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河神的口中的妖孽
    可惜,方绍远这番说辞是白费了,那河神根本不置可否,而是转而看向远处那座矗立了数千年之久的平湖县城。

    “天降妖孽,勿必除之!”

    低吟一声之后,河神大有深意的看了看方绍远和陈清之轰然重新落入水中。

    而方绍远此时则面色凝重地重复了一遍河神的话语,最后看向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陈清之道:“老兄,河神这么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平湖县中出了妖孽?”

    见陈清之似乎没反应过来,方绍远不禁连捅陈清之数次,这次令他回过神来。

    “啊,贤弟,你刚才说什么?”陈清之似乎略显慌乱地问道。

    方绍远摇摇头道:“妖孽啊,听河神的意思,咱们平湖县出现妖孽了!河神这么做就是为了逼出妖孽!”

    “妖孽?不会吧,要是有妖孽的话县里头绝对有异常的情况生的,咱们不是之前刚刚调查过吗,最近也什么诡异的事情啊!”陈清之此时已经彻底恢复常态,十分冷静的说道。

    方绍远看了看陈清之,最后摸着下巴道:“那倒是,不过老兄,难道你没有注意到河神之前说过的一句话吗?”

    “什么话?”陈清之有些紧张地问道。

    “那河神可是说了‘小小县城隍居然还敢用天条来压本神,你们回去告诉他,若是识相的话,就乖乖地到本神这里受死,否则休怪本神无情了!’。老兄,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会听不出来吧?”方绍远模仿河神的语气说得是惟妙惟肖。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陈清之似乎总有些不在状态,方绍远实在忍不住了便开口问道:“老兄,你到底怎么了,这么一会功夫,整个人仿佛去掉半条魂似的。”

    面对方绍远的疑问,那陈清之神色一正,低沉地说道:“贤弟,河神的话我注意到了,可是我是在难以想象我们的县城隍竟然成了河神口中的妖孽,这实在是太难以令人置信了!”

    方绍远也点点道:“是啊,这件事确实很不可思议,但是反过来说,你不觉得咱们的城隍大人最近确实很反常。”

    说着,方绍远把头凑近陈清之道:“比如巡查小组来了,竟然面都不露一个,如今生这么大事情,他依然不露面,要是搁在以前的话,第一个站出来必定是他。”

    “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做?”陈清之不由问道。

    方绍远此时看着眺望远处,默不作声,好似在想着什么。

    而陈清之见状,便没有在言语,也变得沉默起来,双眼微眯看着方绍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之后,方绍远猛地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身对着陈清之道:“老兄,现在咱们赶紧回去,将所有的同僚全部召集起来,然后领着他们来见河神,这件事必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对了还有巡查小组的也要一起,他们也休想置身事外!”

    在快要进入县城的时候,方绍远突然停住了脚步:“老兄,你和诸位同僚关系较为密切,就由你负责通知他们吧,至于我,去找李巡查他们,半个时辰之后我们再次汇合!”

    说完,方绍远便直奔各处去寻找巡查小组的成员去了。

    而陈清之在站在原地,神色之间阴晴不定,目光闪烁之间似乎在犹豫什么,好一会之后,他眼神一凝,身形猛然间一转消失在了空野当中。

    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再加上平湖县城隍根本不露面处理,整个平湖县的阳间地府势力算是处于半停滞状态。

    这被巡查的对象都罢工了,这巡查小组能有什么事儿做,故而一个个都聚在驿站之中,有一句没一句地先聊着。

    当方绍远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这些个巡查小组的成员以李登凡为在微微一愣之后i便齐刷刷地站了起来,面色尊敬地喊道:“方土地!”

    方绍远很自然地点头回应,随后手心向下压了压,示意他们都坐下。

    “方土地,这次前来不知道有何吩咐?”李登凡作为这帮阴神的头,自然要站出来问一问。

    “恩,关于这一次瑞河河水暴涨的情况,本神已经和瑞河的河神探讨过了”

    当方绍远将猜测说了出来之后,李登凡他们顿时神色一变齐声惊呼道:“妖孽?县城隍?不会吧!”

    “其实一开始我也不敢相信,但是经过和河神的再三确认,这妖孽正是县城隍!”方绍远很是肯定地说道。

    倒吸一口凉气之后,李登凡面露犹豫之色,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问道:“方土地,既然河神确定县城隍就是妖孽的话,那么他为何要不直接出手擒拿妖孽,而是动洪水淹没村庄呢,这可是触犯天条的。”

    “而且,县城隍若是妖孽的话,以方土地的修为应该更比河神要更早现才对啊?”

