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最后的机会
    轰的一声,方绍远下沉百米之后便稳稳地站住了,浑身上下电光一闪而过,就好似被他吸收掉了。『

    与方绍远的从容不迫想必,胎石就此时已经披头散,灰头土脸的,不复最初那种潇洒俊逸之态。

    第七波劫雷已经过去了,此时,无论是凌涣然等四人还是胎石,都神色越的凝重了,尤其是胎石,这天劫越到后面威力越是巨大,这第波要强上数倍。

    而且因为前面的原因,胎石已然受了不轻的伤,伤势的累积再加上天劫威力的暴增,这才是想要渡过天劫最大的困难。

    其实,此时,凌涣然等人心中也是有些犯嘀咕,要知道一般的修士渡天劫的话,遇到的也就是四九天劫,五九天劫,至于六九天劫那就已经基本上碰不到的。

    唯有一些天地灵物或者实力强以及业力极重的在渡劫之时才会遇到七九天劫甚至是天劫。

    而一旦约到这种天劫,渡过去的希望基本十分渺茫。

    原本凌涣然邓然觉得胎石应该在第七波天劫的时候就撑不住了,他们可以乘势出手,拿下胎石。

    但是,这胎石的实力强的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在第七波下居然并没有受到重创,这就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拖到了第八波实在是他们最不想看到的。

    在一波当中无非三种结果,第一种,胎石扛不住天劫,渡劫失败,那么他们就势必要在天劫将胎石劈死之前率先杀死并拿下胎石。

    但是,这第八波天劫威力之大,即便以他们的修为配上准备好的法宝,在顶住第八波天劫的同时还要出手瞬间杀死胎石将其拿下,绝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甚至一个不慎他们自己也会死于天劫之下。

    至于第二个可能,那就是胎石在第八波天劫之下挺过去了,只是他所渡的乃是九九天劫,也就是说接下来还有威力最大的一波。

    按照以往的记录,这九九天劫似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够安然渡过去的,那么就是说胎石在第九波天劫之下那是死定了。

    而凌涣然他们确实最担心出现这种状况,因为他们知道以他们的修为根本无法再第九波天劫之下保全自己,更何谈拿下胎石了。

    也就是说,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么他们将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当然啦,还有第三种情况,也是他们最愿意看到的一种,那就是胎石勉强渡过了第八波天劫,但是却没有第九波降临。

    那么,以胎石那种重伤的状态,他们四人可以很轻松的将其杀死,真正所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在其余两方人的手中抢夺到胎石。

    胎石显然也考虑了这一点,渡劫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是他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故而他郑重其事得取出了一个物件,同样是一块板砖,但是这块板砖的颜色显得极为深重,上面宝光流转,一看就是知道是一件品级不低的法宝。

    此时,头顶的天劫在不断地酝酿涌动之后,终于停止了吞吐天地灵气,劫眼中间突然传来一道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只听咔嚓一声巨响,第八波劫雷终于出现了。

    在凌涣然等人的严密注视下,方绍远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被从天而降的天雷瞬间劈到了地下。

    至于胎石,他的表现还真是出乎众人的意料,那块板砖法宝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级的,居然就这顶住了天雷,甚至连胎石半步都没有撼动。

    看得远处的凌涣然等人眼神猛地一紧,这件法波防御力之惊人实在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而此前一直创造奇迹的方绍远这次似乎也气数将尽了,虽然第二道天雷又落了下来,但是他并没有跳出坑洞,就连一声惨叫都没有。

    对于将死之人,凌涣然他们自然没有必要关心了,他们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胎石身上。

    那块强悍的法宝果然厉害,居然挺过了六道天雷,不过此时看其模样似乎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了。

    当第七道天雷落下的时候,胎石双目一瞪,竟然一掌将头顶的这块板砖迎着天雷击出,随后当天雷刚一触碰到法宝的时候,胎石高举的手掌猛然的一握,顿时那块板砖瞬间爆开,其爆炸的威力竟然就这么将这道天雷给消弭了。

    说实话,这次胎石渡劫给与凌涣然等人极大的震撼,这胎石到目前为止,根本就没有施展什么法术神通,仅仅凭借强悍的肉身以及几件看上去造型怪异的法宝就撑到了现在。

    若非还有天劫压制着,当他们看到胎石看向他们那种诡异的眼神时,他们几人现在甚至都有一种转身离去的冲动。

    此时,空中的第八道天劫已然在劫眼之中闪烁着,胎石深吸一口气,并没有再拿出任何法宝,而是双手不断地做出一道道眼花缭乱的动作,很快他面前就渐渐凝结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看起形状好似一方大印。

    看着这方土黄色的大印,上面逐渐显示出一道道复杂的铭文,在场的几人都能感觉到这方大印之上传来的惊人的气息。

    弄出这方大印对于胎石来说负担极大,此时他的脸色已经彻底惨白一片,青筋直冒,身着的衣袍就好似充了气一般不断地鼓胀着。

    这是什么神通,在天劫的压力下,竟然还能给自己这样的巨大压力,凌涣然等人的脑子里开始不断地搜索这关于这方大印的信息,可惜一无所获。

    显然这方大印凝结出来需要时间,而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哪怕天雷已经从劫云之中落下,胎石都没有放弃手中的动作。

    一直到天雷距离胎石头顶不足百米的距离,胎石这才猛然双手一滞,随后一下子将这方大印顶在头顶。

    而当这方大印高举起来的时候,无论是凌涣然还是虎无风亦或是颠性和尚以及赤玉道人,他们都在这惊鸿一瞥中隐约看到了大印的正面篆刻厚土两个字。

    “厚土印!”在心中默默地念了一遍之后,凌涣然等人的神色之间顿时显露出一种极为骇然的神色,显然他们想起了什么。

    而此时,那第八道天雷悍然落下,正面撞击在了这方大印之上。

    这天雷的撞击之力太过强盛,胎石连人带印被直接轰入了地下,半晌都没有丝毫的动静。

    不过从天空中的劫云没有散去可以看出胎石应该没有死,还有一道天雷第八波就结束了,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于是凌涣然、虎无风还有颠性和尚以及赤玉道人相互对视一眼,顿时身形一动,齐刷刷地朝着胎石被砸落的坑洞冲去。(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