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县城隍之殇
    “破风山土地,阴阳司功曹方绍远求见县城隍大人!”方绍远此时站在城隍庙大门外恭恭敬敬说道。『

    过了好一会,这个时候跑出来一个守卫,他看着方绍远一脸严肃地回道:“方功曹,城隍大人正在闭关,不方便见任何人,若是有事情还请等待城隍大人出关再说吧!”

    “恩,方功曹还有什么事情吗,若无事便离去吧!”守卫见方绍远没有动,便开口厉声道。

    方绍远则摆摆手,对着守卫微笑道:“恩,是这样的,敢问县城隍大人已经闭关几日了,还需要几日方出关?”

    守卫神色微微一缓,随后答道:“大人五日前闭关,具体什么能够出关就不只是我能够知道得了!”

    出了城隍庙,方绍远面色一正,轻声说道:“五日前就已经闭关了,按照他元婴期的修为,这样一枚厚土结晶最多三日便可完全炼化。”

    “那么多出来的时间看来就是察觉到结晶的不妥,然后正想办法压制吗?”

    突然,方绍远神色一变,猛地一下身形一滞,随后身形一下子消失了。

    “小方子,你什么神经啊,你这是要上哪里去啊?”小幽有些不满地问道。

    方绍远对此没有回应,而是法力全身涌动,整个人一言不,神色冷峻的废墟朝着破风山方向飞去。

    “喂,上次那个结晶还有吗,我还想要和交换一点呢!”当方绍远一来到封印大阵面前的时候,便急切的开口问道。

    不过以往向来很积极主动出面的胎石居然没有出声,更没有现身,方绍远顿时神色有些难看,他继续喊着,可惜一点回应都没有。

    再试了好几回之后,方绍远终于完全放弃了,他一脸阴沉地看着封印大阵,恨恨地说道:“这次真的是大意了!”

    小幽此时冒了出来:“从刚才你就一直神神道道的,到底怎么了,出什么问题啦?”

    回到了地面,方绍远深吸一口气,话语有些沮丧地说道:“这件事我还真是大意了,只知道防备不会被这老家伙算计,但是没想到,和老家伙的目标其实很宽泛,他居然找上了县城隍!”

    “县城隍?”小幽顿时不解道。

    “恩,是的!其实我早就该想到了,既然他想得到香火,占据我这个土地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所以他才会交易我这个做了手脚的厚土结晶,就是希望我忍不住炼化它,最后好占据我的身体。”

    “但是,现在这厚土结晶因为你的戒心,转交给陈清之,而陈清之则交给了县城隍,有了县城隍,那么比占据你这个土地还要靠谱了!”小幽此时插话道。

    “也正因为此,你才会急忙跑到这里来看看这胎石还在不在这里!”

    “不错,想不到我还真是做出了一个决定!从此以后,我们这个平湖县就要变天啦!”方绍远幽幽地说道。

    回到了土地庙,方绍远有些愁眉不展地坐在蒲团上,而小幽则站在他一旁有些百无聊赖地不断地指挥着幽冥剑飞来飞去。

    最后,见方绍远好半天一句话都不说,小幽干脆将幽冥剑召回到手中直接说道:“小方子,你烦什么啊,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干掉这个县城隍就是了。”

    “正所谓人死如灯灭,只要干掉这个胎石,那不就没有任何事情了!”

    方绍远此时摇摇头看着小幽道:“若是事情这么简单就好了!我相信这胎石谋划了这么多年,不可能就真的只有这么一点能耐。”

    “我相信,尽管现在这个胎石不再这里,但是一旦他彻底占据县城隍之后,必然大半的魂体还是会回到胎石之中,那县城隍不过算是他的一个分身罢了!”

    小幽点点头道:“那倒是,那现在怎么办呢,这家伙搞这么多事情到底想干嘛啊?”

    方绍远叹了口气道:“不清楚!不过我想应该和他渡天劫有关吧,毕竟你也说了,想这种天地灵物,天劫威力极大,十个有九个半是过不去的!”

    “或许,他这么做对他渡过天劫有帮助吧!”

    “要知道,和尚、虎无风还有都城隍既然想要利用胎石提高渡劫几率,那反过来胎石利用他们来提升自己的渡劫几率又有何不可呢!”

    “既然这样,要我说你还不如答应那龙湛杰的邀请,去紫薇宫那里算了,有紫薇宫的照应,不管是和尚还是都城隍亦或者是虎无风,你都无需畏惧的!”小幽劝解道。

    而方绍远则摇摇头道:“小幽,以我现在身份进入紫薇宫中,什么都不是,就是依靠和周梓盈的关系不错而已,去了那里再想离开可就难了!”

