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死了
    “方土地,本城隍劝你赶紧将陈清之放下,否则,修改本城隍无情了!”县城隍此时一脸怒容地在后面紧追不舍,同时口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方绍远怎么可能会放手呢,虽然他心中总感觉有些哪里有些不对劲。

    “县城隍,我们这次也是迫不得已,外面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露面处理一下,还当得起城隍的称呼吗!”

    “这一次我们收了你大印,就是希望你能够清醒一下,这平湖县还不是你的一言堂,若是你继续执迷不悟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们将这件事捅到上头,到时候撤职查办对大家都不好!”方绍远一边带着陈清之拼了命的朝着瑞河边上飞去,一边头也不回地回应道。

    那县城隍见此,面色更加阴沉,但是并没有再动怒,而是冷不丁地突然一个折身返回去了。

    方绍远察觉到不对,顿时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情况,按照道理此时这个县城隍应该很紧张大印的嘛,怎么一言不的回去了算什么事儿啊。

    “丁城隍,你难道不要你的大印了吗?”方绍远停住身形高声呼叫道。

    可惜这县城隍好似听不到一般,根本不予理睬,没一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方绍远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谋划了半天,居然会是这么一个结果,这县城隍到底回去想要干什么。

    一转念之后,方绍远看向了被一汪清泉包裹的陈清之,现这陈清之就好似熟睡了一般双目紧闭地待在其中一动不动。

    刚才只是瞧见了陈清之将封印了大印的木盒双手一合拢就使之消失不见了,于是方绍远也不再去管离去的县城隍,而是继续朝着瑞河边上飞去。

    按照方绍远的预计,这县城隍应该不可能放弃城隍大印的,毕竟没了这大印,他就无法攫取平湖县百姓所供奉的香火。

    当方绍远出现在瑞河边上的时候,一个相貌堂堂的青年也十分突兀的出现了,正是瑞河的河神敖显。

    他看了看依旧待在一汪清泉之中的陈清之,随后用一种疑惑地神色看着方绍远:“方土地,之前你管我要能够困住人的符箓就是为了困住这个家伙?”

    “莫不是你担心此人会影响你的计划?”

    方绍远则申请有些严肃地说道:“其实我也只不清楚我的猜测到底对不对,不过这陈清之以往的表现和今天想必实在是差的太多了,我不得不防!”

    “你说的那个县城隍还有多久能到?”

    听到敖显的问话,方绍远的眉头紧蹙,甚至有一丝焦躁暗含其中,他看了看县城的方向,微微地摇了摇头低沉地说道:“不知道,这家伙半道上居然折返回去了。”

    “啊,什么情况,不会是被他察觉到了什么吧?”敖显也是微微皱了皱眉问道。

    深吸一口气,方绍远看了看陈清之道:“就算他察觉到什么,只要这城隍大印在我们这一边,想来他终究好事会出现在的。”

    “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这个时候折回去到底想干什么,若是将整个人平湖县的那些阴神都抓来做人质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

    就在敖显眉头一挑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方绍远突然一摆手:“别说了,这家伙应该来了!你先藏起来吧!”

    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一道流光,刹那间就出现在了方绍远面前,而且是目标直指放在一旁的陈清之。

    见流光乍现,方绍远根本毫无惧意,护身法力流转之下一伸手便朝着流光猛然就是一拳,毫不拖泥带水。

    方绍远的拳和流光碰在了一起,没有任何意思想象中的巨大动静,方绍远就感觉自己的拳头就好似打在了一滩烂泥当中,浑身的法力倾泻出去根本就是如泥流入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不及多想,方绍远先是也用脚轻轻一踢,将被遗忘清泉包裹的陈清之猛然间踹到了瑞河之中,同时左手微微一招,一道寒光乍现,瞬间刺向了那到流光。

    原本已经朝着方绍远方绍远右臂覆盖上去的流光顿时好似碰见鬼一般,入侵之势一滞,随后嗖的一下就重新飞离方绍远,最后落在不远处的地上,正是之前折返回去的县城隍。

    方绍远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右臂,脸上虽然十分平静,但是内心却掀起了一阵波涛,他想不到就这短短的几个呼吸的时间,他浑身的法力就被疯狂的吸收了整整两成。

