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陈清之的表演
    眼见如此,方绍远正准备站出来,突然一道身形猛然间抢在他前面窜了出来。

    “河神,我等皆为天庭地府在册阴神,虽地位不如你遵从,却也容不得你随意欺压打杀!”此时,陈清之挡在所有人面前用手一指河神一脸严肃,义正言辞地说道。

    河神见状,气势不由微微一滞,毕竟陈清之说的确实在理,眼前这些阴神修为不高,根本承受不住他的威压,若是时间长了,真弄死几个可就不太好说了。

    于是河神用眼神扫视了下方的阴神,随后铺天盖地的气势瞬间就收了回去。

    众位阴神在压力猛然间收回之后,顿时感觉浑身一轻,整个人一个不稳都纷纷跌倒在地,不过看向陈清之的眼神皆尽不一样了。

    原本陈清之在他们的眼中就是那种,修为不高,能力不强,中人之姿,但是为人八面玲珑,善于拍马屁,正县城隍拍得极为舒坦,伸手城隍的宠信,这才步步高升坐上了平湖县土地的位置。

    不过今日他们方才知道,原来人不可貌相,这陈清之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修为不但比他们高出一大截,而且胆识过人,在这种关键时刻竟然能够挺身而出,拯救众人于水深火热之中。

    而方绍远此时则眉头微皱地看了看仿佛浑身上下散出一阵受万人敬仰的万丈光芒般的陈清之,心中不禁有些疑虑,他还真是看走眼了,这陈清之居然隐藏得如此之好,看来这一次自己这番谋划似乎要为他人做嫁衣了。

    “河神,如今我们平湖县所有的阴神皆在此地,不管怎样,还请将关于妖孽还有你这么做的原因告诉我们!”

    “若是不能说出什么令人信服的理由,那么我等身为平湖县的阴神,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为平湖县治下的百姓讨一个公道!”

    说着,陈清之一转身,用一种激愤的神色看向在场的所有阴神,双手高举道:“诸位,值此危急存亡之关键时刻,我等身为此地阴神,平日里享受凡人香火供奉,如今该是我等贡献自己的力量的时候了!”

    这一句看似平常,但是方绍远却从其中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诱惑之力,而其余的阴神则在听完这话之后顿时感觉自己灵魂为之一振,顿时齐声高呼响应陈清之的话语。

    “我等誓为百姓讨回一个公道!”

    面对这么多的阴神的齐声高呼,就连河神的神色有些微微变化,他微微沉吟之后,神色随后忽然一正,用一种低沉地声音说道:“好,好,好!想不到在此地居然能够看见这么一个尽忠职守的土地,本神深感欣慰。”

    “那么既然如此,那么本神就告诉你们这妖孽的来历和本神这么做的原因!”

    “数日之前,本神巡查之处,却现此地不知道为何被一股淡淡的黑气所笼罩,大惊之下本神掐指一算,却得知了一个惊天秘闻。”

    “从推算可知此处的异象应该就是来自一个绝世妖孽,此妖孽乃是万年前被天庭所封印在地深处,如今不知何时竟然破出封印一道口子,以一缕分神侵占了此地城隍,妄图收集凡人之香火来恢复修为破开封印救出本尊!”

    这话一出,所有的阴神一片哗然,而方绍远注意到陈清之的神色有些奇怪,他的脸上虽然也有震惊之色,不过似乎惊讶的神色跟占多数。

    “难怪这段时间这城隍根本不过之下凡人的死活,是知道拼命地攫取香火了,原来是这样的!”所有的阴神联想到县城隍这几天的表现,皆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不过河神大人,就算我们县城隍被妖孽附体,但是你也不用起大水淹没庄园啊,这样做的话,除了给本县之下的凡人造成麻烦之外,没有别的好处,而且可能也还不知道,这县城隍乘此机会更是大肆的吸收凡人所供奉的香火!”

    “说起来,河神大人,这一举动也算是变相的助纣为虐了!”陈清之突然开口,而且矛头直指河神。

    这一下子,所有的阴神皆神色一变,虽然他们也想这么说,但是出于顾忌,不敢直言,没想到一向唯唯诺诺的陈清之竟然敢仗义执言,简直就是阴神中的楷模啊!

