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赵成明
    一晃眼,大半个月过去了,方绍远作为新任的县城隍,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平湖县的大小阴神皆各司其职,就连巡查小组都开始了他们的督查工作,不过在力度上和之前是没法比了。

    而对于因为方绍远荣登县城隍之后所空出来的破风山土地以及外务司功曹这两个职位,所有阴神就好似集体遗忘一般,根本没人提。

    在这期间,方绍远曾经悄然潜入胎石藏身之处观察,却并没觉有任何异动,就好似自从上次县城隍一事之后,这胎石便修身养性去了。

    当然,方绍远明白,对于万年的老妖怪千万不能掉以轻心,越是平静的背后越有可能隐藏着强大的风暴。

    至于说着山中的一妖一僧一道,方绍远也曾暗中远观过,现他们都紧闭洞府,根本不现身,甚至虎无风还将其手下全都约束起来,大半月来这破风山上根本连一只小妖都没有再出现。

    暴风雨前的宁静啊,方绍远不禁暗自叹息一声。

    不过,现在方绍远如今已经没有精力再去观察他们了,因为按照时间推算还有不到十天,这都城隍凌涣然就要莅临庆临府视察阴司工作了,故而庆临府的府城隍已经下令召集庆临府治下的八个县的县城隍全都赶去府城参加研讨会,讨论该如何迎接这位大卫国阴司在阳间的第一人。

    交代大家各司其职之后,方绍远便孤身朝着庆临府赶去。

    这平湖县在庆临府治下的八个县中乃是最为偏僻最不繁华人口最少的的一个,距离府城有五百里地,照道理像这样的地方是不会最为都城隍巡查之地的。

    但是,不知怎么的,上头居然偏偏特别点名这庆临府的平湖县就是都城隍下榻之地,这可把身为庆临府城隍的赵成明愁死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派出了以李登凡为的巡查小组,并在离开之后特别强调一定要严格把关,务必将让平湖县阴司将之下打理好,可千万别捅娄子。

    不过这千算万算,终究还是没算到这平湖县居然冒出个什么妖孽出来,还好巧不巧的将县城隍丁振邦给夺舍了。

    丁振邦乃是空降下来的,像这种人一般来头都不小,而就赵成明所了解的,丁振邦似乎还是都城隍钦点的。

    所以啊,平日里赵成明基本上根本不过问平湖县任何事情,若非这一次都城隍巡查,特别指明要下榻平湖县,他甚至连巡查小组都不愿意派下来。

    不过就这么样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被夺舍了,而且还被瑞河的河神给干死了,这就不好办了。

    而且更让他难受的是,这瑞河的河神竟然为了除掉所谓的妖孽,还弄出了一场大水,差点没把平湖县给淹没了。

    要不是赵成明觉得自己这身板根本受不了河神的一拳,他甚至想要去遭河神理论理论。

    后来,又有消息传来,这妖孽事件竟然平息了,丁振邦死了,妖孽也死了,通通被河神做掉了,而大水也退去了,最后居然是一个小小的土地众望所归一般的坐上了县城隍的位置。

    这中戏剧般的结局实在是令赵成明这个府城隍看不懂了,但是这并不妨碍赵成明打起来这平湖县城隍的位置的主意。

    要知道,任何的上位者都需要无数的下位者的支持,作为府城隍,赵成明自然不乏大批的追随者。

    可是想要被人追随你,总要有好处才行啊,正所谓一个萝卜一个坑,如今平湖县的城隍位置居然就这么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土地坐上了,自然早就被不少属下的眼睛盯着呢,也有意无意地在赵成明面前提一提。

    而赵成明也也觉得一个小小的土地根本没资格做这个位置,但是终究平湖县的风波乃是这小小的土地出面解决的,若是毫无理由地撤换了显得有些过河拆桥的意思,也不利于平湖县阴司各方工作的平稳过渡。

    但是,如今就赵成明所收到的消息,这方绍远坐上县城隍有大半个月了,这平湖县也稳定下来了,而如今似乎也可以下手了,理由嘛,现成的,都城隍就要来巡查了,你方绍远不过是小小土地,面对这种大事情经验不足,还是先让老前辈代理代理。

    当然,有些事情吗,这代理代理着,也就变成正式的了。

    方绍远此时还不知道这府城隍赵成明已经盯上了他刚刚坐上没多久的县城隍的位置了,他这个时候已经来到了庆临府郊外了。

    自从坐上了这个位置之后,还没有时间来拜访上官,方绍远便决定既然来了,而且看时间尚早,干脆先去见一见自己的顶头上司。

    “敢为来着可是平湖县的方城隍?”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道询问声。

    方绍远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身穿绿色官袍,看上去满脸笑容的中年男子,并且身后还跟着四个一脸严肃,身着甲胄的卫士。

    虽然没见过,但是这并不妨碍方绍远猜测出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应该就是庆临府负责对外交工作的外务司的功曹。

    “不错,正是方某,不知阁下是?”方绍远略带疑惑地看向那中年男子问道。

    “噢,还没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卓白,添为庆临府外务司功曹!”

