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交涉虎无风
    没等多久,突然一阵强烈的妖风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怒吼。Ω Δ

    “方绍远,你好胆子,竟然还敢跑到本王的地盘上来,难道你真觉得本王奈何不了你嘛!”

    这一声怒吼夹杂着一股强烈的威压,瞬间就好似一袭巨浪迎面而来,除了方绍远之外,其余阴神皆一阵胆战心寒,一个个全都趴到了地上瑟瑟抖。

    方绍远毫无惧意,一脸平淡地看着眼前冒出来的彪形大汉,口中说道:“有一阵子未见了,虎大王还是这么威猛啊!”

    此时,那些阴神,包括李登凡皆面如土色地趴在地上,头都不敢抬起来,唯有竖起耳朵静静地做一个旁听者。

    那虎无风双目微眯,扫视了一下地上的阴神,顿时哈哈哈大笑起来:“怎么着,方土地这是打算带着这些烂番薯臭鸟蛋来本大王这里砸场子?”

    “不是本大王说你,就这几个家伙,不用本大王出手,随便派一个手下就可以结果了他们!”

    虎无风身后的那些小妖们顿时一个个起哄架秧子,口中不住地吼道:“大王,这些家伙我们一口气就能给吞喽!太弱不禁风了!”

    听到小妖的嘲讽话语,李登凡等人顿时面红耳赤,不过尽管心中极为不满,却也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地上,只不过双手扣着泥土阵阵颤抖。

    而方绍远则瞧见了李登凡等人的动作,他微微一笑,突然口中一声怒斥:“放肆!本神和你们大王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小妖插嘴了!没规矩!”

    这一声就好似九天瀑布下凡尘一般,给予小妖们当头一击,瞬间那些小妖皆头昏脑晕的,一个个在原地再也站不住,哗啦啦地全瘫坐在地上。

    见到这一幕,虎无风顿时大怒,他站出来用手一指方绍远道:“方土地,你这是何意,莫不是今日你是来开战的!”

    说着,虎无风手中一晃,一根斑斓巨棍赫然出现,大有一言不合便开大的架势。

    感受到虎无风惊人的气息,李登凡等人顿时绝望不已,在他们看来,这虎无风的修为哪怕是他们的府城隍也远远不及。

    不过更令他们惊讶的是方绍远,原本他们已经高估方绍远,但是现在现似乎这方绍远表现出来的实力根本就是冰山一角,远不是他们可以探得到底的,真可谓深不可测。

    面对虎无风的怒意,方绍远依旧极为平静,他用手一指趴在地上的李登凡几人淡淡地开口道:“虎兄息怒,不知你可清楚这几位的来历?”

    虎无风看都不看那李登凡几人,张口便道:“本大王需要知道这些虾兵蟹将的来历嘛!”

    尽管心中已经羞愤再三,但是李登凡他们也知道虎无风说的对,在虎无风眼中,他们这些低级的阴神确实算是虾兵蟹将。

    方绍远则不理会虎无风的态度,而是微微一点头说道:“也对,恐怕就算是庆临府的府城隍也不会放在你的眼中吧!”

    “哼,在这个大卫国境内的地府阴神中,除了那整日不露面的都城隍凌涣然之外,又有谁能如得了本王的法眼!”虎无风一脸自傲地说道。

    乖乖这句话一出,方绍远倒没什么感觉,毕竟他清楚这虎无风乃是渡劫境的修为,只是自我封印到元神境而已。

    但是那李登凡几位可就差点没把自己给吓死,那都城隍可是他们头上的天,在他们看来,这大卫国境内这都城隍凌涣然就是无敌的存在,现在居然有一个妖怪大言不惭地说整个大卫地府的阴神唯有都城隍才看得上眼,这说明什么,说明眼前说这话的妖怪不是脑子烧坏了就是真的有这个本钱这么说。

    从目前的形势看,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此时,李登凡的肠子都悔青了,要是知道方绍远回来见这么一个大煞星的话,说什么他也不会跟着来的。

    而现在,他也总算是明白当初他们坚持要跟着方绍远的时候,那方绍远所流露出的那种诡异的神色的含义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能够和这狂妄至极的妖怪如此平静交谈,看样子还令那妖怪极为忌惮的方绍远又是什么样的狠角色呢。

    可是明明前不久他才和方绍远交过手,那个时候的方绍远修为甚至还不如他呢,只不过仗着修行了佛法,又有高级法宝在手这才侥幸赢了他。

    这次过去多久啊,这方绍远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化身成一个可以和都城隍比肩的级高手呢,这不科学啊。

    不过不管李登凡怎么想,反正现在眼前这个方绍远确实深不可测,不是他一个小小金丹可以随意猜测的了。

    方绍远瞅了瞅还在地上趴着的李登凡等人,又看了看依旧手执巨棍的虎无风,这才嘴角上扬微微一笑道:“虎兄,你还真敢说哎,本神可是得到消息了,这都城隍两个月后可就是会巡游到咱们这破风山来了,到时候本神还真想亲耳再听一听你当着都城隍的面再把今日之言重复一遍!”

