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议事(一)
    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天庭饱满,面色红润,当方绍远看到赵成明的模样之后,不由暗自赞叹一下这赵成明长得一副好面孔啊。Δ 『Δ』

    “赵城隍,属下因为新上任,手头事务较多,一时无法分身前来拜见大人,还望大人恕罪!”方绍远姿态摆的很低。

    “哎,方城隍这话说得,本神可是听说你们那里又是妖孽,又是大水的,事情多那可是情有可原的!”赵成明显得很平和,好似一点都不在意的模样。

    不过,经过了之前的卓白和守卫的事情,方绍远已经明白眼前这位府城隍似乎对他的态度并不是表现出来那么富有善意。

    那赵成明见自己的一番笑脸似乎白给了,顿时心头有些不悦,看到一脸平静的方绍远,不禁暗道:“本来还想着等你的位置被撸掉了,换个清闲一点职务,现在看来,似乎没必要了,干脆还是让你回去做土地好了!”

    当然,赵成明也知道这个时候还不能急,还没到作的时候,于是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轻咳一声道:“方城隍啊,还有十来天的时间都城隍大人可就要视察到我们庆临府了,不知道你那里准备得如何了?”

    方绍远心头微微一动,这不是说好了八个县的县城隍一起商讨这个问题嘛,怎么变得单独和他交谈了。

    出于谨慎,方绍远稍稍想了想便开口道:“回禀大人,小神这里有李巡查的帮衬,准备工作正在顺利进行,保证在都城隍大人巡视期间不会出任何岔子。”

    靠,这方绍远还真是说话滴水不漏,赵成明本想套套话,顺便抓一抓方绍远话中的小辫子,到时候便可以用他做事不够老道为由,劝他暂时让出县城隍的位置,另行选派一个人选坐镇平湖县。

    当然,言语之间还是要稳住方绍远,跟他保证等都城隍的事情完结之后,会让他重新坐上县城隍的位置。

    不过,真等到那个时候,自己的派过去的人应该也借机坐稳了县城隍位置,只要是的大部分的平湖县阴神不同意方绍远重新回归,那么事情也就成了。

    可惜,暂时没有抓住方绍远言语之间的岔子,没办法,赵成明只能点点头接着说道:“不错,方城隍这刚一上任就能由此成就,待事情结束之后,本神自然上禀州城隍,请求对你的嘉奖!”

    对此,方绍远自然得千恩万谢。

    又聊了好一会之后,方绍远神色微微一动,轻轻连续摆动了两下手臂,随后依旧显得较为恭敬地站在原地。

    这个时候,大殿之外的门打开了,七个身着青色官袍的阴神鱼贯而入。

    “我等见过府城隍大人!”这些阴神按次序站好位置之后便齐刷刷地朝着赵成明一礼。

    “啊,大家都来啦,来来,不用多礼!”赵成明再次从位置上站了出来,脸上依旧是那种和蔼可亲的模样。

    “多谢大人!”

    “恩,对了,大家还没见过这位吧,来来来,本神为诸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平湖县新上任的城隍方绍远,方城隍,大家来见一见吧!”赵成明走到方绍远身边,对着七位县城隍笑着介绍道。

    “方城隍,久仰久仰!”

    一番寒暄之后,方绍远也算将整个庆临府之中最有权势的八个阴神都认识了。

    “好了,诸位,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么咱们这一次就讨论一下对于度城隍大人的迎接工作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或者说有什么困难可以提出来,本神就一个态度,那就是无论什么代价,必须确保这次迎接工作的圆满结束!”赵成明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脸上顿时神色一正,低沉地说道。

    第一次参加这种级别的议事,方绍远并没有跳出来开口,而是悄然地站在原地,小心而又仔细地观察着其余诸位县城隍的一举一动。

    “回禀大人,本县的迎接准备工作基本就绪,如今正由大人委派的巡查小组检查!”

    “回禀大人,本县也是如此!”

    这些县城隍像是约好了一般,一个接一个的,说的话全都是一样,最后就剩下方绍远这个新任的城隍没有开口了。

    “恩,好,诸位做的不错!那么方城隍,现在请你说说你们平湖县的工作进行地怎样了?”赵成明似乎对于其他几个县的情况很满意,脸上的笑容极盛。

    大殿之上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冲着方绍远注视着,所幸方绍远对于这种场面倒也在阳间为官之际经历过,故而并不怯场。

    不过,和赵成明先是没人的时候问过一次,如今当着所有县城隍的面又来问一次,他是真的对这项工作极为重视,而是另有所想呢?

    稍稍一想,方绍远便将自己之前回答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不过这一次,赵成明的脸色就不是那么灿烂了,顿时好似暴雨来临之际的那种阴沉,瞬间整个大殿的空气好似被灌了铅一般凝重起来。

    其余七位县城隍也仿佛感受到了赵成明的怒意,皆毕恭毕敬地把头微微一低,神色一敛,大气不敢喘一声。

    虽说他们早已经提前得到招呼了,但是当感受到赵成明元婴境的气息爆的时候,依旧心中直冒寒气,唯有一个念头缓缓升起:“这府城隍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不少啊!”

    方绍远此时还没有完全猜透这赵成明到底在打什么注意,所以自然也要表现的像个样子,于是身子微微颤抖,把头一低,神色之间流露出畏惧的意思,默然不语。

    “哎,方城隍,照道理呢,你们平湖县刚刚遭逢大难,你也是才接受县城隍位置不久,本神不应该多做苛责。”忽然,赵成明开口了,这大殿之中的凝重的气氛也稍稍缓解了一下。

    “不过呢,这都城隍眼看就要前来我们庆临府,你这边的准备工作尚未完成,本神可不能向上头交代啊!方城隍,你说该怎么办呢?”

    方绍远一听,这叫什么话,同样的回答,之前就可以收到嘉奖,现在却好似做的不行,这赵成明到底想要干什么?

    见方绍远默不作声,赵成明心道:“哼,难道你以为不说话就可以了!”

    于是赵成明朝着另外几位阴神一使眼色,顿时便跳出一个县城隍一拱手道:“回禀大人,小神觉得这事情并不能完全责怪方城隍,毕竟方城隍刚上任,且之前也仅仅做过几个与的土地,处理阴司政务的能力尚且不足。”

    “嗯?高城隍,既然你为方城隍求情,那么你有觉得这件事该怎么办才行呢,要知道距离都城隍大人莅临的时间也就十来天了,时间紧迫啊!”赵成明的眼角之中流露出一丝狡黠,口中淡淡地问道。(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