    “而且,我去了紫薇宫,希芸怎么办,更何况我可是听说了那紫薇宫中有真仙坐镇,并且上头还有紫薇大帝。”

    “虽然你没有说,但是我觉得你似乎不管是和天庭也好佛门也罢,关系都不怎么好,万一去呗他们现你的存在的话,可就不好了!”

    见小幽似乎还有话要说,方绍远朝着她摆摆手道:“小幽,行了,放心吧,不就是输了一招吗,又不是满盘皆输了,我不会就此一蹶不振的,我还真想和这万年老家伙好好的斗一斗呢!”

    两天之后,方绍远接到消息,说是县城隍出关了,要召集所有八品以上阴神开会。

    当方绍远跟着传令兵来到城隍庙的时候,现里面已经来了不少阴神,他们一个个老神在在的相互寒暄,

    很快,全县三十六名八品阴神全都到齐了,方绍远就现这丁城隍一下子就出现在了他的座椅上。

    “见过城隍大人!”

    “大家不必多礼!”

    一番见礼之后,众阴神站定,方绍远则抬起头来仔细观察着县城隍,从表面上看,似乎一点异样都没有,无论是说话的语气,神色都没有任何变化。

    但是,方绍远却知道,这个丁城隍已经不是原来的丁城隍了。

    “诸位,这次本城隍召集大家前来,主要是要告诉大家,都城隍大人已经下了指令,接下来他将来巡查整个大卫!按照日程安排,应该是两个月后就会到达我们庆临府!”

    一听这个消息,下面顿时一片哗然,而方绍远表面上露出吃惊之色,但是心中却暗自冷笑,毕竟算算时间,两月之后应该就是胎石万年之期,届时他必然要面临天劫。

    而都城隍也可以,巡查整个大卫,正好两个月后来到庆临府,还真是好算盘啊!

    看着下面众人神色各异,那县城隍则轻咳一声:“诸位,安静一下,这可是我们大卫国阴神界目前最大的事情。”

    “府城隍已经下令了,所有阴神各司其职,不得擅离职守,而且府中会派出专人视察下面县镇的各项工作,若是有不到位的地方,一旦现,绝对严惩,绝不手软!”

    说到这里,县城隍冷冷地扫视一番下面的阴神:“诸位,我希望诸位一定要严加管理手下,本县把丑化说在前头,若是有谁被上头现了,不用上头处置,本县先将你们处置了!”

    顿时,一股强烈的杀意从县城隍身上散出来,充斥了整个大殿。

    下方那些阴神,除了方绍远之外,没一个过金丹境的,一个个顿时噤若寒蝉,甚至有不堪者浑身瑟瑟抖。

    仿佛对自己的气场很满意,县城隍微微一笑:“好了,诸位放松一点,只要不出任何差池,到时候本城隍必然有重赏!”

    三三两两地散去之后,方绍远低着朝前走去,他此时还在想着那县城隍的话,尤其是在最后临走之时,那特意看向自己的一眼,包含了深意。

    突然,方绍远感觉身边有人靠近,顿时猛地一抬头,却现是陈清之。

    微微一皱眉,方绍远随后露出笑容道:“咦,这不是陈兄吗!”

    陈清之神色不是很好看,他冲着方绍远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随后一脸为难地说道:“方贤弟,原本为兄还觉得升职加薪很好呢,但是现在看来,职位太多也不是好事啊!”

    闻言,方绍远微微一怔,随后明白了陈清之的话。

    可不是吗,职务越多,管理的事情就越多,那么久越容易出岔子,这次县城隍放出狠话了,谁出错,谁挨板子,那陈清之刚刚兼任了数职,这挨板子的几率可就大不少了。

    看着愁眉不展地陈清之,方绍远顿时心中一动,朝着陈清之说道:“老兄,这件事有什么可愁的,实在不行你可以想城隍大人进言找人分担你一些事情嘛!毕竟精力有限嘛!”

    陈清之则叹了一口气道:“哎,贤弟,你说的我都明白,这不是和好几位同僚商量过了吗,可惜没一个肯接手的,哎!”

    方绍远则拍着胸脯道:“陈兄,咱俩可是好兄弟,实在不行匀几个给我就是了!不过,着的你去和城隍大人说啊,要不然大人还以为兄弟是贪权呢!”

    陈清之一听,顿时喜出望外,其实他也仅仅是抱着一丝希望和方绍远提一下的,谁知道方绍远居然这么仗义,顿时令他想起之前的事情,一时间羞愧万分!

    “兄弟!!!”陈清之哽咽着拍了拍方绍远的肩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