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契机
    “老兄,先别急,要知道巡查小组可是要在这里待到两个月后呢,若是县城隍大人始终不露面的话,我们即便可以躲过一时也不躲不过一世啊!你说是不是啊?”

    陈清之自然明白方绍远说得是,但是问题是整个平湖县丁城隍地位最高,修为最高,若是他们有办法的说动城隍的话,又怎么会跑来找方绍远呢。

    于是陈清之苦着脸道:“贤弟,你说的这些老哥我都明白,但是问题是县城隍大人不出面,我们这些做下属的谁又能勉强他呢!”

    说着,陈清之突然停下来,随后小心地看了看四周,这才低声继续说道:“贤弟,这么跟你说吧,县城隍大人来头可不简单,生前是咱们平湖县的知县,死后蒙都城隍大人看中,空降下来的,哪怕是府城隍大人都不敢轻易得罪的!”

    对于陈清之说的信息,方绍远早就知道了,但是他还是做出吃惊的模样,不过随后却又眉头一皱问道:“老兄,你这个消息是不是有问题啊,若是真是如此的话,那府城隍在下派李登凡他们的时候会不嘱咐他们在咱们县要低调一点?”

    “可是现在呢,这巡查小组的人就跟疯子似的,逮谁咬谁,那里看得出来府城隍对咱们县城隍的一丝忌惮啊!”

    说着,方绍远连连摆手道:“所以啊,老兄,你这消息是不是弄错了!”

    那陈清之听了,顿时也是一愣:“是啊,若县城隍来头真的那么大,巡查小组不会再咱们县这么瞎搞啊!”

    不过,随即陈清之再次反应过来,他这次是来想方绍远求援的,不是来探讨县城隍到底是什么来头。

    于是陈清之赶紧再次把话题扯会来:“贤弟,别闹了,还是先解决了老哥我的难题吧!”

    方绍远见状,便用手一指破风山道:“老兄,那地你知道吧!”

    陈清之虽然奇怪方绍远指着破风山干什么,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点头道:“知道,破风山嘛!”

    “前几日那巡查小组的人来过我这里,弄得我这里是鸡飞狗跳的,所以我一时不爽就领着他们去了一趟破风山!”

    “然后呢?”陈清之赶紧追问道。

    “然后,没有然后了啊!见识了破风山的无限风光之后,他们这几天就一直没有再来我这里了!”方绍远耸耸肩膀一脸轻松地回应道。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陈清之歪着头看向方绍远,最后不由问道:“贤弟,你不是在戏弄为兄吧,去了一趟破风山就搞定了巡查小组?”

    方绍远笑而不语,而是再次用手指了指破风山。

    陈清之作为平湖县的老字号土地了,虽说自身修为不咋地,不过对于平湖县的情况还是极为了解的。

    见方绍远连续两次指了指破风山顿时想到了一个可能,整个人脸色白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贤,贤弟,你,你不会是带着巡查小组去见,见了山上的那位吧!”

    现方绍远竟然点头了,陈清之顿时一下子颓然起来。

    虽然这破风山的那妖怪确实厉害,足以威慑巡查小组的不敢前来,但是反过来说,巡查小组的人不敢来,难道他们这些平湖县的土生土长的阴神就敢来了吗。

    说句不中听的话,只要他们敢上山,就不愁那山上的妖怪将他们全部活吞了。

    “贤弟,你和那山上的妖王关系很熟络?”陈清之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赶紧精神一振问道。

    摇摇头,方绍远淡淡地说道:“不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妖王从来没有对我出手过!”

    那陈清之此时又想起一件事儿来,这破风山土地数十年内已经连续三任无故失踪,都说是山中的妖怪所为。

    而如今这方绍远上山居然不被吃掉,会不会是因为时间没到呢,毕竟这方绍远才刚刚上任没多久。

    套用一句话说,就猪养肥了再杀,或许这妖怪也是存在着心思!

    想到这里,陈清之便用一种怜悯同情的目光看向方绍远,他觉得自己这些人现在无非就是被巡查小组的人折磨一番而已,也就两个月的时间,但是方绍远虽然现在快活了,但是不久的将来那就是妖怪的盘中餐啊。

    虽然绝对陈清之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不过方绍远并没有放在心上,他静静地说道:“老兄,要不你也带他们上山试试?”

    “别别别!老哥我可没贤弟你这么大的气运,还是不去凑这个热闹了!既然如此,老哥我就告辞了!”

