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来自龙湛杰的警告
    龙湛杰的效率极高,在周梓盈联系到他不到半天的功夫,他就冒了出来。

    “小师妹,你可总算愿意出来了!”龙湛杰宠溺地看着周梓盈,随后转身一脸严肃地对着方绍远说道:“方土地,这次算是多谢你了,想不到这星潇子居然胆敢利用小师妹,多亏你及时将她救出来!否则在下回去可不好对师尊交代!”

    说着,这龙湛杰竟然朝着方绍远深深一礼,这可让方绍远顿时吓了一跳,仙人转世,那也是仙人啊,他可不敢受此大礼,于是方绍远赶紧让到一边,笑道:“可不敢当,龙兄客气了!”

    而在分别之际,龙湛杰却突然神色一正,然后对方绍远说道:“方兄,虽然我不知道以你的修为和出身为何非要待在这个小地方作者小小的土地,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这地方不一般,山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极为诡异的气息。”

    一听龙湛杰如此慎重的说这件事,方绍远顿时心中一凝,他看了看破风山,随后正色道:“龙兄,你说说的诡异的气息是指?”

    龙湛杰摇摇头:“不能说,其实当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已经察觉到了,不过今日我刚刚使出紫薇演算之法,却竟然意外遭到打断,这说明这件事已经出了我的法力范围,故而我只能提醒你一句,但是具体的情况我却不能说了!”

    能够让龙湛杰这转世仙人如此忌惮,他所说的事情自然深深引起了方绍远的警惕。

    看到方绍远眉头紧锁,周梓盈不禁插话道:“老方,你放心,龙师兄搞不定,我就求我师尊去,他老人家出马肯定没问题的!”

    而龙湛杰一听这话,顿时嘿嘿一笑:“不错,师尊他老人家神通广大,若是他老人家肯定出手的话,自然不在话下!”

    “好了小师妹,时间不在了,咱们可赶紧回去了吧,这次下山为了找你,师兄我可是费尽心思,你到师尊那里可要为我说些好话啊,毕竟耽误了这么时间,我可是担心师尊会惩罚我的。”

    周梓盈子笑着说道:“放心好了,师兄,包在我身上!”

    最后,周梓盈转身看着方绍远,一脸依依不舍地说道:“老方,这次回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出来呢,你要记得,要是有空的话可得来紫薇宫看我!”

    方绍远则微笑着点点头:“恩,我会的!龙兄,梓盈,你们一路好走!”

    目送龙湛杰走了之后,方绍远则神色凝重地看向破风山方向,口中淡淡地说道:“小幽,这龙湛杰所说的诡异气息到底是什么,不知道你有没有察觉到?”

    此时,小幽出现在方绍远身旁,面露疑惑之色:“诡异气息?这我倒是没注意!不过想来这龙湛杰应该不会故意这么说的,要知道紫薇门下的紫薇数术乃是三界闻名的,这龙湛杰应该是算出了什么,这才提醒你的。”

    方绍远则双眼微眯:“哼,这破风山上除了那三个家伙之外,能够当得起诡异二字的也就是最为神秘的那尊胎石了。”

    “现在看来,似乎我们还是小觑了这胎石之灵啊,竟然连转世仙人都为之忌惮不已。”

    “恩,不错,小方子,你不觉得这件事现在越来越有趣了吗,现在都城隍,和尚,虎妖都想要得到这胎石以博取渡劫的希望,但是这胎石似乎也并不是瓮中之鳖,他应该也有后手,就是不知道最后鹿死谁手了!”小幽则一脸冷笑着说道。

    而方绍远则微微摇着头,他语气越的清冷:“错了一点,依照我的估计,并不是鹿死谁手的问题,而是这胎石似乎在用自己为饵在钓鱼。”

    “钓鱼?”小幽有些差异地问道。

    “不错!你想,这虎妖乃是胎石算点化的,他的一切信息都来自于胎石,若是胎石不说的话,虎妖如何得知炼化胎石本体的话可以提升渡劫的几率,甚至可以白日飞升。”

    “再说这和尚他们,他们为何会现胎石的踪迹,要知道这虎妖可是将他严严实实的封印了,当初我们也是几经周转才确认了胎石所在,那么问题来了,虎妖自然不会把这消息说出来了,那么和尚他们又怎么知道得呢?”

    “自然是胎石故意泄露了自己的气息,主动暴露出自己的踪迹,但是却有不彻底暴露,惹得和尚他们和虎妖对峙起来!”小幽此时也明白过来,接口说道。

    方绍远则对着小幽微微一笑:“不错,唯有胎石自我暴露才说得通!更何况,我们又是怎么现这胎石的话,还不是他一步一步诱导我们的,从一开始的额厚土之气的风暴,到后来的传声引导,这才让我们最终现他被虎妖封印的地方!”