    “还有,方土地,你和河神熟悉吗?他的话真的能当真吗?”

    李登凡这话问的其实已经很直白了,就差指着方绍远的鼻子说他和河神相互勾结,为的就是赶县城隍下台。

    要知道,在李登凡看来,能够和破风山上的妖王对峙的方绍远绝对可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而那县城隍打压方绍远的意图就是瞎子也看得出来。

    而偏偏方绍远之前吩咐他们不断地恨恨压榨平湖县的诸位阴神,逼着他们不得不求援县城隍。

    那县城隍却仿佛根本不问世事一般,这大大降低了县城隍在平湖县的威望,一个不能为属下出头的上司还能指望下属对他有多大的尊重呢。

    此时,偏偏又冒出了河神水漫两岸的大事件,那县城隍依旧不露面,相反却像是穷疯一般拼命地攫取凡人贡献的香火,这更加令县城隍的形象低至谷底。

    而此时,这河神又抛出了县城隍乃是妖孽的说法,这一环套一环,简直就是要把县城隍往死路上逼得节奏。

    所以呢,这一切的一切不得不灵李登凡怀疑方绍远根本就是和瑞河的河神熟识,且串通好了对付县城隍。

    不过,唯一令李登凡疑惑地是,这瑞河的河神难道是失心疯了,水漫村庄的事情也敢轻易就做了,就算和方绍远关系再好也不至于这么拼了命的帮他吧。

    在做的阴神能够在庆临府中混上八品的位置,脑子自然不笨,李登凡所疑虑的其实他们也都想到了,只是迫于方绍远的威慑不敢问出来罢了。

    如今竟李登凡竟然冒然说出来,顿时不禁心中一突突,生怕一旁的方绍远突然暴起将他们全都干掉。

    所幸方绍远并没有动怒,而是微微一笑对着李登凡说道:“好了我和平湖县土地陈清之已经约好了,他负责召集整个平湖县所有的阴神,而我则负责找到你们,半个时辰后在城外汇合!”

    “到时候,我们一起前往瑞河河边,有什么疑问到哪里可以直接问那河神,不管如何,我们这么多人过去,那河神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见方绍远避而不谈,李登凡松了一口气,其实当他问出来之后自己心中也是一阵心怯,如今这样也好,等见到了河神就什么都知道了。

    待方绍远领着李登凡他们到了约定的地点时,四周静悄悄的,没有看大任何一个阴神出现,方绍远心中不由微微一惊。

    要知道,这陈清之即便度再慢,起码也该有一般的阴神到这里,莫不是这当中出了什么岔子?

    见李登凡几人也面露异色,方绍远稍稍一想,随后说道:“李巡查,你在这里等一等,本神前往县里却看看。”

    正说着呢,不远处传了很大的动静,浩浩荡荡的一帮子阴神齐刷刷地出现在了方绍远眼前,领头的正是陈清之。

    微微松了一口气,方绍远迎上去道:“哎,陈土地,方某还以为除了什么意外,正准备去找你呢!”

    陈清之则笑着说道:“不过是召集大伙儿罢了,这能够什么事儿啊!”

    “恩,事情都和大家交代了吧?”方绍远神色一正问道。

    “都简单地说了一下!”

    “好,那咱们出吧!”

    到了瑞河的河边,好家伙呼啦啦的一大群,基本上平湖县的所有大小阴神都到齐了,方绍远朝着他们看了一眼,随后便依前法召唤河神。

    当数丈长的蛟龙冲出河面的时候,那些从来没有见过河神真面目的阴神一个个不禁出惊叹之声,有不堪者甚至直接再龙威之下瘫软在地上。

    “河神大人,鄙县所有阴神皆齐聚于此,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想要想大人讨要一个说法。关于大人水淹鄙县以及鄙县城隍大人的事情还望阁下能够一一道来缘由!”方绍远挺身而出,站在了众位阴神面前,一脸严肃地说道。

    这河神低头看了看下方密密麻麻的大小阴神,用一种蔑视的眼神看着他们,口中淡淡地称道:“你这家伙好不晓事,本神做什么需要向你们交代吗!若非看在你们不知情的份上,本神定然一口将你们通通吃掉!”

    说话间,一阵浓烈的强者的威压油然而生,好似惊天的波涛一般,一股接一股地不断地朝着在场的所有阴神压去。

    顿时,在场的阴神神色轰然大变,感觉自己如同置身在汹涌的汪洋深处,是那么的无助绝望。(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