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诡计
    刷的一道剑气组织了虎无风进一步的攻击,赤玉道人一个闪身来到了和?21??的身边,随后将其一把扶住,身形往后暴退。

    在退出的同时,赤玉道人体内的法力源源不断的灌输到和尚的体内,稳住和尚的伤情。

    待他们落地的时候,赤玉一边小心地防范着,一边取出朱红色的丹药喂入和尚的口中。

    “哈哈,颠性大师,那刚才一棍的滋味不错吧!”凌涣然此时站在不远处,一脸笑意地对着和尚说道。

    虎无风则挂着讥讽的笑容看着和尚:“哈哈,和尚,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真当本王是傻子啊!”

    和尚此时面色惨白,听到了虎无风的话,顿时身子一震,喷出一口血来。

    虎无风这一棍威力极大,不但身上数根骨头尽碎,就连神魂都伤到了,此时和尚才明白刚才那一切都是虎无风和凌涣然两人之间演的戏,不过是为了迷惑他而已。

    “大和尚,你这边终究是两个人,本王和凌城隍可不能再有深仇大恨也不能真的让你看笑话捡便宜吧!”

    虎无风轻轻一挥手中的巨棍,身形不经意之间便和凌涣然悄然拉开了距离,而凌涣然则对此毫不在意,毕竟他和虎无风之间也只是暂时的联盟,如今和尚已然受到重创,他自然无需再继续和虎无风联手了。

    应该是药力起效果了,和尚此时的脸色稍稍好看一点,他抬头用一种愤恨的眼神看着凌涣然和虎无风,口无力地说道:“城隍还有妖王好算计啊,贫僧领教了!”

    “不过,若是二位觉得贫僧已经失去争夺的资格的话,那么还言之过早!”

    “嗯?”凌涣然还有虎无风神色顿时一凝,这和尚都伤成这样了,短时间内肯定没有动手的可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尤其是虎无风,那一棍的威力他最清楚了,即便是他自己仓促之间中招,也绝对重伤,那么和尚凭什么自信的这么说呢。

    突然,和尚双目闭上,口中嘴皮子不断地微动这,不知道默念什么,但是其周身却金光乍现,甚是刺眼。

    虎无风突然想起了上次和尚也是被方绍远重伤,最后却也很快就恢复了,修炼的乃是佛门秘法小涅槃诀。

    不过这小涅槃诀虽然精妙,但也没听说可以反复使用啊,没这道理啊,否则这三界还不是佛门的天下,大家的命都只有一条,你佛门修炼了小涅槃诀,便可以无限重生,这也太假了。

    但是,眼前和尚身上的气息不断地往上暴涨,脸色也渐渐红润起来,这可不做不了假。

    有心上前破坏,但是赤玉道人正冷眼时刻注意着,而且凌涣然这个时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竟然好似没有看见自己对他使的眼神。

    虎无风心头不由暗骂,这凌涣然是不是脑子坏了,即便刚才自己远离他,但这种时候也应该摒弃前嫌联手对敌啊。

    没办法,在思想前后之后,虎无风还是决定静观其变,毕竟他们这三方人马都是相互算计相互防范,他可不想自己动手的时候背后被凌涣然暗算了。

    三方相互牵制之下,和尚仅仅用了一炷香的时间便一下子恢复了。

    看着气血旺盛,气色完好无损,但以一种极为仇恨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和尚,虎无风叹了一口气,他明白为什么凌涣然不肯动手了。

    他这分明就是驱虎吞狼之计,摆明了利用和尚对自己的那一棍之恨,让自己和颠性和尚他们都跟你死我活的。

    说起来,正面交锋,他虎无风自认无惧任何对手,但是这种阴谋诡计他就真不在行了,那凌涣然乃是大卫阳间阴司的第一人,想要从那么多阴神之中脱颖而出,除了实力之外,必要的计谋是必须的。

    此时,虎无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了方绍远来,在他看来,这方绍远虽然年轻,但是论耍起手段来应该不比凌涣然差,若是这小子没死的话,自己倒是可以拉拢他对付凌涣然。

    下意识地朝着方绍远埋身之地看去,现那里依旧是一个大坑,坑中没有一点动静,以神识探知,方绍远依旧静静地浑身焦黑地躺在坑中,看来是没得救了。

    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巨棍,虎无风舔了舔嘴唇,双目之中露出了一丝冷然之色。

    此时,和尚却不由暗自庆幸当初他在元神境的时候修炼了小涅槃诀,那个时候他的修为被封印,故而小涅槃诀修炼成功后所积攒的法力还有生命本源却都依旧封印在体内。

    故而这一次重伤之下将原本封印在体内的小涅槃诀的功效释放出来,瞬间就好似立地重生一般。

    看了看神色凛然的虎无风,和尚双目一瞪好似怒目金刚一般,手执降魔杵大喝一声便朝着虎无风冲去。

    而凌涣然则背着手竟然不住的后退,仿佛将战场让给了和尚和虎无风。

    嘣的一声,降魔杵和斑斓巨棍撞在了一起,和尚和虎无风身形皆各自后退数十步,两者交战之地的地面则咔嚓一下崩开了一道裂缝,由此可见而这刚才那一击的力道有多大。

    “再来!”

    “痛快!”

    和尚和虎无风此时双目之中战意高昂,降魔杵和斑斓巨棍不断地相互撞击,此时这两人哪里像是两位站在凡界巅峰的渡劫修士,根本就是两个凡人在凭借蛮力互殴而已。

    凌涣然还有赤玉道人看到这一幕,都不忍心再看下去。

    当再一次平分秋色之后,虎无风还有颠性和尚竟然相互对视随后大笑起来,双方眼神中都流露出一种惺惺惜惺惺地神色。

    凌涣然是何许人也,当他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暗道不好,身形一动,倏地一下就消失在原地,随后便出现在胎石身边,伸手一提,便带着胎石再次消失了。

    果然,凌涣然的决定是正确的,这虎无风还有颠性和尚在笑声中齐身冲向了凌涣然,谁知道凌涣然竟然察觉不妙,先一步消失,并且还带走了胎石。

    于是,原本的交手的双方立马联手追击凌涣然。

    带着胎石,凌涣然的度虽然不减,但是身后三道猛烈的攻击,尤其是赤玉道人的剑气最令他难受,一追一逃之下很快双方的距离就拉近了。

    最终,凌涣然被堵在了一块空地上。

    “哈哈哈,凌城隍,正所谓风水轮流转,如今你该你尝尝被围攻的滋味了!”虎无风此时咬牙切齿地一子一顿的说道。(未完待续。)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