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自爆
    就在方绍远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脚下地面一阵猛烈晃动,整个地面竟然裂开了一道口子。『┡

    顿时,方绍远神色微微一变,接连挪腾,躲开了这道巨大的裂缝。

    不过,随即一道擎天巨手从裂缝之中冒了出来,就好似一座巨大的小山峰一般朝着方绍远压了过来。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方绍远依旧显得极为淡定,他轻轻地将县城隍朝这一边轻轻一扔,县城隍好似一颗小石子一般飞向了远处。

    而做完这件事之后,他便用用一种蔑视的神色看了看即将压顶而来的巨手。

    突然,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十分突兀的出现在方绍远手中,这柄剑黯淡无光,看上去和一般的生锈的铁剑没什么两样。

    或许是正是这个原因,从地底裂缝深处竟然传出了一声蔑视的轻笑声。

    不过方绍远却面无表情,握紧手中长剑,突然浑身上下爆出一股惊人的剑意,当这股剑意融入这柄不起眼的长剑之时,长剑也不停的震颤起来,出阵阵剑鸣,就好活了过来一样。

    而此时或许这柄异样使得巨手的主人有些诧异,竟然再次出一声轻咦,不过巨手的去势不减,依旧死死地压向了方绍远。

    这个时候,方绍远仗剑一飞冲天,整个人就好似已经和这柄剑融为了一体。

    眼看长剑就要和巨手触碰到了,突然巨手竟然化掌为拳,悍然狠狠地拍击下来。

    轰的一声,巨大的拳头终于砸在了地面,瞬间激起一圈尘土,同时一道几乎不可见的寒光一下子冲上了天空。

    当地面的尘土消散之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方绍远的身形则一下子出现在深坑。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边县城隍飞出去的方向竟然又冒出一只一仗大小的手掌,已经迅将其掌心。

    方绍远的神色微微一变,想不到这胎石的本尊竟然有此本事,真身脱离不开原地,竟然还能够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甚至还来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就在手掌已经握成拳头想要重新回到地下的时候,方绍远人剑合一,刹那间就出现在了拳头的一旁。

    “瞬移?不可能!”地下传了惊骇之声。

    而方绍远则毫不理会这一点,以一种决然的姿态挥出了手中的之剑,瞬间变斩断了拳头和主人之间的联系。

    没有了主人的操控,拳头瞬间消散掉了,而方绍远则乘势一把抓住了陈清之,随后高声叫道:“老妖怪,你就别妄想了,好好在这里等着吧,等你出关之日就是你我再见之时,到时候再一分高下!”

    说着,方绍远轻轻一抖,手中的长剑便消失了,不过就在他准备离去的时候,却听见一声深深地叹息。

    “方土地,你就这么走了,也太小看本尊了!”

    此时,方绍远却感觉到自己手中所提着的陈清之竟然以一种肉眼可见的度不断地膨胀起来,一股爆裂的气息从其体内传来。

    顿时,方绍远神色大变,立马将手中的县城隍向着远处使劲一丢。

    半空中,一声巨响震天动地,当县城隍化作膨胀成一只圆球的时候,瞬间爆炸,那威力即便已经远在数百米之外的方绍远都能感觉到皮肤的刺痛。

    此时,方绍远面色清冷地看了看早已空无一人的天空,又看了看脚底下,冷哼一声,什么时候话都没有说就这么消失在了原地。

    良久之后,裂缝处突然传来一声幽幽地沧桑的声音:“方绍远?剑修?真身?分身?呵呵,越来越有意思了!真是期待日后的在此见面啊!”

    话音刚落,地下传了阵阵轰鸣之音,地表的裂缝竟然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挤压着慢慢的合拢起来了。

    “喂,方老弟,咱们就这么站在原地等着?真的不用去追那个老妖怪了?”敖显实在是对于方绍远的淡定有些看不下去了。

    “敖兄,看来你的心性还有继续锻炼啊,这么沉不住气!”方绍远嘿嘿一笑。

    “切,方老弟,我可是为你着想啊,你这么拼命谋划不就是为了抓住这个老妖怪的分身嘛,如今到最的肉就这么废了,你不甘心吗!”敖显看着方绍远十分不解。

    “放心,这老妖怪跑不了!”方绍远十分肯定地说道。

    敖显顿时有些诧异了,这方绍远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啊,难不曾这方绍远除了他敖显之外,还另有安排。

    但是,就敖显所了解的,平湖县一带有实力能够拿下堪比洞虚境的老妖怪分身而且还能够和方绍远关系够铁的人还真没有。

    就在敖显百思不得解的时候,突然方绍远面露喜色:“来了!”

