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秦岩的猜测
    没几天的功夫,方绍远就算是庆临府站稳了脚跟,起码表面上整个庆临府的阴神皆对他服服帖帖。网『.%

    而方绍远上任之后所下的第一个指令就是命令平湖县全力支持重新破风山集镇。

    虽然阴神们不理解,他们觉得这些事情那些凡人自己做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他们这些受凡人供奉的神明前来出手,而且限时半个月内将还原破风山集镇。

    不过,按照方绍远的话,理解自然要执行,不理解也得要执行,否则他方大城隍就会找能够执行的阴神前来代替那些没能力的。

    这话一出,非但平湖县一地的阴神,就连其他七个县都踊跃报名参加,哪怕是庆临府之中都来了好一波,其中尤以卓白等四人最为积极。

    而此时,都城隍却好几日没有露面了,他的仪仗一直都待在平湖县没动,这一天,方绍远的庆临府却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那就是都城隍凌涣然的侍卫统领秦岩。

    这位秦统领身量不低,一脸坚毅,周身气息强大,赫然是合体期巅峰境界。

    “啊,原来是秦统领,小神有礼了!”方绍远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笑脸相迎道。

    “恩,方城隍,本统领听闻你当初可是那破风山的土地?”秦岩绷着一张脸问道。

    方绍远呵呵一下:“不错,小神却曾做过那破风山土地!来,大人咱们坐下说,坐下说!”

    岂知这秦岩却直接一摆手:“不了,方城隍,本城隍就想问一句,这破风山上的妖王到底是什么修为,不知道方城隍可知晓?”

    其实从听到属下传报这都城隍侍卫统领秦岩来访,方绍远便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了,无非是凌涣然自当日孤身一人出去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想要问问这里的地头蛇。

    作为侍卫统领,秦岩的命运自然是和凌涣然绑在一起的,凌涣然出了事,他这个保镖头子难辞其咎。

    如今这凌涣然都好几天没回来了,秦岩自然要赶紧搜寻,不过这破风山经过前几日一战,早已经破败不堪,而且秦岩还一路跟着大战的印记追到了凌涣然最后被吞噬融合的地方,可惜一无所获。

    在他看来,以凌涣然的修为,这大卫又有谁能胜得过他呢,不过这世间隐士高人实在不少,他可是倾耳听凌涣说这破风山有大妖,他要前往镇压。

    这不,这一去就没回来,秦岩打听到这新任的庆临府城隍曾经当过破风山土地,就赶紧前来找他问一问这破风山上的妖王到底有多厉害,是什么来历。

    其实这件事方绍远已经想过对策了,故而他稍稍沉思一下,便抬头对秦岩说道:“秦统领,是实话吧,这破风山上的妖王可不简单,当初若非山中有一僧一道两位高人相救,小神上任第一天就要被这妖王杀死了。”

    秦岩一听这话,顿时心头一动,看来事情有些复杂啊,这破风山上除了妖王之外,竟然还有什么能够与之对立的和尚道士,莫非凌城隍看中了那妖王的内丹,而之前就一直守着的和尚道士自然不甘心到手的肥肉被人给抢了,于是联手将凌城隍给......

    想到这里,秦岩身子不由一阵寒战。

    而方绍远此时可想不到这秦岩已经自行在脑补了一番,不过他却现了秦岩神色的异常,于是原本准备再说的话就咽了回去。

    秦岩仔细地想了想,随后又问了问方绍远那和尚道士的装扮,方绍远心中脑子一转,便将和尚和道士的装束特征全都描述一番。

    看到秦岩一脸若有所悟的表情,方绍远心中暗喜,看来这秦岩已经自己脑补事情的而经过了,那就不需要他再编造瞎话了。

    就在方绍远准备送客的时候秦岩却突然开口道:“方土地,本统领现在有一件大事需要告诉你,还希望方土地听完之后要保密。”

    看着秦岩一副神秘兮兮郑重其事的模样,方绍远哪里还不知道这小子在打什么主意,无非就是告诉他凌涣然失踪了,而且就是在你们庆临府的地盘上,你小子难辞其咎,咱俩得一起同舟共济,说不定关键时候还会降方绍远推出去当替罪羊。

    方绍远有心说不想知道,但是他明白秦岩不会放过他的,于是他不得不显得小心翼翼的模样道:“秦统领,若是太过机密的话,还是不要告诉小神了,小神肩膀小,扛不起。”

    秦岩看着方绍远,暗道你这小子倒也知道厉害,不敢听,可惜啊,有些事你若是不听的话,本统领可就不好办了。

    于是秦岩一摆手,一脸郑重地说道:“唉,方城隍严重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你知道的,而且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你配合呢!你不想知道也得知道!”

    最后这一句基本上就是可以定性为威胁之言了,方绍远虽然有心将这个眼前这家伙的头打爆,不过终究还是忍下来,毕竟他现在身处城隍庙,人多嘴杂的,闹出太大的动静可不适宜。

    于是,方绍远装作一副不情愿地小心翼翼的模样说道:“好吧,请秦统领但说无妨!”

    当秦岩将都城隍失踪并且有可能已经因为争夺妖王内丹而被和尚道士杀死的消息说出来之后,方绍远顿时一副震惊不已的表情,其实心里头却乐开了花。

    他原本还以为这秦岩为觉得是都城隍在和妖王大战之时不小心引动了天劫,最后死于天劫之下,毕竟那天头顶上那么一大片劫云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到。

    他还万万没想到这秦岩居然会因为他说出和尚道士之后会自行脑补成这种结局,现在他总算是明白秦岩把这所谓的秘密告诉他的目的了,无非就是在将来有人问起的时候,让他作证这山中确实有一只厉害的妖王以及还有修为同样不低的和尚道士。

    “秦统领,你,你不是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呢!这颠性大师和赤玉道长应该不会做出这等事情吧,毕竟如不是他们镇守在破风山上,估计整个平湖县甚至庆临府都要遭到妖王的荼毒。”方绍远适时的震惊之后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

    秦岩摇摇头,他看着方绍远道:“哎,方城隍,你可知那一僧一道是何许人也,他们乃是赫赫有名的天僧地道。”

    “这颠性和尚乃是出身金刚门,而赤玉道人则是天剑门,这一僧一道数百年前结伴同行一来,一路上打着降妖除魔的幌子不知道干掉多少妖怪,灭杀多少阴神了。”

    “这一次,他们看中了破风山上的妖王的内丹,可惜却被都城隍大人横插一杠子。于是他们眼看自己的猎物被都城隍大人得到,心中不忿,于是联手对付都城隍大人。”

    “可谈都城隍大人因为搏杀妖王已然受伤,如何是那天僧地道的对手,不得已之下,都城隍大人只好引天劫,最终他们一起丧命于天劫之下。”

    听着秦岩满嘴的胡诌,方绍远不得不佩服这位仁兄的想象力,不过说起来,这几个家伙还真是争夺某样东西,可惜却反遭算计一起身亡罢了。

    既然这秦岩要这么想,那边由着他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