    “那你说着胎石到底要想干什么,他这么做到底有何用意?”小幽眉头微蹙自语道。

    “小幽,你可别忘了经过我们分析,三千年来我前面几任土地应该都是被这胎石给吞噬了!那么这胎石吞噬了这么多任土地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小幽摇摇头道:“好处,这句难听点的,修为低的要死,吞噬了没什么太大的用处啊!”

    “小幽,我每次不在的时候,为什么香火都会无缘无故的消失,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方绍远突然问道。

    小幽微微一怔,随口说道:“你不是认为是胎是所为吗!啊,我明白了,不过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吗,这可能吗?”

    看着小幽有些震惊的神色,方绍远则点点头说道:“可不可能这可不是你我说的算的,但是从目前来看,似乎这是唯一可以解释的通为什么这胎石要吞噬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根本算是无用的土地,毕竟这土地修为低得很,炼化了也没什么用处!”

    “不过,这土地怎么说也是和这一片地域息息相关的,不管那一届的土地,只要是这破风山的,必然会和这破风山产生密切的联系,而胎石炼化了历届的土地,那么他身上必然与这破风山地界有了一定的联系!”

    “故而,每当我这正牌土地不在的时候,他这个吞噬了历届土地的家伙便可以在正牌土地不在的时候代行土地之职,也就可以吸收那些香火了!”

    “那他为何每次都要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呢,安安静静地做个小偷不好吗?”小幽有些不解道。

    “哈哈,小幽,你想想,若是你是凡人的话,遇到这种类似于天灾的情况,你会怎么做?”方绍远微微一笑,反问道。

    小幽很自然地回答道:“自然是拼命地祈求你这个土地爷保佑他们平平安安的啦!”

    “额,我明白了,原来如此!”说到这里,小幽顿时恍然大悟。

    方绍远则猛地一点头:“不错,他这么做不外乎是为了多弄点香火而已,毕竟他也不清楚我什么时候就会回来,能多捞一点就多捞一点了!”

    “他这么拼命地想要获取香火,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要知道胎石乃是天生灵物,无时无刻不在吸收天地灵气,万年时间一到,自然会降下天劫,过得去便为天地正神,过不去自然烟消云散!”小幽歪了歪头,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却知道一个道理,正所谓若想取之必先予之,既然我们这么想知道这家伙如此迫切的需要香火来干什么,那么不如干脆将每次用一些香火和他交易,反正现在我也不缺香火!”方绍远嘿嘿一笑道。

    小幽则点点头,不过却提醒道:“喂喂,小方子,你可要注意啊,可别过火了,给多了到时候没法收场啊!”

    方绍远则摆摆手:“安啦,这个我晓得!”

    “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先去一趟陈清之那里!”方绍远神秘的一笑。

    “陈老兄,小弟又来打扰你啦!”方绍远笑嘻嘻地朝着陈清之打招呼道。

    陈清之一看方绍远,顿时头疼万分,毕竟当初因为星潇子的缘故让他见到方绍远总是浑身不自在,感觉十分理亏。

    不过见方绍远已经上门,而且从面色上看不出什么兴师问罪的迹象,故而他也只能强压下心中的不安,挤出笑容道:“哎哟,原来是方贤弟啊!来来,快请坐下!”

    两人简单地寒暄几句之后,陈清之有些忐忑地看着方绍远问道:“恩,方贤弟,不知道这次前来所为何事啊?”

    方绍远额嘿嘿一笑道:“小弟这次冒昧前来,主要是想要问一问老兄上前给你的那颗厚土结晶不知道是否还在?”

    陈清之一听,顿时心中一咯噔,那颗厚土结晶他早就交给了丁城隍,而丁城隍也加大了他的权限,身兼数个职位,一时间之间在平湖县也是风光无限。

    不过这方绍远突然问起这个,陈清之就有些犯嘀咕了,难道说这方绍远反悔了,也是,这厚土结晶确实极为珍贵。

    看陈清之支支吾吾的样子,方绍远也就明白了,他笑着说道:“难道说老兄已经脱手了?”

    陈清之讪讪一笑:“额,这样说吧,贤弟,这厚土结晶为兄这点修为也用不上,故而”陈清之舔舔嘴唇,用手指了指上面。

    “哦,好的,小弟明白了!多谢老兄了!小弟告辞!”知道了厚土结晶的去向,方绍远二话不说便离去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