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故技重施
    看着离去的二人,众位阴神皆议论纷纷,在他们看来这次新任城隍方绍远似乎刚上任就要栽一个大跟头了。『

    而李登凡等人在听到破风山三个字的时候,脸上流露出一股怪异的神色,当初他们可就是听了方绍远的鬼话,上了那个破风山,结果非但没能搞定方绍远,反倒是被山上的那些妖怪吓破了胆。

    当然,这叶天麟跟他们肯定不一样,一般的而要妖怪还真吓不住这个元神境的修士,但是那个破风妖王可不是玩笑的,真想看看这个叶天麟下山的时候是个什么模样。

    叶天麟看着方绍远在前头慢慢走着,顿时冷笑一声:“方土地,怎么走的这么磨磨蹭蹭的,这样吧,叶某先行一步在破风山上等你,希望方土地莫要让叶某就等!”

    看着消失的叶天麟,方绍远不由摇摇头,这就是修行世家的嫡系子弟,也太沉不住气了,也罢,就让山上的小妖先挫挫他的锐气。

    没一会,当方绍远慢慢来到破风山脚下的时候,却听到山上传来了一阵阵呵斥和打斗的爆鸣声。

    抬头看了看山上,方绍远便现这叶天麟正大展神威,和一帮大小妖怪斗得正欢,而地上已经躺了一地的小妖。

    看到这一幕,方绍远笑了,这虎无风从来就不是个吃亏的主儿,他的手下被人收拾成这样,他岂能不亲自为他们出头。

    叶天麟此时越大越心惊,要知道一开始的时候当他现这破风山上竟然还有巡山的小妖,而且修为不过区区金丹,顿时有些惊喜,想不到这地方居然还能捞些外快,这金丹再小也是肉啊,他自己用不上,但是可以弄些回自己的族中,送给自己的族弟族妹,也能博取族中子弟的支持。

    而且随着妖怪数量的增加,叶天麟越来越兴奋,因为已经出现元婴境的妖怪了,此时他已经忍不住解开封印先准备拿下这些妖怪,取得他们的元婴,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即便是他自己本人也用得上。

    当然,叶天麟也不是蠢蛋,这小小的破风山出现这么多妖怪,肯定是一个有组织的妖怪团体啊,起码还有一个妖王之类的。

    而方绍远之前一直都是这个破风山的土地,他不可能不知情,现在他提出要在破风山比试,肯定是存了要用妖怪消耗甚至逼走自己的心思。

    而这里已经出现了三个元婴了,而且有一会没有在增加,想来这里的妖怪修为最高的也就这三个元婴境了。

    不是叶天麟大意,而是在他看来,这破风山实在是太小了,按照以往的惯例,方圆五百里的山脉才会出现元神,千里以上的合体乃是洞虚,这破风山能出三个元婴已经是极限了。

    若是这个地方没有万年胎石,没有虎无风的话,还真就是如同叶天麟所预料的这样,三个元婴就是极限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就在叶天麟大杀特杀的时候,一阵狂风顿起,霎时间飞沙走石,一声振聋聩地虎啸从破风山深处传了出来。

    而叶天麟神色猛然之间突变,原本准备斩杀妖怪的手也缩了回来,一脸警惕地做出防御姿态查看着四周。

    方绍远见到这一幕,会心的一笑,慢慢踱步好着破风山中走去。

    此时的叶天麟好似站立在瀑布之下,那个强大的虎威源源不断的铺天盖地地朝着他压了过来,让他已经产生了一种深深地绝望。

    叶天麟这个时候脑海了升起了唯一念头就是:“糟了,中了和方绍远的诡计,这次怕是要死定了!”

    不过就在叶天麟坐以待毙的时候,突然感觉浑身一轻,那好似惊涛骇浪般的虎威竟然一下子好似退潮一般,瞬间退去得干干净净。

    心神猛然一放松,叶天麟整个人就升起了一种身体仿佛被掏空的感觉,一个站立不稳,腾地一下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感受着这天地之间的新鲜空气,叶天麟不禁感叹这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真太棒了。

    作为世家名门子弟,原本不应该爆粗口的,但是这一次情况不同,叶天麟实在是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方绍远,这种小把戏以后不要再耍了,本王不是你手中的刀,想要威慑谁就威慑谁!”。

    耳边突然响起一道不满的的声音,方绍远的脚步微微一滞,随后摇摇头轻笑一声,想不到这虎无风居然虚晃一枪跑了,这倒是有些不符合他的性子。

    不过,随后一想,再过个把月就是胎石出世之日了,这虎无风恐怕也没什么心思管理自己的队伍,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静修,慢慢逐步解开封印,直到最后一日的到来。

