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禁印之法
    “贤弟,刚才老哥我一时激愤多说了几句,你不会怪我吧!”陈清之和方绍远走在了队伍的最前头,微微露出一丝笑容对着方绍远说道。

    感受着手中那道从河神那里得来的水元符传来的阵阵温润清凉,方绍远一脸毫不在意的模样回应道:“老兄,瞧你这话说的,都是为了咱们平湖县之下安危着想,有什么怪不怪的呢!”

    “再说了,我这还担心自己在县里资历浅,大伙认同我呢,如今有老兄你出面是再好不过的了!”

    听着方绍远的话,陈清之不由笑了笑:“那就好,那就好!”

    又过了一会,陈清之再次开口道:“贤弟,这个河神大人交给你的那道水元符可否给为兄一观啊,这洞虚大能所制的符文老哥我还没见识过呢!”

    握着手中的水元符,方绍远想了想了,顿时冲着陈清之神秘的一笑道:“好啊,既然老兄你要看,方某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来,接着!”说着方绍远便作势将手中的水元符递给陈清之。

    或许是方绍远的笑容有些奇异,又或者陈清之又想到了什么,在水元符就要递到他面前的时候,陈清之不禁往旁边让了让,随后开口道:“贤弟,算了,这么贵重的符文乃是保护大家用的,万一被我不知轻重的弄坏了就不好了!”

    耸了耸肩膀,方绍远一脸无所谓地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不过一会见了那妖孽附身的县城隍的时候肯定用得上!”

    陈清之应付的笑了笑,便脸色一正不再言语。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再次来到出城隍庙大殿之外,陈清之脚步一定,随后一脸肃穆地看向其余阴神。

    “诸位,我等这次前来说什么也要逼出县城隍,这关系到我们平湖县的安危!”

    应该是陈清之之前在河神面前的表现是的众位阴神对其还是较为信服的,他们中有人开口问道:“陈土地,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做!毕竟上次我们可是被一招就弄了出来,脸面都见不着!”

    点点头,陈清之扫视了一下在场的阴神,伸出食指定了定说道:“诸位,可还记得若是县城隍做出了天理难容之事,十殿阎王赋予我等属下的权力吗?”

    这话一出,顿时有些资格较老的阴神露出一丝了然之色,而还有不少新晋的阴神满脸的疑惑,显然并不清楚陈清之所言之事。

    对此,陈清之早有预料,而是开口解释道:“诸位,县城隍之所谓为城隍正是因为他手中掌握着城隍大印。”

    “是这块大印赋予了城隍执掌一县阴司的权力。不过为了防止城隍一家独大,倒行逆施,地府之中还有一条规定,那就是只要有过八成的阴神都反对他的话,便可集全体阴神之力施展禁印之法,便可暂时将城隍大印封印,时期失去应有的功效!”

    “没了这城隍大印,这城隍也就不能称之为城隍,而且也失去了攫取本县凡人供奉的香火能力,到时候又不得他不出来!”

    听到了陈清之的解释,所有人皆神色为之振奋,于是有人已经高呼道:“陈土地,既然如此那便以你为主,有我们配合施展这个禁印之法吧!”

    方绍远此时冷冷地一旁看着,他现事情越来越有趣了,原本应该是他站起来一身高呼引来众神响应,如今看来似乎被人摘了桃子了。

    不过方绍远倒也没有过于计较,毕竟他第一目的就是为了除掉被胎石附身的县城隍,至于借此机会获得众神之心到还在其次。

    正想着呢,突然方绍远感觉自己身旁一股强烈的法力波动,定神一看,竟然是从陈清之身上传来了。

    看来这年头打着扮猪吃老虎念头的人不止他一个啊,这陈清之此时表现出来的修为不可低啊,甚至可以媲美金丹后期了,恐怕就连同样是金丹后期的李登凡都比不上,君不见这李登凡此时的神色也不太好看吗。

    原本李登凡还以为这平湖县最厉害的不过是县城隍而已,如今不但出了一个方绍远,居然又冒出一个陈清之,还真是藏龙卧虎呢。

    而在场的其余阴神也是被陈清之表现出来的修为吓了一跳,不过他们此时脸上却是惊喜交加,惊的是陈清之隐藏的这么深,修为远远过他们,喜的是既然陈清之由此修为,那么代表他施展这禁印之法成功几率变得更大。

