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比试
    送走了龙湛杰,方绍远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叶天麟的出现实在书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Δ

    当初他准备将被胎石夺舍的县城隍拉下马的时候,就已经计划了一切,早在行动之处就已经通过6判那里使用了地府的传送阵直接去了天命城一趟。

    在天命城,他手持6判的印信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莫府见到了多日没见的莫熙芸。

    此时的莫熙芸气色好了很多,当她见到方绍远的时候,显然表现除了莫大的惊喜。

    而当方绍远提出希望老丈人能够出面,通过朝廷来册封他为平湖县城隍的时候,莫熙芸二话不说便答应了肯定会说服他她老爹。

    是夜,莫熙芸是依偎在方绍远的怀中慢慢睡去的。

    第二天,方绍远甚至在莫熙芸的引荐下还见了自己的老丈人一面,两人就一些话题进行了深刻的讨论。

    虽然,莫大学士虽然对于女儿竟然始终无法忘怀一个早已死去的人有些不满,但是看到如今女儿又重新恢复活力,对此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且莫大学士本人则对于方绍远这种死后成为阴神似乎表现了出不小的兴趣,或许这位老大人也看自己年事已高,想要谋夺地府的差遣。

    若是女婿的位置越高,对他也越有利,而且他也从女儿口中得知当初黑白无常都来了,还是女婿出手阻止了,哪怕是高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莫大学士,对此也是惊异不易,毕竟莫大学士终究还是凡人一个。

    所以,有了这莫大学士的一力推荐,方绍远相信自己获得朝廷册封的可能极大,而一旦有了朝廷的册封,无论是地府还是天庭就不会有理由在派遣新的县城隍。

    不过,这送圣旨的人似乎对他态度极为不友好,但是方绍远自问没见过这个叫做叶天麟的家伙,那自然也谈不上得罪了,不知道为何这家伙一看到自己就满脸的不爽。

    虽然以方绍远如今的修为根本不畏惧一个小小的元神境修士,但是这叶天麟终究是朝廷的供奉,而且家世也算是显赫,莫名其妙的获得其敌意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

    而方绍远从叶天麟留下的话中也听出来他对自己的敌意似乎来自于一个人,但是至于这个人到底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方绍远也不会傻乎乎地跑过去直接询问叶天麟,按照他的估计,这叶天麟明显是来找麻烦的,想必用不了多久还得过来,到时候应该就会知晓答案了。

    第二天,县里面正式举行了官面上的册封大典,吴知县组织了大量的人手将这个大典搞得热热闹闹的。

    这圣旨分为两份,一时阳旨,一位阴旨,吴知县手中的自然是阳旨而方绍远从叶天麟那里得到的就是阴旨。

    当吴知县捧着圣旨宣读了方绍远正是成为平湖县城隍之后,这阴旨和阳旨便算是合二为一了。

    方绍远便感觉冥冥之中有一种感应,自己仿佛和平湖县有了一个深层次的联系,自己这个城隍得到了天地的认可,算是合法继承上任城隍的位置了。

    瞬间,方绍远的身上的官袍便改变了,一身红色七品县城隍服饰,果然感觉很不一样,那些八品九品的阴神再看方绍远的时候,眼神都变了,流露出一丝敬畏。

    在接受诸位属下的庆贺的时候,突然一声冷哼传来,众位阴神皆神色微微一变。

    “方土地,县城隍这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的,想要坐稳了的先通过叶某的考验!”

    随着这一声的到来,一股巨大的气流从外窜了进来,瞬间便使得大殿之中的阴神站立不稳,就连修为最高的李登凡都连连后退,差点没一屁股坐下。

    来人修为极高,所有阴神皆心中一惊,而那些当初支持陈清之的阴神此时甚至在暗想,这小好了,来了砸场子的了,方绍远这回算是要栽了。

    不过方绍远神色不变,当他看到来人正是叶天麟的时候,竟然微微一笑道:“原来是叶供奉大驾光临!诸位,来,本城隍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么大卫国修行界的翘楚,青年才俊,来自易月山叶家的叶天麟!”

    方绍远边说变站起身来朝着叶天麟走去,同时继续介绍道:“诸位可别看叶公子年轻,仅仅三百年变修成了元神之境,如今那是我大卫国朝廷的供奉,将来注定是要成仙得道的!”

    一听这方绍远这么介绍自己,叶天麟顿时目光更加冷峻,这方绍远看似在夸赞解释自己,但是其语气就好似在介绍一个后辈一般,这不是明摆着占他便宜吗!

