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鸡飞狗跳
    对于方绍远重新回到山下的时候,他整个人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疲惫,脸色也有些苍白,一种虚耗过度的样子。』『

    不用说,这次和颠性和尚见面似乎又做过一场,要不也不会这般模样。

    一回到土地庙中,方绍远却现李登凡居然出现在这里,他一看到方绍远顿时洋溢起笑容:“方土地,你总是可回来了!”

    方绍远微微一笑道:“怎么,李巡查这个时候来此有何贵干啊?”

    “哎呀,方土地,其实这此来李某就是为了告知方土地一声,林文书找到了,他昨日心有所悟,故而找了一处僻静之地闭关而已,实在是一场误会!一场误会!”

    看着李登凡讨好得笑容,方绍远摆摆手道:“哎,找到就好!找到就好!”

    而李登凡其实一早就看出方绍远的疲倦,于是试探着问道:“方土地似乎状态不是很好啊?”

    “哈哈,李巡查好眼力,今日前去找那颠性和尚聊聊,其实和尚脾气不好,这不一时冲动动起手来!在下如今这幅样子让李巡查见笑了!”

    李登凡其实在离开破风山集在没多远就折返回来了,故而这么长和时间一只都待在这土地庙中,那破风山深处传来的那持续了好久的震动着实把他吓得不轻。

    现在他知道了,原来竟是方绍远和那佛门高僧相斗造成的,如今他更加庆幸自己没有离开,坚持到现在讲林文书失踪的事情想出一个妥善解决的办法。

    其实这林文书就是李登凡弄晕过去的,目的就是为了给把他们放在眼里的平湖县制造点麻烦,让他们知道自己等人乃是上差,不是他们这些小县城里的家伙可以轻视的。

    不过白天他知道了方绍远的厉害,心中若是不能将这件事给圆过去,若是被方绍远知道了,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

    故而从白天眼巴巴地一直等到现在。

    如今,他看见方绍远似乎对此事不怎么在意,这才缓缓放下心来。

    “方土地,这误会也解释清楚了,这李某就告辞了!”说着,李登凡便拱拱手准备离去了。

    “哎等一下,李巡查,既然来了,方某这里正好有些事情还想要和李巡查探讨探讨!”

    听到方绍远挽留的声音,李登凡第一反应是,惨了,这方绍远是要打击报复了,第二反应是赶紧跑,迟了就来不及了。

    不过,最后,一切的想法都没能付诸实现,李登凡勉强挤出笑容缓缓转过身来,朝着方绍远问道:“方土地,天色夜晚,有什么事情咱们明日再商讨可否!”

    可惜啊,方绍远怎么可能如他意呢,一把把李登凡拉住口中淡淡地说道:“李巡查,坐下慢慢聊吧!”

    李登凡的属下们在焦急慌乱之中度过了漫长的一夜,当第二天他们看到李登凡的时候,顿时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蜂拥而上将其团团围住。

    “李巡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个时候才回来,那方绍远没为难你吧!”

    “李巡查,到底生什么事情,若是你再不回来的话,我们就要准备回去找府城隍大人求救了!”

    “好了,你们不用问,我只是和方土地昨夜相谈盛欢,就留在那里一宿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方土地也没有为难本巡查!”李登凡淡淡地说道。

    随后,李登凡在属下不解的神色中直接一挥手道:“诸位,昨日破风山上看的一切你们就当做没生过,若是有什么消息传出去了,可别怪本神没有提醒你们!”

    说完,李登凡便直接回到了住处,只留下一干手下面面相觑,一时间大眼瞪小眼的不知所措。

    接下来的几天在以李登凡为的十多个庆临府下派的阴神的严苛监督之下,整个平湖县阴神系统那是一片有怨声载道啊,无数的抱怨和告状信都堆满了县城隍丁振邦的案头。

    不过,这县城隍丁振邦像是哑巴了一般,对于这些情况根本不置可否,统统以有事找外务司解决给打了。

    这下好了,原本在诸位阴神心中还算不错,且颇具威信的县城隍顿时变得不再那么受人尊重,毕竟一个毫无担当的上司又如何能够得到下属的敬仰呢。

    只是,县城隍不管,这些阴神的日子还得过啊,但是天天被那些上头派下来的太上皇们这么死死逼迫这,也不是个事儿啊。

    最关键的是,整个平湖县似乎除了县城隍没有被巡查小组骚扰之外,唯有破风山的方绍远最为悠闲。

    就好像整个巡查小组将其遗忘了,除了第一天去了个人之外,就再也没有派任何一个小组成员前往监察。

    这不,所有的阴神私下聚在一起,大家一合计之后,都觉得所有人都受苦受难,凭什么你方绍远一人逍遥快活啊。

    既然这县城隍将这事情都推到了方绍远头上,那么大家伙干脆就将这些投诉不满全部交给方绍远处理。

    不过这事情总不能大家伙一拥而上去吧,这又不是打群架,总得派个代表吧,于是平日看上去和方绍远关系最为密切的平湖县土地陈清之就被众人推举了出来。

    陈清之打心眼里是不想和方绍远打交道,但是现在被所有同僚推出来,他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毕竟他还要再这平湖县待下去,就可能和所有的同僚交恶。

