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交换人质
    眼尖包裹着陈清之的珠子表面出现裂纹,卡卡作响,甚至可以用肉眼看的见里面的陈清之面露痛苦之色,县城隍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

    这个时候,河神敖显暂缓冻结,而是笑着对着县城隍说道:“老妖怪,怎么样,现在有没有拿定主意呢,交换还是不交换?”

    面对敖显的咄咄逼人,县城隍陷入了沉默,他低头不语数个呼吸之后,突然把头一抬断然问道:“本尊就想不明白,你们哪来的自信非要用这么一个家伙来交换我的筹码?”

    敖显似乎对于县城隍这么提问有些意料不到,神色之间微微一愣,而县城隍见状则冷笑一声朝着四周瞥了瞥,说道:“方绍远,本尊知道这件事乃是你一手主导的,问着条小蛟龙是问不出什么的,我看你还是直接和本尊对话吧!别躲躲藏藏的了!”

    可惜,县城隍的这番作态似乎并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方绍远根本不予理睬,倒是明面上的河神敖显对于县城隍的这番言论面露不渝之色。

    重新听见咔咔声,县城隍的神色终于不再淡定,他看着敖显眉头一皱道:“等一下,好吧,我们交换!”

    “哎,这就对了,早这么合作不久很好,非要这么耗下去。”敖显嘴角一扬淡淡地说道。

    面对敖显略带调笑意味的话语,县城隍没有理会而是看了看四周道:“交换可以,但是方绍远你必须要现身,否则本尊没有丝毫的安全感!”

    “为了表诚意,本尊可以先行释放一部分阴神!”

    说着,之间县城隍微微一抖右臂,玉瓶的瓶口吹出一道幽光,顿时半空中浮现出十来个阴神。

    这些阴神一个个双目紧闭,显然被县城隍以特殊的手法弄晕过去了。

    “怎么样,方绍远,本尊的诚意还算不错吧,那,你若是再不现身的话,我就一个一个的当着你的面杀掉!”

    “本尊手中的阴神多得是,不在乎杀掉这么几个!”说着,县城隍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这个时候,敖显对于局面的展似乎有些不满意,明明是他们占据上风,现在却因为方绍远的一时妇人之仁,居然处于被动局面,敖显不由开口道:“方土地,咱们都是修行之辈,哪里来的那么多慈悲心肠,就算是佛门中人也有明王之怒的时候,做大事就得杀伐果断!要我说甭跟他那么多废话,和我二人之力直截了当的干掉他得了!”

    敖显的话显然还是很有杀伤力的,那县城隍顿时神色有些紧张,他一边收起玉瓶,一边崔动法力控制住那十来个阴神,四处张望着道:“方绍远,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你若是再不出来的话,这是十个家伙本尊将会在十个呼吸之后全部斩杀!”

    说着,他左手轻轻成握拳状,顿时那十个阴神神色之间露出极大痛苦之色,显然只要这县城隍再多加把劲,这些阴神皆会丧命于此!

    “老妖怪,你若是再不把本县真正的阴神释放出来,本土地保证下一秒陈清之就会化作粉芥,而你这句分身也跑不掉!”突然,方绍远的声音冷冷的响起来。

    县城隍脸皮子接连抽动,他现自己引以为傲的万年智慧在方绍远面前似乎总有一种被碾压的感觉,难道说自己的点真的这么背嘛!

    勉强压下自己的不安,县城隍不由问道:“方绍远,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些不是阴神吗?”

    岂知,方绍远并没有给与他任何回应,反倒是敖显突然开口道:“老妖怪,别费心思了,你这点小算盘谁不清楚啊,不就是想引诱方老弟开口说话好将他的位置定位嘛。”

    县城隍顿时老脸一红,不过他也是老谋深处,城府极深之辈,他很快收敛心神看着敖显道:“堂堂洞虚境的河神,龙族后裔,竟然甘愿听从小小土地的吩咐,实在是可悲可叹啊!”

    敖显一听,顿时神色有些难看,不过县城隍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开口道:“好啊,既然你自甘堕落,本尊自无话可说,你还是转述一下方绍远的话吧!”

    对于县城隍的这番话,敖显有些进退两难,说吧,搞得好似他真的自甘堕落听从方绍远的吩咐,不说吧,方绍远找他来帮忙,他总不能半道地掉链子吧!

    这胎石不亏生存了万年之久,看得出来敖显在龙族之中根本就是小字辈,阅历不够,血气方刚,受不得激,方绍远最后微微叹息一声之后,悄悄地显露出身形。

    “老妖怪,本土地好歹也是本县阴司中的一员,怎么可能连本县得同僚都不认识呢,眼前这些家伙虽然也是阴神,但是和本县好关系,你不会真的天真的一位本土地的心肠真是水做的!”

