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初战(三)
    面对破风山越来越厉害的震动,正在想法打破画地为牢之术的四人加快了度和加大了攻击的力度。

    而方绍远此时却突然朝着面露得意之色地老者嘿嘿一笑:“喂,老头,看着我们五个被这么困死在这个鬼地方你很开心嘛?”

    听到方绍远这么问,老者微微一怔,从他施展画地为牢之术到现在,凌涣然等四人的表现很正常,但是作为一个被困者而言,方绍远的表现似乎也以太镇定一点了。

    如今方绍远不但不抓紧时间想办法打破法术,而且竟然还有空和自己聊天,正所谓使出反常必有妖,难道说方绍远与脱困的办法?

    只是,老者心中知道,自己虽然仅仅是分身,但是因为身处这破风山之地,故而可以源源不断的从本尊身上获取法力。

    有了本尊的支持,困住这五个人他还是有这个自信的,故而转念一想,老者觉得这很可能是方绍远故弄玄虚之计,只为了迷惑自己的心神,好在自己心神松懈的一瞬间找到画地为牢的破绽。

    想明白方绍远的图谋之后,老者嘴角一撇,露出一丝不屑于讥讽之色:“老朽确实很开心,而且老朽还能更开心呢!而且老朽更喜欢将自己的开心建立在你们痛苦的之上!”

    说着,老者竟然伸出右手张开五指,对准平台方面渐渐弯曲然后轻轻地转动手腕,虽然看上去似乎很吃力,不过老者的神色之间却充满了一种报复成功的快意。

    此时,凌涣然等然感觉到自己的攻击距离在慢慢缩短,随后现老者竟然在一步一步地朝他们靠近,顿时明白了刚才老者这是在一点一点地压缩画地为牢的范围,如今他们等人靠挪腾的地方不足七个平方了。

    老者在方绍远的惊讶和凌涣然等人的愤怒神色中一步一步地踏上了平台,感受到这破风山巅峰之处所徜徉的山风,一种肆意玩弄强者的无比快意之感油然而生。

    “怎么样,诸位,被困在这囹圄之地地滋味儿不错吧,这还是要多多感谢你们的同伴,哦不,其实应该算是竞争对手小方土地才是!”

    说着,老者用双眼挪到了山外,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豪情顿生:“诸位,你们就再次好好欣赏这破风山山顶的绝美风景吧,能够见到如此美妙的风景也算是老朽送给诸位的最后一点福利了!”

    “哦,是吗?不过老头,本神倒是觉得这山顶的风景并没有你说得那么好,其实我更偏爱山下的风景,要不方某带你前往一游!”

    方绍远嬉笑地把话说完,随后不待老者有所反应,突然一股极强剑意从方绍远身上传出,刷的一道剑气在平台上面划过,随后在几人惊诧的眼神之中,平台上传来了咔咔声,两三个呼吸之后,这空悬在破风山山顶的小小平台瞬间就断裂开来。

    在场的几人都是凡间的巅峰强者,已然感受到画地为牢之术随着这平台的断裂而烟消云散。

    方绍远这个始作俑者在画地为牢之术消失一瞬间,浑身法力涌动,身子浮在空中,幽冥剑丸在手,乘着老者目睹这个剧烈的变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时机,霎时间就已经出现在了老者的身后,随后一剑刺向了老者。

    身为胎石的分身,修为堪比渡劫境,尽管一时不慎错失先手,但是面对方绍远突如其来的袭击,老者反应也不可谓不快。

    原本老朽的身体顿时灵活多变,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将身子扭曲起来,躲开了方绍远致命的一击。

    不过可惜,就在老者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一劫的时候,却无意中瞥见方绍远面露嘲讽之色,顿时心头警惕之心大起。

    他忽然记起这里并不只是方绍远一人,还有四个同样不亚于甚至论修为还要更胜一筹的凌涣然等人。

    作为大卫国境内数一数二的几人在被自己的猎物戏耍之际就早已憋坏了的怒火终于在脱离画地为牢之术的瞬间爆出来。

    凌涣然的拳头,虎无风的巨棍,和尚的降魔杵以及赤玉道人的无双剑气全都在那弹指之间朝着老者悍然招呼过去。

    面对这修为已经达到凡界巅峰之境的四大强者的联手一击,老者的神色之间露出一种惨然之意。

    正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他实在没有想到这方绍远竟然如此厉害,抓住了这画地为牢之术唯一的缺陷,那就是这法术的根基就在于大地。

    那平台空悬山体之外,唯有一处和破风山相连,一旦断裂开来,这画地为牢之术便不攻而破。

    好巧不巧的是,他自己竟然还受到方绍远的刺激,脑子一热居然还主动收缩画地为牢之术的范围,好死不死地走到了平台之上,简直就是自己主动作死啊。

    这四个参与围攻的强者之间除了颠性和尚还有赤玉道人经常联手御敌之外,他们之间并无联手的经历。

    但是,作为站在凡间修行巅峰的强者,他们对于战局的把握还是很精确的,四人之间虽然没有什么配合,但是无论是攻击角度还是力道以及时机都很好,基本上将老者的退路完全封死。

    不过,老者的任务乃是托住这五个人,故而他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奋力反抗。

    面对四大强者的围攻,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可能了,那么唯有寻找一个相对而言薄弱的点突出重围。

    而老者在一瞬间便已经选择好了突围的方向。

    看着冲向自己的老者,虎无风顿时感觉到离奇的愤怒,他作为一个妖王,身怀上古血脉,一向自视盛高,无论是颠性和尚还是赤玉道人,他从来都不放在眼中,唯有赢过他的凌涣然稍稍忌惮一些。

    如今,他居然现这老者竟然选择他作为突破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难道说自己曾经受过胎石的点化,他就觉得一定能够吃定自己,虎无风已经暗自下定决定一定要让老者尝尝绝望的滋味儿。

    从四人围殴老者,到老者冲向虎无风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不过由于老者有意冲向虎无风,故而这二者之间反而是最先叫交手的。

    虎无风手执斑斓巨棍,威风凛凛地站在原处,浑身上下散出一股上古洪荒之气,这种野性之气充满了攻击性,刺激的老者灵魂深处一阵颤抖。(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