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致命一击
    这星潇子反应也是极快,他感觉到方绍远所发出的剑光看似单一,但是其中隐隐透露出阵阵令他心悸的气机。

    于是,星潇子瞬间身形暴退,同时双手飞舞,在他面前一口气连续布下三道电光盾,并且最后还不放心手中一亮,顿时出现一面非金非银非铁地八卦盘,飞快的旋转起来将他护住。

    那敖显见状,对于星潇子这番行为嗤之以鼻,要不是畏惧星潇子的雷法,估计他早就跑人了。

    不过,随后的一幕,也让敖显明白星潇子这种老江湖不是他这样的初出茅庐的菜鸟可以比拟的,哪怕他的修为和星潇子差不多。

    身剑合一的方绍远一道一剑西来,居然连破三道电光盾,之后去势不减,最终狠狠地撞击在了那面巨大的八卦盘上。

    叮的一声,剑光消散,方绍远有些狼狈的显露出身形,神色之间显露出一丝狠厉之色。

    反观星潇子,那面八卦盘已经停止了旋转,就这么静静地立在他面前,随后咔咔作响,哗啦啦的裂成了数片散落在地上。

    法宝损毁,作为与之心神相连的主人,星潇子顿时脸色有些惨白,嘴角沁出一丝血来。

    “你到底是谁,一个小小土地不可能扛得住本真人的天雷破,而且刚才那一剑绝对精修剑道的剑修才可使得出来的。”星潇子过了好一会,口中冷冷的突出一句话来。

    方绍远此时也不好受,即便有金身出来挡灾,他依然还是受到一点天雷的波及,而且那八卦盘上传来的反击之力也不简单,若非他这段时间奇遇颇多,魂体比以前凝实很多,恐怕就要被震散了。

    即便如此,他此时也感觉到灵魂一阵震荡,好一会儿才抚平下来。

    眼角微微抽动,方绍远冷声道:“老道,需要废话,再战!”

    说着,方绍远手中剑光再起,眼神中流露出高昂的战意,浑身上下竟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剑意。

    这股剑意除了具有锐利之意外,竟然还隐隐夹杂着一种摄人心神之意,甚至在临身之际,令星潇子感觉到自己元神在颤抖,那股剑意似乎直接突破他的身体直刺他的元神。

    心中大骇之下,星潇子不得不再次急退,同时口中急速的念动着法诀,法力涌动之下,伸出自己的右手指朝着方绍远连点数下,顿时一道道电光直射方绍远的剑尖。

    被天雷击中的感觉可不好受,尤其是方绍远还是阴神之体,最为天雷所克,尽管竭力抗衡,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颤抖,那种灵魂被撕裂的痛苦差点连幽冥剑丸都握不住了。

    不过即便如此,方绍远还是以极强的意志忍住剧痛,同时不由自主地念起了两卷真经。顿时,金身之中的佛心和佛种也别激活,应和起了方绍远,阵阵佛门金光从金身上散发出来,在方绍远体内游走,瞬间缓解了因为天雷而带来的伤痛。

    抗性大增的方绍远,信心更足了,朝着星潇子露出一丝笑意,看得星潇子顿时心头冒起一阵冷汗。

    按照星潇子的推测,即便有剑丸这种高级法宝的阻挡,以天雷这种无孔不入的特性,哪怕有一半的威力传递到方绍远的身上,以他阴神的体制,也绝不受不了。

    但是,现在这方绍远竟然除了一开始露出痛苦之色外,之后便露出了瘆人的笑意,这让星潇子无法想象这方绍远还是他所认知中的阴神吗。

    难道说着世道变了,阴神已经可以无惧天雷了嘛。

    不信邪的星潇子,在暴退的过程中,继续施展一道道的破邪雷指,不过除了令方绍远身子微微一抖外,就再也没有别的用处了。

    而此时,他也注意到了方绍远身体表面似乎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金光,那种柔和的金光顿时令他想起了佛门中人,顿时他心中浮现出了一道不可思议的念头,难道说这方绍远还精修佛门神通。

    其实相比较星潇子,身为蛟龙的敖显对于气息更加的敏感,他早在方绍远念动真经没一会功夫就察觉到了那淡淡的佛门气息。

    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仔细地感受揣摩这气息,同时心中也是一时之间思绪翻涌。

    感受到星潇子气息的急促,和面对天雷失效的那一丝慌乱,方绍远顿时法力涌动,再次施展人剑合一,激发出幽冥剑丸中蕴含的幽冥剑元的威能。

    面对方绍远这威力奇大的一击,星潇子也顾不得洞虚境的颜面,竟然连抛三件法宝,同时口中大叫道:“瑞河小龙,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方绍远一听,顿时心中一惊,满脑子被战意所占,差点忘记身后上方还有一条蛟龙呢。

