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叶苍茫
    “启禀城隍大人,破风山方向传来巨大的动静,仿佛有高人在此交手!”平湖县的日游神站在大殿之中对方绍远汇报道。

    “恩,本城隍知道了,你且退下吧!”方绍远淡淡地应道。

    要知道最近这破风山三番五次传来这种动静,而每次日游神汇报之后,前任的县城隍都是不置可否,如今新任的方城隍也是这样,他倒也一点都比奇怪,微微行了一个礼便离去了。

    过了一会之后,方绍远微微一点头,若有所思道:“如今这破风山上能够造成如此大动静的无非就是那三方,但是都到了这节骨眼上了,他们照理应该都是养精蓄锐,而非大打出手,莫非山上出了什么变故?”

    随即,方绍远神色一动,倏地一下就消失在原地。

    平湖县郊外,一道消瘦的身影踉踉跄跄地向前冲去,时不时还回头观望着,神色之间充满了恐惧。

    突然,这道身影一下子停住了,因为他的面前站着一个人,一个非常年轻的人。

    “什么人,为何拦住我去路?”那人冷冷地质问道。

    不过随即,他现了这年轻人所穿的服饰,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神色一变:“看你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一个七品阴神吧,莫非你就是这平湖县的县城隍方绍远?”

    “想不到我一个小小的县城隍居然还能被你这样的合体期修士知道,难道我方绍远已经这么出名了?”

    “少废话,既然知道叶某的修为,还不退去,我易月山叶家可不是一个小小县城隍可以招惹的!”叶姓老者双目微微一眯,断然喝道。

    方绍远摇摇头,轻蔑地看向叶姓老者:“我当时那位人物敢在破风山上撒野了,原来是易月山叶家啊,看来这叶天麟有些不厚道啊,自己无能,居然向家族求援,实在是太令方某失望了!”

    “叶家人自然有叶家人庇佑,天麟在外面受人欺负,自然需要我这个叶家长辈被他出头了!”叶姓老者很自然地说道。

    方绍远则呵呵一笑:“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可惜啊,这老的似乎也不济世,居然被人打得狼奔豕突的,可笑之极啊!”

    叶姓老者顿时大怒:“叶某到底怎么样不用你和小小阴神做出评价,你若再不离去,休怪叶某辣手!”

    方绍远一副我好怕怕的表情,随后神色一正道:“说吧,这次来破风山到底是想干什么,说出来,还能活命,否则唯有一死尔!”

    顿时,这话一出让那叶姓老者暴跳如雷,想他叶苍茫身为叶家五长老,合体境的大修士,哪怕在整个大卫国的修行界也是颇有声誉的,哪怕是洞虚境的修士也不会在他面前如此无礼。

    如今被这个小小金丹境的阴神如此羞辱,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叶苍茫神色猛地一沉,直接一闪身就冲向了方绍远。

    在他看来,一个小小的金丹境,还不是手到擒来,若不是看在地府的面子上,他这一击就要了方绍远的性命。

    不过,叶苍茫也算是被自己的晚辈给坑了,在叶天麟口中,这方绍远不过是一个勾结破风山大妖的小小阴神,不足为虑,他根本没有对族中长者说出他自己仅仅被方绍远一个眼神就吓得从此不敢直面方绍远。

    若是将这个情况说出来,叶家之中的那些长辈们或许就明白方绍远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所以,在深受重伤之下的还贸然出手额叶苍茫就悲剧了,还没被近身,便没有任何反应地被方绍远拿下了。

    当叶苍茫回过神来的时候,却现自己浑身上下法力已经彻底被封,包括自己的元神。

    这个时候,叶苍茫才明白过来,眼前这个显得极为年轻的县城隍并没有他看上那么无害,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要说县城隍了,就算是州城隍也不可能有你这样的修为,能够一招就拿下老夫整个大卫阴司唯有那都城隍凌涣然!”叶苍茫厉声问道。

    “恩,叶家老头,姑且这么称呼你吧,你起码漏算了一个,那就是6之道6大判官,以他的修为,别说你这个状态了,便是全盛时期空怕想要拿下你也就一招的事儿!”

    “6之道,你竟然直呼其名,你到底是谁,说出来,也好让老夫死个明白!”叶苍茫面露惊异之色,不甘心地问道。

    方绍远摆摆手,很平静地说道:“我就是我,平湖县的城隍,如假包换!”