    “十来个和本土地毫无关系的阴神,死了就死了呗,你若要是愿意杀的话,那就请便。还有不要没事儿找事儿地再挑拨我与敖兄的关系了,敖显既然肯出面帮助,自然不会因为你这点小伎俩就和我闹翻的!”

    感觉到方绍远居然就距离自己不足十米的地方,县城隍顿时头皮一阵麻,身形往一侧暴退。

    “老妖怪,不用紧张,在你还没有将本县阴神交出来之前,本土地是不会对你动手的!”说着,方绍远便轻轻挪动脚步,最终和敖显形成对形成的夹击之势。

    或许是方绍远露面的缘故,县城隍的脸色显然平静不少,比起在明处的方绍远,隐藏起来的更加可怕。

    “方绍远,本尊记得你刚来这破风山的时候根本就是一个什么不懂什么都不会的小鬼而已,想不到这才不到半年的时间,你居然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还真是令本尊大开眼界啊!”

    县城隍的话听在方绍远的耳中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敖显就不一样了,他双目睁圆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土地,满脸的不可思议。

    要知道无论是什么人,天资再怎么好,也不知道在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又有了可以比拟洞虚境的修为,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嘛!

    当然,这种事情在在上古事情还是很正常的,一些强大的种族,他们的子嗣一出生就有仙人的修为,成年了甚至可以达到大罗金仙,就好似龙族,在上古时期那可是一等一的势力。

    “老妖怪,少说废话吧,还是赶紧交换人质吧!我想着陈清之在这个中状态下根本撑不了多久的!”方绍远用手一指敖显手中的水球淡淡地说道。

    那县城隍定睛一看,确实如此,敖显并没有收回自己的法术,水球表面一层冰冻,里面的陈清之脸色早已惨白不已,若是不抓紧时间弄出来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彻底冻死了!

    “好u,算你们狠!”县城隍二话不说,直接拿出一只玉瓶,高举着说道:“看见没,这次里面就是那数百号阴神,他们胆敢背叛我这个城隍也,原本本城隍还狠狠地给他们一个教训的,但是既然如今你开口了,那么我们就交换吧!”

    “等等!”方绍远嘿嘿一笑冲着县城隍摆摆手道:“老妖怪,你是当我们傻还是怎么的,就这么一个瓶子就想要交换那个家伙,起码也得让我知道这里面到底有没有我的同僚们啊!”

    县城隍似乎早已预料到方绍远会这么说,他冷冷地看着方绍远道:“这件事我也没办法证明,你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毕竟那么多阴神,你总不能让我一次性全都弄出来吧,这样我可没办法控制!”

    对于县城隍的说辞,方绍远也有些难办,毕竟他这边只有陈清之一个人质,而县城隍那里却有一堆。

    “喂,方绍远,到底交不交换啊,要是不交换的话,你是不是先要河神把冰冻之术先解开,若是陈清之死了,你们也休想要到那些阴神了,大不了一拍两散!”县城隍恶狠狠地说道。

    不知道怎么,方绍远突然神色一喜,他刷的一下就飞到了敖显身边,随后对敖显说道:“敖兄,还要麻烦你将这冰冻之术解开!”

    “喂,方老弟,解开可以,但是若是被他跑了我可就不负责了!”敖显提醒道。

    “没关系,解开吧,我自由处置!”

    见方绍远坚持这么做,敖显这个帮手自然不无不可,于是随着敖显的暗运法力,水球表面的结冰慢慢消失了。

    方绍远猛地一伸手抓住了水球,然后手中金光乍现,顿时水球好似被大火烘烤一般以肉眼可见的度急消融掉了。

    水球消失了,陈清之也就解放出来了,不过浑身上寒气直冒,双目依然紧闭,方绍远见状微微一笑,突然浑身上下爆出一股绝强的气息,不但县城隍见了神色大变,就连敖显也一时承受不住,身形接连后退数步这才站稳,脸色之间也是尽显骇然之色。

    只见方绍远突然一掌拍在陈清之身上,随后接二连三一掌接一掌,陈清之的身子在掌力下好似在暴风中的一叶扁舟,显得那么的风雨飘摇。

    而县城隍见状,顿时神色一紧,身形微动就准备上前,可惜敖显反应很及时,瞬间就放在了县城隍面前:“老妖怪,稍安勿躁!若是想要动手,本神随时奉陪!”(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