都说你是得道高僧!就破风山上的那个大和尚,给你提鞋都不配!”

    方绍远一听这话,顿时一愣:“小幽,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和佛门有缘,也就说我有当和尚的潜质啦!”

    “哎,小方子,我和你说啊,以后啊,你每天就诵读这两段真经,不说别的,估计用不了多久,那佛心和佛种就彻底被你降服了!”

    “真是个好运的家伙!”小幽最后忍不住说道。

    “真的假的!”方绍远有些吃不准小幽的话了,毕竟这惊喜来得也太突然了,原本还需要水磨的功夫,现在居然只需要多念念经文就搞定了,这也太轻松了。

    “真的啦,还有香火暂时不用用这么多了,少弄点,这样这佛种和佛心的灵性才会多保留一些!”小幽没好气地说道。

    “好,既然这样,我那这段时间就开始念经吧!”说着,方绍远顿时一下子闭上眼睛,口中便开始继续诵读起经文。

    两段经文俩会反复诵读,到最后不但是金身上金光大放,就方绍远本尊都浑身上下浸浴在金光之中。

    到最后,整座土地庙都被一层淡淡的金光所笼罩,而且还隐隐听见佛音大唱,惹得整个破风山集镇的百姓纷纷前来观看,最后都全部跪倒在地上跟着佛音念叨起来。

    两天之后,破风山集镇来了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傲气,不过他的微微绽放的笑容,却令所有见到他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对他心生好感。

    他所到之处,所有的镇上居民凡是看见他的,都不知道为什么,全都冲着点头问好,而他则一步一步地朝着土地庙走去。

    不过,当他一靠近土地庙的时候,原本的笑容一小子收敛起来,因为他居然看见了在土地庙上的上空有一尊形象模糊的佛陀。

    尽管这尊佛陀身形极为模糊,但是那纯净的佛门气息确实怎么也遮盖不了的,那年轻人原本已经迈出去的脚步重新收了回来。

    “这土地怎和佛门扯上关系了,看来我有些小看这土地了!”说着,这年轻人便一转身又回到了集镇中央,不停地跟镇上的居民打听一些关于此地土地的情况。

    半晌之后,那年轻人重新回到土地庙前,口中自语道:“呵呵,没想到这姓方的土地还有些能耐!”

    “嗯!哪里来的东西,竟敢窥视本座,找死!”那年轻人突然神色微微一变,随后轻轻朝着背后那么一拂,随后自语道,“这次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若是胆敢才来,必取而性命!”

    此时,破风山上某个高大的身影猛地一晃动,顿时七窍流血,身子差点没站稳。

    “此人好生厉害!莫非是仙人下凡?”虎无风满脸的惊骇之色,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便跑回了洞府之中。

    “好了没有不相干的人打扰,可以好好和这个方绍远聊聊了!”年轻人的身形就这么一下子消失在原地。

    原本正从土地庙经过的人,看见这一幕,不禁摸了摸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之后,顿时大呼小叫起来:“仙人显灵了,仙人显灵了!”

    从此以后,这破风山集镇又多了一条关于此地土地方绍远乃是谪仙下凡的传说,若有外地人不相信,则本地居民必然反驳一句:“若不是不是谪仙下凡,为何还有仙人下来看望方土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