    叶苍茫也是老江湖了,他看得出来,方绍远在身份的事情上并没有撒谎,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年轻的过分,修为高得过分的家伙真的仅仅是一个区区县城隍。

    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叶苍茫更加的接受不了,在他看来,这地府不过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已,什么时候奢侈到一个洞虚境的阴神来做区区七品县城隍,这在酆都大帝在位的时候或许可以,但是现在吗,只能呵呵了。

    “怎么,还不相信嘛,我这个县城隍之位可是叶天麟专程从天命城待着朝廷的圣旨宣布之下得到的,真的不能再真了!”方绍远笑嘻嘻地说道。

    此时,叶苍茫的脑子唯有一个念头:“想他合体后期的修士,先是在破风山上被一只修为才合体初期的虎妖重创,紧接着又被看上去不过金丹境的七品阴神被一招制。自己不过才百年不出门,难道这个世道就已经变得这么危险了!”

    “好吧,老夫既然落入你的手中,那么阁下有什么条件只管提吧!”叶苍茫仿佛认命了一半,把头一低慢慢说道。

    这一幕倒是有些出乎方绍远的意料之外,在他看来,这叶家的老头好歹也是合体期修士,怎么如今看上去这么脆弱,不就是白抓住了嘛,也不至于这么快就认怂了,起码也得强硬几个来回啊。

    不过怎么样,这结果到底又多出乎意料,但是说到底还是蛮不错的,于是方绍远便看着叶苍茫问道:“老头,以你的修为在叶家地位应该不低吧,什么职务啊!”

    叶苍茫头也不抬地回道:“老夫叶苍茫,现为叶家的三长老!”

    “嚯,看样子本城隍也算是抓住一条大鱼啊!好吧,那就说说你来这破风山的目的吧!本城隍还真的很好奇,这破风山不过是区区一座小山而已,怎么会值得派你这样的长老来此呢!”

    闭上双眼,叶苍茫似乎在衡量利弊,默不作声,而方绍远倒也不急,反正这老家伙在手,而且他也隐隐猜到或许是和已经走掉的叶天麟有关。

    最后,叶苍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看着方绍远道:“老夫这次前来其实乃是为了破风山上传闻一件重宝!”

    神色一动,方绍远随即便问道:“这个传闻是不是叶天麟告诉你们的?”

    “咦,你怎么知道的?”叶苍茫猛地一抬头问道。

    “哎,看来这个叶天麟没有跟你说实话吧!我来猜猜看,他是不是这样跟你们说的,这破风山如此知晓,竟然会如此修为的大妖,肯定藏有重宝,否则妖怪还不离去重新找一个山!”

    “恩,对了,这叶天麟肯定还说了,平湖县的城隍原本就是这破风山的土地,他肯定和这妖怪有勾结,最好可以将其抓来审问一下,到时候就可以知道这重宝的秘密了!”

    随着方绍远越说越多,这叶苍茫的神色也逐渐苍白起来,甚至这眼神中还隐隐藏有怒火。

    “叶长老,怎么,不知道我所说的和叶天麟说有何出入啊?”方绍远戏谑地对叶苍茫问道。

    不过,叶苍茫虽然心中早已集聚了一团火焰,但是叶天麟终究是他叶家的未来顶梁柱,故而在外面人面前,他不会多说一句。

    “叶长老,其实叶天麟针对本神,本神也是很奇怪的很,要知道我从没见过他,更何谈得罪他了!所以,叶长老,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什么内幕消息啊!”

    看到方绍远严重闪烁着寒光,叶苍茫明白若是他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恐怕这个小年轻是不会放过他了。

    对于叶苍茫而言,他卡在合体期已经数百年了,基本上断绝了洞虚境的可能,死亡对他来说是迟早的事情,但是他却并不想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去,这样的死法实在是太窝囊了。

    “方城隍,叶某好歹也是阴阳司叶家的五长老,我叶家大长老可是洞虚境的大修士,远非老夫可以比拟的,你若是杀了老夫,那边彻底将我们叶家得罪了,到时候任你修为滔天也难逃我叶家的追杀!”叶苍茫不知道怎么一下子硬气起来。

    这老头什么意思啊,怎么一会态度软的很一会有硬气起来,莫非他觉得自己要杀了他,怎么可能呢,平白无故树一强敌脑子坏了才这么做呢!。

    于是方绍远呵呵一笑道:“老叶啊,你要搞清楚一件事啊,这个本城隍从来没有要杀你的心思,杀了你对本城隍没有任何好处对吧!”

    “不过呢,就这么放你回去呢,本城隍也有些不太放心,所以我城隍只想在你身上下一个禁制!”

    看到方绍远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露出的一丝神秘笑容,叶苍茫的心不由一突。(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