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悲催的颠性和尚
    当闯入劫云范围之中后,四大强者便小心地收敛自己的气息,慢慢落了?2o??来,最后只能在地面上迅朝着胎石前行。Ω Δ

    不是他们不想加快度,而是不能不敢,因为法力溢出稍稍多一点,就会惹来天劫的注意,到时候直接引出威力更大的雷劫,那就大家一起完蛋了。

    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四人在锻体这也块的差距了,虎无风身为妖族,有激了体内的上古霸天虎的血脉,论力量当属第一。

    故而一落到地上之后,虎无风一马当先,疾风般的度跑在了第一的位置。

    跑在第二名的是颠性和尚,这大和尚乃佛门高僧,修行的乃是金刚门的佛法,其肉身修为当初不比虎无风差多少,只是如今虎无风激了上古血脉,这才屈居第二。

    而凌涣然论修为,论声望在四人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而且其乃是阴神,无形无质,度应该是最快的,但是却因为天性上被天雷所克制,在劫云之下始终被克制着,行动之间不免畏畏尾,只能落在了第三的位置上。

    至于处于最后位置乃是赤玉道人,这赤玉道人修行剑道,就身法而言他在这四人之中乃是最为灵活的,小范围的挪移辗转之术最强,可惜这次乃是一次短距离奔袭,这赤玉道人论体质在四人之中最弱,故而只能落在了第四位。

    当然,这四个人皆是当世强者,故而相互之间的差距倒也不是很大。

    更何况并不是说第一个达到位置的人就一定能够得到胎石,照样可能会被后来者截胡。

    虎无风第一个到达,他先是低头瞄了一眼坑洞下面,现胎石正无力地躺在下面,浑身上下像是焦炭一般,显然不行了。

    随即他又瞥了一眼后面的三个竞争对手,随即猛然一个纵身跳入坑洞,刷的一把就抓住无力反抗的胎石,随后猛地就是一掌,瞬间胎石的身子一蹦,双眼暴突,随后哼都没哼一声就瘫软下来。

    虎无风按耐住激动的心情,一边朝前狂奔一边仔细感受了一下胎石,现其身上已经没有了生命的气息,显然刚才那一掌已经将其魂飞魄散了。

    随后,头顶的那片黑色的劫云也慢慢开始消散,见到这一幕,虎无风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要知道想要让劫云散去,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渡劫之人成功渡劫,还有一种就是渡劫之人死了。

    而如今,不用说,那就肯定是胎石死掉了,一想到这么多年的谋划终于就要实现了,虎无风顿时按耐不住内心的亢奋,口中出一阵惊天虎啸。

    “虎无风,这个时候兴奋个什么劲儿啊,你得过的了我们这一关!”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虎无风抬头一看,这次现凌涣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窜到了他的前头,正冷眼看着他呢。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颠性和尚手持降魔杵也赶了上来。

    至于赤玉道人,依旧不习惯出声,只是其身上散的无上剑气昭示着他的存在。

    “哈哈哈!想不到你们的竟然这么快,不过没关系,本王自从修为大进之后还从来没有真正全力出手过,今日就让你们看一看我妖族上古血脉的厉害!”

    说着,虎无风便直接将胎石放在了地上,随后一舞手中的巨棍暴喝一声直接朝着凌涣然奔去。

    要说虎无风此时心中最为嫉恨的是谁,不是和他多年来一直大叫道的和尚道士,而是那在最后关头拦下他,令他功败垂成的凌涣然。

    唯有和虎无风正面交锋才会明白虎无风的棍子到底有多沉,有多精妙,凌涣然现自己根本无法避开虎无风的攻击,唯有以自身法力相抗衡。

    而且虎无风的攻击之中似乎还带着一股侵蚀灵魂的神秘力量,再联想到虎类可以召集伥鬼为其所用,凌涣然此时心头更加一凛。

    他有心将虎无风朝着和尚那边引去,但是奈何大家都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了,都不是傻子,这个时候和尚巴不得虎无风和凌涣然拼个两败俱伤呢,怎么可能会出力相助呢。

    其实赤玉道人一开始倒是想要出手,但是却被和尚暗中制止了,虎无风还有凌涣然两人修为非同一般,让他们而这相互消耗倒也是好事儿。

    凌涣然此时也被虎无风给逼急了,心道你老冲着我使力干嘛,和我两败俱伤了,胎石还不是便宜那和尚和道士。

    故而,渐渐地凌涣然也打出真火,双方各显神通,噼里啪啦的一通乱打,这四周给弄得到处坑坑洼洼的,好大的地面整的跟麻子脸似的。

    当然,和尚和道士也不可能真的就这么干看着,否则万一凌涣然撂挑子不干就不好了,只是这出工不出力的架势,明眼人一下就看出来了。

    突然,虎无风神色一变,浑身法力暴涨,手中的巨棍以一种奇异的诡计不断地化作一朵朵的棍花,这个场景顿时令凌涣然心头一震。

    这手法可是虎无风当初一下秒杀胎石分身时用的,分身的惊诧以及虎无风那种宛似天神一般的威风,当初的场景可是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凌涣然甚至不敢想象若是这一棍在自己的身上砸实了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当然,凌涣然此时已然看过一次,心中自然会对这一招有相应的防御方式。

    一方造型古朴特异的大印出现在凌涣然手中,这块大印可不是的当初交给方绍远的那种水货,也就唬唬人,这一块乃是自凌涣然成就都城隍之位后就一直被其不断祭炼,与其心神相通的城隍大印。

    要知道每块城隍大印那都是当值的十殿阎罗所炼制的,大罗金仙炼制的法宝,哪怕是批量炼制的,那也绝不简单。

    迎风暴胀,这方城隍大印一下子就将凌涣然护在后面。

    眼看着虎无风的巨棍就要和凌涣然的大印碰在了一起去,和尚此时也被场中的激烈气氛所感染,甚至连做做样子都不做了,停下手中的降魔杵,眼都不眨地注视着两者之间的最强碰撞。

    “小心!”突然,一声焦急的暴喝从耳边出来,和尚顿时回过神来,感受到一股无可睥睨的力量眨眼之间就要袭来,和尚顿时一舞降魔杵,浑身上下金光闪耀。

    这么短的时间,和尚也只能做出这种反应,但是单凭这些措施根本无法抵御那股强悍的攻击。

    和尚只感觉到手中的降魔杵轰然被磕飞了,而且身体遭受了一股莫能匹敌的力量,瞬间就将破开他的防御,震散他的法力,五脏六腑就好似移位了一般。(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