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见河神
    因为大水的缘故,原本数丈宽的瑞河如今变得好似一片小型汪洋一般。

    陈清之这个时候神色之间流露出一丝畏惧,他看着这片“汪洋”,有些逡巡不前,转过身来对着方绍远说道:“贤弟,你看咱们这个是不是应该回去把所有的同僚都叫来啊!人多力量大嘛!”

    方绍远暗自好笑,这才是他所熟悉的陈清之嘛,不过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方绍远这么可能再回去呢,于是他义正言辞地说道:“老兄,在这种时刻,你我难道还能打退堂鼓嘛,再说了,以这河神的修为,你觉得就算是把咱们平湖县所有的阴神都叫上就有用了!”

    说着,方绍远运足法力对着瑞河喊道:“瑞河之河神,吾乃平湖县城隍麾下外务司功曹挟平湖县土地求见阁下!”

    这一声好似雷鸣滚滚,河神还没叫出来,先把陈清之吓个半死。

    回过神来的陈清之用一种敬畏的眼神看向方绍远,原本他就已经高估方绍远了,只是他也想不到跟自己称兄道弟的这位年轻的土地居然有如此法力,单单这一手就远同辈了。

    连续三次之后,原本表面平静的河面开始不断汩汩地泛起水泡,渐渐地越来越激烈,最后形成了巨大的漩涡。

    “昂!”随着一声龙吟,一条巨大的蛟龙冲出水面在半空中盘旋了几圈之后,蛟低垂朝下,一双蛟目圆睁死死地盯住方绍远和陈清之。

    “是你们呼唤本神吗?”蛟龙口吐人言,滚滚龙威奔流直下朝着方绍远陈清之碾压过去。

    陈清之此时早已经面如土色,双股战战,若非方绍远扶着,恐怕在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河神大人,小神方绍远乃是平湖县外务司功曹,今日特来拜会河神大人!”方绍远一边暗运法力托住陈清之,一边不卑不亢地朝着河神说道。

    “汝等来此所谓何事?”

    “吾等来此乃是为了这漫漫洪水而来!”方绍远用手一指这一片汪洋,神色肃穆地说道,“河神大人,不知此地凡人如何触怒了大人,惹得大人雷霆之怒,!掀起这滔天洪水覆没鄙县之下的良田,使得这些凡人无家可归!”

    “如今已经过去数天,这些凡人所受的之惩戒已经足以,小神希望大人能够大慈悲,收回大水,还这些凡人一个安定的家园!”

    陈清之听了方绍远这么直来直去的一番话,顿时不禁心一阵抽抽,心道,方老弟啊,交涉也不是你这么做的啊,如此说话,岂不是要得罪这河神,万一触怒他,我们两可就遭殃啦!

    果不其然,那瑞河的河神听完了方绍远的话,巨大的蛟目猛地一瞪,口中猛然呵斥道“呔,尔等不过区区小小阴神罢了,岂敢如此与本神说话!”

    “若想要与本神交涉,还是叫你们的城隍来吧,尔等还不够资格!还不离去!”

    说话间,蛟龙身躯盘旋,顿时河面掀起阵阵波涛,把那陈清之吓得赶紧一把拉住方绍远便朝着河神不断地点头哈腰道:“河神大人息怒,河神大人息怒!小神这就离去,这就离去!”

    陈清之费劲全力这才把方绍远拉走了,而此时的河神敖显则龙上显露出一丝玩味地笑意,随即龙尾一摆,一头栽进了河中。

    待跑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陈清之这才松了方绍远的胳膊,大口喘着粗气,好一会这才心有余悸地瞅了瞅身后,现蛟龙没有追上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对着方绍远说道:“贤弟,咱们这是去求人的,哪能这么说话呢,幸亏这河神觉得咱们地位卑微看不上咱们,否则一时兴起一口吞掉我们都没出说理去!”

    方绍远则看着陈清之道:“老兄,擅自引大水按天条可是重罪啊,难道这河神不知道吗,就算是有凡人得罪了他,他也完全可以单独对付得罪他的凡人而已,没有必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陈清之也不是本人,他脑子一转顿时开口道:“难道说,这河神这么做事另有原因,而且还是属于不会触犯天条的那种!”

    不过随后,陈清之眉头微微一皱道:“不过,到底是什么原因会促使这河神这样做呢?”

    方绍远则神秘的一笑道:“老兄,我问你,这河神修为有多高?”

