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地阴山河阵
    待叶天麟看见方绍远走出了破风山,顿时双目之中充斥了怒火,一种上去将其痛扁一顿的想法腾地一下就窜了出来。『┡

    不过,当他的眼睛触碰到方绍远的眼神时,不知道为什么,那张挂着平静笑容的脸竟然令他油然生出一种不知名的畏惧感,就好似在方绍远这具弱小的身躯下面隐藏了什么洪荒巨兽一般。

    一直到方绍远从他身边经过,并且向他打了声招呼之后,叶天麟才缓过神来,顿时脸上像是火烧一般烫手。

    想他叶天麟一介元神大修,碰到方绍远这种金丹境,平日里连正眼都不带看一下的,如今却因为一时心神失守,却在内心中对其产生了恐惧感,简直就是生平的奇耻大辱。

    “喂,小方子,你这样做真的好吗,先是被那老虎吓唬了一番,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如今你又吓他一次,本剑灵估摸着这小子的心神恐怕已经被你撕开了一道口子,这辈子看见你都很难再有胆子出手了!”

    对于小幽的话,方绍远轻轻笑了笑:“这种所谓的修行世家弟子,出身好,天资高,修行快,尾巴都要翘上天了,最为难缠!”

    “跟他比试,若是他赢了,自然会更加趾高气昂,对待我的态度肯定变本加厉,若是他输了,肯定不服气啊,还得接着提出比试,不答应就会一直缠着,知道他赢了,又会变成第一种情况,我烦!”

    “原本还想存着借助虎无风之手将其重伤之后再出面救下他,谁知道现在的妖怪都学精了,居然只是吓了他一下,没办法,只好我自己动手了!”

    当方绍远回到城隍庙的之后,现所有的阴神竟然都全站大殿之中,一个个眼巴巴地朝着外面看去。

    在他们看到方绍远回来之后,顿时更加精神,一个劲儿地朝着方绍远身后看去。

    方绍远冲着阴神摆摆手道:“别看啦,叶供奉还在后头,也不知道会不会来了!若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大家散了吧!”

    等了好半天,居然就这么一个回答自然不会让阴神们满足啦,或许是方绍远初登城隍之位,威信不足,那些阴神竟然一个个围了上来纷纷问道:“方土地,哦不,方城隍,不知道这次你和叶供奉的比试谁赢了?”

    “好了,好了,这比试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方绍远将会继续担任这平湖县的城隍,大家都各就各位,好好做好本职工作!”

    看到一个个阴神还不甘心,眼神中充满了求知,方绍远突然浑身金丹境的气息一散开,双目一瞪:“还不退去!”

    这一下好了,顿时这些阴神仿佛受到极大的惊吓,如鸟兽散。

    而这个时候,李登凡才晃晃悠悠地走了上千,冲着方绍远贺喜道:“方城隍,恭喜啦!”

    对于别人的祝贺,方绍远自然是笑纳的:“李巡查客气了!”

    “方城隍,其实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李登凡突然神色一正,好似想说什么较为严肃的事情一般。

    方绍远也是有些好奇,口中淡淡地称道:“但说无妨!”

    “方城隍,那叶天麟到底是来自朝廷的供奉,而且还是世家子弟,背景深厚,这次方城隍若是将他吓得不轻的话,恐怕难以向其家族交代!”

    虽然对于李登凡所说的话不太在意,但是终究是为自己好,方绍远便点点头:“放心,本城隍有数,其实今日根本没有打起来!”

    见方绍远这么说,李登凡顿时明了了,什么没打起来,分明是这叶天麟被吓破了胆而已!

    送走了所有的阴神,包括守卫等等,方绍远看着空空如也的城隍庙,注意到那座城隍像,二话不说,一挥手将其吸来,同时以阴火煅烧,很快就将这座城隍神像化作了自己的模样。

    看着新鲜出炉的神像,方绍远满意地点点头,将其归为之后,便一步一步地好似踩着台阶一般走到了神像面前。

    待方绍远一步踏进神像之中,身形好似波纹荡漾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呵呵,这城隍的待遇和土地就是不一样,这在阴间的投影就是比土地庙恢弘很多。而且这里的阴灵之气也浓郁很多了。”方绍远看了看自己这段时间要待的地方,点点头笑着说道。

    “小方子,这地府和阳间的官府一般,七品是一道坎,七品以下待遇那是差得很,说句难听点的,这个世上每天不知道会死多少七品以下的阴神,地府根本不会过问的。而七品以上则不一样,一般而言没有除非有深仇大恨,一般不会对七品以上的阴神下死手的。”

    “至于说着阴气的浓郁,那不过是地府给七品以上阴神的福利而已,这投影之下可是引来了一道阴泉,有阴泉在就会源源不断的有阴灵之气传来。”

    听了小幽的介绍,方绍远感觉自己又涨见识了。

    “小幽,现在我已经坐上了县城隍的位置了,你应该可以说说为什么要我争夺这个位置的理由了吧!”

