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朝廷供奉
    “还有我!”

    “还有我!”

    随着一个个的平湖县百姓纷纷跳出来,口中高呼情愿以身代替方绍远被镇压,顿时场上混乱了。ΩΩ『

    而半空中的河神眼神之中也出露出一丝儿不悦和诧异。

    至于在场的那些阴神,有些则感到震惊,还有一些识货的却面露冷笑,因为他们看出来了站出来求情的皆为破风山集镇的百姓。

    不可否认这些人站出来之后确实颇有震撼力,但是单凭这些还远远不足以打动高高在上的河神,毕竟这方绍远为了名声居然连河神都敢斥责顶撞,即便河神迫于压力做出虚弱,但心中肯定极为不满,惩罚方绍远的想法是不可能因为这些人还做出改变的。

    而他们这些人支持陈清之的人,若是方绍远被镇压了,那么陈清之就可以上台,都时候他们自然也就鸡犬升天了。

    可惜,就在他们志得意满的之后,却现又有百姓站了出来,这一次竟然是知县。

    这一任父母官的威慑力还有影响力在这一县之地那是不可估量的,知县站了出来,那么他的那些下属面面相觑之后,自然也只能无奈站出来。

    但凡在平湖县有品级的官吏皆齐刷刷地站了出来,他们的手下包括衙役文书之类的岂能不站出来了。

    这些地方乡绅大户人家和县衙那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县衙的人都站出来了,他们又岂能跑得了。

    这人活一世啊,不可能真的无牵无挂,不和任何人有交往,这于是乎渐渐地,一个又一个平湖县的百姓慢慢站了出来。

    没多了一个,那些支持陈清之的阴神神色就难看一分,而那些中立或者偏向方绍远的阴神神色也喜悦一份。

    至于空中的河神,眼神中的怒意从一开始渐渐旺盛到后来居然慢慢的消减了,当全县的百姓皆站了出来的时候,他看向方绍远的目光之中甚至流露出了一种欣赏的意味。

    最后,在全城的百姓的注视下,河神终于缓缓开口道:“想不到方土地竟然受到全县百姓支持,这倒是出乎本神意外!”

    “好吧,既然如此,本神便免于对于方绍远的责罚,另外本神的承诺不变,这五年内依旧保你们平湖县风调雨顺!”

    听完这话,全县百姓顿时一片欢腾,一个个对着河神跪拜行礼:“多谢河神大人恩典!”

    河神一声龙吟之后,在空中盘旋数圈,随即轰然重新落入了水中。

    看着河神彻底的离开之后,方绍远也慢慢的落了下来,刚一着地,瞬间就被无数的百信围住了。

    看着被百姓们团团围住的方绍远,在场的所有阴神脑海里皆升起了一个念头:“这平湖县的城隍之位非方绍远莫属了!”

    人都是会为自己着想的,如今也看方绍远大势已成,那陈清之说是留在河神处修养,但是鬼知道什么之后才能再回来。

    更何况就算回来了,这个平湖县一把手的位置也不是他的了,故而当方绍远将百姓都劝说回去之后,这些阴神一个个上前向方绍远道喜,字里行间无不透露着恭喜方绍远城隍之位指日可待。

    最后,李登凡这个目前名义上地位最高的阴神做了总结性的言。

    “方土地,目前整个平湖县群龙无,但是县里如今百废待兴,阴司的工作不可荒废,依本巡查的意思,干脆有方土地以暂代城隍之位,主持全县大局!”

    李登凡这话一出,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对,而方绍远则微微一笑对着众位阴神说道:“在下何德何能暂居城隍之位,李巡查乃是府里派下的公差,不如由李巡查暂时主持咱们全县工作,这样也名正言顺不是吗!”

    对于方绍远的话,李登凡就当做没听见,如今他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方绍远再平湖县根本无人可及,他就算是有这心也没这个胆,若是他真敢应下来了,恐怕不出三天这县城隍的下场就他的榜样。

    在李登凡眼中,什么县城隍被妖孽附身,什么陈清之重伤昏迷,全是假的,还不是方绍远他为了坐上城隍之位搞出来了的。

    至于那个河神,不用说,肯定是方绍远请来的帮手,别人或许不清楚方绍远的底细,他李登凡可是见识过的,以方绍远的修为认识河神也不奇怪。

    唯一令他奇怪的就是方绍远这修为不去谋取州城隍之位,反对费尽心机去谋得一县之城隍,还是真是令人费解。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明白当前形势,故而他一力推荐方绍远暂代城隍之职。