    听到,自称卓白的介绍,方绍远知道自己没有猜错,于是笑着对卓白一拱手道:“啊,原来是卓功曹,失敬失敬!”

    那卓白见状,也赶紧拱手回礼,然后热情地对着方绍远说道:“方城隍客气了,卓某乃是奉了府城隍之命专门再次等候方城隍的。”

    “噢,那真是劳烦卓功曹了!”

    “哪里,哪里!来,方城隍,请!”

    这卓白不亏是专门负责外务司的功曹,这说话之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就好似找到了一种知音一般。

    而且看样子这卓白是做足了功课,在和方绍远交谈之间,多次赞誉他当初挺身对抗被妖孽附身的原县城隍丁振邦,以及面对河神义正言辞,据理力争的勇敢无畏,搞得方绍远都觉自己化身成了一个大英雄似的。

    这府城的城隍庙虽然和天命城中的那座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相比较平湖县的简直就就好似瓦房和茅草房一般。

    “方城隍,府城隍大人就在这里大殿之中,你就进去吧,莫让大人久候了!”说着,卓白一伸手,目送方绍远进入大殿。

    守卫在大殿外面的两个金丹境的金甲卫士一看见方绍远靠近,顿时双目一瞪,浑身金丹境的气势蓦然绽放,齐齐朝着方绍远压来,同时口中还恫吓道:“来着何人,止步!”

    额,这算是什么,下马威吗,方绍远不禁有些好笑,以他目前的修为,这两股气势就好似清风拂面一般,根本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不过他可是平湖县城隍,而且还是奉了府城隍之命前来议事,并且还有外务司功曹卓白亲自送来,即便这样,这些侍卫还敢如此,那么这其中的的意味就颇为深长了。

    而当方绍远不由自主地回身看了看卓白的时候,去现他竟然已经消失了,这跑的也太快了吧!

    没有多想,方绍远转身就这么顶着两位守卫的气势,一步一步地朝着大殿坚定地迈出步伐,那每一步踏出的脚步声就好似重锤一般,一击一击地敲打在那两名是守卫的心神之上。

    每多走一步,那两名侍卫的神色就苍白一分,当方绍远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这两位侍卫的脸色已经煞白,看向方绍远的目光之中带着一种骇然之色,若不是一股莫名的力量拖着他们,他们甚至早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在走动侍卫中间的时候,方绍远顿了顿脚步,微笑着看了看他们,随后有意无意地朝着身后一瞥,这才轻轻推开大殿之门,缓缓地走了进去。

    而当大殿的门关上的那一刻,两名侍卫好似浑身的骨头都被抽取一般,顿时如同一滩烂泥哗啦啦地靠着墙壁瘫软下来。

    而不远处角落之中,一道身形冒了出来,正是刚才和方绍远谈笑风生的卓白,不过此时他的脸上再也没有之前那种自信从容,充满的都是惊骇,畏惧之色,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府城隍麾下最厉害的两位侍卫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而最令他恐惧的是方绍远在临近大殿之前瞥向他藏身之处的那一眼,眼神中包含了一种嘲讽和狠厉,似乎可以直刺他的心防。

    这个时候,卓白才意识到,这个新任的平湖县城隍似乎并不简单,否则也没有那种胆识敢直面河神,或许是这一次府城隍大人的打算要落空了,甚至卓白还暗自庆幸自己当初可并没有打着平湖县城隍的位置的主意。

    当方绍远进入大殿之后,便现大殿之中的上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着蓝色官袍的阴神,不用说了,在这庆临府能够身着蓝色官袍的唯有府城隍一人。

    “平湖县城隍方绍远见过赵城隍!”方绍远朝着那人微微一礼,口中称道。

    “哈哈哈,原来是方城隍来了!来,不必多礼!”赵成明一转身,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快朝着方绍远走去,口中出爽朗的笑声。(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