    不过,方绍远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分心,必须先一击重创了星潇子再说,否则一旦被星潇子喘过气来,真的就要面对两面夹击的被动局面了。

    故而根本没有理会身后的情况,而是猛然间使出了全力,一道无可睥睨的剑光包含着方绍远势在必得的意愿悍然劈向星潇子。

    身为洞虚境的高手,星潇子所扔出来的法宝品级都不低,即便不如中品后天灵宝,也绝对是下品后天灵宝中的极品了。

    但是面对改良版的幽冥剑丸,以及可以发挥出一丝幽冥剑元真正威能的方绍远爆发式的一击面前,显得极为脆弱,就好似纸糊的一般,和剑光一碰便一分为二。

    这一幕,看在了星潇子的眼中,顿时令他亡魂大冒,这还了得,连扔三件防御性的法宝都扛不住,就他这老身板,若是真被劈中了,那还得了,恐怕连元婴都跑不了。

    这简直就不在他预想的剧本之中嘛,按照他的设想,以他洞虚境的修为,再加上师门的正宗雷法,简直就是阴神克星,不要说方绍远他区区一介土地,就是面对那响彻大卫的都城隍凌焕然他都凌然不惧。

    此时,他知道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了,什么面子都没有性命来得重要,见敖显似乎摄于方绍远的大发雄威不敢出手,他只能再次高喊道:“瑞河河神,只要你肯定出手,贫道定然向天祷告祖师,他日你渡劫之时,绝对手下留情,保你至少六成的希望渡劫成功化为真龙!”

    “贫道可以对天发誓!”星潇子口中猛然叫唤着。

    六成的几率对于渡劫这个九死一生的难关而言已经是极高的几率了,若是手中再积攒一些高级法宝,八成的几率是妥妥的。

    方绍远此时也是极为紧张,虽然他依然专心追杀这星潇子,不过却也不得不分出一分心神放在了敖显的身上。

    毕竟此时,无论是他还是星潇子都已经处于最后的关头,无论他加入哪一方,那么另一方必然是只有败亡这一条道路可言了。

    此时,这敖显的态度极为重要,但是方绍远也不是那种将自己的生死完全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人,于是乎,他身上顿时佛音大阵,金光灿灿,一尊金身顿时出现在他头顶,配合他杀意无双的神情,显露出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同时,有了佛法的加持,方绍远的速度陡然再次提升不少,甚至就连那剑光都寒光大振。

    而一见到这个场景,敖显的眼神明显一紧,随即他便做出了一个决定,猛然间整个人身形一晃,瞬间就冲向了方绍远。

    见到这个情景,星潇子顿时神色明显缓,毕竟只要敖显肯出手,以他们两个洞虚境,方绍远必死无疑。

    方绍远此时也是心中一紧,这敖显终究还是被星潇子打动了,这下可就不好办了,以敖显的速度,追上他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他就会面对两大洞虚的夹击,形势危矣!

    不过事到如今,唯有咬牙坚持追着星潇子了,很简单,这个时候敖显正是气势如虹,他并没有怎么参与战斗,而星潇子此时已经被打的没了精气神,更好对付。

    若是转过头来拦住敖显的话,星潇子一缓过气来,那就彻底玩完了。

    所以此时,方绍远干脆将全部的心神都投入到了追杀星潇子当中,反正已经这样了,不如拼一把了。

    突然眼看就要追上到了星潇子,方绍远突然发现这星潇子回头时脸上神色一喜,顿时暗道不好。

    就待他把心一横打出最强的剑光时,突然感觉身边一凉,一道身形昂然而过,随后就看见星潇子的脸上挂着一丝惊诧之色,那敖显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跑到了前头,并且一道冰剑瞬间刺穿了星潇子的丹田。

    这一击显然蓄谋已久,而且出其不意,不但星潇子自己想不通,就连方绍远也想不明白这敖显为什么会突然对星潇子下手。

    而且这一击快准狠,不但刺穿了星潇子的身体,就连他的元婴都没有跑得掉。

    “为什么?”星潇子突然猛地一把抓住敖显的衣服死死地攥紧了,咬着牙问答。

    “老道,不为什么!本神改变主意了!”说着,敖显法力一转,顿时一股强烈的寒意传来,星潇子瞬间就被冻成了冰块。

    看着星潇子双目睁得大大的,方绍远此时心中也是一阵寒意,这敖显乃是星潇子唤来的帮手,想不到居然对同伴也下首如此狠辣。

    看到敖显转过身来,方绍远不由心神一紧,浑身绷紧,一副防御姿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