    这被胎石附身的县城隍到底使得是什么法术,竟然如此厉害,若非方绍远反应及时,招出幽冥剑丸直刺过去,方绍远真的担心自己要被吸成人干了。

    “好精纯的法力,想不到你一个小小土地居然有如此修为,若是能够将你吸干的话,本尊的修为又要恢复不少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丁城隍如今到底怎么样了?”方绍远厉声道。

    “哈哈哈,方绍远,你果然已经看穿了!既然如此,本尊就不妨直言,你口中的那个丁城隍已经没了!”县城隍狞笑着说道。

    “你身为万年胎石,只要老老实实地等待万年时间一到,若是能够度过天劫,自然可以享受无尽寿元,可成一方山神坐享大帝之位,又何必掀起如此风波,搞得天怒人怨,难道你就不担心自己的天劫因此而变得更加厉害,到时候恐怕你跟本没有一丝机会成功渡劫!”方绍远看着县城隍用一种极为严肃地语气质问道。

    此时,那县城隍神色微微一变,随后他猛然一摆手道:“哼,本尊的事情不用你管,还不将城隍大印叫出来!”

    方绍远看了看身后的浪花翻腾的瑞河,摇摇头道:“不可能的,我劝你还是收手吧!想来你费劲心思才分出这缕元神,若是被在没此地的话,对你的本尊应有不小的伤害!”

    “距离你的万年之期不足两月了,你要知道因为你自己的谋划,可是至少由三方势力想要炼化你,若是这个时候你受了伤,呵呵恐怕对于你的计划有不小的影响吧!”

    那县城隍双眼猛地一紧,死死地盯住方绍远道:“哼,你才修炼多长时间,居然敢如此大放厥词!”

    说着,县城隍还突然取出一只玉瓶,展示在方绍远面前,同时继续得意地笑着说道:“哈哈,你知道本尊刚才回去做了什么嘛,将这平湖县的所有阴神一网打尽,他们如今可都全在这玉瓶之中!若是你不把大印交换与本尊,本尊只能捏碎这只玉瓶了!”

    方绍远见状,神色大变,他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这胎石竟然真的以全体阴神的性命前来威胁。

    见方绍远似乎投鼠忌器,那胎石所附身的县城隍更是嚣张无比,他晃动着手中的玉瓶:“方绍远,本尊活在这个世上几近万年,你才活了几年啊,想跟本尊斗,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恩,什么人?”县城隍突然神色一变,口中大叫一声。

    而方绍远身边则一下出现了一个蓝袍青年,正是瑞河的河神敖显,不过他的神色却有些自得,因为他的手中多了一只玉瓶,正是那县城隍手中之物。

    “老家伙,活得久不代表就聪明,有时候活得太长了脑子就会僵硬了!”敖显把玩着手中的玉瓶对着县城隍嘲讽的笑着说道。

    那县城隍的脸色虽然有些难看,不过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暴跳如雷的感觉,这一幕顿时令方绍远心生警惕。

    当他注意到县城隍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的时候,顿时暗叫不好,他朝着敖显急道:“小心,快扔掉这个瓶子!”

    不过显然他这声示警有些迟了,敖显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顿时他手中的瓶子轰然炸开,爆出一股绝强的力量。

    这一强烈的爆炸瞬间就将整个地面弄出了一个大坑,同时瑞河的河面也掀起了滔天的波澜。

    县城隍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终于出了一阵仰天的狂笑。

    这只玉瓶之中其实存放的乃是二十颗厚土结晶,被他以法力灌注之中,只需要他微微激活之中便可瞬间爆炸,其威力和一个合体境修士自爆无两样!

    面对这种程度的爆炸,哪怕是洞虚境界在毫无防备之下也绝对难以幸免,最不济也要落个重伤的下场。

    而按照刚才景象,方绍远应该有所提防,不过事突然,距离又那么近,这方绍远恐怕也凶多吉少。

    至于那手握玉瓶的河神,哪怕他身为洞虚境,但是这么毫无防备之下,正面承受这二十颗厚土结晶的暴炸,小命应该是难保了!

    而结果也确实没有出乎县城隍的预料,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无论是方绍远还是河神敖显皆没了踪迹,应该是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自信的笑了笑,县城隍在小心地感受了一下四周的气息,现方绍远和这河神的气息确实消失了,这才放心下来,随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河中,他需要将刚才被踢进河中的陈清之找到,取回被封印的城隍大印。(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