    河神显然没有预料到小小的八品土地竟然敢朝他开炮,顿时一阵错愕,一时激怒之下周身法力涌动,一股惊人的气势再次传了出来,而那瑞河似乎也感受到主人的怒火,也开始激流涌动起来,一时间场上的气氛好似灌了铅一般凝重起来。

    众位阴神死死地看着河神和陈清之对峙着,心中紧张地不行,内心不断地祈祷河神会顾忌他们人多,不敢轻易出手。

    或许是他们的祈祷起作用了,河神最终还是散去了法力,瑞河的河面也恢复了平静,众位阴神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哈哈哈,好胆气!就冲你这份过人的胆气,本神就不计较你的失礼之处。”

    陈清之不为所动,而是继续沉默冷静地朝着河神说道:“河神大人,不管如何,还请继续解释为何释放如此大洪水淹没鄙县农田,若是不能解释出和妖孽有关的话,本土地哪怕上天入地也要告你一个荼毒生灵之罪!”

    看着陈清之肆意的表演,方绍远反倒是坦然了,他倒要看看今天这陈清之到底想干什么。

    河神微微想了想,最后还是说道:“好吧,看来今天不和你们说清楚,你们也绝对不糊善罢甘休了,为了天下的苍生,本神就委曲求全一番又如何!”

    好一个针锋相对,河神这一手玩的不错,你陈清之不是想借助我河神刷声望嘛,我河神也不是吃素的。

    这话一出,顿时陈清之神色一变,而那些其他的阴神也觉得今天这陈清之太过反常,而且确实有些裹挟民意试图要挟的意思在其中。

    于是乎,原本陈清之那几乎要到顶点的那种光辉形象顿时因为河神的这一句自嘲瞬间跌落了不少。

    虽然不知道陈清之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方绍远内心确实极为高兴,他看向陈清之,眼神中流露出的意思就是老子的这个现成便宜也不是那么好捡的,当心别噎着。

    不过陈清之心理素质不错,几个呼吸就调整过来,他朝着河神微微一礼不卑不亢道:“河神大人,小神刚才只是一时激愤,故而言辞之间有些过激,还望河神大人赎罪!”

    好一个陈清之,进退有据,但这一手就可以堵住了河神的嘴,毕竟人家已经道歉了,你还能怎么做,再说下去就有些过了。

    河神也明白这一点,故而不再在这一点上纠缠,而是直入正题:“其实本神这么做原本的意思就是为了逼出那妖孽,毕竟那妖孽修为不凡,若是本神直接入城抓他的话,难保不会伤及无辜!”

    “所以本神这才想要弄出一出大水来,这样的话,按照惯例县城隍是必须要出城和本神相商,这样话,在这瑞河之上即便打斗在激烈也不会对凡人造成什么伤害!”

    “更何况本神在掀起大水的时候,已经使力将这里凡人保护起来,帮助他们脱离此地,否则如此一场大水,岂会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呢!”

    “不过本神也没有想到这妖孽竟然如此无耻,居然利用这一点大肆攫取凡人供奉的香火,是本神失算了!”说着,河神的神色之间流露出一丝懊恼。

    而那些阴神此时想了想,这件事确实如河神所言,河神的做法也确实有理,尽管会暂时影响凡人的生计,但事情起码在擒拿妖孽的时候不会误伤凡人。

    对于河神的解释,诸位阴神算是认可了,不过陈清之似乎有些不依不挠,他继续昂质问道:“河神,即便如此,也无需这么做,完全可以找到我们,大家一起出谋划策,这样做终究还是损伤了凡人的利益!”

    此时,阴神之间也出现分歧,有些人认为陈清之说的有理,有些人则觉得陈清之说的有些过了,凡人毕竟是凡人,这么做已经仁至义尽了。

    而陈清之也现场上不再是一边倒了,顿时知道自己似乎过了,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也没法挽回了。

    这个时候,方绍远微微一笑,他站了出来,朗盛说道:“诸位,事情依然生,我们就无需再讨论此事的对与错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按照河神所言将这附身于城隍的妖孽给逼出来,只要将其逼迫至这里,那么一河神大人的修为自然可以将其擒获!换我们平湖县一片安宁!”

    方绍远这番话还是比较中肯的,现在确实不是争论的时候,还是赶紧逼出那妖孽才是正事。

    于是,便有阴神开口道:“既然如此,不知方功曹可是我们如此逼迫县城隍,恩那妖孽主动来这里呢!”

    方绍远摆摆手道,这件事还需要我们大家一起出力,赶到城隍庙,集我们大家的力量逼迫那妖孽现身!

    说着,方绍远转身对着河神道:“河神大人,不知可有什么符文或者法宝可以护住我等性命,这样我等才敢放心闯一闯城隍庙,毕竟此前我们试过一次,却一招被那妖孽打了出来!”(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