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谈条件
    见事不可为,县城隍只能无奈放弃,最后不得不还要后退数步防止敖显夺取他手

    而方绍远手掌表面显露出一丝丝淡淡的金光,连续以一种特殊的手法不断地拍击在陈清之身体的而不同部位,每一掌之后陈清之的身体上就会留下淡淡的金光。

    当方绍远最后一掌拍在了陈清之的天灵盖上的时候,陈清之整个人顿时身形猛地一震,双目刷的睁开,嘴巴一张开,瞬间喷吐出一件东西。

    随着这件东西的出现,陈清之就好似被抽取了精气神一般如同一团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

    而县城隍再看到这一幕,顿时双目一瞪,口中叫道:“方绍远,你好胆!”

    说着县城隍就好似疯了一般向前冲去,而敖显自然不可能放他过来,两人瞬间就交上手。

    急切之间,县城隍根本拿不下敖显,而敖显在县城隍的疯狂反扑之下也一时奈何不了县城隍。

    “住手,别打了,咱们还是好好谈谈吧!”方绍远一边用手指着地上瘫软的陈清之以及手中握着的一只木盒,淡淡地说道。

    场上动手的两人狠狠地拼了一手之后,平分秋色地各自退开数十步。

    敖显回到了方绍远的身边,他看着方绍远手中的木盒,再看看脚下的陈清之,顿时露出一丝异色:“咦,你手中的的东西是什么,用的什么手法弄出来的?”

    方绍远看了看不远处脸色阴沉的县城隍,顺口解释道:“没什么,里面装的就是被陈清之收起来的城隍大印,至于说怎么弄出来,自然是的特殊手法了!”

    敖显对于城隍大印倒是没什么兴趣,但是似乎对方绍远的手法很感兴趣,他也是识货的人,一颗县城隍的大印没什么,关键是这颗大印很明显是用一种特殊的封印手法隐藏在体内的,没有施术者的允许根本取不出来。

    而方绍远竟然简单的拍了数掌便将这可大印取了出来,这怎么可能不叫敖显心生兴趣。

    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方绍远明显不愿意多说,敖显只能暂时作罢,不过心中心暗自想道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和这位地藏王菩萨预定的弟子好好交流一下。

    “老妖怪,如今我手上可是掌握着两个你最需要的,陈清之算一个,如今还有县城隍大印,你看是不是可以将你手中的人质分两半,咱们先交易一般如何!”

    听到方绍远的话,县城隍顿时神色更加难看,他原本掌握的筹码的重要性顿时降了一半,起码方绍远可以用大印或者陈清之交换出一般的阴神。

    不过这两样东西对于县城隍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缺一不可,现在只能先争取其中一样吧。

    在仔细琢磨之后,县城隍看着方绍远冷静地说道:“好,果然不愧是本尊看重的人,这样吧,我先释放一半的人质,你将大印交给我!”

    方绍远一副无所谓的架势,但是最后他神色却忽然一变,朝着县城隍道:“不好意思啊,只大印我不会给你,陈清之我也不会给你,你现在必须将你手中的阴神全部叫出来,而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方绍远并没有理会县城隍的的狂躁,而是接续说道:“老妖怪,你别不服气,如今和我和河神二人之力绝对可以拿下你,毕竟你现在不过是一具分身,而且还是残缺的分身。”

    “我答应放走你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这与这大印以及陈清之你就别想了!”

    面对方绍远的突然变卦,县城隍脸露冷笑,他咧开嘴露出嘲讽之意:“方土地,你的如意算盘打得很精啊,什么都不费心,就全部都到了!”

    方绍远也嘿嘿一笑道:“老妖怪,我都说了,你能够囫囵出去就不错了,难道你还想要更多的!”

    说着,方绍远一指身边的敖显接着说道:“刚才河神也说了,这些阴神死了也就死了,这地府有大把的鬼差愿意过来上任。”

    “哎对了,方老弟早该这么想了,这种时候就不该心慈手软,还有就是这个老妖怪不要放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他干掉得了!”敖显顿时大敢爽快的叫嚣道。

