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相互对峙
    胎石原本是就是土行属性,再加上附身城隍,故而对于水行之气极为极为抵触,但是为了找到陈清之,不得不下水,没一会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很不舒服。『┡

    不过还好,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县城隍终于现一个巨大的水球在瑞河水下不断地上下浮动,当中静静地躺着一个人。

    大喜之下,县城隍一个加便冲到了水球旁边,不过当他准备击碎水球之时,却猛然间察觉不对劲,因为这水球之中所躺着的根本不是陈清之。

    可惜,他一掌已经记击在水球之中,一只手已经陷入其中,当他准备撤出来的时候,却现自己的那只手像是被深深黏住一般,急切之间根本脱离不了。

    而原本在水球之中蜷缩起来的那人也倏然睁开双眼,赫然正是之前中招消失的河神敖显。

    敖显如今在这个水球之中根本没有一点手上的痕迹,他看着拼命挣扎的县城隍露出一丝胜利的笑容。

    随着敖显连续动作,那水球竟然慢慢的朝着县城隍的手臂涌流过去,一点点地侵蚀着他的手臂。

    虽然还不能完全清楚这水球的功效,但是起码从表面上看,一点他整个人被融入这水球之中,想来这结局好不到那里去。

    而且最恐怖的是,既然这河神没有有什么大碍,那么与河神一道的方绍远又岂会有事儿呢,而现在方绍远迟迟不露面,肯定是躲在暗中准备他给致命的一击。

    这县城隍也是果决之人,他见形势不妙,二话不说,整个人面露狠辣之色,竟然以左手为刀狠狠地劈向了自己的右臂。

    咔嚓一下,随着整只右臂被瞬间分离全部被水球随包裹住,而县城隍本人则根本不理会自身的痛苦,看都不看一眼自己的断臂,刷的一下就朝着水面冲去。

    敖显明显是低估了县城隍的决然,看看仅仅收获的一直右臂,顿时大敢不爽,之前他还在方绍远面前拍着胸口保证绝对可以将县城隍擒下,现在倒好,被其壮士断腕溜了,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作为河神,一个洞虚境的修士,出身南海龙族,虽然血脉不纯,但也有他的骄傲,更何况他还寄希望于方绍远帮他联系好化龙池的名额,对于方绍远请求他办的第一件事自然极为上心。

    一开始出场就不小心中了县城隍的诡计,若非方绍远有奇招护住他们,恐怕单凭那一招就可以将他炸的粉身碎骨。

    原本是来帮人的,现在反倒被人帮,这已经让敖显面子上下不了台,肚子里积攒了一团火。

    后来他又自告奋勇出主意,说这一次绝对可以拿下县城隍,谁知道竟然被其脱逃,这下好了,三番两次在盟友面前大失面子,敖显心中的怒火已经达到巅峰了。

    一声龙吟,敖显愤然朝着断臂吐出一口寒气,瞬间断臂便咔咔凝结成了一块冰坨坨,随后咔嚓一声化作粉芥。

    由此可见敖显含怒之下喷出的这一口寒气威力是多么惊人,连魂体都可以冻成粉末。

    要知道阴神没有肉身,他们的身体就是灵魂的显化,一只断臂的损失相当于活生生从起灵魂上扯下一大块,绝对大伤元气。

    县城隍此时脸色极为苍白,用手捂住自己的断臂,拼了命的往上窜去。

    当其冲出水面的时候,却现河面上居然空无一人,顿时令他原本逃出生天有些微微欣喜之心一下子被畏惧警惕所笼罩。

    若是此时方绍远出现的话反倒是不用畏惧,毕竟一个在明处的人绝对要比时刻躲在暗中家伙要好对付得多。

    当然,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县城隍多想,他必须要赶紧回县中,在这瑞河边上和河神交手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不过显然县城隍有些低估了敖显的度,还没等他飞里瑞河的范围,便感觉背后传来危险的气息。

    急停转身,挥舞着自己仅剩的一条左臂,县城隍口中念念有词,顿时凭空出现一只巨大的土盾挡在他面前。

    随后他连续后退数步,一口气施展出三道这样的土盾,这才微微感到放心。

    不过还没等他平复心情,便神色一变,因为他面前的土盾上面好似结满了冰气,出咔咔的声下。

    县城隍顿时暗道不好,身形暴退,而他面前土盾则完全被冻裂开来,朝着四面八方出一块块的碎石。

    一边继续暴退,一边不断地格挡飞来的碎石,每挡住一块,县城隍的脸色有苍白一分,这碎石之中所蕴含的惊人寒气甚至连他的魂体都阻挡不了,没一会功夫,他便有一种寒彻心扉的感觉。

    甚至他觉得自己要是在这么下去,恐怕非得被活活冻死不可!

