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星潇子的约见
    “小方子,你的见识还是太短了,本剑灵只是说着姓龙的乃是仙人,但是有没有说他现在就是仙人啊,这家伙不过是仙人转世而已!”

    听到小幽此时慢悠悠地解释,方绍远不由吐了口气:“难怪了,我说着龙湛杰堂堂一个仙人,怎么这么水,连自封修为的和尚都不能随手灭掉!原来是仙人转世啊!”

    说到这里,方绍远眉头微皱:“不过,之前我看一招吓跑那头老虎挺猛的啊!”

    “笨蛋,都说了仙人转世,元神天生就比一般强大,更何况还能掌握仙法,那老虎在他算什么呢!”

    “不过,小方子,在这世界上,修为并不能代表战力,所以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对手,既不能因为对方修为比自己高就畏惧,更不能因为对手修为比自己低而大意!”

    “否则是,你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小幽语重心长地说道。

    顿时,方绍远的心一凛。

    “哎,龙道兄回来了啦,不知道那方绍远有没有说出令师妹的下落啊?”星潇子此时正待在庆临府青阳观的分观中,看到龙湛杰神色有些难看地回来了,顿时迎上前去问道。

    龙湛杰这一次去,现实摄于方绍远的身份不敢随意出手,随后又想随后干掉胆敢绑架师妹的和尚,却竟然失手了。

    如今这师妹下落不知道,心中还憋了一团火,对于星潇子的问话,龙湛杰根本无心理会,看都没看星潇子一眼就走进了大厅坐下。

    星潇子在青阳观那可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即便是在大卫国的修行界也是颇有名声,到哪里都受人尊重,被龙湛杰如此轻视,哪怕这龙湛杰来自紫薇宫,也令他心中颇为不快。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现在需要交好龙湛杰,故而这口气忍不下也得忍,他看了看观中的弟子,示意他们全部下去,随后独自一人微微挤出一丝笑容走进了大厅。

    “怎么,龙道兄这次不顺利,没见到呢姓方的?”星潇子先为龙湛杰倒上一杯茶,这才做到另一边小心地问道。

    这星潇子在这次寻找师妹的过程中绝对是出了大力的,龙湛杰也不能总是给人脸色看,故而最后勉强应答道:“星潇道兄,见到了那为方土地,不过他并不清楚周师妹的下落!”

    “恩?难不曾这姓方的不肯说!龙道兄,就不曾施展一些手段?”星潇子顿时眉头微皱,要知道他这次还指望龙湛杰大发雷霆之怒,举手投足之间将方绍远一巴掌拍死呢。

    龙湛杰此时心头郁闷的很,他很想冲着星潇子吼一声:“手段,一个和地藏王菩萨有牵连的土地,你去试试,万一吧地藏王菩萨给弄出来,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不过随即,龙湛杰一想,这星潇子似乎对着方绍远太过上心了,是不是和这姓方的土地有过节啊。

    再一转念,龙湛杰又觉得不可能,毕竟从表面上看,一个地府的阴神,区区土地而已,一个乃是阳间修行界是洞虚境的大能,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啊,若是这星潇子真和方绍远有过节,随便排个门下弟子就给搞定了。毕竟,这方绍远不过是区区金丹境而已。

    只是,任龙湛杰也想不到的是,这星潇子不但排了弟子,而且还是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元神境的修为,可惜啊,一去不复返,死了!

    所以,在龙湛杰看来,这星潇子会这么上心,应该是为了交好自己,巴结上紫薇宫才对,故而龙湛杰心中一动,突然开口道:“星潇道兄,你也知道本派的来历,大帝虽然身处天天界,但是地府可是挂在大帝的名下的,我身为紫薇宫的弟子,对付一个小小的土地,实在是有些不太方便。”

    一听龙湛杰这么说,星潇子顿时明白了,心道:“这所谓的执掌南洲执牛耳的紫薇宫不过如此,门下弟子这么迂腐,区区土地而已,随手灭了就是,顾虑还真多!”

    “不过,也正因为此,这不就是给我机会了,正愁不知道如何拍死方绍远,既然这龙湛杰发话了,干脆我就不如顺水推舟亲自出手。”

    “有龙湛杰做挡箭牌,即便是那周梓盈不悦,也可以完全推到龙湛杰身上吗!”

    想到这里,星潇子顿时眼神之间一喜,然后对着龙湛杰说道:“龙道兄,既然你有所顾虑,而令师妹的下落又不能不问清楚了,那么干脆就由贫道来代劳吧!”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龙湛杰顿时心中一喜,脸上则露出一丝感激之色:“那就有劳星潇道兄了!”