    陈清之迟疑一会回道:“不清楚,但是我曾经见过一次州城隍,那可是合体期啊,但从气势上看,也比不上这位瑞河的河神。”

    点点头,方绍远再接着问道:“既然如此,我们这样的八品阴神在他眼中是蝼蚁,那么县城隍呢?是不是同样可以算作蝼蚁呢?”

    不待陈清之说话,方绍远继续说道:“既然在这河神面前都是蝼蚁,那么见我们和见县城隍对于河神来说有什么区别,最多也就是县城隍的身份更高一点而已!但是相对于河神来说,这七品阴神和八品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可是,那为什么河神非要我们去请县城隍出来和他谈呢,难道说”

    “难道说是县城隍得罪了河神?”陈清之脱口而出。

    方绍远则摆摆手道:“不至于吧,我刚才都说了,若是纯属个人恩怨的话,这河神根本犯不着冒着触犯天条的罪名做出这种水漫良田的事情。”

    陈清之这就疑惑不解了,他问道:“贤弟,要是你想到什么就赶紧说吧,老哥我的脑子可转不过来!”

    “呵呵,老兄,我刚进入地府没多久,对于这天条可不了解,你不妨想一想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河神做出这种事情并不会收到任何处罚!”方绍远看着陈清之问道。

    顿时,陈清之陷入了沉思之中。

    良久之后,陈清之突然双手一拍大叫道:“有了!按照天条的规定,但凡有凡人侮辱仙神者当示警惩罚之,严重者可株连方圆之地。”

    “听说当年曾有一地之郡守在供奉某路上仙之际不慎打翻贡品,最终此上仙降下旨意罚此郡三年滴水不降以作惩戒!”

    方绍远听了之后微微晃了晃脑袋,随后接着问道:“老兄,还有吗?”

    陈清之苦笑一番之后有想了想说道:“还有一条,但凡现妖孽作祟之时,与之交手当尽可能避免损伤无辜,但是实在无法避免的话,却也可免于责罚!”

    “不过咱们这里也没有什么妖孽,而且最近也没有什么大战生啊,更别说是河神引起的了!”

    方绍远则摆摆手道:“老兄,这件事不是你我这样揣测就可以下定论的,我看不如这样,你我先回去大厅一下,此地是不是生过什么较严重的亵渎仙神的事情,或者生过什么极为诡异,有妖邪出没的情况!”

    陈清之此时也没什么主意,便点头同意了。

    一回到县中,方绍远便嘱咐道:“老兄,这调查的事情得悄悄进行,千万不可声张!”“晓得!”

    半日之后,陈清之和方绍远在县城外碰头。

    “贤弟,怎么有什么收获没?”陈清之一看到方绍远便焦急地问道。

    没有回应,方绍远反问道:“老兄,你这里呢?”

    陈清之摇摇头道:“没有,我这里一点收获都没有,这段时间除了巡查小组的人入驻职位,本县并没有生任何亵渎仙神或者妖邪出没的情况。”

    方绍远则突然展颜一笑:“老兄,看来你调查的还不够仔细啊!”

    陈清之顿时神色微变:“贤弟,这话怎讲?”

    “老兄,现在不说,咱们先再去见见搞出这么大阵仗的瑞河河神吧!”方绍远说着,便起身朝着瑞河方向走去。

    陈清之神色之间变幻不定,最后一咬牙跟了上去。

    “贤弟,你到现了什么跟老哥我透透口风啊,到时候见了河神起码我也能说上话不是嘛!”陈清之走了一会之后还没忍住问道。

    可惜,方绍远没有做出任何回应,而是一言不,神色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神秘和诡异!

    当再次来带瑞河边上时,方绍远照旧连三声,一声龙吟,河神从河里倏然飞了出来。

    “恩!怎么又是你们两个,县城隍呢,你们的县城隍怎么没来?”河神一露面,扫视一眼之后便不悦地问道。

    “河神大人,县城隍大人没来,不过大人托我向你带个话!”方绍远很镇定地说道。

    “什么话?”

    “城隍大人说,尔身为河神,如此行事,就不怕触犯天条吗?”说着,方绍远浑身法力涌动,用手一指猛然喝道。

    “哈哈哈哈,小小县城隍居然还敢用天条来压本神,你们回去告诉他,若是识相的话,就乖乖地到本神这里受死,否则休怪本神无情了!”

    听到河神这么说,陈清之的神色显得极为怪异,他在一旁低着头默不作声,好似担心被人看出他的表情。

    而方绍远则二话不说,直接开口道:“河神,就算是本县城隍大人得罪与你,你也不用拿凡人来撒气,完全可以直接找到我们城隍大人当面解决你们之间的矛盾。你这样做,就是触犯天条,伤人伤己,又何必呢!”(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