    “嘻嘻,小方子,别急啊,听本剑灵慢慢道来。”

    新官上任三把火,不过这信任的平湖县城隍方绍远上任三天了,除了第一天弄出一个不知所谓,神神秘秘的比试之后,便再无任何动静,每日就是没事儿到处转悠,一副悠闲的样子。

    而那些阴神见方城隍似乎也没什么动作,原本提着的心也慢慢放了下来,并且这方城隍一上任,原本那些整日搞得他们鸡飞狗跳的巡查小组似乎偃旗息鼓了,整日最多就是此处看看,做做样子,对于他们的工作不做任何评价,这样的日子倒也挺悠闲的。

    “小幽,这是最后一处了,我可是听你的话,将我麾下的最强的那些信徒都安置下来了,你说的这个什么地阴山河阵真的有你说的那么有用?”

    “放心好了,这地阴山河阵可是属于地府之中最顶级的阵法之一,范围可大可小,而一县之地就是其最低的布阵要求。”

    “这平湖县有山有水,你按照要求布下了八八六十四个点,一旦有需要便可以以城隍大印为阵眼启动这个阵法,这每一个阵点上的阴神便会以阵法为基,源源不断的汲取阵法笼罩范围内的山河之力为你所用。”

    “若是面对仙人的话,这一县之地的山河之力或许不算什么,只手便可覆灭,但是你面对的不过是尚未成仙的对手而已,再强又能强到什么地步呢,一旦这大阵开启,你就可以从这八八六十四个点上源源不断的攫取这平湖县一县之地的山河之力,起码是你战力提升至少一倍!”

    听到这,方绍远顿时眼前一亮,以他目前的境界想要在短时间内更进一步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单凭这个大阵便可以使得他的战力提升一倍,这是天大的喜讯,真不枉他一番心思谋夺了县城隍之位。

    “对了,小幽,布阵的点不会被那几个家伙现吧,他们可都是精得很,尤其是那个万年胎石,可别被他看穿了。”方绍远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严肃地问道。

    “放心吧,这地阴山河阵只要没有启动,根本没有任何异常之处,除非他们精通此阵,或者达到了仙人的境界,否则即便他们站在这个点上也不会被他们现的。”小幽非常自信地回答道。

    叶天麟在现自己根本无法面对方绍远的时候,便知道此行的目的已经失败了,但是就这么让他灰溜溜地回去他也不甘心。

    最后他突然想到了这方绍远应该有何妖怪勾结的嫌疑,于是叶天麟心中一动,没有回天命城,而是直奔自己的家族所在地易月山。

    这易月山地处郴州,乃是兴州相邻的一个州,以叶天麟的脚程不到一天的时间便赶到了。

    这叶天麟在叶家可是嫡系子弟中最为出彩的一个,自从修成元神之后便成为了大卫朝廷的供奉,甚少回到家族,在叶家可以算是一个传奇。

    如今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传奇竟然回来了,顿时令叶家的小辈们喜出望外,一个个争着出来见一见。

    叶天麟难得回来一趟,立马惊动了叶家的长辈,顿时一个白胡子老头冲了出来,将晚辈们呵斥了一顿,随后便笑着领着叶天麟去了家族的议事堂。

    叶天麟也不是傻蛋,他自然不可能说自己被一个区区金丹吓破了胆,按照他的说法,这破风山上竟然出现了合体期的大妖,肯定是其中隐藏了什么重宝,否则以破风山的大小,根本不足以支持一个合体大妖的修行。

    而且据他观察,这个信任的平湖县城隍方绍远似乎和这破风山上的大妖有瓜葛,应该知道不少内情,不过他担心打草惊蛇,没有轻易动方绍远。

    对于叶天麟的说法,家中的长老保持了慎重的态度,他们并没有气势汹汹地就赶过去,而是先派人去破风山探查情况。

    至于叶天麟,对于长老的决定倒也无所谓,反正他将的都是事实,这破风山上存在至少合体期的大妖确实不同寻常,族中派去的人肯定会现这一点的。(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