    这话一出,顿时虎无风神色微微一变,眼珠子都有些凸了出来,他满脸警惕地问道:“什么,你说凌涣然回来这里?”

    方绍远则点点头,指了指李登凡道:“你也看出来了,这几位可不是我的属下,那可是属于庆临府的,乃是庆临府的府城隍专门派下来检查我们平湖县工作的,就是为了迎接两个月后都城隍的到来!”

    此时,那虎无风也明白方绍远不是说笑的,他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生了,两个月后不就是胎石出世之日吗,现在已经有了和尚的插手,现在再来一个更加强大的凌焕然,简直令他夺取胎石的谋划成功几率成倍的往下降。

    不过,随即他又反应过来,方绍远对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提醒他,于是虎无风的神色稍稍缓和,并且还收起了巨棍。

    “方土地,那么今日你来本大王处还带着这几个拖油瓶到底想要干什么呢?”虎无风冷冷地问道。

    而此时,因为虎无风已经收敛了自身的气势,李登凡几人也感觉舒坦很多,一听终于谈到正题了,顿时把耳朵竖的高高的。

    “虎兄,其实这次本神来主要是想要想虎兄询问一件事,不知道虎兄可曾见过我的一位同僚。”说着,方绍远以自身法力在虎无风面前显示出林文书的样貌。

    那虎无风歪着头看了看,随后冷笑一声:“没见过!难不曾你认为是本王吃了这个家伙!”

    方绍远摆摆手道:“虎兄这话说的,本神可没这个意思!只是这位林文书是在检查过我们破风山的事务之后消失的。”

    “这破风山一带有能力完成此事的,没几个,你破风大王可是其中之一啊!”

    说着,方绍远再次指了指李登凡道:“你也看见了,这几位就是那林文书同伴,人在我治下丢的,我总要给他们一个交代,否则无论是本县的城隍大人还是那庆临府的城隍大人那里,我可都吃罪不起啊!”

    听了方绍远的一番言辞,那李登凡直翻白眼,他算是看出来了,这方绍远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别说平湖县的城隍了,就是庆临府的城隍也拿他没办法啊!

    真不知道像他这样修为通天之辈为何会屈居破风山土地之职,哪怕去其他小国担任都城隍都是绰绰有余啊。

    这虎无风其实和李登凡是同感,他猛然喝道:“方土地,你就不要说笑了,以你现在的本事,我看着大卫国也就那凌涣然能够稍稍压你一头了,什么县城隍府城隍的,若是敢责怪你的话,直接一剑削了他们便是了!”

    这话说的,让一旁偷听的李登凡不禁直哆嗦,杀掉县城隍干掉府城隍,也就这些无法无天的妖怪敢这么肆无忌惮地说笑了。

    方绍远则摇摇头道:“虎兄说笑了,按你这说法的话,本神可就是以下犯上,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啊!再说了,你不也说了吗,还有都城隍压本神一头呢,本神岂能随意瞎胡闹啊!”

    一听这话,李登凡更是心中一阵抓狂,心道按照你方绍远的意思,若是什么时候不怕都城隍了,岂不是真要翻天了!

    虎无风此时已经无意在和方绍远纠缠了,他此时满脑子所想的都是都城隍真的要来的消息,他需要好好谋划一番,以应对凌涣然到来的局面。

    于是虎无风微微一想便对着方绍远说道:“方土地,这林文书确不是本王所抓,方土地还是去别处问问吧!”

    方绍远则没有动,而是微笑着说道:“虎兄,咱可说好了,你可是保证的,这林文书的失踪和你没关系,本神也姑且信了,但是若是事后现和虎兄有关的话,虎兄,那你可别怪本神不讲情面了!”

    虎无风此时神色顿时一沉,他直接大手一挥道:“方土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真当本王好说话,信不信现在本王就捏死这帮子阴神!”

    此时,李登凡想死的心都有了,这都明明已经没事儿了,你方绍远说什么狠话啊,你是不怕,可是我们怕啊。

    可惜,这个时候,他也知道方绍远的厉害,否则早就跳起来指着方绍远鼻子开骂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