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星辉子
    “方土地,若非你你所念之经文产生的异象与真经一样,本神真的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方绍远至今都记得敖显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羡慕嫉妒恨。

    讪讪一笑,方绍远开口道:“敖河神,我不过区区一小小土地而已,见识自然不能你和比了,不如你和我说说,为何那么肯定我就能说动菩萨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敖显平复了一下自己差点想要打爆方绍远头颅的心情,这才娓娓道来。

    原来,这敖显的父亲竟然是南海龙宫的十二太子,他自己则是他老爹一时性起的产物。

    所幸这十二太子还算不错,疏通关系,居然给他搞了一个瑞河河神的位置,有了这个位置,他一路修行,短短千年的时间就到了洞虚境界。

    不过如今他可不敢继续修行下去,反而要竭力压制修为,很简单,在这么修下去,天劫迟早要来。

    对于敖显这样的混血蛟龙而言,天劫是极为可怕的,他那娘亲就是死在天劫之下,由不得他不对天劫产生一种严重的畏惧心理。

    这也是为什么星潇子会用降低天劫威力为条件诱使敖显出手对付方绍远,而敖显也坦言,当时他确实心动过。

    但是,面对能够到化龙池走一遭,洗去蛟身化为真龙,那么拥有真龙之身的敖显应对起天劫来就要轻松很多,而且凭借真龙之身,他也可以名正言顺的从南海龙宫那里得到援助,不说别的,那渡劫的法宝肯定可以搞来好几件,毕竟他老爹怎么说也是南海龙宫十二太子。

    所以,在衡权利弊之之后,敖显当机立断,假意出手对付方绍远,实则乘着星潇子不备,一招秒杀他。

    而敖显之所以会觉得方绍远肯定能够从地藏王菩萨那里搞到化龙池名额,是因为他清楚,佛门真经向来有法不传六耳直说,是不会轻易传出去的。

    而一旦哪位佛门大德决定传真经与某人时,那就表示对那人的绝对认可,那是一种传承衣钵的象征。

    那地藏王菩萨肯传授方绍远两卷真经,其实一卷还是菩萨自创的,并且还约定有缘考验他,通过考验还可以继续传送下面的真经。

    这说明什么,说明方绍远已经入了菩萨的眼,最不济也是个记名弟子,更何况从方绍远的表现来看,他对着真经领悟得还不错,极大可能成为菩萨的真传弟子。

    虽然不是百分百,但是敖显也愿意赌上一把,正如的,若是不走关系的话,单凭敖显,哪怕他那便宜老爹肯出面,也没用,到死都轮不上他进入化龙池。

    故而,敖显这才决定出手搞定星潇子,只为了这一个可能的化龙池名额。

    对于敖显所说的话,方绍远只能感叹渡劫成仙难啊!

    君不见破风山上的三位,天命城中的那一位,那个不是为了那传说中的胎石可以提高渡劫成功率耍尽手段。

    而那星潇子为何倾一派之力帮助龙湛杰寻找周梓盈,不过就是为了巴结上龙湛杰,进而勾上紫薇宫,好更有机会渡劫成功。

    而眼前这敖显,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否则也不会冒着被青阳观祖师下凡收拾的风险干掉星潇子了。

    想到这里,方绍远不由为自己将来的命运担忧起来,他可是阴神,无数年来没有一个阴神可以渡劫成功的阴影可是一直笼罩着他呢。

    不过是一个名额罢了,既然敖显都会他这么有信心了,方绍远又何必妄自菲薄呢,于是他轻轻把头一点:“好吧,既然河神如此说的话,那么本土地就应下来了,若是有缘见到菩萨的话,定会为河神讨要一个化龙池名额!”

    而敖显得到了方绍远的允诺,二话不说,直接一招手,那装着星潇子的冰坨子嗖的一下就飞到了方绍远身边。

    “方土地,这老道就交给你处理了!还望记得尊下的许诺!”敖显说着,用眼神紧紧地看着方绍远。

    见方绍远毫不犹豫地将星潇子收下,敖显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可惜方绍远此时只想着这家伙赶紧走,所以即便看到了敖显的这样子,却没有说任何话。

    等了一会之后,敖显最终大有深意地瞥了一眼方绍远,随后飞入空中。

    目视着敖显化作一条蛟龙昂然飞入空中,随后笔直的冲进了河中,没有掀起丝毫波涛,方绍远淡淡地点点头,随后一招手,便将星潇子送进了储物戒中。

    就在星潇子死去的那一刻,他留在宗门之中的命简咔然碎开,顿时把值守的弟子吓个半死。

    要只知道,这星潇子虽然因为成云子和平松子先后死在方绍远手中而使得威望有些降低,但是以他洞虚境的修为,依然在青阳观中是当之无愧的一把手。

    他的突然死去,对于青阳观来说无疑乃是一场噩梦,没有了洞虚境的青阳观,实力肯定要掉下一大截子。

    所以,当那值守弟子哭丧着脸将这一消息公布告知留守宗门平字辈执事平和子时,顿时令平和子脸色啥时间惨白无比。

    好半天回过神来,平和子脸色严肃地对着那值守弟子问道:“这件事还有你有没有告诉过别人?”