    最后,在全体阴司成员的全票通过下,方绍远荣登代城隍一职,并在全体阴神的见证下炼化了县城隍大印。

    得到了城隍大印,方绍远感觉自己的神魂和正片平湖县连接在了一起,他感觉自己只要一个念头便可以达到平湖县范围内的任意一处地方,甚至连平湖县地头上到底有多少人都一清二楚。

    当他的神念扫视到破风山上的时候,便立刻感应到四处强大的气息,其中有个气息是混在一起的,显然是和尚还有道士,另一个则是虎无风,至于地下的那个最为强大,自然是万年胎石本尊了。

    和尚还有道士还算克制,虎无风仅仅赶走这股神念,唯有胎石竟然掐灭了方绍远的这缕神念,令方绍远神魂微微一颤。

    还真是报复心极强,方绍远微微一笑,对于胎石的评价又多了一个。

    这大水退去,原本的地方自然是一片废墟,不过方绍远却传信给破风山集镇的百姓,令他们出钱出力帮助那些失去家园的百姓重建家园。

    如今在破风山集在的百姓心中,方绍远就是唯一的神,大家对于方绍远的话是言听计从,于是乎不论是粮食还是钱财,亦或者其他材料源源不断地从破风山集镇运向了被大水淹没的地方。

    面对这种情况,即便是平湖县的县令也不得不说自己当初的决定还真是太明智了,不但借此机会获取了名望,而且获得了那个差点被河神惩罚的阴神的友谊。

    要知道,那个叫做方绍远的土地说了,只要自己支持他做上平湖县城隍的职位,他就会为他和当朝莫大学士牵线搭桥,到时候官途便会坦荡无比。

    而这位方土地为表诚意,竟然真的弄来了莫大学士的亲笔信,信中说了,只要他肯尽心配合方土地,一年之后便可进京做上巡查御史一职。

    要知道这御史和知县同样是七品,但是这御史的格调可就比知县不知道高多少了,一旦在御史位置上待个三五年,一旦外放起步就是五品知府,可比他在知县位置上苦熬强太多了。

    如今,这方土地还真是给力,他早就知道平湖县最穷的地方如今已经在是最富裕的地方了,而且就是在土地方绍远的带领下致富的。

    这方绍远在破风山集镇就是天,如今这位方土地不予余力的支持灾后重建,在明面上就是他知县的功劳,绝对给他政治上加分呢。

    吴知县此时也知道方土地这么给力,他自然也要投桃报李,于是一封奏疏直接递到了朝廷之上。

    在奏疏上,吴知县直接夸赞当地土地方绍远显灵,深受本地百姓尊崇,希望朝廷能够加封方绍远为平湖县城隍。

    吴知县,像他这种算是间接表示有祥瑞,并且朝廷中还有大佬支持,不用说肯定会通过,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提前便准备册封礼仪所需要的物品。

    出乎吴知县意料之外的是,他的奏疏才出去不到十天的时间,朝廷册封方绍远为平湖县城隍的圣旨便下来了。

    要知道这平湖县距离天命城可不近,这一来一去至少也要二十来天的时间,怎么会这么快呢。

    不过当他看到送旨的竟然身穿身着便装,不过一身仙气缭绕,顿时明白原因了,原来朝廷竟然派来了大内的供奉出马,这些供奉可都是仙家人物,那可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这么快就到这里也是说得通了。

    “供奉大人,鄙县已经准备上房,请您好好休息一下!”吴知县知道这供奉的厉害,自然不无奉承的说道。

    岂知这位看上去极为不到三十岁的供奉居然轻哼一声直接问道:“不急,本真人想要见一见这一次被册封的土地方绍远,派人带路!”

    吴知县见状,只能唯唯诺诺地应下来,然后赶紧叫来一个对当地极为熟悉的衙役,吩咐他带着这位一脸傲气地供奉前往破风山集镇的土地庙。

    看着离去的供奉,吴知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现这次前来宣旨的供奉似乎脾气不小,而是似乎还对方土地的态度颇为不友善,他真担心这位供奉会和方土地打起来。

    不过,面对这个情况,吴知县也是束手无策,毕竟一个是阴神,一个是修行者,这两者都不是他可以管束的。

    现在他只能祈求这方土地和朝廷的供奉二者之间能够相互克制一下,千万不要打起来,他这小小的平湖县城实在是经不起再大的波澜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