    而县城隍在听到了方绍远的态度之后,顿时陷入深深地纠结之中,要知道无论是陈清之还是城隍大印都是他的必须得到的,但是如今的形势根本由不得他做主。

    毕竟他现在只是分身,在面对两个战力都不低他的面前根本讨不了好,硬撑下去的话说不定跑都跑不了。

    但是,他费尽心机达到这一步,这么放弃了实在是有些可惜,原本还以为手握着所有阴神的性命能够是的方绍远有所顾忌。

    可是现在,方绍远不知道为什么会看出陈清之的真实身份并且居然还能从陈清之手中取得了被封印的城隍大印。

    原本方绍远手中只有陈清之一个筹码的时候,县城隍还能和他周旋一二,但是人家现在手中的筹码已经不止一个而且看样子似乎想通了什么,变得有些杀伐果断,城隍还真是陷入两难之地。

    不过,县城隍原本就是那种不把别人性命当回事儿的人,如今方绍远也表露出这种倾向,他以己度人,觉得方绍远绝对有这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面对这种情况,县城隍此时不禁彷徨了,他这种人自己无情,但是最怕的就是别人也无情。

    方绍远此时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却仔细地看着县城隍的神色,其实方绍远这么说的目的也是为了试探县城隍的底线。

    而敖显则在一旁显得极为兴奋,他看着县城隍不停地叫道:“哎,老妖怪,到底什么决定啊,不同意的话本神可是要出手了!难道遇见一个你这样的对手,本神正心里痒痒呢!”

    方绍远对于敖显的话,并不在意,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和县城隍打心理战,而敖显在一旁挑衅县城隍,反而会使得县城隍的心理更加紊乱,让他心中的顾虑更深。

    果然,有了敖显在一旁的威慑,县城隍此时的脸色终于有些绷不住了,他这种人最考虑的就是自己,哪怕它仅仅是一个分身,也绝对具备了本尊的全部特质。

    按照方绍远这段时间对于胎石的接触,他已经感觉到这个万年的老妖心思缜密,谋划详细,但是为人太过无情。

    最典型的就是虎无风,从小被他点化,一步步指点其修行,但是为了自己的布局依旧无情的利用和抛弃他。

    那么当其面对威胁的时候,所做的第一决定必然是对自己有利的,所以,方绍远如今就是利用这个来威逼他。

    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似乎还是颇有成效的,这县城隍如今的态度明显没有一开始那么坚决。

    于是方绍远决定自己加一把柴。

    “老妖怪,这些阴神在你手中根本没什么用处,我看你还是交出来吧,至少还能保住你现在这个具分身,若是你一意孤行,这些阴神大不了我不要了,但是你绝对什么都得不到,陈清之你拿不到,大印你得不到,甚至到最后你千方百计送出来的这句分身都得玩完。”

    面对方绍远的咄咄逼人,县城隍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方绍远,你依然还是这么狡猾,你觉得你这么说本尊就信了!”

    说着,县城隍高举着手中的玉瓶厉声道:“方绍远,你看仔细了,这个里面可是整个平湖县的阴神,若是真的全部死在这里了,难道你不觉得上面会派人下来查吗,到时候救你一个幸免于难,你觉得自己能逃得了干系吗!”

    方绍远摇摇头,一脸不屑的冷笑道:“老妖怪啊,你都已经将真正的县城隍夺舍了,难道你还是不知道本土地和都城隍的关系吗,你觉得这件事都城隍会不会为我兜下来!”

    这话一出,彻底击破了县城隍的最后心理防线,毕竟若是方绍远真的狠下心来放弃那些阴神,他手不值。

    仔细掂量之后,县城隍终究还是猛地一点头道:“好吧,本尊同意了!”

    而敖显则露出一丝失望之色:“老妖怪,你,你这就认怂了?”

    县城隍听了虽然心中不悦,不过事到如今也是不得比低头,不过他自此也算是把敖显给记恨在心中了。

    方绍远见县城隍低头了,于是展露出笑容,朝着县城隍道:“好,不错,这才对嘛!这么打下去,你跑不了,咱们这边也肯定要有所损伤。”

    见方绍远说得这么坦诚,县城隍自己心中也估算了一下,现方绍远所说的这种情况基本是很大可能会生的。

    而这一点也恰好证明了方绍远在这种占据上风情况下为何还肯放走他的原因,也就是说方绍远做出这个决定是符合现在这个情况的。

    想到这里,县城隍终于下定决心接受方绍远的条件,但是他也不可能真的就这么简单的将手中的阴神这么痛快的交给方绍远,交也是要在自己确认自己安全的情况交出去。

    “方绍远,咱们就这么先往后退去,不管如何先远离这片瑞河地域,在这里本尊可感觉不到什么安全感!”县城隍轻哼一声道。(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