    “啊,什么来了!”敖显正准备再追问的时候,却现方绍远竟然慢慢的朝着前面走去,而很快他的前方便出现了一道身形。

    “不会吧!”当敖显看清楚来人长相的时候,顿时傻了眼,这两个一模一样的方绍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方绍远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

    就在敖显准备冲上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却现刚来的那个方绍远竟然是两手空空的,陈清之不知道去哪里了,随后竟然朝着另一个方绍远走去,两个就这么面对面的碰在了一起,随后两者就这么重合起来。

    敖显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随后一下子来到方绍远身边,不断地上下打量着方绍远,甚至还伸出手来在方绍远身上捏几下。

    方绍远一把撇开敖显的大手,不悦道:“去去去,敖兄,你这是干什么!”

    “不是,方绍远,刚才,恩,刚才那个是你的”敖显有些犹豫地问答。

    “敖兄,这个可是秘法,不能外传的!”方绍远却一下子打断敖显的话,同时一脸神秘地看着敖显说道。

    而敖显却一脸疑惑地看着方绍远,突然神色微微一变,他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当年曾经听到过的关于佛门的一门神通——三身之术。

    所谓三身即法身、报身以及化身。

    其中,一念清净心光即法身佛,一念无分别心光即报身佛,一念无差别心光即化身佛,这和道门的一气化三清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方绍远既然得地藏真传,那么能够修成三身倒也说得过去,就是不知道他这一具到底是哪一身。

    不过,随即,敖显又有了更大疑惑了,这三身之法和一气化三清一样皆是至高无上的神通,哪怕佛门很多佛陀都无法修成,这方绍远有有何德何能能够修成如此犀利的神通呢。

    不过刚才看方绍远神神秘秘的样子,显然是不希望他在这一点上继续纠缠下去,敖显也明白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愿意暴露出来,而方绍远能够在他面前暴露出这一点,就算是莫大的信任了,事关佛门的秘密,还是不要深究了。

    想到这里,敖显便不再追问,又问了另一个问题:“方老弟,怎么没看见老妖怪的分身?”

    方绍远则在过了好一会之后,这才深吸一口气道:“敖兄,这万年胎石真是不简单啊,竟然在最后关头将县城隍自爆了!”

    “自爆!难道说这是什么情况?”敖显顿时微微一惊。

    “没什么一时大意,没想到这胎石如今可以活动的范围大大增加了,让他竟然和本尊联系上了,他的本尊不愧是万年老妖怪,法力深厚,在抢夺分身不果的情况下,居然悍然将其分身自爆!”

    看着方绍远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敖显也只能默然不语,轻轻拍了拍方绍远的肩膀以示安慰。

    而方绍远则一下子抬起头来,笑着说道:“敖兄,我方绍远可不是这么脆弱的,起码我们还是灭掉了他一具分身,而且还掌握了另一具分身呢!”

    敖显这个时候也笑了,随后他指着一动不动的陈清之道:“这个我记得不是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平湖县的土地嘛,他怎么也成了胎石的分身了?”

    “若不是这家伙后来的表现实在是有些出他平常的行为,我还真是想不到胎石竟然将自己的分神分出一小半隐藏在陈清之的体内,当他预料到县城隍这个身份已经暴露了,这才悍然将陈清之夺舍。”

    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的陈清之方绍远若有所思地接着说道:“这胎石还真是厉害,知道自己县城隍的分身是混不下去了,竟然妄图让另一具分身陈清之借此机会获取整个平湖县阴神的投靠,这样的话,只要他表现出众,再借助他自身土地的身份,还有他近乎元婴的修为,说不定还真能被他继承县城隍的位置!”

    “到时候,咱们这一场可就白忙了,算是为他人做嫁衣!”方绍远的脸上露出一种佩服之色。

    “果然是老谋深算啊!”敖显在一旁听了也是不由一番感叹,随后对着方绍远说道,“不过,再厉害,不还是被老弟你给翻盘了,别说县城隍之位了,就连他的分身就损失了!”

    “这只是他和我们的初次交锋,这老妖怪的真实修为真的不简单,你我不可大意啊!”方绍远点点淡淡地说道。

    “走吧,咱么先去我那水府休息一下,顺便审问一下这小小的分身!”敖显用手一指瑞河对着方绍远说道。(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