    愁眉苦脸的陈清之不情不愿地来到了方绍远的土地庙门口,磨磨蹭蹭地就是不愿意进去。

    “咦,这不是陈老兄吗,你怎有空来我这里了!现在不是应该很忙嘛,毕竟这巡查小组的人可都到处盯着呢!”方绍远从庙中出来笑着打招呼道。

    陈清之见状,只能苦笑着说道:“哎,方贤弟,别提啦,老哥我这是来你这里求援来了!”

    其实对于陈清之的来意方绍远是一清二楚,要知道让巡查小组的人拼命找茬就是他纷纷李登凡做的。

    这李登凡如今经历的破风山一行,早已经被方绍远吓破了胆儿,对于方绍远吩咐的事情哪敢不从。

    再说了,他原本来着平湖县就是干这个的,只不过如今把这督查要求再提升数倍而已。

    “瞧你老兄说的,你可是丁城隍大人的最看重的,那些巡查小组的人再狠也不可能真的得罪你吧!”方绍远调笑着说道。

    “哎,贤弟啊,你是有所不知啊,自打这巡查小组入驻咱们平湖县之后,咱们这些阴神可教他们这些人这折腾惨啦!”也不知道是不是悲从心来,这陈清之居然面露凄惨之色,一句一句倒豆子似的将这几天的哭全都说了出来。

    方绍远耐着性子听完陈清之诉苦之后,他沉吟一番抬头看着陈清之道:“老兄,你们情况,老弟我深感同情,但是你找我有何用呢,还是赶紧到丁城隍那里狠狠地告他们一状,请丁城隍大人做主啊!”

    陈清之狠狠地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贤弟啊,你是有所不知啊,其实啊我们也想大人求援了,可惜这大人不知道是处于什么考虑,居然概不受理,而且,而且还”

    见这陈清之欲言又止的模样,方绍远心中暗笑,不过还是很配合的问道:“恩,怎么不说啊,而且什么啊?”

    陈清之又犹豫了再三之后,这次吞吞吐吐地说道:“而且,这丁城隍大人说了,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外务司去!”

    “老哥我一想,这外务司不就是贤弟你主管的嘛,故而,这不是就厚着脸皮向贤弟求援来了!”

    方绍远做出一愣之色,随后一脸苦笑道:“老哥,你可是真会给我找事儿啊,县城隍大人都管不了的事儿,我一个区区八品外务司功曹能解决什么呀!”

    见方绍远一口拒绝了,陈清之赶紧开口道:“别啊,贤弟,其实我也不想为难你!不过这么说吧,这个我看你这里似乎这几天也没有巡查小组的人前来,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啊,要是有的话,还望贤弟不吝赐教!”

    听了陈清之这话,方绍远没有言语而是直直地盯着陈清之看着,直把这陈清之看得都要把头缩到脖子里去了,这才淡淡地开口道:“老兄,说实话,你今天来此不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吧,是不是咱们平湖县所有阴神请你出面的啊?”

    “啊。你都知道啦!”陈清之顿时吓了一跳,脱口而出道,“贤弟,哥哥我也是没办法啊,大家都被逼得要疯了,可是城隍大人却根本不管不顾,如今唯有贤弟这里风平浪静,个个只能厚着脸皮来你这里取经了!”

    陈清之说完这话之后,便低着头,偷偷地看着方绍远,眼神中充满了期望。

    “咳咳!”方绍远轻咳一声之后,微微一笑看着陈清之问道:“老兄,小弟就不明白了,那丁城隍大人平日里对咱们这些属下也是不薄啊,为何这一次巡查小组下来之后一改常态,对于咱们所受的不公正待遇不闻不问,而且还不断地推卸责任,这似乎太反常了!”

    “这一个人的性格再怎么变化,也不会变得如此突兀吧,这样太令人奇怪了!”

    “是啊,我也感觉大人确实变了,不过贤弟,这大人变就变了吧,你还是先传授一下秘诀,先让老哥度过难关啊!”陈清之微微点头赞同方绍远的话语之后便有急促地讨要应对巡查小组的秘诀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