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初战(二)
    见到这个变化,凌涣然神色微微一皱,他看得出来,此时这个中年男子的气息时强时弱,似乎总是在不断地变幻着。

    最关键的是,以凌涣然的眼力竟然已经看不清楚这个中年男子的样貌,此时,他心中已经渐渐升起了一个不小的疑问,这个胎石的修为难道已经过了凡间的极限,达到了新的高度。

    几个呼吸的时间,中年男子再次清晰可见,不过此时无论是凌涣然还是方绍远等皆露出一丝骇然之色,因为此时出现在已经不是之前的中年男子,而是一个年似花甲的老者。

    “区区幻术,安敢在此献丑!”颠性和尚用手一指老者,顿时一道金光射去。

    不过老者不闪不避,金光没入他体内便销声匿迹了,而和尚见状也是神色一变。

    此时,场中的几人皆各自施展神通术法想要揭破老者的真面目,不过看他们有些难看的神色便知道应该是失败了。

    至于,方绍远,他没有动手,因为现这老者极为眼熟,随即便想起了这老者赫然就是之前破风山失踪的土地之一。

    只是,方绍远并没有揭破,当初他怀疑胎石吞噬夺舍破风山土地是为了香火,但是如今看来似乎又不单纯是这一点,按照此时老者身上所散出来的气息绝对达到了渡劫之境。

    胎石仅仅为了香火的话,又何必花那么大气力将这股土地的分身修为提升这么多,而且一个分身就已经是渡劫境了,那么以前可是有不少土地都被胎石给吞噬夺舍了,难道那些都有渡劫境界?

    此时,方绍远又想到了前些时候被夺舍的县城隍丁振邦,那丁振邦也就是元婴之境,但是自从被夺舍之后,才用了多久的时间啊,便已经一跃成为洞虚境的高手。

    虽然他方绍远也只用了半年的时间也不比洞虚差,但是要知道他本人可是颇有奇遇,不但有后天至宝幽冥剑何其剑灵相助,更有来历神秘莫测的老金默默地支持,并且还在十八层地狱得地藏王菩萨传授真经,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用的境遇。

    所以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这胎石的本尊得到底有多厉害才能做到这一点呢,此时就连方绍远自己心中都没底了了。

    还有就是,这胎石现在到底想干嘛,不以真面目示意倒也说得过去,但是拿个分身变来变去的,真当他们这些人是吃干饭的。

    随即,方绍远脑子一震,他想到了一件事,不是说好了今日是胎石出世应劫之日吗,为何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动静出现呢。

    顿时,方绍远一声惊呼吐口而出:“诸位,眼前这个不过是胎石的分身而已,只不过是为了迷惑我等,他的本尊依旧还没有出世,想来实在积蓄力量妄图一举突破天劫。”

    方绍远的提醒顿时令凌涣然等人神色微微一僵,随后忽的一下就朝着那胎石所化的老者扑去。

    面对四大高手的围袭,老者神色一点都不慌张,当凌涣然等人的攻击就要靠近他的时候,突然老者口中轻吐一声:“画地为牢!”

    不知道为什么,凌涣然几人的攻击顿时好似击打在空气上面,竟然连一丝涟漪都没有留下。

    而那老者则面露嘲讽之色;“哈哈,老朽就说小方土地不简单,居然一眼看穿了本尊的打算,不过可惜啊,还是迟了些,诸位就在这里好好享受光看见证一场惊天之举吧!”

    在平台上的五个人方绍远不算,其余几个那个不是大卫修行界的名宿,一个平日里可曾被人如此算计洗刷过。

    尤其是凌涣然,在大卫阳间的阴司之中那是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数年前来无人胆敢挑战他的权威,如今,被一个他想要获取的猎物玩弄于鼓掌之间,胸中的怒气就好似火山即将喷一般。

    这位文士打扮的都城隍看似性格温和,但是谁曾他的战斗方式竟然如此暴力直接,就单凭他的双拳,以一种高的攻击方式,毫无花式地就这么直接朝着虚空打去。

    每一拳上面所蕴含的力量几乎让方绍远感到心惊,若是正面挨上这一拳的话,方绍远相信一座小山头都得被削掉。

    不过即便如此,凌涣然的每一拳皆好似无用功一般,除了在虚空之间显示出一道道的波纹之外,没有一点用处。

    那老者依然稳如泰山一般的站着,就这么微笑着看着凌涣然的拳头就这么几乎贴在他的鼻子前,但是就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时,破风山开始出现一丝丝的抖动,那老者的神色之间露出一丝喜色,而虎无风他们的脸上却出现一丝严峻。

    他们明白,出现这个情况应该就是胎石准备破关而出了,若是他们依旧被困在这里的话,连根毛都捞不着。

    于是,和尚的降魔杵,道士的无双剑气以及虎无风的惊天一棍皆施展了出来。

    在这种强力的攻击下,虚空之中波纹阵阵,根据这个波纹的范围,方绍远现了这个画地为牢之术的范围似乎以平台为基形成了一个半径为十米的半圆。

    这画地为牢之术其实是一门较为常见的法术,但是其威力却是皆因施术者的法力而可大可小。

    据传当年佛门有大能使出这一招,哪怕是那些强大的妖王也破不开。

    如今从四位渡劫境的强者联手都不能击破这画地为牢之术来看,难道这胎石的分身已经越了渡劫境,方绍远此时自己都感觉自己的猜测有些荒谬,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似乎这就是实情。

    一个分身就已经这么强了,那么其本尊呢,那岂不是强到足以秒杀他们这一帮子人嘛。

    此时,不但是方绍远想到了这一点,就连其他几个也都想到了。

    不约而同之下,四人接停下了攻击,他们知道,这个时候再怎么攻击也是无用功。

    破风山的晃动越来越严重了,方绍远这个时候已经想到了一旦胎石正式破山而出,那么整个破风山会不会崩碎,到时候山下的集镇怎么办,百姓怎么办。

    “小幽”

    方绍远正准备出言详询的时候,突然小幽轻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小方子,动动脑子好吧,画地为牢啊!”

    面对小幽将“地”子注重的念了一下,方绍远再看看脚下,顿时恍然大悟。(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