    既然这头老虎指望不上了,那就只能自己亲自出手了,希望这叶天麟能够给他一点惊喜。

    等方绍远看到叶天麟的时候,他此时正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调息,明显一副虚耗过度的模样。

    “咦,叶供奉,你这是怎么了,脸色不是很好看啊,是不是病了啊?”方绍远一本正经地关切地问道。

    叶天麟仅仅翻了翻眼皮子,并没有搭话,又过了好一会,慢慢吐出一口浊气之后,叶天麟这才缓缓站起身来,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看着方绍远。

    “叶供奉,要不是改日再比啊,本城隍看你确实神色不太好,想来应该是长途跋涉再加上水土不服造成的吧!”

    对于有方绍远话,叶天麟严重怒意更盛,这叫什么话,他叶天麟堂堂元神境的修士,早已经脱离了凡胎,百病不侵怎么可能会生病,还水土不服,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不过,叶天麟自问乃是一个高傲的人,他不能说自己其实是别一头妖怪给吓成这样的,否则他哪里还有脸再找方绍远比试下去。

    可是,在这里比试的话,若是动静大了再把那妖怪招来可就不好了,虽说刚才这妖怪不知道什么原因放过他了,但是谁能保证他下次就还会手下留情呢。

    只是,现在这种情况更换地址岂不是有些示弱,而取消比试的话,似乎又颜面大损,一时间叶天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方绍远。

    方绍远此时已经传出来叶天麟此时的状态应该还行,毕竟那虎无风仅仅以精神威压吓唬了他一下,但是这叶天麟似乎对此顾虑重重,应该是担心虎无风再次冒出来,但出于面子又不知道该怎么取消比试或更改比试地点。

    于是,方绍远看着叶天麟有些戏谑地问答:“叶供奉,若是你没什么问题的话,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这话说得叶天麟顿时脸色微微一白,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俗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到时候那虎妖再出来,方绍远死了就死了,但是他叶天麟,名门世家子弟,前途大好,是注定要成仙得道的,怎么能在这个地方葬身妖腹之中呢。

    更何况,经过了被那虎妖的威慑之后,叶天麟感觉自己的心神实在是不稳,这太状态不佳,又要自封修为在和方绍远比试,似乎胜算不再是百分之一百了,万一失败了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最终,叶天麟下定决心,这面子和小命都要保住,唯有一个办法,于是叶天麟轻咳一声,看着方绍远,将手一抬摆了摆说道:“方土地,叶某想了想,你不过是金丹而已,而叶某已经是元神境,就算是叶某自封修为,轮战力叶某也不亚于元婴,和你比试实在胜之不武啊,所以叶某想过了,还是决定放弃这场比试了!”

    说着,叶天麟不待方绍远回答,高昂着自己的头颅,一副我很高尚的模样一步一步地走下了山。

    而当叶天麟经过方绍远身边的时候,仿佛感觉到方绍远看向他的一样的眼神,顿时激得他脸颊通红。

    高调地要比试,现在居然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叶天麟搞什么啊,难不曾被虎妖这么一下,就把胆吓破了,这所谓的名门世家的子弟就这么个德行,这也太令人失望了吧。

    叶天麟不打了,这方绍远自然不可能哭着喊着追上去求着他打一场吧,于是朝着山中深处看了看,张了张嘴,随后也下山去了。

    而没一会功夫,虎无风便显露了身形,不过他的神色之间不是很好看,因为他从方绍远的嘴型中看出了两个字“谢谢”,也就说他这次又被方绍远利用了一把,就好似上次见那些阴神一般。

    下了山的叶天麟想着那一脸淡然的方绍远,突然心中不由升起一丝疑虑,这破风山上有妖怪,而且还是成群的,有规模有组织的,其领头的妖王修为至少也是合体期,他方绍远作为曾经的破风山土地不可能不知情。

    那么这方绍远为什么明知道这山上有这么厉害的妖怪,还敢约自己上山比试呢,难道他就不怕妖怪吗,亦或者他根本就是和妖怪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叶天麟现自己似乎上了这方绍远的恶当,自己的一系列举动根本就是落入了方绍远的算计之中。

    但是这个时候再去找那方绍远的话,那他叶天麟岂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嘛,真是太可恶了,叶天麟不由恨恨的一掌拍在身旁的一块大石头上,瞬间将其拍成粉末。(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