    那值守弟子赶紧把头要的和拨浪鼓似的。

    点点头,平和子立刻死死地盯着那弟子一字一句道:“听着,从现在起,这件事你就当作没生过,谁也不要透露,另外,你跟我走,去宗门禁地见一见星字辈的长老,将情况告知他们,请他们出关坐镇宗门。”

    很快,平和子就领着之后弟子来带了青阳观的禁地。

    神情恭恭敬敬地开口大:“弟子平和子见过师叔师伯!”

    “平和子?为什么星潇子呢,星潇子怎么不来见我?”良久之后,从禁地的石洞之中传来一阵焦狂的声音。

    平和子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而那值守弟子更是被这充满法力的声音生生给震晕过去了。

    待脸色好看一些之后,平和子这才用低沉地声音说道:“回禀师叔师伯,家师依然仙逝了!”

    这话一出,石洞之中沉默了半晌之后,这才传来了幽幽的声音:“你说的是真的,星潇子死了?他都洞虚境了,居然死了?”

    平和子此时心中也是一片苦涩,本以为自己的师尊成就洞虚,而且近日和紫薇宫搭上关系,渡劫成仙指日可待,到时候他们自然修为也是水涨船高,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居然传出了星潇子的死讯,简直是出他的意料之外。

    其实平和子也不想将他们的师叔师伯放出来,毕竟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师叔师伯出来了,他们有没有星潇子的支持,迟早要和师叔师伯的弟子一般别配到世俗中管事。

    但是此时青阳观需要高手坐镇,否则仅凭他们这群元神境是镇不住场子的。

    所以,平和子还是冷静地说道:“回禀师叔师伯,家师却已仙逝,如今观中群龙无,需要师叔师伯出关坐镇,否则观中难免会被一些宵小之辈觊觎。”

    好一会之后,突然洞门大开,一阵狂风肆掠而过,同时传出一阵悲凉的狂笑。

    “啊哈哈哈哈!星潇子啊星潇子,你压制了我们星字辈这些师兄弟这么多年,想不到你居然就这么死了!真是报应啊,报应!”

    身为星潇子的弟子,平和子对于洞中的声音虽然不满,但是这个时候大局为重,他只能低头不语,神色有些惨然。

    又过了一会之后,一道灰色身影嗖的一下从洞中窜了出来,同时平和子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威压死死地笼罩住他。

    平和子挣扎中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灰衣老道,然后一脸惊异地说道:“敢问可是星辉子师伯?”

    那灰衣道人冷笑着说道:“不错,本座正是星辉子!”

    平和子看着星辉子,又努力的朝着洞口望去却现并没有其他人再出来。

    “你就不要看了,这洞中就我一个了!其他师弟们都已经仙逝了!呵呵,哈哈哈,星潇子啊星潇子,你将我们这帮师兄弟困死在这里,本想有朝一日突破洞虚就前去找你报仇,想不到你居然死在了老道的前头!哈哈哈,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说完,这星辉子顿时一把攥住平和子的衣领厉声道:“星潇子到底是怎么死的,他已经洞虚境了,这世间又有谁能杀死他呢!”

    平和子努力地喘着气,随后挣扎着说道:“回禀师伯,家师这次下山乃是为了寻找紫薇宫失踪的女弟子,前几日刚传来消息说已经得到了那女弟子的信息,很快就可以回观中了,岂知今日值守弟子竟然现了家师的命简已然破碎!”

    “弟子惶恐之下,唯恐观中没有高手坐镇,故而前来禁地希望唤出各位师叔师伯能够出关坐镇宗门!”

    “找人,紫薇宫的?”星辉子顿时神色一缓,松开了攥住平和子的衣领。

    沉思了好一会之后,星辉子大手一挥:“传令下去,所有在外的弟子任务不变,继续寻找那紫薇宫失踪的女弟子,但是星潇子的死讯不可外穿!”

    “本座之前刚刚突破洞虚之境,如今需要大量丹药稳固修为,你现在下去为本座准备丹药,三日之后召集所有弟子回归观中参加本座的洞虚大礼!”

    听到星辉子之言,平和子顿时大喜,立刻单膝跪下朝着星辉子呼道:“恭喜师伯,贺喜师伯成就洞虚之境!”

    见平和子的模样不似作伪,星辉子则捻须而笑:“好了,恭喜的话日后再说,赶紧为本座准备丹药吧!”(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