    “请接诸位法力一用!”陈清之此时脸色严肃,口中大叫道。

    除了方绍远之外,其余的阴神以资历较深者在前,运足法力猛然贴在陈清之背后,余者有样学样,也纷纷站好位置将双掌贴在前面之人的后背上。

    很快阵势就摆好了,众位阴神齐齐力,浑身的法力不要钱似的全部朝着陈清之涌去。

    得到了众阴神之力,陈清之此时浑身气势再次节节高涨,甚至无限接近元婴期。

    李登凡等几人则站在方绍远身旁,当他感受到陈清之此时的气势如此高涨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丝嫉妒。

    要知道这是一个极好的锻炼的机会,可以提前感受到元婴的气息,这位将来修为的突破提供了极佳的借鉴。

    不过终究众位阴神修为偏低,没一个有金丹境,即便全部法力加起来也不足以示陈清之真正突破到元婴境,这才让李登凡的心理稍稍平衡一些。

    只是尽管如此,李登凡还是忍不住冒出来一句:“看来这平湖县要出一个了不得人物了!”

    方绍远听着李登凡酸溜溜的话,不禁微微一笑道:“放心,方某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会办到,指不定你和陈土地谁前谁后呢!”

    听了方绍远的话,李登凡不禁老脸一红,不过整个人的那种妒忌之心倒是消散了,此时灵台一片清明的李登凡明白若不是方绍远出言帮助,他说不定就此埋下一颗心魔的种子,待日后突破元婴之际便会爆,到时候他可就惨了!。

    故而,李登凡感激地朝着方绍远微微一拱手:“方土地大恩不言谢!”

    摆摆手,方绍远没有在言语,而是双目紧紧地盯住陈清之。

    此时陈清之手中不断地飞快地掐着指诀,慢慢的他的双手之间形成了一个木盒状的东西,上面隐隐篆刻着一道道复杂的铭文。

    突然,陈清之的脸色猛然一红,浑身的其实再次暴涨,竟然真的一下子展现出了元婴的气息,就连方绍远看得有些吃惊。

    “成!”陈清之一声暴喝,他双手之间的木盒瞬间化作实物一般,随后陈清之双目猛然睁圆,口中大喝一声:“开!”

    瞬间,这只木盒便缓缓打开,同时木盒中绽出一道白光,倏地一下就朝着大殿方向射去。

    没一会,白光卷着大印一般的东西再次折返回来,与此同时大殿深处传来一声大喝:“好贼子!还吾大印!”

    陈清之猛然将木盒盖上随后朝着方绍远急道:“方土地,做好准备,随时施展水元符,那妖孽就要追出来了!”

    方绍远一脸严肃地朝着陈清之点点头,随后全神贯注地看向了大殿。

    轰的一下,大殿之门猛然被撞开,一道青色身影骤然现身。

    “呔,尔等还吾大印,否则定然严惩不贷!”县城隍一现身,现外面聚集了这么多阴神,顿时眉头一皱,然后看向陈清之断然喝道。

    随着这声暴喝,陈清之立马双掌一合,瞬间那只封印了城隍大印的木盒便消失了,看的方绍远的双眼顿时一凝。

    “城隍大人,如今外面水势严重,你却只顾攫取香火而至百姓于不顾,故而我等只能出此下策暂时封印大人的大印,待大人前往瑞河与河神交涉退去大水之后即可返还大印!”

    这县城隍见状,顿时大怒,一股暴虐的气息油然而生,顿时一伸手朝着陈清之袭来。

    而此时众位阴神因为法力几近消耗殆尽,故而只能待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县城隍而毫无动作。

    陈清之也因为刚才施展禁印之法消耗不轻,一时间反应不及,眼看就要被县城隍拿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符箓挡在了陈清之和县城隍之间。

    随着县城隍这一掌的攻击落在了水元符之上,顿时从水元符中传了一股庞大的力量,瞬间撑爆水元符,化作一道清泉将陈清之笼罩住。

    此时,方绍远一个闪身出现在陈清之面前,一伸手陈清之便不由自主的被吸到他手心,随后方绍远朝着县城隍一笑说道:“若想要得到大印,就跟上来吧!”

    说着,方绍远直接来到了半空中,一手吸着被清泉包裹的陈清之朝着瑞河方向猛然飞去。

    县城隍见状,顿时大怒,他扫视了一番依旧躺在地上暂时不能动弹的众位阴神,念头一转便紧随方绍远而去。

    这一切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生的,但是三人都消失之后,躺在地上阴神们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他们之前还真担心这县城隍一怒之下会先把他们通通干掉。

    现在好了,起码暂时安全了,就看方绍远和陈清之能不能把这县城隍引诱到河神那里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