    “老兄,很遗憾没帮上你,不过我觉得其实在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这件事儿终究还是需要县城隍大人出面才行!他老人家总这么躲在后面肯定不行!老兄你是城隍大人的最信任的人,还是多多尝试才行!”

    听完方绍远的话,陈清之的身体微微一滞,不过并没有回身,而是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慢慢离去,那背影显得有些萧索。

    “小方子,这几天你这么消停到底想干嘛啊,不像是你的作风啊!刚才就这么打走了那个陈清之,莫不是你已经在打什么坏主意,只是本剑灵不知道而已?”小幽突然冒了出来,很客气的问道。

    方绍远嘿嘿一笑道:“小幽,什么叫坏主意啊,那万年老妖怪占了县城隍的身子,一个劲儿想要把我挤走,我岂能如他意愿!”

    “所以你先压服那姓李的,在利用他们来使劲儿折腾陈清之他们,可是就这么做有用吗?”小幽不解道。

    “小幽,使用武力我必上不上,但是轮到勾心斗角,你不如我!”方绍远微微自得地一笑。

    “正所谓不在沉默中爆就在沉默中灭亡,那老妖自恃有了县城隍的身份就可以对我随意打压,无所欲为,可我偏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团结就是力量。”

    “行啦,你的什么阴谋诡计就别跟我说了,本剑灵回去啦!”

    自打陈清之回去之后,众位平湖县的阴神一个个只能夹着脑袋老老实实地做事儿,任凭巡查小组的人不断地挑刺,以尖酸刻薄的话语刺激他们。

    原本他们以为这种日子熬一熬也就过去了,但是有时候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这不,这一次不知道怎么的,平日里一向风平浪静的瑞河竟然起了大水,河岸两边掀起滔天波浪,河岸两边的良田全部被淹没。

    而亏得没有任何人员的伤亡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为了早日消退洪水,于是乎,平湖县的知县一边上奏朝廷请求救援,以方便率领全县百姓焚香祭拜城隍还有瑞河的河神,一时间,整个城隍庙中充斥了无数的香火。

    若是平日里这么多的香火,平湖县的所有阴神必定欢呼雀跃,但是如今不同啊,这有巡查小组的驻扎着,他们可不管什么香火不香火的,他们要的是赶紧平息这场洪水。

    要知道,城隍一系的职责之中就有保证之下百姓安居乐业,平息水患,使得百姓五谷丰收之职。

    而一般这种情况,都是县城隍出面与河神交涉,看看是不是哪里有人得罪了河神或者河神觉得贡品少了等等。

    可是三天过去了,那县城隍却毫无动静,面对凡人的拜祭根本不管不顾,而且最为恶劣的是香火还招收,并且一点都没有分润给属下。

    巡查小组也是的,他们不去催促县城隍,反而像是疯了一般不断地鞭策这其余的阴神,弄得他们一时间焦头烂额的。

    最后实在没办法,一来县城隍不作为令属下受难,二来这县城隍的吃相太难看了,吃独食向来是为人所厌恶的。

    不过县城隍平日的威严尚存,故而最后诸位阴神推荐了三位平日了最受县城隍信任的同僚前去试着求见劝说。

    城隍庙外齐齐聚集了上百位阴神,他们一个个神色严峻地站在那里,同时眼神中还时不时流露出一丝焦急之色,毕竟那三位代表可是已经进去一个时辰了,居然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大殿的门开了,三道身形缓缓走了出来。

    瞬间,一大帮子阴神呼啦啦的围了上去。

    一阵七嘴八舌的询问之后,一干人等全都面如死灰地十分颓然的矗立在当场。

    而就在这个时候,城隍庙外面走进来一个人,一身金丹的气息毫无掩饰地释放出来,瞬间压制了全场的阴神。

    李登凡冷眼扫视了一番面对的上百阴神:“诸位,怎么样,刻有解决的办法了!要知道这件事可不能拖下去,两岸的凡人可不能始终这么露宿街头,他们终究要回到自己的家园。”

    那些阴神眼神木然,最后陈清之站了出来,他对着李登凡深深一礼道:“李巡查,这件事不是我等不尽心尽力,实在是我等位卑职微,那河神根本对我等不屑一顾!”

    “今日我等齐聚此处就是为了请求县城隍大人出面,但是大人他哎!”陈清之说道最后,只能一阵颓然的罢口。

    李登凡神色冷峻,他扫视了一下其余阴神,口中淡淡地说道:“这个我不管,今日本巡查来此就是想知道你们平湖县是不是有解决的办法了,若是没有,对不住了,本巡查只能上报府城隍。”(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