    “哦对了,还请道兄手下留情,毕竟这方绍远也是地府阴神,名义上还是大帝的属下!”

    看到似乎有些杀气腾腾的星潇子,龙湛杰顿时心中一突,赶紧补充道。

    要知道,他是想要借星潇子之手问出师妹下落,可别真把这方绍远给弄死了就不好了。

    毕竟就他之前看到这,这方绍远应该和佛门又不浅的关联,别真的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认出佛门中人出来,可就不好收场了。

    那星潇子固然在劫难逃,恐怕他这个背后支持的人估计罪名也不小,别到时大帝出面都救不下他。

    不过,可惜,他这番话是白说了,这星潇子只是当作龙湛杰在假撇清而已,毕竟在他们这些人眼中,区区九品阴神算个屁!

    从龙湛杰手中得到了可以用手段对付方绍远的许可,星潇子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前段时间因为周梓盈的存在,一时之间投鼠忌器,现在好了,有了龙湛杰的许可,看他不施展手段弄死方绍远。

    至于周梓盈,待方绍远彻底死了之后,随后找个借口把她交给龙湛杰,这样既能恢复自己在青阳观中的威望,又能交好好龙湛杰,顺带和紫薇宫这个南洲的第一大派扯上关系,简直一举数得啊。

    当然,星潇子不是傻蛋,他不可能就这么大喇喇地重进土地庙干掉方绍远,毕竟那里烦人不少,误伤了凡人,加重业力的话,对将来渡劫不利,所以他干脆直接找到了陈清之,让陈清之出面约请方绍远。

    这陈清之也是悲催得很,被星潇子制得死死地,虽然他知道星潇子要对方绍远不利,而方绍远又得县城隍的看重。

    万一方绍远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被县城隍知晓了,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但是问题是现在自己的小命还在星潇子手中攥着呢。

    故而不一直下,陈清之只能一脸苦涩地来到了,方绍远的土地庙中。

    “咦,这不是陈兄嘛,今天怎么有空到小弟这里来啊!”方绍远一看陈清之哭丧着脸,心中顿时有些诧异。

    “贤弟,为兄对不起啊,那星潇子找到了我,我这没办法,才来找你的!”陈清之一见面就一把抓住方绍远的双臂,一脸愧疚地说道。

    “这老东西终于要亲自出手了!”方绍远心中暗道,随后便看着陈清之说道:“好了,陈兄,没事了,我知道受制于人,不会怪你的!说吧,星潇子这老道约我在哪里见面啊!”

    “贤弟,你不怪我就好,他约你在瑞河边上见面!”

    不会吧,又是瑞河,怎么凡是约见他的人总是喜欢将地点定在瑞河!方绍远真是有些无语了。

    “贤弟,你可要万分小心啊,瑞河水大,葵水之气太浓郁,对于我们土地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陈清之此时小心地劝告道。

    看来这土地畏水是个人都清楚啊,这陈清之这么说,证明这家伙确实还有些良知。

    方绍远拍了拍陈清之的肩膀:“陈兄,多谢提醒,我晓得呢!你赶紧回去吧,要不这老道等急了,说不得还怎么炮制你呢!”

    一听这话,陈清之顿时深色大变,朝着方绍远深深一弯腰,随后头也不回地急匆匆跑掉了。

    “小方子,这一次可不简单啊,修行的境界本就是每一大境界察觉都是极大的,越往上,差距越大。那星潇子乃是洞虚境的,和元神之间还隔着一个合体境,以现在的实力对上的胜算极小!甚至连活下去的可能都不大!”小幽此时一脸正色说道

    方绍远则神色表现的极为轻松,他笑着回应道:“小幽,你不是说了嘛,修为高的不一定战力强,既不能在面对修为高于自己的对手时心生畏惧,也不能在面对修为低的对手时心生放松。”

    “小方子,那只是”

    小幽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方绍远摆摆手打断了:“小幽,有些事情是逃不掉的,我不去,那星潇子难道就不会找上门来吗”

    “这时候去,有时处于对我不利的条件,那星潇子心中的警惕性绝对不高,我反而有机可乘!”

    “若是真让他挟怒而来的话,我恐怕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了!”

    见方绍远主意已定,小幽也就不再强劝了,她只是冷冷地说道:“你放心,若是你真的死在他手中,我一定当场为你报仇的!”

    方绍远顿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小幽,你能不能严肃点,我都是死了,还报什么仇啊!”

    “你呀就好好在一旁观战就行了,这一次我倒要见识见识洞虚境到底有多厉害!”说着,方绍远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凌厉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