    可惜,这敖显也是铁了心要拿下这县城隍,他根本不给这县城隍任何反击的机会,攻势一波接一波,令其根本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这被万年胎石附身的县城隍来说,他的韧性极为强悍,在这种不利的局面下却依然如同狂风骤雨下的一颗杂草一般摇摇欲坠,但是始终不能被完全摧毁。

    保持这种猛烈的攻势,饶是以敖显洞虚境的修为再加上瑞河主场的优势也有些吃不消。

    而就在着一时分神的一刹那,县城隍抓住机会猛然脱离了敖显的攻击范围。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县城隍现敖显似乎还有继续上前,顿时轻轻一舞左手,一脸激动地喊道:“停,你要是在靠近,这只养魂瓶中所有的阴神将会瞬间灰飞烟灭。”

    敖显重新化作人形,微微踟蹰了一下,随后一脸不屑道:“老家伙,同样的招数再用还有意思吗,难不成还想再阴本神一次!”

    说着,敖显作势就要扑上前去,而县城隍则疯狂地喊道:“方绍远,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这条小蛟龙没脑子,我不相信你也没脑子!若是你再不出来的话,我势必说到做到!”

    看着状若疯狂的县城隍,暗中传出了一道叹息声:“敖兄,暂且摆手吧,我刚才已经回去过一趟了,整个平湖县的阴神都消失了,想来应该就在他手上!”

    敖显一听,面露犹豫之色,微微有些不解道:“方土地,这些阴神死了死了,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要知道整个地府之中想要来到阳间当这种低级阴神的鬼差不知几何,你信不信,哪怕这些阴神皆死尽了,不出三日,这平湖县的阴神空缺就会全部被填满!”

    依照敖显的地位,有这样的想法确实没什么,毕竟他出身龙族,一生下来尽管血脉不纯,但是其地位依旧不是那些低阶阴神可以比拟的,甚至他本人手中恐怕就没掉了不少阴神。

    但是方绍远不一样,他乃是从最底层的阴神一步步修炼到如今的修为,而且他的出身也注定他根本不可能如同敖显一般对于生命如此漠视。

    面对整个平湖县数百条阴神的性命,方绍远不可能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而无动于衷。

    “敖兄,听我一言,不要轻举妄动!”方绍远的声音再次响起。

    敖显虽然心有不甘,不过却也无奈放弃攻击,而是一脸谨慎地看着县城隍,说起来这件事其实和他没什么关系,只是他收了方绍远所托而已,如今既然连方绍远这个正主儿都不打了,他这个帮忙的又何必硬要出头呢!

    “方绍远,你还不赶紧现身,还这么藏头露尾的有什么意思?”县城隍一边高声叫嚷一边将自己的神识四散出去。

    不过方绍远就好像消失了一半,根本不搭腔,反倒是县城隍脸色越难看,因为以他的神神识已经扩散到了方圆五百米之内,居然什么都没有现。

    明面上与洞虚境的蛟龙河神虎视眈眈,暗中又有无法被现的方绍远窥视着,县城隍此时内心别提有多压抑了。

    此时,他唯一的依仗就是自己手中掌握的这只玉瓶,但是他本人这只玉瓶的作用到底有多大,他自己到底还能撑多久。

    场面一度僵持起来,突然,对面的河神敖的神色微微一动,县城隍顿时如临大敌,口中叫嚣道:“干什么,你想干什么,站着别动,否则我捏碎这只玉瓶!”

    敖显则一脸蔑视的看了看县城隍,根本不为所动,而是伸出自己的右手,掌心朝下,法力运转之下,顿时一颗小小的水球出现在了掌心下方,随后慢慢的变大。

    当包裹着陈清之的水球出现在了县城隍眼前之时,他的瞳孔微微一收缩,随后双目微眯道:“河神,你这是要干什么?”

    敖显耸耸肩膀道:“没什么啊,你不是有人质嘛,本神也有啊,咱们交换如何啊!”

    这话一出,县城隍脸皮子微微一抽动,随后露出嘲讽之色:“哼,你用你们的人来交换我手中的人质,我看你们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敖显却一点都不动怒,而是手心微微一抖,手心下的水球慢慢地缩小,最后变成一颗鸽子蛋般大小的水晶珠子落入敖显的手中。

    “老妖怪,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真的不同意的话,那我就只能将其毁灭了!”说着,敖显法力涌动,珠子表面瞬间开始凝结寒气。(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