    不过叶天麟到底是世家子弟,并没有立刻作起来,他已经想到这方绍远既然对他如此了解,那么还敢这么和他说话,自然是有所依仗的。

    而方绍远的修为在叶天麟看来是不值一提,那么方绍远所依仗的肯定就是他的后台了。

    尽管来之前,叶天麟就已经调查过了方绍远,得知方绍远原本乃是大卫国前段时间英年早逝,沦为天命城笑谈的那位佥都御史,虽说状元出身,但是其在修行界似乎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这才放心前来找茬。

    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他的情报有误,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这方绍远在虚张声势。

    而方绍远看出了叶天麟似乎气势一滞,同时面露一丝犹豫之色,顿时明了他的想法,于是淡淡地说道:“叶供奉,方某自问从未见过和招惹你,为何你一来便如此针对方某呢?”

    叶天麟冷笑一声道:“方土地,想要知道嘛,可以啊,只要你打赢了叶某,叶某自然如实相告!”

    “这?”方绍远顿时语气一滞,神色之间显示出极为矛盾。

    叶天麟见状,顿时安心不少,看来这方绍远也是水的很,估计刚才也是虚张声势居多,自己才稍稍强硬一点,他便软下来了。

    于是叶天麟自傲地说道:“这样吧,方土地,叶某也不为难你,看你是金丹境的修为,那么叶某便自封修为,以金丹境的修为来和你一战,这样就没人说叶某欺负你了,很公平吧!”

    此时,听了这话,绝大多数的阴神面露一丝愤愤之色,毕竟这叶天麟乃是元神境,即便自封修为,其实际战力甚至可以堪比元婴,这让同为金丹的方绍远根本无法战胜。

    不过在场之中,唯有数人面露异色,正是李登凡一行人巡查小组的成员。

    这些人可是知道方绍远真是修为的,那可是连破风山的妖王都要畏惧三分的家伙,这叶天麟竟然如此说,还真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而李登凡更是深有体会,这方绍远当初数月前何其一战的时候不过才区区金丹境,如今堪比洞虚,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由此修为,那个什么三百年修成元神的叶天麟在面前就是个渣渣。

    如今渣渣居然还大言不惭说是自封修为,这简直就是找虐!

    叶天麟哪里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的,他还真是说到做到,浑身山下气息瞬间慢慢地减弱,最后变得和李登凡差不多。

    方绍远见状,也是面露诡异的笑容,他看着已经自封修为的叶天麟,再次问道:“叶供奉,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吗?”

    “不错,怎么,方土地害怕了!”叶天麟傲然的说道。

    摇摇头,方绍远再次说道:“恩,叶供奉,若是不介意的话,不如咱们区一处僻静的地方比试吧,这里似乎不太合适!毕竟这里可是城隍庙,若是因为你我损坏了其中的东西,你是不怕,但是万一上头追究下来,我可担待不起!”

    虽然方绍远这么说,但是在叶天麟心中,那绝对方绍远在示弱,什么害怕担当不起,还不是担心打不过自己,害怕在下属面前出丑呗。

    不过转念一想,叶天麟还是点头道:“好吧,既然方土地这么说,那你就挑一个僻静点的地方吧!”

    此时,叶天麟暗道,自己这么做既能见方绍远打趴下,又能够彰显自己的风度,这样应该会在她面前加分不少呢。

    方绍远可不管叶天麟是怎么想的,他见叶天麟同意了,便直接开口道:“叶供奉,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去瑞河边上比试吧,那里人少,不会伤及无辜!”

    这叶天麟刚要答应,突然转念一想,不对啊,按照手头的信息分析,这方绍远似乎和瑞河的河神之间有什么关联,难道说这河神就是方绍远的后台。

    这一瞬间,叶天麟迟疑了,随后他目光闪烁地看着方绍远说道:“方土地,我看还是换个地方吧,你毕竟修行土属性功法,在水边的话,还是比较吃亏的,在下可不是那种占便宜的人!”

    方绍远暗自好笑,他在叶天麟眼中乃是金丹境,这叶天麟以元神境的修为欺负一个金丹境已经是既不要脸的行为了,现在居然还说什么不占便宜,简直无耻到极致了。

    于是,方绍远微微一耸肩膀问道:“既然如此,那么咱们就去破风山上吧,那里人烟稀少,最多也就会出现一些小妖怪,向来对咱们双方都极其公平!”

    破风山叶天麟是知道的,那里确实不错,于是他便点头同意了。(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